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中国困局:本土企业猛烈围堵 多重限制引水土不服
北京商报 北京商报

Airbnb中国困局:本土企业猛烈围堵 多重限制引水土不服

本土企业的围攻、水土不服、政策壁垒等均是Airbnb必然要克服的难题。

据报道,美国短租网站Airbnb近期正在发起新一轮融资,此轮融资之后Airbnb的估值将高达300亿美元,此番融资将帮助Airbnb推迟难以预期的IPO之路。然而,新一轮融资是否能够帮助Airbnb深耕中国市场还是未知数。有业内人士指出,这一全球化扩张、估值超过万豪的Airbnb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实际上并不容易,本土企业的围攻、水土不服、政策壁垒等均是Airbnb必然要克服的难题。

 事件背景

 新融资计划浮出水面

近期Airbnb正在推动两项资本动作。其中包括5亿-10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甚至有消息称金额为7.5亿美元。同时,投资人计划从Airbnb员工手里购买股份,帮助长期雇员出售股票套现。

分析认为,这两项举措使得Airbnb有了新的资本,通过新一轮融资,Airbnb的估值从去年的255亿美元增加至300亿美元,继续领超万豪,并成为美国估值规模第二大的初创企业,仅落后于Uber的625亿美元估值,同时也是全球第三大估值的初创公司。而帮助员工出售股份套现的举措则可激励及挽留顶尖人才。

同时,新一轮融资若落地可帮助Airbnb推迟IPO计划,减轻上市压力。在融资传闻之前,Airbnb还被传将进行IPO,然而,在现有政策对“Airbnb模式”的限制下,IPO并非易事。有业内人士指出,Airbnb的估值、房源数量都十分突出,备受资本市场关注。作为一家平台型企业,Airbnb的全球化布局仍需继续,此番融资对Airbnb的全球扩张提供了资金支持。易观国际分析师朱正煜亦指出,用户端的推广、市场培育等都需要资本支撑。

另外,Airbnb也逐渐开展短租以外的业务。今年6月底,Airbnb酒店业战略总监Conley公布了会奖行业战略规划,有媒体报道指出,Airbnb将自身定位为商务旅客和休闲旅行者提供探索的平台。此前,Airbnb则通过技术手段满足商旅客户的需求,比如可以在Airbnb上帮助他人预订住处。有数据显示,包括Google、 Salesforce以及摩根士丹利在内的5万多家企业已经在Airbnb上下过订单。腾讯研究院的数据则显示,目前Airbnb的客户中有10%为商旅客户。

Airbnb成立的时间并不长,据统计Airbnb成立八年以来透过发债及股票募资方式共募得30多亿美元,仅去年6月就募得15亿美元。而在房源数量上,Airbnb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Airbnb在全球共有200多万套房源,覆盖192个国家超过3.4万个城市。

 市场分析

 中国市场面临三道坎儿

 本土企业猛烈围堵

然而,作为全球分享经济的代表企业,Airbnb在中国的布局却不是那么顺利。从房源数量和拓展范围来看,Airbnb面临着中国本土企业的强势竞争。新一轮融资是否能够帮助Airbnb在全球化扩张的中国市场发展仍是未知数。北京商报记者就此也询问Airbnb方面,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应。

Airbnb在全球的房源超过200万套,但并未公布在中国市场拓展出的房源数量,不过有媒体指出,估计Airbnb在中国的房源数量3万多间,这一数据相较中国本土企业相差甚远。在中国本土企业中,途家以42万套房源位居第一,覆盖国内329个目的地和海外1085个目的地,蚂蚁短租以30万套居第二位,覆盖国内300多个城市及旅游目的地,小猪短租则有8万套,此外还有木鸟短租、去呼呼等企业。不过在出境游市场中,Airbnb的房源数量远超本土企业,但如何吸引中国游客通过Airbnb订房才是关键。

实际上,小猪以及蚂蚁短租、木鸟短租均被称为“Airbnb的中国学徒”,均以分享经济的方式发展短租业务,Airbnb的另一个国际对手Homaway还是途家的股东之一。然而,“学徒们”经过近两年的发展和探索,逐步打开了中国短租市场,并跑马圈地,前不久途家与蚂蚁短租刚刚宣布合并。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赵焕焱对此表示,本土企业基本站稳脚跟,包括中国最大的酒店式公寓新加坡凯德置地的雅诗阁也已经与途家合作,在这一情况下外企进入更加困难。

另一方面,腾讯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在线短租市场中仍有90%的潜力市场有待开发,包括海外市场、农村市场以及特色民宿,仅国人在海外在线短租的潜在市场规模就达到了240亿-300亿元。市场空间也吸引着不少创业者入局,从2011年至今,每年都会新成立2-6家短租企业。中国新企业的创建和崛起对Airbnb来说也具有一定压力。

而在竞争方式上,“Airbnb的中国学徒们”并不一味照搬Airbnb,从短租民宿开始,旅游、围绕短租的产业链等相关行业已经逐步运作,有从业者指出构建生态圈是下一步的目标。而途家一开始便从公寓入手,通过B端拓展房源,并在物业、装修、保洁等方面均有布局,Airbnb在中国市场的最初试水则主要开始于中国式支付和语言。朱正煜对此指出,Airbnb在中国的实力相对还较弱,覆盖城市少,需要加强布局。

 多重限制引水土不服

Airbnb在中国的发展并不容易,面临本土企业的竞争难以避免,同时境外企业入驻中国市场往往会面临“水土不服”的问题。首先是分享经济的接受程度受到中国文化的制约。目前,信任体系在中国并未搭建完毕,很多房主并不愿意将房屋分享出去,这同样也是本土短租企业面临的困境。另外,在预约、问题沟通过程中,用户需要通过邮件沟通,在如今流行“说走就走”的时期,邮件沟通的不便利更为明显。赵焕焱也举例指出,中国还有一些法律规定不适合Airbnb的模式,比如中国反恐法规定没有完整的身份登记罚款10万元以上。

Airbnb在去年8月宣布正式进驻中国市场,并引入红杉资本中国与宽带资本两家中国战略合作伙伴,计划搭建中国本土化管理团队, Airbnb联合创始人兼CEO布莱恩·切斯基曾表示,此次合作将帮助公司“驾驭中国市场,打造完全本土化的存在”。

在在线住宿预订领域,一直不温不火的Airbnb并非单例,Booking、Agoda等均是案例。途家CEO罗军指出,相对于境外企业,本土企业是土生土长的,耕耘时间长,具有一定优势。劲旅网总裁魏长仁也指出,用国外的玩儿法在中国市场发展是不灵的,很难做到本土化。

 政策壁垒致拓展不易

作为分享经济的代表企业,Airbnb的政策障碍在近期频频增加,而在中国市场,政策也并不明朗,这一状况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Airbnb在中国的发展。

目前虽然国家曾经鼓励度假租赁的发展,但是并未完全规范这一市场,比如对接安全系统、短租税收等,在这些政策都不明朗的情况下,短租企业尤其是境外短租企业在中国市场的布局有所限制。“在税务、法律方面,美国还比较先行,在中国尚未明确之前,它如何进入?”赵焕焱坦言。

另外从分享经济的角度来看,用车领域的分享是一个典型案例,这一方面涉及到法制法规的事件不断发生,有业内人士认为,房屋的分享不像用车的分享扩展得快,因此法制方面滞后的弊端不如车的分享领域明显,但房屋分享的相关法制需要未雨绸缪。

赵焕焱则认为,对Airbnb来说,在美国纽约站稳脚跟是当务之急。“因为目前它在纽约的优势最大,在美国其他地方都没有明显的优势,因此纽约酒店业协会对其强烈抵制。”纽约酒店业协会聘请华盛国际做的报告显示,Airbnb在2014年9月-2015年8月对纽约酒店业造成21亿美元的负面影响,纽约市、州联邦政府税收损失超过2.26亿美元。在此背景下,纽约、日本、法国、柏林等国家及城市均加强了对Airbnb模式的监管。

有报道指出,在如此困难之下,Airbnb仍然希望借助中国市场突破不盈利的困境,Airbnb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游客通过Airbnb订房数量增长了700%。

Airbnb 短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