一年成为独角兽,映客做对了啥?它的投资人这样说
罗斌 罗斌

一年成为独角兽,映客做对了啥?它的投资人这样说

移动直播必然是未来趋势。每个风口产生都会迎来大批的参与者,中国向来如此。

在VC界,金沙江创投有着自己显著风格:赌一个风口,然后猛砸重金去催生,成者如滴滴,败者则如拉手网,这些项目皆以成长速度快而著称。而这次金沙江赌的风口是移动直播,被选中的项目则是映客,它的速度是“一年便成为独角兽”。

口述丨罗斌(金沙江创投副总裁)

采访&整理丨麻策

“注册用户过亿,日活千万。”

这是当红移动直播应用“映客”对外宣称的战果,它仅用了一年时间便从“百播混战”中杀出重围,并站到了风口浪尖。

而近来,外界对映客的质疑不断——争议点集中于数据造假,但其早期投资人、金沙江创投副总裁罗斌断然否认映客造假,“映客从来不造假,它的数据很稳定,而且长期保持在App Store免费榜前10名。”

罗斌自称是映客的半个产品经理和半个市场推广经理,还自认为映客是他至今投资生涯最为骄傲的作品。近日,罗斌接受创业家&i黑马专访,详谈了自己投资映客的逻辑以及对直播趋势的解读。

2.pic_hd

罗斌

以下是金沙江创投罗斌口述。

我们是映客最早的机构投资人,协议签的最早,决策时间也最短,前后只用了一个星期。

国内移动直播产品,最早17最火。2015年9月,它的用户规模就达到了100万。我们本来是想投17的,但它暴露出两个问题:第一,内容审核不过关,导致名声不好;第二,应用比较卡,一是它的服务器在大陆外,二是它的技术也有缺陷。

我个人曾经通过普思(注:王思聪成立的投资公司)试图找过17,但它刚拿了王思聪的投资并不缺钱。而且,双方没见到面也就没能投资。但我们依然觉得它是有投资价值的,直到国庆节前后它被苹果官方下架。

17被下架之后我才看到映客。最早它在社交榜仅排17、18名,总榜300名开外。其实映客比17做的还早,因为早期映客的报道很少,所以也很不起眼。

2015年国庆节期间,映客数据飞速提升,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享受到了17被下架的红利。17被下架,使得很多用户只能选择下载映客。所以国庆7天时间映客的用户量就涨了几十万。

我在国庆节假期后找到奉佑生。他话不多,但所有问题都讲地非常清楚。第一次见面是他来我们公司,我跟他只聊了三四十分钟,接着他见了我们两三个合伙人,下一步就签了协议。

奉佑生是连续创业者,操盘过公司,因此他对项目未来的想法和规划都很有把握。同时,我们在决定投资时,映客的日活不到10万,但它每天通过虚拟物品交易的收入就有七八万。这是最吸引我的一点。它很像游戏,日活和收入能够同时增长,但又不是游戏,因为它的生命周期比游戏长得多。

投资映客谈不上是赌博。虽然早期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谁能真正做起来,但如果当时你去体验国内所有的直播产品,你会发现映客是做的最好的。它的画面质量相对最好,收看直播的打开速度也非常快,跟电视换台速度差不多。我觉得做2C类的产品,如果产品本身不好肯定没法做大。

映客是我到金沙江之后投的第一个项目,也是我目前6年移动互联网投资生涯里最好的一个。现在它的注册用户数量已经超过1个亿,日活千万。虽然竞品的数据我不了解,但我敢说,映客是2015年移动应用里面最好的创业项目,没有之一。

“必须要快”

今年春节前,映客拿到了昆仑万维的投资,当时账面上的资金已经过亿。春节期间,映客开始发力做推广,全面铺广告。

映客的广告主要集中在分众楼宇和电影院线,也投了不少的钱做滴滴出行开屏广告。在品牌推广上,映客也跟湖南、四川等卫视及节目进行合作,典型的节目如《我是歌手》《极限挑战》。它的楼宇广告持续到春季假期后一周,院线也持续了非常长的时间。春节档恰好赶上《美人鱼》这部电影特别火,所以院线广告对映客市场推广助力很大。

映客会去谈比如华谊旗下的明星艺人,但不会跟那些所谓的主播经纪公司或公会合作(注:公会是小型娱乐经纪公司,它和直播平台、女主播构成了直播经济链条),这是映客的基本原则。如果有人在映客里建立公会等组织,映客会把这些主播封掉。

虽然现在有很多经纪公司的主播在上面做直播,但是映客官方绝对不会跟这些公司打交道。我认为映客的直播是具有社交和媒体属性的,上面的主播都是自己喜欢才上去做的主播,所以映客没有签约主播一说。

映客跟主播的礼物分成是三七到五五,平台最高拿到七成。具体的收入数据我不透露,只能说它的收入非常好,而且不会差钱。目前,映客的市场推广费用已经过亿。

你必须要快。我们投完映客A轮就告诉奉佑生说,你必须马上融A+轮。在互联网领域,领先两三个月就会差出很远,互联网公司普遍具有一定的垄断性。团购大战、打车大战全都如此。

现在映客每天都有近十万人进行直播,热门直播数量日常徘徊在2~3万之间,相对来说,那些只有一二百人在播的小平台其实非常难生存。

“狼性、敏锐、有格局”

在我们投资映客之前,其实它非常缺钱。但奉佑生是那种不卑不亢的人,他用非常平等的心态跟你谈融资,第一次见面是他来我们公司,第二次见面是我去他们公司,他不会追着你或求着你。

我对创始人的衡量标准有三点:一是狼性,二是敏锐的战略洞察力,三是有格局会做人。奉佑生基本全满足了。

他是典型的内敛、随和性格。当初我去他们公司做DD(尽职调查),跟他们三个创始人谈了整整半天,不管我们投不投他,他一定要留我吃饭。他的基本礼节做的非常好,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你会觉得非常舒服。

他这个人也比较爽快。项目究竟是估值1亿、1.2亿还是1.3亿,他不计较,觉得你合适就OK,比较干脆。

我觉得湖南系这群互联网人很厉害,映客CEO奉佑生是湖南人,陌陌CEO唐岩是湖南人,微信之父张小龙也是湖南人,很多优秀的社交产品创业者或产品经理都是湖南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这是一个有趣现象,我经常开玩笑说要多投湖南人的项目。

另外,奉佑生原来在湖南做公务员。一个公务员愿意辞掉稳定的工作跑来北京创业,肯定是有抱负的。

我喜欢投公务员辞职创业的人。第一,前些年没有背景真正靠自己能力考上公务员的人,至少智商是很OK的;第二,做过两三年公务员的人,其实对中国的社会比较了解,擅长处理人情世故,格局也很好;第三,公务员是比较安稳的工作,他不想做了,说白了不就是想做点更大的事情吗,这种人是有狼性和抱负的。

“移动直播只会剩一两家”

奉佑生做映客最初的想法源于他早期做多米音乐的经历。音乐有很多艺人,但绝大多数艺人没有市场,他就想为什么不能让这些艺人直播唱歌,这是最早的想法。你可以看到,现在映客也有很多人在上面唱歌。

此外,奉佑生还发现做音乐有两个问题:第一,版权花费太高;第二,用户没有付费习惯。所以后来他无论是做Meelive还是映客都有两个原则:第一不要碰版权的事,第二最好用户能付费。

50%以上的创业公司的成功都经历过转型。比如回家吃饭转型前的业务是参观预定,滴滴原来做的是停车APP,小红书最早想做的是海外旅游。

映客同样是一个转型例子。在映客之前,奉佑生在做Meelive,一款针对留学生的语音直播平台,每月收入大概有60万,其实足够养活十几个人的团队。但他很快发现这个事情做不大,于是转型做了映客。

公司做决策不像做投资,因为一旦发生转型变化,可能整个模式都会扭转,这往往需要创始人非常有决心、狼性,并且敢去执行。

映客的数据已证明它是目前移动直播领域最好的创业项目。他们团队对运营直播社区非常有心得,此前做的海外留学生语音直播平台,他们就经营着二三十万的社区用户,几十万的月流水。

在移动直播这个行业,能赚钱的项目不多,映客算一个。虽然现在网上有一些黑映客的文章,但我想说映客其实没有作假。直播刷单是很头疼的问题,通常平台是通过一些技术手段去解决,但刷单始终难以避免。映客尽量去禁止刷单情况的发生,有时候也没有办法,屡禁不止。

何况,刷单对直播平台的影响并不像淘宝那么大。淘宝商品刷单对用户的损害很大,但直播平台毕竟是娱乐平台,而且大家也不是都盯着一个人看,选择性有很多。如果我不喜欢你,即便你刷到第一,我也不会看你。

通常意义上来讲,生意能赚钱就算成功。但从投资角度来讲,我们肯定要寻找10亿美金以上的公司。作为公司创始人,你必须能找得到好风口,然后你还要非常适合做这件事情。

我自始至终认为,风口出现一定基于某些环境变化。电商崛起其实是基于整个PC互联网的崛起,打车和外卖的兴盛都是因为手机硬件普及,移动直播能够成为风口则是因为4G覆盖,而且移动端直播因为应用场景更多,比PC端直播更有潜力。

大公司尤其是10亿美金级别以上的公司,都是因为抓住了环境变化的窗口。做投资需要天天盯着市场看,每个投资人谈大方向都能讲出道理,但具体能否准确判断每个时点,才是最核心问题。

所以,做投资不是特别忙的工作,但是需要你长时间去关注,特别是要在关键时候把握机会,你需要在特定时间里全神贯注。就像投资移动直播,你很早进入和很晚进入都不行。

移动直播必然是未来趋势。每个风口产生都会迎来大批的参与者,中国向来如此。现在巨头也参与进来,但巨头也不是说什么事情都能做成,对于一家互联网公司而言,有些东西它可以做起来,有些东西它做不起来。比如腾讯能做微信,但是它做不出另外一个陌陌。

直播这个行业马太效应将非常明显,越大的平台越来越大,越小的平台愈加没有机会。未来,这个市场可能只会剩下1~2家。

映客 直播 风口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