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估值法则:资产端的路径选择与权重
李丰 李丰

P2P估值法则:资产端的路径选择与权重

我们做投资永远只问两个问题:第一是为什么发生这个商业模式?第二是为什么是在这个时间点发生。

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

北京大学化学理学学士,美国罗彻斯特大学化学理学硕士。前IDG合伙人,现在是FREES基金(峰瑞资本)创始人学成归国后曾两次自主创业,后任职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八年。2007 年初离职创建著名的互联网广告大数据公司“秒针系统”。李丰还曾加入过华兴资本,参与或领导了多个案例的融资,包括安博、万学、红黄蓝、清华数字博识等。

7月17-18日,首届朗迪中国峰会在上海正式召开,为期两天的峰会将关注金融科技行业各领域的未来发展,包括借贷、支付、抵押、区块链、保险及财富管理等。在朗迪金融科技峰会上,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发表了题为《P2P估值法则:资产端的路径选择与权重》的演讲。

IFCEO说全文摘录

VC投资是一件很难的事,原因在于VC投资的所有资产标的都是全新的,都没有经过周期性的验证。我们做投资永远只问两个问题:第一是为什么发生这个商业模式?第二是为什么是在这个时间点发生,既不是在之前,也不是在之后?这是我们要解决的最核心的问题。

一、一个完整信贷周期中的投资机会

一个完整的信贷周期,或者说任何一个流动性周期,都是钱从比较少的时候,由于降息或者其他原因,慢慢开始增加,之后达到一个拐点,再进入升息周期,流动性慢慢减少,这是一个标准的流动性循环。当流动性增加的时候,钱在原来资产类别上的收益就开始下降,资本就开始寻找创新资产。

创新资产的风险度通常都较高,金融系统出于稳定性的需求,就需要分散风险,通过各种形式和衍生工具进行证券化。对于资本来说,本来创新资产就看不清楚,再经过资产证券化,就更加难以投资,这时在财富管理端也会出现一些创新。

投资相应地也应该按照这个次序进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先投资了一些做创新资产的公司,之后投了一些数据类的公司和做资产证券化的公司,他们用新的方法,解决了如何分散风险和定价这些创新资产的问题,再接下来可能会有新的理财平台和理财模式出现。

二、从“狗日的腾讯”到“腾讯爸爸”

中国互联网非常典型分成了2010年以前和2010年以后两个阶段:2010年以前,中国互联网按照顺序经历了6波商业模式,分别是门户网站,即时通讯,搜索引擎,垂直门户,互联网游戏和在线视频;2010年之后,按照顺序是电子商务、O2O、互联网金融和B2B的交易市场,就是找XX网这类的公司。

他们之间最大的差别在于,2010年以前的所有这6波商业模式,都是纯虚拟经济的闭环,而2010年之后发生的这4波,是需要去线下实体经济闭环的。纯虚拟经济闭环的好处是又轻又快,还没有人有前置优势,但问题在于前三波虚拟经济完成用户积累,形成了足够强势的行业地位后,不幸的出现这样一个结局:所有的虚拟经济都被垄断了。

这也是为什么腾讯2010年是“狗日的”,原因是你做什么它抄什么。不管是游戏、娱乐还是新闻,当一个虚拟经济快形成闭环的时候,腾讯都拿着非常多的资源和用户在那等着,用巨多的钱变成他的闭环。

但是腾讯如何从“狗日的”变成“爸爸”值得思考。国内在最近几年的VC投资,每一年投资金额最多的两家机构不是任何一家VC,而是腾讯和阿里,从来没有出现过意外,其中的原因就在于需要线下闭环的商业模式是比较重的,无法形成垄断,互联网公司发现以一己之力做不了,因此转向了投资布局,腾讯也就从“狗日的”变成了“爸爸”。

三、互联网金融的格局会如何

如果问大家,最大的理财平台是谁?大家可能迅速想到以余额宝为首的几个巨大的互联网门户,但是如果问谁是最大的资产平台?可能大家一下回答不出来。原因在于金融当中偏理财和标准化产品这一端,基本上很靠近虚拟经济的闭环,而资产端非常靠近线下和实体经济本身,所以大公司没有办法垄断。

做互联网金融,可能不得不承认互联网的规律,就是从核心竞争力来讲,到底在哪个位置上。互联网金融公司无非有两种竞争对手,一种是互联网公司,另一种是金融机构,任何一家公司在做选择的时候,应该想清楚自己的生意是偏虚拟闭环,还是偏线下的闭环,这将决定企业的生存空间有多少。

四、哪些类别的资产会变好?

中国的负债总额接近170万亿,是GDP的2.5倍,对比G20国家,其平均的水平是2.2倍,因此我们的负债水平是偏高的,这对整个金融系统有压力,也带来了财务成本的上升,同时带来潜在的金融系统风险,包括坏账等等。

我们再把负债分拆一下,个人消费的负债是GDP的40%,政府负债是GDP的60%,企业端负债是GDP的150%到160%,从数据看企业端负债是偏高的,而消费端负债有上升的空间。

不过如果可以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这样的公司也是有机会的。中国直接融资水平远低于应有的水平,我们直接融资占比是14%,而我们应对的中等发达国家是60%。直接融资减少了中间环节,降低了融资成本,同时还扩充了企业资本金,降低了负债率,一举两得。

从国家层面,也一直提倡增加直接融资占中国社会融资总额的比例,在这个环境当中,这可能是中国在中长期,在这一个流动性循环当中一定要解决的问题。

举一个例子,宜信的CEO唐宁在宜信10周年的讲话中说,他们在下一个5年当中,要努力做成最好的母基金,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提议,可以更多的把间接融资变成直接融资。这个过程当中涉及到非常多面向一级和二级市场的手段,不过如果希望取得一个行业发展的平均收益率,母基金是一个很好的方式。

这也对应了我们之前提到的信贷周期中的投资顺序,继新型资产和金融技术服务类公司后,新型的财富管理方式将会陆续出现。

信贷 互联网金融 腾讯 投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