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不要乱黑小米手机
罗永浩 罗永浩

罗永浩:不要乱黑小米手机

由于经验不足,误判了形势,使得旗舰机上市时间点比较晚,又没有指纹,商业上不会获得很大成功就是必然的,这是由于我们糟糕的决策导致的。

昨日,在极客公园活动上,处于风口浪尖上的罗永浩现身,与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展开对话。

在对话中,老罗表示:“网上说的什么把水洒到高管裤子上都是谣言。员工看到我变得平和了,可能主要是新来的一批高管承担了部分的压力。”

他梳理了从发布OS、T1、坚果和T2这四个时间节点所犯的错误:没有早点引入专业的开发管理者、做了白色款T1、发售过晚错过销售黄金期,以及过于有追求……

罗永浩现场还点评起了Jonathan Ive、唐岩、路金波、俞敏洪、雷军与方舟子。

在提到雷军时,罗永浩表示,“作为一个同行,我希望他们的努力,能够得到社会比较公正的认可”。“不要乱黑小米”。

创业维艰

张鹏:你过去这些年做了那么多不一样的事儿,我觉得一般人做一件事就会把自己废了。你做了三件事还这么挺立不倒。

罗永浩:其实也没有,我现在就是典型的“过劳胖”。

张鹏:这几年做了科技行业,成为一家科技公司的CEO,一定会有不同的体验。你喜不喜欢自己这些年的变化?

罗永浩:我对我自己挺好的,我怎么着都挺喜欢我的,所以要评论自己的话,可能不是特别客观。但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吧,就是一直由着本性做事,包括先做英语培训,后来又做网站,再做锤子科技。我自己觉得没有什么变化。原来叫校长,后来叫站长,现在叫厂长,就是这些变化,但是我自己没有感觉出来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张鹏:你觉得做锤子这几年,身边那些跟随你的人变化大吗?

罗永浩:我看了一下四年前我们的合影,发现不光是我,他们也变老了一些,我也挺难过的。他们如果不是跟着我,可能老的没有这么快,因为科技行业是非常累的。我们那儿有非常多的文青,如果不做科技产业,而从事文化产业的话,他们可能老得不会这么快。

张鹏:确实创业很艰难。这些年走过来,有什么遗憾吗?   

罗永浩:遗憾还是挺多的,比如陪家人的时间太少。还有一些小兄弟干了四年,也没有发大财,阶段性的回顾,发现前面很多错误是可以避免的。

锤子四年犯过的四个错误

张鹏:我们既然说到“错误可以避免”。就来一个新环节,这个环节叫“时光机”。我们把罗老师做手机之后的几个关键的时刻呈现出来。锤子OS的发布,T1、坚果,T2,回到那个时候,你觉得能够改变一件事,让您觉得能够更满足、更开心。会是什么?先从当年发布OS的时候。

罗永浩:一下子摆了这么多,我一看还挺感慨的。过去四年我们给这个世界带来了这么多漂亮的东西。我们在商业上虽然还不够成功,但是过去的四年我们做了三款手机,在全球范围内得了大约30项工业设计奖,我看了还是挺感慨的。现在整个行业普遍都变的挺丑的,你问的问题是什么来着?

张鹏:把自己夸的连问题都忘了。我是问如果回到当初,让你去改变一件事,让你觉得更开心的,会是什么事儿?先从OS开始。

罗永浩:OS方面的遗憾是没有早点引入非常专业的开发管理者。我们这儿创作者是很多的,早期没有管理者,导致东西虽然做的特别活,但效率并不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熬夜一直熬到吃早点的原因。那时候没有引入这方面的管理人才,导致创作虽然一直很好,但在开发流程、效率、方法论这方面,我们领悟的比较晚,这是比较吃亏的。

张鹏:T1的时候呢?

罗永浩:我是生平第一次做手机,所以有一点“初生犊子不怕虎”。

做了一些比较激进的事情,T1的白色款真的不应该做。虽然铁杆支持者们都特别喜欢白色,白色停了以后淘宝上还有炒的很贵的“珍藏版”。

因为白色的前面玻璃和玻璃的中框后面板玻璃等5个点是完全连着的,从工业生产的角度来讲,5个“白”连着是不具有量产性的。当初也有很多人警告过我,但由于我“初生犊子不怕虎”所以就做了,结果导致一直是亏钱。

黑色还可以,但是白色是一直亏的。

反过来说,我们为什么得到设计奖呢?因为评委都是行家,看了这个机器就愣住了。现在回顾,也不能说因此就不做白色的了。只能怪我无能。

美国有一个手机品牌,我也不点名了,1700块钱的成本能卖到5288块钱。如果中国的品牌也能做到这样的话,不要说5个白连着,10个白连着也可以。因为我们是做精品的意识,所以严格的讲也不好说5白连着就是错了,只能说还是自己不够优秀。

张鹏:我们再看看坚果。

罗永浩:我自己觉得好像这个不是反省,像是自我标榜,我后面尽量反省。坚果时期,确实是有一些问题的。

比如,比预计上市的时间差不多晚了半年。千元机差不多都是六个月一更新,我比竞争对手晚了半年,在那个时期我们还没有指纹,虽然有一些客观原因,我们在研发上过分的追求细节完美了,反正种种原因导致产品上市时间比较晚,这带来的问题是它只卖了大概两个多月就卖不动了,因为后面竞争对手的机器都上指纹了,坚果的销售记录马上就下来了。

如果回到那个时期的话,我们可能会牺牲一些相对没那么重要的工作,尽早提前发布。我举一个例子,在千元机里,坚果的包装是最精美、最漂亮的。

以至于后来其它手机公司的人加盟我们团队以后说:你们怎么能在千元机上用这样的盒子呢?但是后来他也了解到,其实我们花了很多心思使得那个盒子看起来很好,但价格并没有增加那么多。虽然主要原因不在这儿,但这也是一些原因。所以如果能够重新做的话,我可能会在相对没有那么重要的环节上做一些调整,使得更核心的东西能往前赶。

张鹏:T2呢?

罗永浩:坦率讲,T2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是一个过于激进的选择。因为它面临工程上的难题非常多,大企业做这个事情会有一个预研的部门来做。等到量产的时候,如果技术攻关全部解决了就量产,如果没有解决,就到下一个阶段开发使用。

但我们公司只有一支团队,归根结底还是对于产品过于有追求,判断上不够理智、不够有经验、不够成熟。那个时候,到了10月份,所有的千元机都有指纹了。

我们12月20号开的发布会,当时是唯一一个没有指纹的旗舰机。其实指纹这件事对于用户体验来说,也就是这么回事,并没有那么严重的影响。但这个东西一旦别人有了,你没有,就是不行的。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由于经验不足,误判了形势,使得旗舰机上市时间点比较晚,又没有指纹,商业上不会获得很大成功就是必然的,这是由于我们糟糕的决策导致的。

如何评价俞敏洪、雷军

张鹏:好,让您享受一下。我们给罗老师准备了几个人,有朋友,可能也有对手,也有导师或者是对你有触动的人。听一听,您对他们有什么评价。第一位,Jonathan Ive。

罗永浩:我过去认为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业设计师之一,但是现在不这么想了,他可能是比较优秀的一个。因为我当时不知道,很多设计其实不是他做的。工业设计圈有一点像学术界,大学导师发的很多论文其实是学生做的,工业设计圈也存在这种剥削现象。苹果的很多东西其实不是Jonathan Ive做的,但是很多人误以为是他做的。我对工业设计这些东西了解的多了之后,对有些方面会感到失望,他就是其中的一个失望对象。

张鹏:下一位,唐岩。

罗永浩:小时候老听老人讲“命里的贵人”,唐岩我们认识很早,他在网易做主编的时候,有一个跟大学生有关的活动邀请我去捧场。其实是很微不足道的一件事,他请我吃完饭以后,我觉得已经两清了。但是隔了很多年之后,我因为打听一些问题去找他请教,但是没有想到他当时处在一个满脑子帮朋友创业的状态中,所以他就连推带搡的逼着我赶紧启动,差不多一个礼拜就给我打钱了。他说他亲眼看见过很多优秀的年轻人动了创业的念头,因为没有马上动手,一凉下来就算了,所以他逼着我赶紧去。

锤子科技走到今天,跟当时这么一个非常古怪的原因是息息相关的。有的时候会觉得,就是我跟他的遭遇是一个非常意外,非常幸运的事情。

张鹏:下一位,路金波。

罗永浩:路金波是中国最好的出版商之一,也是我的老朋友了。在路金波同志的鼓励下,我出了很多本来不应该出的书。比如他把我的演讲稿整理成文本,然后要出一本书,叫《生命不息,折腾不止》。我当时挺顾虑,我说演讲在网上有免费的,再出文字版的收钱是不是不好?他说,没有什么不好,很多人都会把自己的演讲稿印成书卖钱,还举了胡适、鲁迅、蔡元培的例子。我说:之后为什么大家不这么做了?他说:你作为知识分子,应该把这个优秀的风气给延续起来。

所以在连骗带哄之下,我就出了演讲的文字稿,但是没想到卖的也非常好。但是毕竟在网上已经免费发过了,同时我也是企业家了,所以也没好意思拿版税,就捐了。但是这件事对于我来讲还是有很大的收获,因为我们做企业的人,在社会上的名声还是很重要的。那些版税捐了以后,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好的影响,所以我非常感谢路金波先生看出我演讲稿的价值。

张鹏:下一位,俞敏洪。

罗永浩:将心比心,作为一个企业的负责人,虽然你心里并不虚,也没什么可回避的。但是从运营的角度讲,你可能不希望离开企业的老员工出去说三道四。我今天作为企业的负责人,会有这样的想法。虽然我不怕别人说什么,也没有什么把柄在别人的手里,但是如果员工出去说三道四,还是会对企业有一些影响。所以我就不评价前老板了,我不想说,没有什么可讲的。

自从我做企业之后,我的一些合伙人和同事,希望我能成为一个成熟的企业管理者,但是很遗憾,我还是要本着诚实的大原则去表现。我不会为了塑造一个成熟企业家的形象,违背我的意愿或者撒谎。

有一次我的前老板俞敏洪接受媒体,问他对于罗永浩和锤子手机怎么看?他就说罗永浩这个人怎么怎么好,锤子手机我还没有见过,但是如果他送我一个,我还是会去用的。这个报道被我的投资人和合伙人看到以后,他们说:老罗啊,这是多好的机会,赶紧送一个锤子手机给你的前老板等等。但是我想了一下,我还是没有去做这个事情。因为首先我不会违背自己的诚实去做类似的事情,另外即便我为了企业运营的需求,我愿意做这种事情,我还怕支持我的人失望,因为他们希望看到我成熟,不希望看到我圆滑事故,所以我永远不会让这些人失望。

张鹏:罗老师刚才说的特别重要的就是有些东西可能会改变,但是有些东西确实还是不改变。我们看看后面,雷军。

罗永浩:首先,我跟他没有任何过节,所以我也不想跟他任何负面的东西。但是我想说一些关于雷老师正面的东西,这是非常诚实的。过去的几年里,我亲眼看着他们从单纯的只是追求性价比和销售数量慢慢转变,尤其是从米4开始,其实是投入了很大的诚意,非常用心的去做一个好产品。

你们不在行业里,可能不知道米4的不锈钢框是非常难做。但是他们的努力,貌似并没有得到社会公众的回应和认可,大家还是不加了解的、轻浮的去评价说,小米这个品牌就是Low的,就是屌丝的。其实不是这样的。米5出来之后,我也有这样的感觉,确实在产品上做的非常用心,是特别有追求的。所以作为一个同行,我希望他在这些方面做出的努力,能够得到社会比较公正的认可。

这也是为什么刚才有一个用户说,我手里拿着小米手机取暖,这是讽刺小米手机热。写那个段子,我在回应的话里就很清楚,我很喜欢米4和米5。也希望当企业家做出好产品的时候,能够得到公众的认可。

艰难时,什么在支撑着你?

张鹏:最后一个问题。罗老师,到今天做手机,包括锤子。依旧是很难的事儿,锤子也遇到过很大的挑战,很多人可能也会对锤子有各种的猜测。到底是什么东西支撑您。艰难的时候,您还能把自己挺成这样的角度。是什么东西在支撑您?

罗永浩:可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跟他们看到的未来不一样。有可能我有幻觉,也有可能是他们有幻觉。重要的是,每个人都因为自己的判断活的高兴,每一天都活的高兴就可以了。所以别人看到我的未来可能有这个问题、那个问题,而那些东西我们不是看不到,但是我比他们额外多看到一些非常光明的东西,是这种“幻觉”支撑我每天辛苦工作,并不是什么“面子”,什么“不得不挣扎坚持下去”。而且基于很多非常理性的分析,但是我的理性分析尝试跟别人交流的时候,别人还认为是幻觉。

张鹏:稍微说一说,最核心的原则是什么?

罗永浩:咬着牙支撑,因为我看到那个东西非常兴奋,就是我在领着大家往那个方向去。一起去的,有人看见了就很兴奋,有人没看到,就需要我给他鼓励,打打气。

张鹏:好,我们是不是应该给罗老师非常非常热烈的掌声。感谢!

罗永浩 锤子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