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有新政又来合并 专车市场暗藏三大陷阱?|黑马荐文
老铁 老铁

前有新政又来合并 专车市场暗藏三大陷阱?|黑马荐文

此次专车新政之后,专车平台将彻底告别以往野蛮生长的阶段,接下来如何在新政的种种限制中保持发展将考验所有的专车平台。

推荐指数:★★★★

阅读时间:5分钟

推荐语:新政出来、滴滴Uber合并,让看似一片光明的网约车市场面临新一轮洗牌。政府对网约车的管控究竟是放松还是加强了?在有了法规的支持下,网约车的“洗白”之路是否依然困难重重?网约车未来的发展仍有哪些不确定性因素?本文揭秘了网约车市场暗藏的三大陷阱。

文|老铁

自7月28日《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发布以来,关于接下来专车(本文专车包含“专车”和“快车”两大产品)市场的走向有了不同角度。乐观者认为《暂行办法》发布从根本上解决了专车的身份问题,从此专车可“洗白”进而做大。但在铁哥看来,这份《暂行办法》表面看确实给专车从业者以身份认同,但接下来专车市场尤其是C2C专车的发展则更多的是限制性条件,专车企业如何能戴着脚镣跳舞是接下来很长时间的重要议题。

新政发布之后,专车行业又爆“大头条”,滴滴和Uber中国正式合并,此前已有媒体对专车的持续补贴行为表示质疑,此次合并事件之后,出于政策要求和平台盈利的双重考虑,补贴大战将偃旗息鼓。

在铁哥看来,此次专车新政以及合并事件给专车市场埋下了三大陷阱。

其一,政府成为行业洗牌者 市场博弈加剧

新政发布当晚,当私家车专车司机正沉浸在“身份洗白”的喜悦中时,《齐鲁晚报》报导,济南客管中心给出租司机发来以下信息:

各位驾驶员师傅:勿虑!勿信传谣!本市网约车数量规模由本市政府决定!新政实施后,无证经营除对司机处罚五千至三万元以外,还要对其平台处罚一万到三万元!是更加严厉的制裁!而且网约车运价水平也由本市政府决定!

此中信息透露了以下信号:1.此次新政已经通过专车平台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车辆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以及专车司机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将专车行业的管控权和执行权下放给各地方政府,尤其在第十四条,专车司机的准入标准中,除取得三年驾龄、无犯罪无危险驾驶无扣满分、无暴利犯罪记录三大硬性规定以外,保留了“城市人民政府规定的其他条件”的说法,为各级地方政府提供了弹性管控专车的司法解释;2.地方政府碍于出租行业对专车行业一直以来的“愤慨”,会通过限制性条件来提高专车准入门槛,进而降低专车对出租的影响。

因此,此次新政对专车不是放松,而是通过政策性文件提高政府对整个出行市场的管控力,专车企业接下来要在政策的限制中扩充市场也绝非易事。

其二,私家车开专车仍障碍累累

此次新政虽然取消了去年10月《征询意见稿》中关于车内强行装计价器以及将车辆改为“运营”身份并施行八年强制报废的制度,但私家车若要开专车仍然要在当地出租管理部门办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并有60万公里强行报废和八年退出专车市场的规定。

表面看私家车“洗白”有了法律支持,但铁哥仍然悲观仍未洗白之路仍是漫长。

1.     专车准入制度的模糊恐有后续问题

如前文所言,中央政府通过“城市人民政府规定的其他条件”条文将专车管控的解释权和执行权全面下放给了各地方政府,而这里模糊的“其他条件”又使制度了充满变数,如外地户籍司机能否在异地办理许可证,外地人开专车是否有纳税等准入门槛,关键规则含糊不清,给专车司机埋下了不少后遗症,须知在北京等一线城市,外地司机为专车从业者主力。

2.     限制性条件会挑战一批专车司机底线

此次新政虽然较之去年的《征询意见稿》,降低了专车的准入门槛,尤其改八年报废为60万公里报废,这确实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政府对专车的管控的宽松,但即便如此,新政仍然要打击相当部分专车司机的积极性。

有两大人群将会逐渐退出专车司机:1.利用闲暇时间开专车的兼职私家车司机,一方面两大准入牌照的办理要多费许多周折,而另一方面如果牌照到手就意味着其车辆的性质要随之调整,这部分司机显然要考虑自己的收益是否与车辆的“变性”成本相匹配;2.豪华车司机,此部分司机的车辆往往成本较高,基本在20万左右,车辆“变性”成本过于高昂,身份转变意味着要接受可以弹性改变的地方政府监管,此中仍有一定风险。

其三,专车行业下一步发展仍有诸多不确定因素

此次专车新政发布对整个专车行业将有着极为深远的影响,对各个公司以及各种的专车模式都有着极为深刻的影响,而滴滴和Uber中国合并,也是资本方对两方长期补贴的价格战的叫停选择,持续许久的专车补贴停止之后,专车市场的格局会有哪些变化呢?

1.     专车价格战难以继续的双重压力

专车尤其是C2C模式专车的低价一直是出租行业最为抵制的,此次新政也将价格作为重点监控:不得有为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运营扰乱正常市场秩序。这显然是试图通过价格调整来降低专车对出租车的冲击。

济南客管中心的短信通知也已经将政府的意图暴露十分明显:价格必须在政府的监管之下。那么问题就来了,从表面看,由于新政中对“成本价格”的定义不清晰,未能说明是车辆驾驶成本亦或是平台成本,因此,在操作手段上专车平台是具有“价格战”的操作空间的;而另一方面又恐出现政府通过准入门槛的管控对价格进行指导,平台的价格战主动性降低。

铁哥尤其担心第二种情形出现,如若发生,C2C专车的价格优势被出租车以及B2C专车稀释的可能。

此外,滴滴和Uber中国合并之后,双方针对司机和用户的补贴也必然会停止,这也是资本牵头双方合并的主要原因,事实也证明,当高补贴专车市场盈利无法证实时,补贴对企业现金流的要求越高,整个企业的风险也是相对较高的。

2.     B2C专车是否会迎来新机会

如前文所言,由于准入门槛的提高,高档私家车车主参与专车的积极性被打压,且当平台停止价格补贴之后,C2C的专车的价格优势不再明显之时,具备良好车况和服务的B2C专车平台将迎来新的发展机会。

此前新政之后,业内有观点认为B2C的优势将会随着C2C车辆的合法而削减,但在铁哥看来,新政不仅提高了C2C专车的准入门槛且降低C2C补贴的主动性,而合并事件也证实了专车补贴无法继续的事实。

整体而言,此次专车新政之后,专车平台将彻底告别以往野蛮生长的阶段,接下来如何在新政的种种限制中保持发展将考验所有的专车平台。而合并事件之后,专车行业也将进行新一轮洗牌,未来变化无常我们暂且观望。

网约车 专车 新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