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声:新的IP场景已经长出了新物种
i黑马 i黑马

吴声:新的IP场景已经长出了新物种

新的场景、环境、空气和土壤,一定会长出新物种。

 i黑马讯8月7消息,由创业黑马与达晨创投联合主办的第二届黑马创交会今日继续在京举行,“场景革命”概念提出者吴声出席活动并发表主题演讲《IP 连接:科技娱乐时代的新物种可能性》。

以下是经i黑马编辑过的演讲内容:

只有头部的内容,才能引起广泛的注意力,也只有头部的人格才能完成流量的塑造,才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我们谈论IP连接,是因为所有的时代,都因此进化为了娱乐产业科技时代,都已经成为了互联网底层基础设施,孕育了新的场景。

我们为什么谈论新物种?是因为我们的水、土壤、空气、能源等,都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颠覆和系统性的变化。

数据已经成为了今天所有企业运营的核心资产,视频和直播已经成为这个时代新的空气。直播+正在改变用户的注意力,进而改变我们所有产业的运营逻辑。

我们不知道,短视频会不会只是一阵风口,但我们知道,短视频+,正在改变年轻人的话语体系和获取资讯的方式。我们不知道真正意义上定义社交网络的,是微信、微博、知乎、分答还是豆瓣?我们更在意的可能是朋友圈的更新,即便围绕微信公众号的战争已进入“下半场”,但它依然是我们所有企业内容体系的构建方式。

所以,社交网络正成为新的水电。人机交互为什么是新的土壤呢?毫无疑问,我们不是在与BAT、京东、小米等为敌,不是在跟光线、华谊、博纳等争取所谓的大IP,我们更加关注的是,为什么不是VR+呢?当VR成为基于移动计算的下一代平台,我们有可能能后发先制,或者弯道超车,因为,我们完全可以真正意义上形成新的,虚拟化的人格表达。每一轮的技术更迭,一定会产生新的内容、新的流量。

我不知道这组数据是不是准确,有人说微信的平均打开时长是每天3个半小时,当然这个数据是针对于90后、95后。

2015年的11月份的数据是,直播平台占据用户的时长为人均1小时11分钟,但到了2016年4月,我们看到了两组数据:年轻一代基于直播所使用的时长,已经占到了3个小时15分钟,和微信差不多。所以,《三体》有一句很有名的话叫做“我消灭你但与你无关”。当直播已经形成了伴随功能的时候,很多APP、很多互联网的应用形态竟难以生存。

这是我讲的第一个观点:新的场景、环境、空气和土壤,一定会长出新物种。

毫无疑问,与两个月前相比,我们已经不会将网红污名化。各位,难道新网红不是人与科技相连接的新物种吗?

当我们看到基于微整、基于PS、美瞳、自拍、裸妆,看到基于京东、优酷、淘宝的边看边买,看到基于众筹、培训、围观、打赏、广告、电商等几乎所有商业模式的闭环,新的场景到来了,这些都是特别重要的变化。

我在想,黑马创交会为什么要如此地兴师动众?因为我们相信,以人为中心的时代,链接本身就是最大的价值。这是因为,我们已经深刻地感受到了以产品为中心的迭代能力,不断地在进化为以人为中心的连接逻辑。

滴滴和Uber的合并表明共享经济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有人说它的竞争对手一定会是易到或神州,但我们甚至会想象,它的竞争对手是苹果、特斯拉、Google。

但我们恰恰忘记了一个最基本的逻辑,是谁在用户场景的范围里,谁会和他们必有一战?衣食住行游购娱,Airbnb反而更有可能是滴滴、Uber最大的竞争对手。当然,AirB&B是不是水土不服?这就有待于中国的蚂蚁短租、小猪短租、木鸟短租、青鸟短租等,是不是能转动这个时代所赋予的使命和机会。

为什么我没有强调苹果、特斯拉和Google,反而去强调类Airbnb的企业呢?因为,这是新生活方式崛起所带来的一种边缘性的颠覆,抑或创新。这个时代的奥秘,并不是一种存量的竞争,而在于我们有没有洞察到新生活方式的崛起。

我在和京东金融,包括京东众筹的各位高管聊天的时候发现,真正会成就我们的,并不是巨大的流量,并不是我们基于众创、众筹的生态体系,并不是我们百里挑一的好产品、极致单品,抑或魅力人格。我们真正在意的是,有没有新的场景痛点被我们所洞察,有没有新的生活方式正在崛起成为我们意想不到的一种姿态?这种姿态用凯文凯利在《必然》里的话说叫“近托邦”,它开始的时候假装成人畜无害,但慢慢它变了。

我们发现,互联网手机不是手机,电视不是电视,特斯拉不是汽车。我们发现,今天我们所思考的各种泡沫、新网红,已经不是韩国造星工厂的锥子脸。牛文文、雷军、周鸿祎、梁宏达、罗振宇,谁有颜值?我有吗?今天,有态度、有想法、有势能、有能力,才是颜值。黄渤居然作为男神被跪舔。我们甚至会发现,连我们不堪忍受的《太子妃升职记》都想要提前看三集,我要买乐视会员,我们会因不堪忍受《太阳的后裔》片头广告而买爱奇艺会员,你以为这是个VIP吗?NO!这是基于优质内容的付费,这是向内容付费习惯的转化,是新品类、新物种。

B站的四大MC和斗鱼的四大主播,谁是真正的新物种?我想,因为时间关系,我不能足够充分地展开这样一个貌似荒诞不经的叙事逻辑。然而,它底层的意义清晰可见,我们正在从共享经济进化为意愿经济,正在由意愿经济进化为意义经济。原来情怀真的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付费依据和价值逻辑。输出价值观,就是最大的价值。

我相信,每个人都应该成为这个时代的黑马,我们在谈论屌丝的时候,是因为只有逆袭的姿态,才会熠熠闪光;我们在谈论网红的时候,只有每个人成为这个时代的网红,我们才能够成为不可替代的、独特的价值输出者。我们不介意成为这个时代的基础设施,因为成就更牛逼的人,成为达人的平台,本身就是这个时代的意义。

所以,在今年发起新物种实验计划的时候,我讲过几句话,我说也许新物种永远是通向不可抵达之处,但我更愿意理解为:得未曾有、意义重生,我没有讲IP,难道是叫各位去买我的新书《超级IP》吗?不,不要去买,买一本就够了。——这样一个赤裸裸的广告,因为现在最受欢迎的广告形式,第一名是“神反转”,由新华社的两名记者贡献,六神磊磊和王左中右,他们何以成为年轻人的心头大号呢?“我就是来看广告的”。第二名,广告即内容,本身就是新物种。

让我们为自己振臂大呼,我们都是这个时代的成就者。

黑马创交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