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创业这片海,听说很多人在裸泳.....
吴丹 吴丹

文娱创业这片海,听说很多人在裸泳.....

现在大家都在投内容创业,为什么?

口述丨刘献民、汪洋

编辑丨吴丹

文娱创业的进程还在疯狂加速。

内容创业来说,先进场的玩家如《奇葩说》团队已享受到红利,在今年,大量综艺节目已扎堆进场,抢滩视频平台;所有能截住人流的户外广告,也大量悬挂着各平台猛推的自制剧,这场大战也由版权争夺转向内容比拼;“网生内容”成为热词,创业公司们找内容,搭IP,做网剧和电影,频繁和金主们喝咖啡。而互联网,毫无疑问将替代电视和广播,成为最终的权利战场——他们甚至称排名前三的视频网站为新的权力“BAT”。

今年上海电影节,新的影视公司也竞相成立,发布接下来一两年的片单。无论这种刺激是来自市场旺盛的需求,还是资本市场的风向变化,无人怀疑,未来几年,大荧幕的眼球争夺战将愈演愈烈。光线传媒王长田甚至预测,四年后,中国电影票房将破千亿。明星和粉丝的关系,也成为新掘金点,大家会用玉米和李宇春的关系来形容“粉丝经济”:不是我赚你的钱,而是你用自己手中的钞票,为你认可的价值观投票……

此外,音乐、体育等项目也蠢蠢欲动,付费音乐内容让行业人士在多年的煎熬后,终于看到了希望;健身软件的流行,观看竞技类体育的需求释放,让曾经的音乐制作人、体育冠军们也按捺不住创业冲动,开发起了APP.....

这是文娱创业红火的时代,繁荣与泡沫共存。有人说迷雾重重,有人说看到机会,有人在裸泳,有人在等待上岸……谁将赌对?谁将找到中国的迪士尼、好莱坞、以及CJ?

文化产业从来是巨头权力的边缘区,却又是必争之地:只有这条路,才是挤进大众脑袋某条缝隙的唯一途径。马云都称,健康和文化产业是阿里下一个十年的希望。

“一家成立两年左右,以投《奇葩说》杀入市场,只投文娱的资本机构,这一两年间,他们看到了什么,又投出了什么?怎样的文娱创业项目,会让他们押注筹码?

娱乐工场CEO张巍的观点在媒体所见相对较多,以下是来自该机构另外两位创始人刘献民和汪洋的一些观点,体现了他们对当下文娱行业的一些看法。i黑马采访整理。

市场还有很大泡沫,在等音乐创业的机会。

口述:刘献民  娱乐工场创始合伙人

编辑:i黑马

现在大家对这个市场都比较喜欢,热情很高。项目的价格也普遍高了,有些创业团队对自己的发展预期非常激进。形式上视频的项目会多一些,大家对视频普遍都是认可的。很多创业公司通常的操作模式是,先做内容,可能是漫画,或者网剧,然后再扩展到大电影,网大,舞台剧,游戏等,大家的思路差不多。在早期就能感觉到,他们是比较乐观的。

平台之间也会争夺得比较厉害,他们现在的诉求是要争取用户。现在看来,一个明显的特点是已经在争夺一些大制作的网剧了。好的网剧还是比较稀少的,另外我们觉得,不一定是大制作才有机会,有时候题材比较好,能够产生话题性,制作认真一些,千万人民币左右成本的剧也OK,也有机会。

去年和今年以来,都有明星出来做公司的案例,最近是非常多,而且在电影这块比较集中地表现出来了。我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二级市场的变化影响了行业市场的变化,二是大家的消费能力到了一个程度。但我个人其实对未来两年文娱市场资本的投入看得比较淡,我觉得会不大好。

体育创业是有机会的,昆仑决是我们投的较知名的案例。后来还投了办足球赛事的项目,主要是给业余爱好者办比赛,带动了江浙沪地区观赛的热情。此外,还投了做网球培训和社区的,郑洁是创始人。

现在体育和音乐是我们主要摸索的领域。

我们觉得这两个行业,未来会在模式上有非常多的变化。逻辑上来讲,足球篮球没问题,它们是最核心的竞技类体育,一定是最高水平的才有价值,这种价值体现在,观众基数庞大,直接带来的就是广告、代言、球星和内容转播等的价值。另外还有拳击、搏斗等,大家看个输赢。小球来说,类似乒乓球、羽毛球类的运动,虽有竞技性,但观赏性没那么强,所以很难去追求和大球同等的商业价值。但这类运动的参与人数基数很大,所以我们要去挖掘的是整个运动过程中的价值。

对音乐市场来说,我们还在摸索。我们之前认为,渠道在这里起了很大的作用,另外就是变现方式比较少,所以投得比较谨慎。但从去年开始有一个变化,大家开始付费听音乐了,还有演唱会、音乐节以及和视频综艺结合的音乐类节目等,这些成了主要的变现方式。此外,还有2B业务,比如音乐制作的技术公司。我们在音乐领域目前只投了一个原创项目。因为在整个产业链上,还是要有音乐创作者和帮助音乐人生产内容的机构的。

网红经济我们投了一个微博网红的变现公司,它是基于淘宝平台的,提供电商的运营和柔性供应链体系。投的时候它是做服装,微博网红的服务商,像微信这波自媒体起来了,产品种类就比较广,对供应商的能力要求更高。

网红也分好多种,最早是微博网红,变现就是卖广告,开淘宝店。然后是微信网红或自媒体人,现在还有直播网红。我个人认为,在内容和变现这条路上走得比较好的,是众筹模式。

从内容到商业价值,比较核心的一点是,你对用户要有足够多的了解,而且你得保证,自己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不能伤害用户;另外,如果你内容做得比较好,在做电商变现的时候,供应链依然是你要努力去解决的问题。电商核心是什么?用户量第一,另外商品要足够多,SKU要足够。自媒体比较难同时具备这两点,所以只能做一些小的电商服务。

针对这种情况,又催生了另外一些机会,比如专门给媒体做电商供应链的公司,连接内容端和制造端。

现在大家都在投内容创业,为什么?有精神消费的需求了,但现有的不能满足,所以有更多的机会。

我觉得机会还有,消费种类还是不够的。而且精神消费和物质消费还有点不一样,因为每个人的偏好和需求不一样,这就决定了:精神消费升级不会像产品消费升级那样,出现一些大品牌或渠道,它的特点是,会更多样化一些。

我们也投了一些明星出来创业的公司,希望明星能利用自己在行业的积累、经验和影响力,在新的领域创造更好的价值。现在明星和粉丝的关系也发生变化了,之前跟粉丝有距离感,现在更要像个网红。

网综和网剧、网络电影对团队的要求不一样。网综需要有很强的节目策划和编导,这是核心。同时招商能力、艺人统筹、宣传等也很重要。像网络大电影,则要强在制作和执行,需要在比较快的时间内,保证质量的情况下,把东西做出来。网络剧我们觉得要求可能更高,要有很强的讲故事的能力,以及优秀的选题及制作能力。我们也在寻找判断优秀团队的标准和方法。

现在投文娱的机构也多起来,竞争比较多,市场很热。

其实从去年年中开始,我们投得比较慢了。今年速度又有一些变化。但市场还是有很大的泡沫。

人在商业价值链上的延伸是我们看重的

口述:汪洋  娱乐工场创始合伙人

编辑:i黑马

我们2014年初进入这个领域,我认为投得比较好的是网生内容,包括淘梦网和七娱乐等。我主要看影视、游戏和体育,现在精力比较多花在影视。很多名人都做商业了,这也是我们有机会的一个原因。

我们整个操作方式是,以早期天使的方式进入到他们公司,帮他们把传统的工作室运作方式转向公司化运营,做商业化。大家好像觉得目前泡沫比较多,但我们看中的主要有一点,人在商业价值链上的延伸。比如说,你之前是个演员,现在发现还能挣综艺的片酬,还可以做电商,这样商业渠道就多元化了。

我们投了王岳伦导演的公司,和其它天使机构有点不一样的是,我们和他们是深度合作,一起定战略,找合适的团队。他们有内容方面的资源,也有之前经验的积累,我们就一起来做。

总结一下我们的布局特点是:

一、在垂直领域里找稀缺内容,比如《奇葩说》。

二、明星在做商业价值链的延展时,项目要具备可开发性。

三、将围绕整个影视行业上下游来做布局,简单来讲就是对“人、事、物”的布局。“人”分为三类,演员、导演、作者,我们投了《大圣归来》执行制片人的公司;“事”就是要会讲故事,对此我们投了一家语言类的cosplay公司;“物”就是一些道具公司、衍生品公司等,我们投的“娱猫”,就做过《大圣归来》的衍生品。这几个方面必须联动。

三期基金于去年十月募资完成,目前已经投了三十多个项目,完成了70%。三分之一和影视沾边,三分之一是电商,另外三分之一跟体育、音乐、时尚及其它娱乐领域相关,比如周治平和谭维维的音乐公司草台回声。

之后的四期基金规模可能比较大,会超过三期基金的总额。投资范围会扩大到B轮以前,还是专注在文娱领域的投资。从整体上来讲,我们还是比较看好行业的。

除华谊、博纳、光线、万达等电影大亨外,这两年有哪些有意思的新电影公司入局?他们准备怎么玩耍?请关注明日i黑马文创特辑第三篇。

**推荐关注第一辑:靠《万万没想到》爆红后,他们如何做个持久生意?

你也是行业中人?幸会!有话想说,请加微信:ahh_dan,烦请注明公司和职务。

文娱 内容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