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上半年国内外最全创业公司死亡榜
麻策,王琳 麻策,王琳

2016上半年国内外最全创业公司死亡榜

大潮退去,谁在裸泳?

冬天来得太过凶猛,死亡也来得猝不及防。2016年才走过一半,但创业路上已经遍布牺牲者。曾经被资本和市场宠坏了的创业者,在这个冬天中纷纷露出本相。即使是曾经一度风光的明星公司,风停之后,也在这个冬天里倒下得无声无息。“资本寒冬系列”的第二篇稿件,就让我们来梳理下,在2016年上半年走下神坛的那些国内外知名的创业公司。

文 |麻策、王琳

编辑 | 杨洁

这个“冬天”很残酷。

根据创业家&i黑马的统计来看,今年上半年,许多投资机构的投资数量与2015年同期相比出现了腰斩甚至断崖式下跌。

投资者们出手正在变得谨慎。这当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毕竟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些活跃在投资界的“慈善家们”就已经露出了“吝啬”的本性。

市场风云变幻。一度被资本宠坏的创业者像坐了趟过山车,突然从顶点跌到谷底。即使那些曾经“异军突起”的明星创业公司们,亦不例外。

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曾如此评论这一现象:第一,大多数情况是这个公司根本没有理由融到这么多钱;第二,创始人危机意识不够,现金流没有管理好,两者加起来就是一个死穴。

而就在这一死穴下,我们能挖掘出太多尸骨,尤其是在市场温度不升反降的上半年。资本寒冬来得凶猛,但大多数创业公司的死亡却显得悄无声息。

而且,这一趋势并不仅仅是中国创投界的特产。即使在硅谷,也不能幸免。海外的创业公司也在面临动荡。从Evernote的衰败,到Theranos的丑闻,昔日的独角兽也风光不再,裁员和项目关停也不是新闻。

今天创业家&i黑马盘点了2016年初至今“新一批”倒下的创业公司们,并深入访谈了部分公司和创始人,作为具体案例,试图窥探这些昔日的创业明星公司熬不过资本寒冬的原因。

一刻天堂,一刻地狱。而在这些失败的公司身上,我们不难发现,它们几乎均在冬天来临时,落于模式和收入之困。而“C轮死”,仍然是大多数创业公司,无法摆脱的魔咒。

大潮退去,谁在裸泳?

蜜淘网:价格战终究是巨头的游戏

2014年跨境电商都在做同一件事:野蛮生长。蜜淘同样生于那个蛮荒时代。遗憾的是,两年前蜜淘风光无限,两年后却黯然离场。

今年3月底,蜜淘倒闭传闻四起。

彼时,创业家&i黑马发现,蜜淘位于望京SOHO的办公区早已人去楼空。员工四散、创始人沉默,种种现象表明蜜淘的“离奇消失”背后不是蛰伏,而是永久消逝。

它有着让人羡慕的开局,结尾却令人唏嘘。

两年前,从未出过国、从未有过海淘经历的谢文斌带着他的海淘梦创立了蜜淘网,主攻海淘导购和代购市场。但由于代购模式利润薄、物流周期长、用户体验差等多方面原因,2014年6月,蜜淘转型B2C自营海淘电商,主打特卖和爆品,被称为“海淘版唯品会”。

然而,这一领域等待蜜淘的是无穷尽的资本战争。2014年11月,蜜淘获得了祥峰投资、经纬创投等3000万美元投资。为了提高销售量,蜜淘随即加入了市场营销战和商品价格战。

蜜淘飞速发展的转折点就发生在那个时候。有媒体报道称,每次大促前,谢文斌都会投入几千万做广告。这也让其特卖产品销量翻倍增长。

“电商就是靠广告砸出来的,各个平台都是如此。”谢文斌曾对外表示,“做电商必须得不断地做活动。”

好光景却没能维持多久。2015年初,跨境电商市场走进了价格战的死胡同。蜜芽、洋码头,包括网易考拉、京东、阿里、聚美等,全部加入这场争夺中。在巨头云集的海淘市场,蜜淘的优势开始变弱。同时,其C轮融资也受阻,迟迟未能公布。

2015年9月,谢文斌开始被动求生,从全球购退守到韩国购,寄望于小而美的市场。但用户对海外商品的需求多样化决定,做单一国家不太行得通。业内认为,成熟的中产阶级需求并非单点需求,日韩可以作为平台的一个频道存在,而不足以支撑整个平台的价值。

2015年底,搬进望京SOHO T3不足半年的蜜淘提前退租,解散的消息从内部扩散开来。或许,一直没有备好粮草却对大促乐此不疲的蜜淘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博湃养车:资本的诱惑是甜蜜的毒药

博湃养车的失败,是模式之弊,也是资本之殇。

过去两年间,上门O2O养车服务席卷中国汽车后服务市场。博湃养车是其中的佼佼者。它在巅峰时期的业务覆盖范围达到全国22个城市,员工数量也一度高达1400名,并以5~10倍速度疯狂增长。

与大多数上门O2O创业公司类似,博湃养车同样先考虑规模,再考虑造血。它希望通过低价甚至是补贴的方式来迅速圈占用户,然后凭借市场份额募集下一轮投资,如此周而复始。

但O2O上门保养这一模式并不被看好,被认为是在赔本赚吆喝。

车和家CEO李想曾如是评价汽车后O2O上门模式:“上门洗车不靠谱,上门保养不靠谱,指望上门洗车赔钱去延伸高利润业务更不靠谱。最基本的效率和人性的规律无法突破。汽车后服务市场大部分都是极低频的服务,获客效率和服务效率都很差,做起来会很痛苦。巨大的市场,糟糕的投资。”

或许,我们可以从李想的话语中一窥博湃养车失败的客观原因。

2015年3月底,博湃获得来自京东、易车的1800万美元B轮融资,开始了近乎疯狂的扩张运动。它也在资本的诱惑下,变得膨胀贪婪,一夜之间开拓了20个城市。

但成也资本,败也资本。公开信息表示,B轮融资后,博湃养车的市场估值已经高达5~6亿美元。创始团队在连战连捷的资本战场中,开始变得飘飘然。据知情人士透露,博湃养车在北京大兴区租了一栋价值不菲的独栋小楼用于办公,据称此楼着实奢华。

创业最难拒绝的是诱惑和贪婪。资本是把双刃剑。据统计,中国先后涌现出的100多个上门洗护类创业项目中,绝大多数在2013年和2014年完成了A轮融资,但这些创业项目鱼龙混杂、同质化严重。期间,项目快速扩张靠价格战、高度补贴支撑,背后比拼的是融资速度和烧钱速度。

博湃养车这类的项目多为资本重度依赖项目。这种过度依赖资本的模式,在资本寒冬下,逐渐露出后劲不足和疲态。同时,资本市场收缩,也使得博湃养车的C轮融资受阻。直至融资失败后,它也因资金链断裂而一败涂地。

淘在路上:当旅游电商成为血海

淘在路上曾被视为在线旅游领域的创业明星。

这不仅是因为它的团队中有两位旅游行业代表性人物——一个是号称“中国休闲旅游活化石”、携程旅行多个业务体系的奠基人唐一波,另一个是淘宝25个事业部中最年轻的负责人、淘宝旅行首任总经理李鑫(花名中玉),还因为它最初的发展势头异常凶猛。

2013年4月4日“淘在路上”上线,其团队仅用了8个月时间便服务了大概10万人次,“相当于携程度假曾经两年半的成绩”。

同时,在促销大战中,淘在路上也连连告捷。2014年6.28大促,淘在路上斩获了4400万的交易量;同年10.28大促,其对外公布的销售额已破亿。根据其对外公布的数字,一度达到了600%以上的增长。

然而,这一切都随着今年6月的一封停运公开信,宣告结束。

该公开信中,官方将公司经营陷入困境的原因归结为资本寒冬。事实上,补贴力度太大或是导致淘在路上资金断裂的重要原因。

“在资本浮躁期,我们一直标榜自己的烧钱能力。”淘在路上创始人陈伟曾对创业家&i黑马如此表示。这或许也是对淘在路上轮番疯狂大促的解释。

“疯狂烧钱”也带来了后遗症。去年10月开始,淘在路上开始收缩营销成本、补贴成本,同时缩减团队规模,背后原因或是资金紧张、融资不顺。

今年4月份,淘在路上C轮融资失败的小道消息传开。彼时,创业家&i黑马第一时间拨通了陈伟的电话。电话另一头的陈伟称融资失败是无稽之谈,并刻意显露出轻松、乐观的态度。

仅两个月后,淘在路上停运的公开信便传开来。从结果来看,淘在路上或早已经陷入融资危机。最终,其C轮融资迟迟未果,将其拖向了资金链断裂的深渊。

当烧钱战略突遇资本寒冬,不仅对淘在路上的产品核心竞争力和盈利能力提出了考验。而且,在巨头林立的旅游电商领域,竞争已经成为血海,淘在路上想要在这一领域杀出重围异常艰难。

大可乐手机:草根手机品牌的末路

2016年3月8日晚,大可乐创始人丁秀洪在微博中发布暂停大可乐手机业务的公告。大可乐倒闭的消息从去年10月就不胫而走,而这则微博公告则宣布了大可乐手机公司的正式倒闭。

这一结局,可谓是手机行业加速清洗的结果。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14年年初到年末,中国共有140家手机品牌消失。市场清洗加速被认为是导致这一结果的重要原因。

2012年6月,丁秀洪从网易离职,推出了大可乐手机。大可乐作为手机行业的“草根创业者”,依然受到了资本的青睐。据公开信息显示,大可乐在成立后首轮获得了60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自始至终累积拿到的资金约合2亿人民币。

在资金的支持下,2012年11月,大可乐推出首款产品,一年逾百万台的销量,使其打响了进军国产手机行业的第一枪。

大可乐3是一个转折点。

2014年12月,丁秀洪发起手机行业众筹挑战,大可乐3在25分钟内筹得1600万元,声名鹊起。丁秀洪希望通过大可乐众筹“吸引一万名梦想合伙人,这一万人可以为大可乐出谋划策,与大可乐并肩同行”。

不幸的是,大可乐3交付受阻。产能不足和质量问题频频出现,并逐渐恶化。众筹来的人气,在不尽人意的产品质量面前大打折扣。此后,大可乐手机逐渐淡出人们视野,再没有新品发布。

丁秀洪曾在接受采访时,对媒体坦言道:“原本我们也抱着毅然的决心坚持战斗,但是手机行业的洗牌比预期更快、更残酷。我们挺过了产品竞争、营销竞争,但随着更多互联网巨头的加入,手机行业的竞争已经转移到资本竞赛。不期而遇的资本寒冬,导致原本谈好的投资协议,最终难以兑现。”

资本寒冬再次被提及,资本对于手机行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小辣椒创始人王晓雁曾对创业家&i黑马表示:“手机厂商最为重要的就是资本,但这个行业的门槛很高。”

多数言论认为,大可乐手机的倒闭是市场洗牌的正常结果。只靠互联网营销已然不再适用于中国现有的手机市场环境。大可乐,这个借用饮料的名字和模仿苹果手机的厂商在市场加速洗牌和竞争中,未能存活。

我们有理由相信,大可乐不是第一个倒下的互联网手机品牌,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大师之味:餐饮不是门外汉的游戏

2016年4月29日,餐饮外卖品牌“大师之味”通过微信公众号推送了一条消息——这是它时隔一个月之后的再次推送,但这次的内容是宣布告别,项目关闭。

其创始人兼CEO范新红在告别信中表示,“还没有实现盈利,我们的资金已经枯竭。”

这是一家创立一年不到的创业公司,也是一家面向高端用户的餐饮外卖平台,范新红曾无不骄傲地向世人表示,在大师之味,39元可以吃到进口法国鹅肝、澳洲牛肉,还都是套餐:一个主菜、三个配菜、一份主食。

最直接的危机来自于融资的困难。在告别信中,范新红罗列了当时面临的三大挑战:资金上要尽快完成新一轮融资、业务上要尽快找到新的加工方、模式上要尽快调整到位。他透露,有初创基金曾主动找过他们,愿意投资,但因为内部原因最终擦肩而过。

大师之味并不缺订单,根据其创始人后来的反思,去年10月份之后,订单量激增,一周内所有的餐品都被订光,诸如苹果、奔驰、特斯拉、甲骨文等知名公司都曾是他们的客户。

只是,这种没有掌握任何渠道和话语权的餐饮结构改造,最终受制于人。范新红提到,加工方厨师曾集体罢工,而原计划使用社会厨房或者中央厨房的闲置时间,最终变成了自建中央厨房。

最终,这群餐饮的“门外汉”变得越来越力不从心。范新红甚至裁掉了大部分员工,苦苦挣扎,却难逃关闭的厄运。

神盾快运:复杂的股权结构吓退了VC

2016年1月17日,“神盾快运”在其公众号上发布公告,宣布暂停运营,并进入清算程序。

神盾快运是一家同城货运平台,一开始做的是约车业务,在意识到这一业务难以持续后,其主要业务方向改为三类:直送业务负责从客户总仓到社区仓或店面的专线运输;神盾镖局自建社区微仓,承担货品的暂存、仓储前置和快送员的管理(生鲜物流为重点);神盾快送平台整合社区快递员,负责最后一公里配送。

神盾快运创始人兼CEO张喜龙向创业家&i黑马透露,失败的主要原因是采取了过于复杂的股权结构,导致VC不敢直接投资,转而向其竞争对手注资,使其错过了最佳融资时期。同时,公司核心团队缺乏物流行业内人士,导致神盾快运走了不少的弯路。

同城货运是一个低频、个性化程度高,且基于熟人交易的市场,除了在价格上进行补贴外,互联网物流平台一般很难吸引普通的货主和司机进驻。张喜龙认为,行业的补贴风气及其高运营、高投入成本使其难以支撑下去。

让张喜龙感慨的是,“退出来算是幸运的,如果烧到什么都没有的话,这个摊子就没法收拾了”。

结语

资本寒冬仍在继续。有人庆幸有人忧虑。

忧虑的是,缺乏造血能力的商业模式,以及缺乏危机意识、不主动求变的创始人心态。一如经纬中国张颖的内部警示:盲目乐观,还在追求高估值,还在为自己一点点成绩沾沾自喜,还在扩张补贴,现金低于6个月了还没有及时调整,融资还没有当第一大事,还在幻想有投资人巨额支持,都是死翘翘前夕的症状。

庆幸的是,资本寒冬让创业者更扎实。又如李开复此前所言:今年相比去年,我们看到的创业者更扎实,更了解商业本质。如果你是创业者,今年肯定募资更困难,公司估值可能比去年还低,但资本寒冬里我们反而可以看出哪些创业者能够在创业的马拉松长跑中取胜。

附:创业家&i黑马整理的2016上半年死亡名单:

1

2

 

失败 死亡榜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