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5年,3亿用户,揭秘“隐形独角兽”快手丨专访
吴丹 吴丹

低调5年,3亿用户,揭秘“隐形独角兽”快手丨专访

今年6月9日以前,江湖还没有快手的传说。

“快手,一个累计用户达3亿、日活数千万的短视频社交APP,从数据上来看,稳稳的行业第一,此前竟未被任何一家媒体正式采访报道过。而创始人说,自己是把APP当做一碗白米饭在做。

采访|王根旺、吴丹

文|吴丹

编辑|王根旺

今年6月9日以前,江湖还没有快手的传说。

X博士那篇《残酷底层物语》在社交媒体引发大量关注后,有关“快手APP”的议论一时不绝于耳。最令人惊奇的是它的几个数字:在各种APP排行榜都是前十,累计用户量3亿,月活跃用户超八千万(官方数据)。从这几个数字来讲,它确实是短视频社交领域稳稳的行业第一。

然而关于他们的正式新闻报道,甚至不能用“很少”来形容,而是压根就没有。

如果在网上搜索“快手CEO 宿华”,只会得到一些零碎信息,“华仔,清华毕业,在谷歌和百度待过。曾有过一次小型公开演讲,地点是母校”,仅此而已。

搜索另一位合伙人程一笑,得到的信息会更少:一笑,极客,在人人网做过产品,玩过微博,被有些人写文章称为产品大牛。

但究竟,快手从何而来,宿华和程一笑是谁,这几年是怎么创业的?没有更多信息。对很多人来说,它是一只忽然“冒出来”的独角兽。

“总是要面对媒体的。也想过站出来把快手的前后给大家讲一讲,要不然老是被猜测,我们也很困扰。”7月15日,快手CEO宿华接受了创业家&i黑马的采访。在位于清华科技园的办公室,他详解了快手的“来龙去脉”,以及他们在中关村五道口的创业故事。

这是快手五年来的首度露面,也是一个关于“静默无声”的产品哲学故事。

快手的诞生和成长

宿华不认为快手的特点和他个人的气质有什么关联,他已在五道口生活了近十五年。“在这里生活的时间已经快赶上我的家乡,眼看着五道口这些年的变化太大了。四环外以前是什么?就是郊区,大家放假出城才到这儿来。”

关于早年的五道口,他有一个清晰的记忆是,楼下卖小吃、水果的小摊轮着被换掉,工地林立,城铁、科技园、商场起来得很快,而如果那个熟悉的石榴小摊儿还在,就是一件“特高兴”的事。

在五道口的十五年,宿华也一直被某种狂奔突进的创业环境所包围。他们也曾租住在“民间硅谷”华清嘉园。那是段“楼上在做无人机,楼下做团购”的日子。“做无人机的事就不多说了,他们要我保密。”宿华笑道。

快手是宿华的第三次创业。他职业生涯起点较高,清华博士读了一半,因为需要养家就退学去了谷歌。两年后开始了“各种折腾”。

第一次折腾,因“2008年金融危机、融不到钱”而告终,在百度蛰伏近两年后又开始第二次创业,产品后来被阿里收购。

这么着,时间线走到了2013年夏天,他和程一笑相见的时间点。相识那天,两人从晚饭后一直聊到凌晨两点。“朋友介绍的,我们见了一面。很投缘,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宿华简单的描述之间,流露出一种人生知己相逢的感觉,“我们彼此价值观相似,易于相互理解;技能经历又很不同,亦很互补。”

这个时候的程一笑,又在干什么?

答案是,四个人,在京郊天通苑创业,在做一个把短视频和照片转成GIF动图的工具,名曰“GIF快手”。产品通过微博、QQ空间等导流,已攒了90万用户,两年前曾获过三十万美金的天使投资。其投资人、晨兴资本合伙人张斐对创业家&i黑马描述道,投资原因有一条是“当时在微博上有不少人用”。事实验证了他的说法。即使现在搜索微博,也还能找到2011年主持人何炅用快手拼了多张他与汪涵合照的Gif动图,评论跟帖超6000条。

程一笑在微博上有几百个粉丝,不怎么爱说话,个人介绍一栏写的是“做些好玩的东西”。而宿华的微博压根就找不到。

如前所述,两人见面后相谈甚欢,决定合在一起干。“我当时有7人,一笑他们4个人。两个团队合并后都搬到了宇宙中心五道口。”宿华回忆道,“但是公司名字我们沿用了快手,因为我们都觉得,这个东西更好玩儿。”

一番谈话下来,他们怎么就决定转型做短视频社交?

这其中有一个原因是,宿华之前的创业、程一笑之前的人人网工作,都是在社交领域,他们对转型的更多判断根据是,2013年,Wi-Fi技术已成熟,智能手机越来越普遍;有声音,富媒体的视频表达是未来;长视频并非人人能拍,短视频上手快,能做成很好的社交产品。

唯一的遗憾是:市场上并没有成功案例。资料显示,其他短视频社交平台最早上线的也是 2014年前后。客观来讲,直到今天短视频社交领域也算不上有过大爆发,未有过上市公司,也并没有现象级产品出现,商业模式都在摸索中。

或许正是创业前期的懵懂与未知,牵引他们走到了一起。

从此,五道口便又多了四个从天通苑来的创业者。一帮人闷着头又干了三年。

如果让宿华形容这些年的用户增长曲线,他八成会先把手平放,然然慢慢上扬,以此显示出一种匀速上涨的样子。他说快手几乎没有暴增暴减的时候,一直平稳上涨。

唯一的一次用户爆减,是发生在当年转型决定做出后,新版本突然上线之时。

“那次上线,我们就突然转型了,短视频转GIF的功能藏起来,只支持直接上传短视频,用户打开一看,产品主要功能换了,旧功能找不到了,马上有人开始各种骂,‘这什么情况?’——因为不适应,用户一下走了90%。”宿华说转型是快手至今做出的最重大决定,此后再没有大幅度改变,这点和网友的外围观察是吻合的。

“用户都走了,可惜吗?”

“不可惜,他们只是暂时的离开。”宿华答道,“后来他们都回来了。这个改版从无声到有声,其实是在适应用户需求的正常发展。”

三年间,快手的产品哲学是:不对用户做任何刻意的事,对产品保持极度克制。

或许,3亿用户的秘密来自这里。

快手产品观

不给用户贴标签 不做刻意的事

社交产品往往免费,商业模式要从大的用户流量中沉淀出来,才会有后来的广告、游戏、电商等变现故事。同时用户还要活跃,要天天来,只有“黏在”平台上,才能掉进“广告、游戏”等模式中。不像电商,讲求交易量,再活跃没有交易行为都是空。

按此逻辑,用户数和黏性成了做社交的关键指标。微信用户数超7亿,陌陌过2亿(据公开资料)。整个社交领域,用户过亿的应用数得过来。

怎样的软件,可以实现最大用户量,让上亿中国人来用?在上亿的国人中找共通性,好像要比在他们中找“小资”、“二次元”、“小清新”、“90后”、“中产”等要难——贴标签往往很容易,但也限制了你。

问题还有,在分众趋势如此明显的今天,还存在能俘获上亿用户的软件吗?如果有,如此大量的用户,他们的共同需求又会是什么?

“你看了快手后会发现,这个世界上的人们生活真是丰富多彩。你的朋友圈子真的太窄,多的是你想象不到的奇特和新鲜。”

在其它社交平台上,很容易看到对快手的类似评价。

快手找到了3亿用户的共通性,实现路径是:不给用户贴标签,不打扰用户,让平台自然生长。“我们的用户群分布情况,跟中国互联网网民的地域分布非常像,百分之十几用户来自一线城市,百分之八十多来自二三线城市——中国网民地域情况就是这样分布的。”宿华说。这个结果并非巧合,而和初心有关。

在宿华和程一笑决定合伙干的时候,他们就定下了快手的一些基本原则:给普通人用,没有明星导向,不捧红人,做一只“隐形”的手。“希望用户在意的是快手上的自然产生的内容,而不是我们这个平台去支持什么、推动什么。”宿华向创业家&i黑马解释道。他口中的快手,更像是某种隐形的基础设施。

这也是为什么,快手上至今没有醒目的标签、大V位置、平台推荐等原因,就连火热的直播,也只是被隐藏在它的视频流里,快手官方并没有单独辟出一条分栏。

宿华多次用“老百姓”一词形容他们的用户。“我们觉得老百姓挺需要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不管他是在二、三线城市还是北上广深,也不仅仅是去某个平台看网红,看明星,而是展示自己。” “我和一笑喜欢去默默观测,这个世界到底是怎样运转的,老百姓到底怎样会更开心。” “我和一笑就是普通的老百姓。最爱吃的,一直是五道口的一家干了多年的米粉,吃了十多年,现在还是每周都去吃。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而客观事实也正是,“老百姓”用户支撑起了快手上所有的高流量内容:有人在记录自己的跑酷生涯,也有人在表演 “乡村非主流”的搞笑短剧;有人在弹各种钢琴曲给粉丝听,也有人讲各种段子;有人晒自己三胞胎的日常生活,也有人给自己过90大寿的奶奶求祝福;有富二代环球旅行住上万元一晚的奢华酒店,也有驴友一辆自行车全国骑行;有小情侣秀恩爱,也有失恋求安慰;有女人在晒美貌,也有男人炫多金。俨然一个小社会。

宿华称,目前在快手上发过视频的用户已超1亿,而依照快手官方“不做刻意的事”的态度,与其说是平台在“推动”这些内容,不如说是快手用户的创造与选择造就了它,而内容反过来又定义了快手。

“以前我们都用相册记录生活,现在有移动互联网,就拍成短视频传到快手,没事的时候翻翻,是生活的记录、记忆的回放。”宿华笑着说,如果他不做快手,搁在几十年前,很可能会去做一家相机或者胶卷公司。他目前在快手上也关注了几百个人,“关注的一个中学生,原是个活泼的假小子,几年一晃过去了,现在上了大学,长成大美女,长发飘飘。”

他每晚也都会刷刷快手,平均一两个小时,和用户们互动。没人知道他是创始人。

快手的特点也反映了两位创始人的特点:低调,克制。

至今,宿华和一笑从不会主动跟亲戚朋友推荐快手,也不会主动告诉亲戚朋友们,那些被传到他们微信群、QQ群里的短视频,就是他做的快手里的;他们更希望看到,自己的亲朋好友玩快手是因为喜欢,而不是因为认识自己;搬到五道口三年了,公司前台背景墙至今依然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logo标识;不喜采访和曝光,公司也没有搞宣传的人,曾有媒体在快手火了之后到办公室堵宿华,他知道后仿佛轻舒一口气说到,“幸好不在公司,我不怎么会说”;他也不怎么出去演讲,理由是“外面那些人已经讲得够好了,你把他们讲的东西吸收了就行了,不缺我一个”。唯一一次演讲是因为博士导师打电话过来,让回去给学弟学妹们讲讲怎么创业。

“我们都是比较宅的人,喜欢有推理、演绎的逻辑思考。”宿华这么定义自己和程一笑。

争议与未来 

如果3亿用户的基数不变,快手可能还会有另外一幅样子吗?快手的内容结构,是偶然还是必然?

旁人对快手的疑惑,更多的争议焦点在于,快手到底如何定义“平台规则”这件事?它支持什么,鼓励什么?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是,社交平台的属性、价值观会定义它的内容与结构。微博将内容限制在140字以内,由此诞生大量“段子手”,微信开发订阅号,只有“干货”才会被转发,诞生了大量有内容基因的“自媒体”,豆瓣鼓励用户给书籍和电影评分,前期用户都是文艺青年。

隐形的快手,对“平台规则”是怎么理解的?宿华也回答了这个问题:一、合法合规;二、要有包容性,只要内容是自然产生的,要去包容它的多元化;三、内容真实有趣,但不鼓励哗众取宠的行为。“可以偶尔开个小玩笑,但长期故意这样,肯定不符合平台定位——这就不是在记录生活了。”

没有对内容的刻意推荐,没有给用户贴标签,快手长成了自己独特的模样。快手似一面镜子,看着里面的大千世界,一时间众说纷纭。

而快手也正在经历一个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快速发展期。

和此相关的,还有它正在进行中的商业化。“视频瀑布流里的原生广告会是很重要的方向。电商、游戏等都在考虑。类似公司已经有很多经验了。”宿华对创业家&i黑马说。

和并不新鲜的商业模式比起来,他们前不久的一项举措可能更让人振奋:进军全球市场。

“如果说中国的老百姓有短视频的记录需求,国外的老百姓一样有。”对此,宿华也谈到几个难点,语言、习惯、资源。

目前快手已经在东南亚市场有所建树,核心技术团队在新加坡,产品在印尼和印度都在研发中。宿华称,快手会是一家一直在进化的公司。

以上种种,似乎隐含一层意思,快手也许比大众想象地要目标远大。

当下的问题是,快手能否变现成功,会实现多大规模?在变现的路上,它会否遇到问题?它的发展路径,还可能呈现怎样的形式?

国外曾火爆一时的短视频应用Vine于三年前上线,上线前就被Twitter收购。微视(由腾讯推出)、小咖秀、秒拍、美拍等也面临爆红之后的增长态势考验。在变现上,短视频平台这一领域未有成功案例。

除商业外,用户和创始人也有各自关心的东西。

快手上已有大量网红,没人会怀疑,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会去思考下一步的变现方式。

而对创始人宿华来说,这第三次创业“在关键时候做了正确选择”,做对了。在回答创业家&i黑马关于“创业这么久,眼看着那么多爆款起起落落,从不发声的你们寂寞吗”这个问题时,他也只是笑笑:怎么会寂寞,每天在快手里看大千世界,挺充实挺开心的。

只是,低调已被打破,越来越多的人会开始关注快手的未来。五道口成府路口,橙色的快手logo的广告牌被高高悬挂,让路人惊讶:这个广告牌替换掉了原来的那个谁?

宿华的答案是,现在每天有几千万人要访问快手,需要大规模招人提升技术后台。得让人到了公司楼下后就会知道,虽然网上搜不到这家公司,但“我们还是一家很认真的公司的,在做事。”

以下为采访实录节选:

创业家&i黑马:有没有觉得《残酷底层物语》一文让你们不幸躺枪了?

宿华:不能说是不幸躺枪,因为我们做的是一个多元化、包容性的平台。其上必然有各种层次的人和事,而不同人会有不同的视角去看它。

大家到底是在过哪种生活?其实没有明确答案,你到北上广去看,会觉得是车水马龙和高楼大厦,那里是全世界最豪华、最现代化的都市。同样,也有乡村小镇,有青山绿水,生活很简单,却很多元化。

而快手用户,有插秧的农户,也有海归的学子,有搬砖的工人,也有格子间忙碌的身影,有住高级宾馆的,也有打地铺的,大家都在记录和分享自己的生活,因此快手呈现出来的内容也是多元化的。

我们也不出来主动告诉大家这种情况的话,大家就会各种各样猜。最后挑取什么截面,就取决于作者自己的需求。

首先我没有觉得搬砖就是件残酷的事儿,高楼大厦都是建筑工人努力盖的,他们的劳动是可敬的,他们的收入也不错。一个熟练工人有多贵我想做记者的你也知道。我们前几年刚入行做程序员也就这个收入。

然后我觉得不应该打标签,为什么要给人打标签呢?我们已经被打了太多的标签,职业、星座、地域、性别……可是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个体,你要是不去了解或理解他(快手用户),而是用自己的想法给他贴标签,我觉得这不是最好的理解世界的方法。

创业家&i黑马:那篇文章出来后快手下载量有没有提高?

宿华:没什么提高。快手做到今天,下载量从来不是一篇文章就能影响的。

创业家&i黑马:您刚才说,快手用户群体就是整个中国互联网用户群体的写照,怎么做到的?

宿华:很简单,首先别做广告。一旦你去打广告,你很容易就会在北上广搞,刷地铁公交站,上电梯口分众屏幕,那你的用户群肯定是一线城市偏多。大家一看就会觉得世界都像北京一样,是钢筋水泥砌成的,根本看不到还有乡村小镇,青山绿水。——但推广这些事又是很难克制的,你一融资,就会忍不住去做,我们在尽量压制自己的这种欲望。

另外我们做产品的时候,希望用户不要感知到快手的存在。我们想让你在里面感受到的是,这个世界的存在。不要去碰用户,不要去打扰他们,让他们自然地形成一种互动关系,让产品自然生长。

创业家&i黑马:你们有没有忍不住的时候?

宿华:有,团队人多了,肯定有忍不住的时候。但是用价值观来做尺子,就会挺容易判断。因为价值观不是什么高科技,价值观是选择。我们认为最有价值的就是“帮助其他人展示自己”,这件事情蛮有意思。

创业家&i黑马:除了价值观的束缚,有没有总结别的关于克制的技巧?

宿华:真没认真总结过。但有一点,一定要把一件事想清楚,想不清楚就容易摇摆。今天想了一件事觉得很好,第二天又觉得另外一个很好,你在那个时刻对每件事都是真心的,但是不同时刻真心得又不一致;今天看这个 APP 的功能不错,不管跟自己的产品匹配与否,都要模仿一下;明天看那个 APP 的技术很简单,想要抢他用户灭掉他;没有始终如一的保持初心,这样肯定会出问题。

创业家&i黑马:腾讯开始涉猎短视频时,你们是怎么考虑的?

宿华:我们挺激动的,终于有人认可这个方向了。

创业家&i黑马:听说你们的投资人很紧张,他形容自己“怕得要死”。

宿华:要是怕,我们就不会创业了。

创业家&i黑马:你内心一直这么强大?

宿华:人生在世不过三万六千天,没有什么个人烦恼能超过百年。只要你不伤害别人,并且遵守这个社会的规则,能够健康地生活下去,任何事情都可以迈过去,所以我觉得没什么苦恼和心烦。

创业家&i黑马:你怎么形容快手?

宿华:如果拿开餐馆来比喻做快手的话,我们肯定是把白米饭做得最好的一家餐馆。我们不会今天做烤鱼,明天来香锅,后天上牛排。我们不会给白米饭里加油盐、放佐料、添配方。我们不会给白米饭做漂亮的摆盘。我们不会为我们的米饭当街吆喝。

快手 短视频社交 低调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