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正确的战略决定让蘑菇街陈琪笑到了最后?
袁媛 袁媛

哪些正确的战略决定让蘑菇街陈琪笑到了最后?

迄今为止陈琪遇到过四个重大的战略决定。

见陈琪前,他的传奇一直流传于江湖。有投资人把他列为最优秀的创业者,也有投资人认为他是一位快速自我迭代的CEO,另一位获得如此赞誉的是滴滴CEO程维。引发我好奇心的是,过去几年,他是如何创立成长最快的女性电商的?

成功的公司是那些持续做了正确决定的公司,而失败的公司是只做错某个决定的公司。迄今为止陈琪遇到过四个重大的战略决定。

第一个是选择擅长的战场。灵气、亲和力,以及对人性的洞悉,这些是一个产品型的CEO的特质。陈琪是设计师出身,设计和心理学本就一脉相承。在创立蘑菇街之前,他被评价为淘宝最好的产品经理。写代码,设计,运营过社区,这些点连接起来,就诞生了蘑菇街,蘑菇街以Pinterest的形态惊艳出现。这个重要的切入点,成为蘑菇街第一件“做对了”的事。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这种类Pinterest模式的电商蔚然成风。 

为什么一款产品会成为爆款?爆款出现具有偶然性,可能是因为logo的布局、slogan 的字斟句酌,也或者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配色。作品是CEO自己内在价值的表达,而碰巧在某一个点上与他同时代的一群人发生了心理共鸣。同一时间上,可以做这件事的可能不止一个人,某种程度上,这个人是被选择的。 

在过去几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潮水,有几位创业者主导了过去几年的女性市场,陈琪算得上势均力敌的同时代对手中,有美图的吴欣鸿、小红书的毛文超和聚美优品的陈欧。巧得是,这几位都是男生、年龄相近、从不同角度切入市场,最后做出感觉和态度各自迥异的产品。

第二件事是草船借箭,利用了流量红利。2011年,蘑菇街起步,正是微博最红火的两年。2010年微博也初起步,最大的号粉丝也10万不到。少有人会料到微博以后会变成舆论主阵地,不容忽视的主流媒体,以及各类网红百花齐放的舞台。陈琪敢赌微博会是未来成长最快的流量来源,和前一代的站长时期的建立在流沙上的流量不同,社交流量和导购变现让商业模式建立在更坚实的基础上,一位电商CEO形容这个时期的导购形态为“淘宝客流正规化”。此外,陈琪也巧妙地利用了腾讯广点通的货币化阶段,蘑菇街是广点通最早,最大的客户。

第三件事则是做marketplace,从信息流导购变成重形态的电商,其中有被动的外部原因,快速崛起的美丽说和蘑菇街同时被淘宝打压。 创业初的公司像生长在盐碱地上的幼苗,需要自寻出路。

陈琪自认擅长“前端”,对用户更感兴趣,如果没有外部压力,蘑菇街会变成什么样?如果导流模式还走得通,那就专注做前端,借蘑菇街为种子用户,再继续向前探索,用social形态的产品发挥更多的创造力。电商实际上限制了社交产品的发展。导流模式盈利丰厚,没有经营压力,当时蘑菇街50多个人,每天收入就有100多万。仓禀足,创造性就可以更自由一些。

转型电商后,陈琪会克制想象力。为了高效执行,他需要把自己大多数的想法先搁置一边。产品型公司美图,和蘑菇街走了迥异的路,这两家公司的演变有点像上一代的阿里巴巴和腾讯,一个交易基因浓厚,擅长转换和变现,另一个则以社交和产品取胜。

“能不能被选择,个体无能为力,但可以选择相信自己可以更好、更优秀,并进行充分的自我发展,以及,像产品那样,通过学习,不停自我迭代,永远超过大多数人,这是唯一的可能性。”陈琪说。

陈琪做对的第四件事,是把战略从电商调整到了内容。在蘑菇街的新生态中,“网红”成为重要的一环,而陈琪赋予电商形而上的意义,想激励一代代的年轻女性。

陈琪似乎是个对过去没有负担的人,在蘑菇街的每个重要节点,他都敢于做出非常重大的战略调整,实现从产品feature到业务的变革。

“做产品最重要的是移情和共情的能力,把自己想象成用户,去感受他的感受。 ”这是产品型CEO 最核心的能力,这种带点艺术性、难以量化的特质更像是一种天赋,是艺术而非科学。这像是业内盛传的所谈到的,能做出爆款的团队或CEO,在某些方面总会异于常人。 

这种感觉最后落实到产品上,成为非常碎片的细节,但刚好就把一群人的某个点戳中了,但你也很难说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反正你自己就是这么个人。“就像是一款对年轻人有持续吸引力的社交应用,看产品我就知道创始人一定很了解经常玩Pub那群人,否则他做不出这个产品,如果你们告诉我他是一个工程师,是个宅男极客,见鬼我才不相信。”陈琪说。 

除此之外,唯一能做,就是到庙里多拜拜。杭州著名的灵隐寺,陈琪每年都会去多次。最开始是三个创始人一起,后来规模壮大,变成了公司团建。“我们从来不求菩萨做任何事,去了就讲段子,逗菩萨开心就好。”反正,创业维艰到了最后,就是任何可能有用的事情你都会做,而所有的事都会做到极致到不能再做为止。

产品的天赋或嗅觉可以培养吗?陈琪的经验是接触的人要足够多,要能够沙泥俱下海纳百川式和各种人接触,才能在观察中培养出对人的理解力。

陈琪是浙江人,在一份针对近五年中国互联网独角兽(估值至少为10亿美元的公司)的统计中,位于北京的公司最多,创始人却以江浙籍居于首位。蘑菇街和美丽说合并之后,陈琪有一半时间花在了北京,入乡随俗。 

和已经蔚然成风、井然有序的江浙商业文化相比,北京是个更粗糙的地方。相较于江浙的规则感,北京则是无序中横冲直撞的生命力。北京的创始人更狂野,勇于烧钱,善于在商业模式成熟之前用一轮轮投资的钱领跑对手,有商业格局。

在过去一两年逐渐激烈的行业整合和并购中,势均力敌的行业公司往往南北各据一方,而最终的结果是以北方公司主导并购居多。蘑菇街是为数不多的,地处南方并主导并购的公司。陈琪总结,杭州是个赚钱的地方,但北京是拥有掌握核心话语权人群在的地方。蘑菇街是少数打破这种规则的公司,看得出来,他在努力适应这种北方文化。

作者简介:袁媛是纪源资本(GGV Capital)的市场负责人,加入纪源资本前,在财经媒体《福布斯》担任采写编辑,负责报道TMT领域的创新创业和早期资本趋势。

蘑菇街 陈琪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