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玩Pokemon GO,国内玩山寨,但它的成功却不可复制
麻策 麻策

国外玩Pokemon GO,国内玩山寨,但它的成功却不可复制

Pokemon Go有望被载入未来世界范围AR游戏产品代表作大名单。

文|麻策

尽管困难重重又遥遥无期,但国内玩家们依然对Pokemon Go国服充满期待。而这背后更多人是因为受到了强大的好奇心驱使——他们太想参与这场真正属于世界的大狂欢了。

前新浪游戏主编、资深游戏玩家楚云帆对i黑马表示:“这游戏火主要是由于过去20年Pokemon一系列的游戏和动画在世界范围内产生的影响,其背后的文化、情感积累很深。”

不可否认,Pokemon Go再次让我们见证了一个强大IP的力量,以及一点对于AR的惊喜。

VR游戏开发工作室哈视奇创始人沈浩然认为,Pokemon Go的风靡确实给AR游戏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想象力,但其技术本身并没有太多的突破和优势。它能引爆的真正原因,“最主要还是IP的力量”。

但他并不否认,Pokemon Go有望被载入未来世界范围AR游戏产品代表作大名单。

这源于它使人眼前一亮的玩法和让人上瘾的魔力。

它通过在现实世界中融入增强现实元素,让玩家可以基于地理位置搜寻并捕捉口袋妖怪,比如人人皆知的皮卡丘和杰尼龟等。它让无数玩家包括御宅族,三五成群地走上街头。

“收集养成类的游戏本来就具有上瘾的特性。”哈视奇VR游戏主策划冉子辰对i黑马表示,“再加上全世界铺天盖地的新闻和交互手段,游戏本身赚取用户的碎片时间,且轻度又易被接受,肯定用户粘性会表现得很出色。”

Pokemon Go创造的巨大影响力,除了在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区突然暴增了大量“精灵捕手”外,还让其IP掌权者、联合开发商之一任天堂市值暴涨90亿美元。

“任何有创意的玩法和技术都是对全球手游的贡献。”冉子辰说。何况,同时它还创造了足够巨大的商业价值。

但是,它能撑起AR游戏的爆发吗?

一个爆款远不足支撑一个产业

Pokemon Go的火热引发了大众对于AR这种游戏形式的好奇与狂欢。

但是,人称“AR/VR+二次元”游戏第一人、创幻科技CEO陈坚却认为,观众关注越多,AR的新奇性就越下降,AR用户广告营销的价值也会随之下降,“这种情况并不能支撑产业的发展”。

“技术并不是现在的难点,难点在怎样把这样的技术变成一个完整的产品和一个商业逻辑。”陈坚对i黑马表示,“某天应用市场很可能出现一个蛮新奇的AR游戏,但要把它变成一种独立的游戏类型,却并不靠谱。”

在他看来,运用了AR增强现实场景的应用或者游戏能通过朋友圈火起来,但并不代表它就能支撑起AR游戏的发展。

楚云帆持同样的观点。在他看来,一款游戏火不能代表AR技术进入消费者领域。“就像当初《阿凡达》火的时候,很多电视厂商都在推3D电视,但实际上这么多年过去了,3D电视还是没有取得多少发展。”

“AR这个概念也炒了很多年。”陈坚曾撰文表示,“曾经业内最热的事情就是做LBS服务,不过现在看来,也没有多少公司能存活下来。”陈坚认为,AR依然是新兴市场,它不像手游,已经有很成熟的市场和产业链。

“Pokemon Go的AR技术其实没有多么让人难忘。你用摄像头捕捉到小精灵后,它会一直定格在屏幕中央,这样的细节其实给玩家的代入感并不强。但是大部分用户还是喜欢每天多次登陆,或许是情怀和病毒效应吧。这说起来很简单,但想解释清楚感觉又很复杂。总的来使,它火起来,大众对技术的好奇、IP的潜力、病毒传播,三者缺一不可。”冉子辰对i黑马表示,Pokemon Go对AR的贡献不是让大家深爱AR,而是在于对全球用户的认知普及。

虽然Pokemon Go算是站在了情怀和时代的交合点,其IP世界观和LBS+AR的高契合度,有力推动了它的成功,但是AR游戏产业的发展仍然处于起步阶段。

只可学其形,无法被复制

“Pokemon Go进入中国肯定会火。国内现在喜欢体验这个新鲜事物的人群极大部分都是小时候看过皮卡丘的,而且这是第一个具有社交性的AR产品,不管是技术运用还是IP都有太多优势了。”一名体验过该游戏的玩家对i黑马如此表示。

一个爆品的身后从来都不缺跟风者。

i黑马发现,通过国内App Store进行Pokemon Go相关关键词搜索,已然有大批游戏跟进。如《城市精灵GO》、《口袋宝贝进化》等。

这在楚云帆看来,再正常不过。

“跟风是必然的,但是国内跟风游戏的成功几率一直很低。”楚云帆表示。

但显然,仍有部分跟风者搭上了Pokemon Go的顺风车。有媒体报道称,一家精灵游戏从业人员透露,Pokemon Go上线两天,自家的游戏曾一天导入20万用户,直接导致后端奔溃。

这得益于国内玩家无法玩到Pokemon Go的利好。但i黑马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虽然现在Pokemon Go在国内很热,但对山寨游戏并不看好。

“Pokemon Go的成功是因为有ingress的开发团队Niantic优秀的开发能力,以及Pokemon巨大的IP价值,同时IP跟游戏玩法高度吻合叠加下,才在世界上掀起了巨大的风潮。”陈坚解释道,“如果国内想要出现这类AR游戏的爆款,需要在玩法上有很大的创新才可以。完全复制pokemon场景就很难达到这种高度。”

楚云帆的说法则更为直接。“Pokemon Go里面的精灵点是开发商Niantic上一款游戏ingress的玩家们几年间贡献的。”他认为,Pokemon Go能够风靡世界是综合因素反应的结果。而在技术层面,它也不是一蹴而就,而在于多年的积累。

“IP背后的文化和驱动力,以及技术的累积,其实是没办法复制的。(山寨游戏或仿品)如果能有适合的内容,可能会有一定的玩家,但更多是学其形。”楚云帆称。

但现在,国内玩家对Pokemon Go的热情依然在不断高涨。在一些直播平台上,已经开始有个别主播期望借助该游戏的体验直播吸引粉丝的关注。

游戏 VR 科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