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正:这是个故事为王的时代,大明星只是广告商的自我安慰
三声 三声

于正:这是个故事为王的时代,大明星只是广告商的自我安慰

商业视频网站最为看重的头部内容往往是高规格的版权内容

信佛已经十三年的于正,每年都要在普陀山发一个愿,每次基本都能实现。2014年,因为天气和工作的原因,他没去普陀山。同一年,他的公司迎来“人仰马翻”的“最难过时期”,并在随后沉寂两年。

两年后,于正复出。尽管我们没能问出他今年究竟许了什么愿,但这一次显然比以往都大:他不仅2015年12月26日就去了普陀山烧香,后来又去了九华山和五台山。

整整6个月后,2016年的6月26日,在北京751D-Park一个燥热无比的场地里,于正为其制作的奇幻网剧《半妖倾城》召开发布会。4天之后的6月30日,《半妖倾城》在芒果TV、乐视视频开播,首日在两个平台的播放量约4000万。与此同时,《三声》获悉,于正的东阳欢娱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正在考虑接受融资,借助资本化的快车,扩展成内容孵化和投资平台。

 1 投入过亿元的剧,为何放弃台网互动?

“《半妖倾城》对我来说,是个重新开始。”于正在接受《三声》专访时说。这部剧投入颇大:这是自从2014年《美人制造》后,于正完全自己编剧的第一部剧,拍摄和制作投入超过1亿元,单集成本接近400万元,堪称目前最贵的网剧。

简单说,围绕男一号明夏(张哲瀚饰演)和女一号聂倾城(李一桐饰演),这部剧讲述了贯穿清初努尔哈赤时代到民国上海滩,几对人与妖之间的虐恋。整部剧的核心演员全是新人,画面是典型的于正式风格,色彩艳丽,极具视觉上的冲击力,例如半妖的金色指甲、粉红血液、纯黑或纯白的翅膀。

尽管新人片酬远低于明星,但按照于正的说法,由于对场景和效果的孜孜以求,《半妖倾城》过亿元的投资预算仍然没能打住,最后把他自己的片酬也搭了进去。

例如女一号扮演者,于正看了300多人,最后原本准备找一个明星出演,结果在签约前两天,于正发现了自认为最合适的人选李一桐,尽管后者并非于正工作室的签约艺人,他还是决定放弃女明星,由“与自己无关”的新人李一桐出演女一号。

于正说,整部戏辗转了七个外景地,光转场费就花了1000多万元。为了拍常熟的一个公园,他让整个剧组冒雨赶到江苏常熟,然后等雨停开拍,尽管他承认这个场景在上海任何一个公园,或横店的一片草地就可以拍。

一个男主角在医院探访女主角的场景,因为最后看片的时候,发现两个在背后没有台词的群众演员长得不够好看,于正要求重拍,为此重搭布景多花了100多万。“这部戏里女主角后面要做女明星,怎么可能电影公司的同事会那么丑呢?!”于正对《三声》说。

除了1000多万转场费用,《半妖倾城》的花费大头还包括动画特效,花了接近3000万元,由于主要是真人拍摄,相对特效镜头的数量,这笔投入已经很高。这一点也让于正颇为自得:整部剧没有五毛特技,特别有真实感。所有特效都是在真实场景基础上扩展,比如妖的翅膀,是从真的鸟标本上折射下来,然后做360度的动作扩展,从开机前五个月就在做这个测试,最终呈现出来鸟的翅膀,很有鸟感和羽感,不是单纯画出来的那种一道光或者一个金线。 

除了追求片子本身“极致的好”,在播出平台上,于正也经过了一番选择。按照原定计划,《半妖倾城》将以网台互动的方式播出,但最终于正放弃了在电视台播,改为纯网络播放,原因是在电视台播会比较慢,于正不愿意冒险再等,导致失去这个题材的先发优势。

他曾经充分品尝过第一个的好处,也深刻体会过拖在后面的痛苦:多年前的《美人心计》与《宫》让于正成为宫斗与清穿类型剧中第一人,享近了这一题材红利的关键部分;而另外一部《云中歌》,由于在拍完两年后采播出,片中的画面和调色早已成为明日黄花。

“《云中歌》带给我很大的刺激,”于正说,《云中歌》剪完以后,他觉得剧本虽然稍有点问题,但制作很棒,画面很漂亮,应该会轰动。“但因为我们两年后才播,你会发现那个画面已经过时了,因为在《云中歌》片花出来后,所有人都按我们这个调。”

“像《半妖倾城》,我从调色和制作上用了一些新手法,但我们30号就播了,就算行内人看完片花想跟着我调,也来不及,我总是第一个的。但如果这个戏一年以后播,肯定有些快播的就超越了。”

 2 欢娱影视要做内容孵化平台,何时资本化?

或有意或无意,现在看来,《半妖倾城》的播出情况,将不仅关系到这部剧本身,还会和于正作为大股东的东阳欢娱影视的资本化进程紧密相关。

据《三声》了解,欢娱影视近期正在与不少投资机构接触。于正的搭档、欢娱影视负责商业运作的CEO杨乐对《三声》承认,欢娱影视一直在考虑如何与资本更好对接,并且对各种方式都持开放态度。

这家成立于2012年的公司其实并不差钱。

2015年,欢娱影视被其公司注册所在地的浙江东阳市政府命名为“小巨人企业”。按照东阳市政府拟定的标准,小巨人企业至少要等到年营收1亿元、纳税超过500万元。用于正的说法说,在拍电视剧的时候,“我们(欢娱影视)已经过了找投资的时代了,有合作伙伴过来,我们就一起会合作,没有合作伙伴就自己投。”

但过去一年以来,资本对娱乐公司、尤其是那些拥有生产出市场追捧作品的内容公司的疯狂追逐,显然让欢娱影视心动。好处很明显,引入新的投资机构,既可以让欢娱影视在资金上更加充裕、能够有更多预算拍出理想中的好剧,又可以接入更加丰富的资源,为其转型成为一家真正意义上有强大影响力的内容孵化和投资平台铺路。

杨乐表示,欢娱影视更倾向于和自己能形成资源互补的投资方。而作为一家内容制作和生产公司,其最迫切需要的资源,无疑是播出平台。她不愿透露融资事宜的具体进展。但从她的表述、以及于正现阶段对剧的播出速度的孜孜以求,再结合欢娱影视近期的动作,或许可以露出一些端倪。

《半妖倾城》是芒果TV首次全资投资的网剧,在于正手头只有三张剧中人物手绘图和5集剧本的时候,芒果TV就确定投资。而在整部剧的拍摄过程中,芒果TV也几乎对于正表现出无条件的信任,甚至对于正某些堪称吹毛求疵的要求,也一一满足他的任性。

在《半妖倾城》开播发布会当天,芒果TV常务副总裁刘琛良提前一个小时到达那个如同闷罐的现场,与坐在后排的剧中主创们谈笑风生,而且高调预测,这部剧集将会成为的一个新“风口”。

除了芒果TV之外,爱奇艺也正在与欢娱影视合作另外一部网剧《美人为馅》。这似乎在证明,商业视频网站最为看重的头部内容往往是高规格的版权内容,同时正在快速提高门槛的自制内容也日渐成为增加流量忠诚度的有效方式。新一轮创业浪潮中,部分内容创业者便与互联网平台完成了双向选择,如谢涤葵的投资人中包括腾讯、岑俊义的投资方为乐视、合一创投也投资了综艺公司,而爱奇艺已经投资了数家网络大电影的制作公司。于正与他能下亿元金蛋的欢娱影视因而备受关注。

对于“芒果TV或者爱奇艺是否会成为欢娱影视的投资方”的问询,杨乐表示不便回应。但她说,未来获得的融资,将主要用于给“自家的新人开新作品”,欢娱影视的方向,就是要成为一个内容孵化和投资平台。

于正原先最有名的就是捧红新人,所谓“进去的都是新人,出来的都是明星。”而现在,在更源头的剧本和内容制作方面,除了原有的于正团队之外,欢娱影视签约了一些新导演,也在培养新的编剧。

实际上,《半妖倾城》的先导片,就是由欢娱影视签约的90后导演“猫的树”执导。杨乐透露,“猫的树”电影工作室还在准备一部爱情剧,欢娱影视将会投资。除此之外,于正的徒弟尔笛作为编剧的《云巅之上》,也已经由欢娱影视拍摄完成。

 3 于正:之前心态急躁,现在要只拍精品

对于正来说,将自己不熟悉的商业运作、融资等事务交给同伴杨乐之后,他关注的只剩下两个事情:拍出自己不留遗憾的作品;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播出。

他说,过去两年发生了很多事情,他也沉淀了两年,看了很多史书,发现那些历史人物中,真正拥有辉煌人生的,不是纳兰容若、裴行俭这种所谓天才,而是那些善于经营自己的人。

他承认,之前的心态是有些急躁了,希望能够“扩张扩张再扩张”,但结果自己很累,而且做出来的东西大家也不认可。“人家不会记得你这一年有四个好戏,他只会记得你有一个不好的戏。”

“未来我不做产品,只做作品。”他说,今后不会同时开两部剧,只会一部一部拍完,集中精力拍出真正能留得下来的东西。为此,他推掉了不少原本已经答应甚至公布要拍的戏。

回过头来反思,当初《云中歌》和《宫3》两部剧同时开拍,于正把精力都放在了《宫3》上,结果导致前者虽然请的演员都很知名,但剧拍得并不好。现在回归了以后,就想一年就一部一部的拍,不同时开戏,然后把这个做得最好。

于正说,只要在预算和自己片酬补贴的范围内,如果能去外景、或者用更好的特效等等可以让戏更好,他都会投入。“只要钱能弥补的都去弥补,”于正说,“我想在我年轻的时候,尽上全力,让我的戏没有遗憾。”

所以他现在比以往更在乎对内容的掌控力度,也更加愿意用那些可以充分实现他的意图的新人演员。而且可以把更多的钱用在造型、特效等内容制作本身。“我花三亿做东西,你也花三亿做东西,结果你给了明星一亿两亿,那相对的你的制作费就会收到挤压。”

更重要的是,他认为明星对观众的吸引力已经不再像以往那样大,有的大明星担纲的电影还没有新人的票房好。“现在已经慢慢进入故事为王的时代了,大明星、大卡司,很多时候是电视台和广告商的自我安慰。”他说,演员只是道具,把故事讲出来,至于是不是明星,“只要演技好、颜值高,(观众)管你是谁呢?”

对话于正

三声:为什么这次拍奇幻剧?

于正:我也很想做传统的家庭伦理,或者继续做宫斗,但问题你总会跟人家撞这个题材、撞那个题材,因为家常里短就那么点事儿,然后流言蜚语太多了。有很多说法对我特别不公平,我已经厌倦了这种奇怪的声音,所以我就觉得,那还不如做一个完全的世界观,让人家怎么牵强都牵强不到,那是最好的。趁我有创作力,我做一些别人都不会做的嘛!

你们做古装玄幻,我就做民国奇幻。对不对?你们要做不死人,那我就做有翅膀的,完全跟你们区分开嘛,对不对?我又不缺题材写,我为什么要写那些大家都在写的?现在太草木皆兵了,网络拉近人距离的同时,也变得像小文革一样,挺可怕的。

三声:这部剧具体面对什么样的人群?

于正:我在造型上做得比较英伦风,整体的画面真实感比较强,因为我不想仅仅是给小孩看,我还是希望高端人群能看到。包括里面提到的环保问题,到最后两集你会发现他们的星球怎么陨落的,其实我们地球现在也面临着这个问题。 

三声:这个剧全是你自己写的还是? 

于正:这个全是我自己写的。原来我的剧本只我自己一个人写。后来我写,加上我请名编剧来写,我从来不用新人的。从今年开始,我开始带新人,慢慢磨,刚刚开始教了两个徒弟了,正在学着呢。 

三声:剧本什么时候开始写的?找投资的过程是什么样的,整部剧的投资是多少?

于正:剧本去年三月份开始动笔。中间我还做了个《全员加速中》,然后到十月中旬才完成。其实我们已经过了找投资的时代了,有合作伙伴过来,我们就一起会合作,没有合作伙伴就自己投。但是非常感谢芒果TV,这部剧我们投资超过一般电视剧很多。总的投资过亿元,单集接近四百万了,应该是有史以来最贵的网剧吧。

三声:一部网剧为什么投这么大成本?

于正:首先,网络是未来的趋势。 第二,其实我们最早是想台网互动的,但在台里播肯定会比较慢嘛!我已经有一部电视剧在等了,卖给台里好久了,半年了都没播呢。所以我就觉得要快,所以当时就跟他们提出,要在网络上播。而且你看现在《太子妃》也好,《余罪》也好,火的都是网剧,电视剧收视率再高,你看有火吗?

而且,其实对我来说,没有网剧、电视剧之分的,只是你给我足够的钱让我把梦想实现就好了。就是钱足够的、演员是完全我心目中理想的,画面是我想要达到的。其实这个戏一样,你别看投资一亿多,我还是超支了的,我自己垫的。

我很喜欢芒果TV,因为他们永远是无条件的信任我。我是有些吹毛求疵的,其实说句实话,按别的剧组早就过了的,比如我前面讲的那场戏,就因为两个在背后、没有台词的群众演员长得不好看,我就要重拍。因为戏里女主角后面要做女明星的,怎么可能电影公司的同事会那么丑呢?就因为这个,这个厅重搭花了一百多万,所以他们能让我这么任性,我也挺感谢的。 

三声:你为什么那么看重快?就是一定要快播? 

于正:因为我最好的几部戏播的时间都蛮长的,《陆贞传奇》两年后才播,虽然还是红了,也归类于我们做得太特殊化了。但《云中歌》带给我很大的刺激,因为《云中歌》剪完以后我觉得剧本虽然稍有点问题,但我们制作很棒,画面很漂亮,片花出来就轰动了,但是因为我们两年后才播,你会发现那个画面已经过时了,因为所有人都按我们片花出来的样子调了。

像这个戏,我从调色和制作上用了一些新手法,但是行内的人要是看完片花,他要跟着我片花调他得等我出来嘛。但三十号就播了,他们来不及,我总是第一个的。但是如果这个戏一年以后播,肯定有些播的快的,就超越了。包括我这次《美人为馅》这个时装剧,我用了很多,研究了很多天的手法,这些手法估计很快也会被人学。 

所以我现在除了剧要做得好,最关注的就是播出要快。对电视台的要求就是必须快播,如果不快播我就做网剧。 

三声:你挑人最重要看什么? 

于正:外形的辨识度和演技的特点,如果他的表演很好但是没有什么特色也不行。你看《半妖倾城》里的女二号何瑞贤,你会看她坐在那里就是一种人设,很高冷,她不用演。如果我早两年遇到她,她就可能会是小龙女,或者是东方不败。因为她的人设就是她天生自带的。

三声:为什么这部剧全部用新人? 

于正:因为这时代是要新人的,也需要一些新鲜血液,新人灵活度高能实现你最大的东西。你看我用《陆贞传奇》陈晓、赵丽颖两个新人不都很好吗?以前杨幂、冯绍峰不也很好吗?东方不败陈乔恩不也很好吗?无论新人还是明星,只要能把你的故事讲出来,只要演技好、颜值高,其他无所谓啊。

三声:所以你觉得其实一部剧,明星不是那么重要? 

于正:新人让我有更多可发挥的空间。说实话,比如米热的一场戏,拍十二遍,每天晚上都得大夜才能拍。因为我又想在横店完成,又嫌它的街道窄,结果用了一百多个群众演员把它撑开了,你知道演员多辛苦吗?天天熬夜,还好米热是我自己家的演员,要换别人的演员谁跟你来啊?哪个明星愿意啊?

三声:那你觉得现在明星对观众的吸引力没有那么强吗? 

于正:可能电视台或者广告商还是很在意明星卡司,但其实观众已经不那么在意了。你有没有发现,有时候大明星的电影都没有新人电影票房高。因为现在已经慢慢进入故事为王了,尤其今年,因为资本市场进来都是在拼咖拼咖拼咖,拼完了以后怎么样呢?我也花三个亿做东西,你也花三个亿,结果你给了明星一亿两亿,那制作上面就会收到挤压嘛

三声:你会直接把一些很直白的东西就放在微博上说,但你还是制作人,会不会还会觉得这个性格对你来说有一点困扰? 

于正:没什么呀!我告诉你,我觉得我人活一天,日子就少一天,你要让自己快乐。说实话,你们无论看我经历过什么,我从来没有不快乐过,包括我2014年最难的时候,我公司每个人都人仰马翻了,特别痛苦的时候,我依然很快乐。因为我觉得我问心无愧。

当然,这样做你要有生的勇气跟死的决心。我不怕失败,因为我们本来就一无所有。从我进入这一行,我为什么不克制自己?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就比较自我?是因为我从来就把自己当一个屌丝,我从来就是一无所有的。

『三声』聚焦文娱创业领域的企业、人物、热点、资本,提供最专业的文娱产业报道。 

于正 明星 故事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