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的人类工作将被机器取代?人工智能将最先在医疗、金融、教育爆发
王琳 王琳

50%的人类工作将被机器取代?人工智能将最先在医疗、金融、教育爆发

还有一种可能是,机器会操纵人的思维。通过大数据抓取到人的很多东西之后,最终普通人都有可能被操纵。

i黑马讯  8月7日消息,由创业黑马与达晨创投联合主办的第二届黑马创交会今日在京举行。今天上午,在《人工智能将给中国商业带来什么变革?》的主题论坛上,Face++创始人唐文斌、坚果科技创始人胡震宇、极客帮创始合伙人 CSDN创始人蒋涛、知道创宇创始人赵伟、三个爸爸创始人戴赛鹰五位嘉宾共同讨论人工智能的未来,乂学教育、朋友印象创始人栗浩洋担任嘉宾主持。

人工智能未来将在多大程度上替代人类的工作?Face++创始人唐文斌给出的比例数字是,可能会达到50%。他认为,未来偏机械性劳动的工作和缺乏创造力、只在有限集合下做出判断的工作,将会被取代。

人工智能未来是否会统治、威胁到人类?在5位嘉宾中的3位都相信,最终人工智能会毁灭人类。三个爸爸创始人戴赛鹰表示:“机器会操纵人的思维,通过大数据抓取到很多东西之后,最终平民都有可能被操纵。”

人工智能在未来一两年内将在哪些行业最先爆发?5位嘉宾提到的领域分别是:医疗影像、金融相关、智能家居、智能玩具、教育等领域。

以下为经i黑马编辑过的论坛实录节选:

人类的多少工作会被人工智能替代?

栗浩洋:李开复先生说人工智能在未来可能代替50-90%人类的工作,你们认为会不会有此可能性,会在多久内发生?    

唐文斌:我觉得,具体用一个数字衡量人工智能可以代替多少人的工作,可能比较难。现在所谓的人工智能发展,主要得益于深度神经网络,实际上也依赖于大量地数据学习。

我认为,可能会被人工智能替代掉的工作类型大概有这么几种:1、偏机械性劳动的工作,这种工作的类型、方式是可以被大量采集且最终被机器替代掉的;2、缺乏创新、能在一个有限的集合下做出判断的工作,比如说医生根据监测数值对病情的判断,实际上是在一个有限集下做的判断,这些是可以根据数据的收集,从而研发出算法的。主要是以上两种,如果非要说比例,我认为可能是50%。

戴赛鹰:我不太同意这个看法,因为实际上现在人工智能的真正方法没有得到根本性突破,深度学习是基于经验的一种学习,如果强化学习的理论得到突破了,那么机器才能真正地拥有智能。我们也在做机器人,已经把深度学习模型做到150层了,但即使是这样,我觉得三年之内还是解决不了自然语言沟通的问题,解决不了真正在复杂环境下的识别问题。我认为(人工智能)很难(替代人类)。

三年之内,顶多有20%-30%或者更低比例的工作被替代,下面几种工作可能会被替代:1、简单但重复的机械工作;2、复杂、但重复的工作;3、可以依托大数据来做出判断的工作。

最容易被取代的行业是哪些?

栗浩洋:你们觉得编程会不会被人工智能取代?你认为最容易被取代的行业会是哪些?

赵伟:美国的DARPA也在研究人工智能,他们做了一个比赛,让所有的参赛系统自己寻找漏洞进行攻击,然后系统也要自己来修补漏洞和防御。这是一个深层次的问题,比如说强人工智能,当他自己会去学习、有直觉、认知,会改写自己的时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获取计算资源,获取计算资源就是寻找系统的漏洞,然后通过漏洞获得更多的资源。

如果DARPA资助的这个比赛能够每年举行,我觉得对人工智能促进会很大。在我们网络安全行业,很大一部分工作会被人工智能取代。

胡震宇:有一种说法是,程序员都是会代码的诗人,也就是说写程序很大程度上接近于一种艺术创作。归根到底机器、包括人工智能,最难理解的应该是艺术。什么叫做艺术?如果我们说代码也是一种艺术,那这个问题就非常深奥了。首先人工智能本身就是由代码创造出来的,代码自己要创造自己本身,这是一个悖论。

蒋涛:人工智能我觉得在短期内,可能没有我们预言的那么厉害。

说两个问题:第一,短期内会被取代的不是程序员,而是原来基于算法进行的决策,用的是老一代的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方法,它们都将被新一代的人工智能算法所取代。

所以,算法工程师要面临技术更新换代,而程序是基于逻辑、基于对问题的描述,在自然语言理解还没有突破的时候,需要描述一个需求才能写程序和代码,在这还没有被突破的时候,是很难做到自动编程的。

第二,所谓取代艺术,艺术其实也是可以被量化的。深度学习一个重大的突破,就是把人类的经验给抽象出来了。经验是过去的数据、判断积累下来的。

围棋是很难被量化的,因为它涉及到的因素太复杂,而现在的深度学习技术,不需要学习人类总结围棋的道理,就可以基于过去的结果做出自己的判断。

比如看一幅画,老师和艺术家会对画的好坏做出判断。这些判断,看起来是感性的,但实际上也是基于数据和结果可以把它抽象的。

人工智能未来是否会统治人类?

栗浩洋:现在有两派观点:一派观点是霍金的人工智能威胁论,比尔∙盖茨和马斯克都支持,他们认为人工智能未来可能会统治人类,甚至是毁灭人类。但是另一派却不认同这种观点,他们以扎克伯格为代表的,说这些人工智能威胁论的判断都是没有根据的,甚至说是发神经。你们认为是怎样的?你们支持哪一派?

戴赛鹰:我认为一定要从时间的跨度来考虑这个问题。

从短期来看,我认为强人工智能还不能实现,当非精度学习没有方法论突破的时候,深度学习实际上不能产生强人工智能,所以三五年之内,我们可以放心地去享受人工智能带来的好处。

在中期,人工智能会带来很多和会问题,比如失业。我觉得在10年-20年中,50%-60%的工作是一定会被替代的,而且会带来贫富差距,很多人的机会会被机器剥夺。

还有一种可能是,机器会操纵人的思维。通过大数据抓取到人的很多东西之后,最终普通人都有可能被操纵。

从50年以上的时间去看,我觉得很危险,强人工智能只要出现,机器人就真的有可能把人类干掉,这个真的是伦理问题。

蒋涛:我不太同意,技术上智能的发展三五年内绝对不可能统治人类,50年也悬。

有两个问题:第一,人的智能跟人工智能还是有很大差异的。而且,人类对这个世界、对自身的认知,是很少的,我们还有很多奥妙没有被科学和计算机认知。第二,可怕的不是机器控制我们,而是人类用自造的机器去毁灭人类。就像造出一个核弹可以毁灭世界,未来可能造出一个商业怪物,它可以控制整个人类的经济。

唐文斌:我觉得这个问题其实挺简单的,在座的所有人大家相不相信有上帝的存在?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人实际上只是一堆细胞,在一定规则情况下,产生的一个物理体而已。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不能造出一个机器,完全模拟人的场景呢?所以,一定是可以的。

会不会有真正所谓的人工智能,创造出一个能够自我学习的类生命体呢?从终局的情况下,我认为一定信,但我们需要在这个基础架构上能够设计一些好的方式,让AI能够变成一个好人,而不是一个坏人。

赵伟:AI是我们潜意识一直想要发展的。人的行为、思维模式、信念,跟他的价值观,一直到心理,会自我组建这样的构架。

人工智能被人产生出来以后,它刚开始是行为主导的,比如设置的目标是让这个人工智能击败其它人工智能。但是,如果出现一种人工智能,它被设计的行为目标就是击败所有其它人工智能,获得其它人工智能的计算资源的话,它的思维方式就是攻击性的,它的价值观中,战胜别人获取资源是第一位的,最后导致产生的心理可能是毁灭性的,这是由行为主导的。跟人类从心理的缺陷发展到行为缺陷不一样。

胡震宇:我觉得人工智能本质上还是智能,从整个人类历史来看,很多事情根本就无法分得清对跟错,所以才会有战争。如果对跟错没有办法绝对的分清楚的话,我觉得智能如果真正发展到机械智能,发展到情感的话,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机器或者智能能不能有自我的情感跟自我的认知,这一点才是最核心的问题,我认为人工智能统治人类比较难实现。

未来一两年内哪些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会爆发?

栗浩洋:在一两年内,你认为会发展最好的人工智能公司是谁?在什么行业?  

蒋涛:比较快能让人工智能投入使用的,我觉得是两个行业:一个是和医疗影像相关的行业,只要我们手上要有足够多的医疗数据,再配上人工智能技术,但目前的情况是,有人工智能的公司缺数据,有医疗数据的公司缺技术;第二是跟金融相关的行业,做量化交易,或者做决策。

戴赛鹰:具体说公司的话,其实这一两年计算机视觉肯定是个特别重要的应用领域。另外,我觉得是智能家居和智能玩具领域。第三个就是我们自己,我们现在是做B2B/B2C的大型机器人,跟市面上的小型机器人不一样,功能非常全,现在也是要把AI模型做出来。    

赵伟:我现在还没有太看好的公司,但听完这次的大会之后,我觉得教育+人工智能,以后真的会有十倍的提升。

胡震宇:我了解的一家深圳的创业公司,他们的主要领域是深度学习和计算机图形学领域。

唐文斌:人工智能从大方向上来说其实有两类公司,因为人工智能要解决两个问题:一个叫感知问题,一个叫决策问题。感知就是把信息解构化的过程,决策就是推荐这一类的东西。

在现在的技术发展中,我认为感知问题依然没有被解决好,所以还没到决策那一层。所以接下来最关键的问题是感知问题。

如何去评价一个技术公司好不好?有没有前途?我们以前总结过有三点:1、技术要发生突变,这样创业公司才有机会。2、技术发生突变的时候你要恰好站在技术前沿。3、在以上两点满足的情况下,你能够集结一批极强的人、极其聪明的人,大家为了一个使命而一起奋斗。

满足以上三个条件的情况下,才能够成为一个牛逼的公司。所以我很看好我们公司自己。

人工智能 AI 黑马创交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