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青年菜君破产传闻看“有些企业的失败写在最初的模式里”
郑伦 郑伦

从青年菜君破产传闻看“有些企业的失败写在最初的模式里”

再闪耀的明星企业也难以掩饰模式上的硬伤,我们奔波于光环下、诱惑前、梦想里、压力中,忘却了一开始我们就错了

cover

又一个生鲜电商要倒下了。

几个月前,沪上著名生鲜电商美味七七刚刚倒下,现在,北京的一家明星创业公司“青年菜君”又传出遭遇资金危机,或将破产清算的消息。

早在一两个月前,业界就已经有青年菜君经营困难的流言,8月1日,连续有多家媒体报道,生鲜电商青年菜君拖欠员工薪水并已准备破产清算,部分员工被突然通知遣散寻找下一份工作。高管则对媒体称,因融资未到账,公司资金无法周转,导致无法按时发薪,但并没有到破产清算阶段。

这像极了美味七七倒闭前的情景(美味七七虽未正式倒闭,但是目前停止营业,无人接盘)。而更糟糕的是,青年菜君的商业模式弊端更多,笔者在去年3月的《净菜电商,这不科学!》一文中,就明确指出了这种商业模式的弊端。

让我们先回顾一下青年菜君的发展历程,再来看看它有哪些模式上的硬伤。

青年菜君的融资历程

2014年初成立,由陈文、任牧、黄炽威合伙创立,获创业工厂数百万天使投资;同年获“盐商杯”创业大赛一等奖,收获100万奖金;

2014年9月,A轮融资,1000万人民币,投资方:梅花天使创投、九合创投;

2015年3月,B轮融资,数百万美元,投资方:联创策源、平安创新投、真格基金。

caijun-shop

模式转型过程

初期模式:为都市白领提供半成品蔬菜(净菜),用户用手机App下单,第二天在地铁口取件。

后来,由于地铁口人流量大,管理混乱,运营成本高,改为在社区设立自提点。2015年融资后,在北京160多个社区设立自提点,几乎覆盖整个北京,自提点使用的是冷链自提柜。

2015年7月,在原有自提柜的基础上开通宅配服务。

净菜+电商是个伪命题

jingcai

      净菜是个很小的市场,而蔬菜又是电商最忌讳的品类。

通常,在超市或农贸市场,净菜的摊位都不大,足以说明这是一个较小的市场。消费者中,有心思回家烧菜的,一般都会自己去买菜,即便是下班后,很多菜场已经关门,但他们可以选择早上在附近菜场购买,或者周末去超市采购一下,选择的余地更多,而且成本可以节约一半左右,同时,这样的蔬菜比处理好的净菜更容易保鲜;相比之下,那些不会烧饭的,一般就到附近的小饭馆解决了,净菜只是解决了部分买菜和备菜的麻烦,烹饪刷锅洗碗其实没有节省多少时间,价格上也跟小饭馆差不多。

蔬菜、特别是净菜虽然有很大的利润空间,但依然是电商最忌讳的品类,因为相对于本身的价值,蔬菜的仓储和物流成本都太高,目前蔬菜类电商只有高附加值的有机蔬菜宅配模式可行。

模式硬伤:低效的自提柜

生鲜电商使用自提柜去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这虽然是很创新的一个想法,但在当下,一方面,自提柜的本身的成本不低,同时在各个小区的摆放成本也不低。除了成本高,生鲜自提柜的使用效率也很低,即使是全部满箱,一天也最多有两次取件,对比一下饮料自动售卖机,就知道这个周转率有多么的低了。

zhitigui

尚未解决的两大难题

食品安全存疑:都市白领的健康晚餐是一个看似很大,却很难满足的需求。那些很在乎食品安全的消费者会选择直供的有机生态食材,而面向大众市场需求的食材电商则来自批发市场采购,这跟消费者去菜场和超市买的菜没什么两样。如果食品安全的问题解决不了,对白领们来说,在家旁边的小餐馆吃饭更便捷。

便捷性不强:青年菜君的模式并不像听上去那么方便。第一,净菜电商模式需要提前一天预定,这让平常可以简单解决的吃饭需求变得麻烦:先预定、再取货、再烹饪,而且是间断性步骤;第二,大部分白领不能有一个说走就走的“按时下班”,交个项目开个会,前一天定的净菜就歇菜了,因为净菜常常遭遇保鲜上的困难。

存在如此的模式硬伤,加上两大难题,青年菜君的未来堪忧,或许真的会走上清算和资产拆分的道路。创业不易,我们对在这个过程中那些为了理想、为了生活努力的同仁表示敬意,同时也希望大家能在忙碌奔波中,停下来冷静思考,因为有的错误在你开始的时候已经犯下,只是从未真正抛去杂念去慎视。

(此文为作者投稿,首发于天下网商,转载请保留本段信息。)

青年菜君 生鲜电商 破产清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