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尾草邱楠:人工智能未来将变成大众产品
杨博丞 杨博丞

狗尾草邱楠:人工智能未来将变成大众产品

持续创业的经历让邱楠再次明白,创业就要拥有一项别人无法超越的技术,在产品上保持先进性。

“当机器人可以编写稿件充当“记者”,可以陪在人们身边缓解孤独时,或许,我们要承认,机器人正从好莱坞大荧幕走进日常生活,变成现实的存在。”这是狗尾草智能科技CEO、机器人公子小白之父邱楠在接受i黑马采访时所说的话。

据邱楠回忆,2011至2013年让他明白了很多,而持续创业的经历也让邱楠再次明白,创业就要拥有一项别人无法超越的技术,在产品上保持先进性。为此,邱楠选择了一个制高点。

“我们2013年底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点,当时很多人没有看到,或者没有行动。”

邱楠口中所说的“点”,是人工智能技术。

为了展现最初的对话场景,我们用原汁原味的对话形式为大家呈现i黑马对话狗尾草智能科技CEO邱楠实录。

i黑马:您觉得对于人工智能的定义是怎么样的?

邱楠:有感知,有认知的,能够产生相应的反馈的一些行为的。

人工智能分初级和高级,弱人工智能和强人工智能。其实很多人觉得机器人赢得人类了,离世界末日不远了,但这种说法很可笑,它毕竟还是一个弱人工智能。

它是基于模式识别做的,没有自我认知的一个行为,它通过深度学习在某些领域做很强的突破,这个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人工智能目前离我们还有一些距离。随着后面的积累越来越多,知识和逻辑构建的越来越全面,才有机会真正迎来拐点。

i黑马:如果达到拐点,会不会威胁到人类?

邱楠:文学家和艺术家都会这样想,事实上真正从事人工智能的从业者都不会这样认为,所有认为人工智能会威胁人类的一定是没有从事人工智能的人。

从事人工智能的人都是抱着乐观的态度干这件事。我们看它的运算能力强是因为它没有处理其它的额外任务,这个是很恐怖的运算数据,要存储还要记忆,这些是弱人工智能是远远达不到的。

i黑马:很多硬件企业最后都失败在了供应链上,对此您怎么看?

邱楠: 事实上如果硬件基因真正好的硬件公司,在供应链上会有很丰富的经验,相反很多互联网转过来的硬件公司,并不擅长整合供应链。供应链是需要经验的。

i黑马:公子小白在研发人员方面比重有多大?

邱楠:我们的核心是研发,最重要的是人工智能上的投入,我们做出的科技成果和产品设计相结合,希望能够做出更好的应用场景,让消费者真的觉得这是个很酷的机器人。

i黑马:在一代产品的销量当中,哪个地区购买的消费者比较多?

邱楠:全国都有,很平均很分散,没有特别集中在一个地区。广东稍微多一点。

i黑马:您在机器人的道路上有没有遇到过坎坷?

邱楠:遇到过,无论做任何创业都永远面临很多挑战和困难。这本来是创业面对的事情,因为前面经历的事情多了,所以遇到什么坑的时候,就会想办法解决它。

花更多的时间,去想别人想不到的方法,把这些东西解决了,就是你创业路上所获得的财富,你所产生的价值。

i黑马:您想过去超越你们的一些竞品吗?

邱楠:我觉得不需要去超越他们,因为方向不一样。我们来到全新领域第一件事不要想着去超越谁,而是要把自己做好。因为创业是自己的路,不要看别人的路,也没有必要去看。

i黑马:您对于未来的规划是怎么样的?

邱楠:第一,未来产品一定是基于人工智能为核心的;第二,我们会对它有更多的设计。

我们会在想怎么样把承载人工智能的机器人的产品做得更酷,做得更具有黑科技的感觉,和别人想的不一样,这才是我们要走的路线。

大家走同样的路就没有价值了,因为机器人本身就是一个蓝海,每个人对机器人的理解和应用场景都是不一样的。不要跟从别人的想法做,要有更多的角度去思考你的机器人有哪些地方会不一样。

i黑马:下一代产品方便透露一些信息吗?

邱楠:在去年我们已经开启新的下一代的计划,内部叫X计划,本月8号将会亮相。

我们未来的机器人它会学习一些知识,比如油画、水彩、素描、作曲、写故事等。所以它的应用场景是很丰富,不仅是给儿童讲故事,你可以赋予它更丰富的想象力。

i黑马:狗尾草现在在做生态吗?

邱楠:很多人都在讲生态,我是这样理解的,做好一个生态首先要先做好一个产品,真正把一个产品做好之后才能够谈得上做生态。如果你前面的产品都没有做好,现在谈生态还为时过早,当然每个人都希望做生态,因为只有你做生态你之后,你才会更加稳健发展,但是一开始就谈生态我觉得有点耍流氓。

在我的理解当中,科技不是冷冰冰的,不是孤立的,不是纯粹在研究院在试验室的,科技是让我们的生活会有很大的惊喜和给我们带来巨大改变的,我们未来要做的事情是希望把科技变得更流行更时尚,你会感觉它有一种美感,而不是简单拼凑的产品。如果要做一定是跟科技、时尚、娱乐这一系列跨界结合起来。

i黑马:现在公子小白除了面向C端,还会面向B端吗?都是什么人群?

邱楠:有面向B端的产品,我们考虑到要同时满足C端用户,又要满足B端用户。而C端用户的需求更多是娱乐性,B端用户更多的是工具性。

人群方面没有固定的年龄层次,也没有分行业,他们愿意尝试新科技给生活带来的改变和乐趣。他们会给你提供很多建议,什么样的机器人更酷更好玩,会有很多的碰撞。

i黑马:您怎么看一些厂商所说的硬件免费打法?

邱楠:硬件免费是一个伪命题。一家硬件公司就应该从硬件上面获得盈利,因为有生产成本,有研发成本。硬件不盈利是因为你走的硬件不是走蓝海,没有自己的差异化和特色,除了跟别人打成本打价格战,没有任何优势,你只能靠硬件不盈利的噱头吸引人。如果你想持续地走入蓝海,持续地创新,那么硬件不盈利就没办法创新。

从另一个角度说,不盈利不是一件好事,不盈利是扼杀创新,你可以靠大资本不盈利,但小的创新型公司不能不盈利。

i黑马:在研发上投入了多少?包括资金、人力。

邱楠:目前一年的研发经费大概在2000-3000万。研发人员有70多名,占比70%,拥有公子小白的IP,发明专利有50多个申请,这块是我们很重视的。

i黑马:公子小白所用的系统开发用了多长时间,是自己研发的吗?

邱楠:系统是自己独立研发的,我们这就跟其它的公司不一样。我们就是要做你不能够做到的,要去做别人不敢做的东西。

时间大概有2年,从2014年初就开始做这件事,但还有很多不好的地方,我们在今年年底的时候会比较有信心让我们这个产品上升到一个层次。

i黑马:公子小白的系统将来会开源吗?

邱楠:开源可能不是我们的业务方向和商业模式,开源的事情应该是平台公司做的,我们开源一些东西是为了有更多的人一起来完善它,不是因为我们要通过它去做一种商业模式。这是两种不同的商业模式。

一个公司要对自己有很清晰的目标认知,到底是产品公司还是平台公司,不可能两者兼顾,因为这是两套不同的发展方向。

i黑马:作为一家产品公司,您会用小米的模式来打吗?

邱楠:在我的概念中是坚决不能学小米模式的,你要很明白你不能学别人,因为出身不一样,背景不一样,基因不一样。你只能学他思考问题的方式,而不能学它的模式。要有自己对产品的认知,对用户的认知。

i黑马:您对智能硬件这四个字的定义怎么看?包括未来的智能家居。

邱楠:所谓的智能硬件理念和概念,都不是纯粹加一个wifi上去就称为智能硬件,不能说智能硬件加个什么东西就叫智能。

在硬件行业里,它要能够感知,能够认知,能够反馈,只有这三点做到了,才有真正的智能。包括智能家居也是,这是从连接走向交互的过程,真正的智能家居绝对不是连接。因为只有交互才会带来整个产品的应用,交互是可以提升体验感的。

我认为今年第三季度之后智能家居会迎来新拐点,因为在智能家居里可以产生稳定交互,通过这种全新的交互方式让智能家居变得真正的智能起来,让它的体验感更加提升。

i黑马:您认为人工智能存在教育用户吗?

邱楠:人工智能我不认为它教育用户,你做得好它自然而然就融入了你的生活。没有做好的话,就慢慢地把让对这类感兴趣的人群参与进来,和你一起共同完善。

它像早期的电脑。人工智能现在还在比较早期的阶段,这时候虽然都在往人工智能方面努力,但真正能够应用的场景有限,随着在上面做的事情越来越多,应用场景也会越来越多,会从一个小众产品变成一个大众的产品。

i黑马:对于智能硬件创业者您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

邱楠:不要做等风的猪,要做创造风的猪。作为一位创业者,你的目标是创造风口而不是追风口也不是等风口。

你应该做几件事情。第一,你是不是这个风口的第一个发现者;第二个你是不是有能力创造一个风口。风口是追不住的,你去追就永远会晚一步,比如VR、机器人,今年你再去追已经晚了。

狗尾草 人工智能 大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