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真疯了,马云都失败了,他还要挑战微信
卢旭成 卢旭成

这个人真疯了,马云都失败了,他还要挑战微信

当一个巨人把拳头伸出来的时候,一定会留有空档。

微信已然是个巨人。据腾讯公司发布的2016年第一季度财报,微信和WeChat的月活跃用户数已达7.62亿。

这个时候,如果有创业者跟你说,要做一个产品跟微信正面竞争,你的第一反应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吧?”“秀逗了?”

确实,稍有理性的人都不会在微信如日中天的时候去正面挑战微信,因为结果不言自明——财大气粗的中移动做过“飞信”,现在偃旗息鼓了;阿里巴巴在马云的带头下狂推过“来往”,没了;网易跟中电信推过“易信”,打出通讯免费的口号,使用者依然寥寥……只有陌陌靠着“约炮”的错位定位,存活下来并成功上市。

在中国,还没见过哪个大公司或创业团队能挑战微信成功。

笔者却遇到了两位执意要正面PK微信的疯子——刘岩和姜洪。

8月7日,在由创业黑马与达晨创投联合主办的第二届黑马创交会上,六间房创始人刘岩和超信CEO姜洪宣布,“生命不息,挑战不止,这次是微信”,他们准备用来挑战微信的产品是——超信。

现场一片哗然。

刘岩并不是一个屌丝创业者,他是跟优酷创始人古永锵、爱奇艺创始人龚宇、YY语音创始人李学凌等视频、直播界“大咖”齐名的创业家,姜洪大家不熟悉,据介绍也是颇有背景的互联网产品经理。

人们窃窃私语——他们是有钱烧的吗?

貌似是的。2015年3月19日,创业板“演艺第一股”宋城演艺发布公告,以26.02亿元的价格收购六间房100%股权。刘岩的财富自由毋庸置疑。

其实不仅是现场的创业者不理解,就连刘岩的大学老师退休的岳父也不理解,有一次,刘岩跟他岳母聊起超信,他岳父在旁边说,“你最近挣点钱也疯了,别人(有钱)去游山玩水,你就玩这个?”

刘岩说:“所有的神都是疯子变的,有幸的是我们真的疯了!”

刘岩这个超信的幕后推手和实际操盘超信的姜洪内心深处却是信这个事的。

现年44岁的刘岩是互联网江湖的老人,他见过马云神叨叨的状态——到处跟人说阿里巴巴未来要做到100亿元交易额,那时很多人都认为马云是个大忽悠,现在阿里巴巴一个“双十一”的交易额就远不止100亿元。

2008年,刘岩推动六间房转型秀场模式时,也被古永锵等视频网站老大鄙视——“‘刘岩做的那个东西太低俗了!’现在他们都做了,见到他,我说,老古你还会说我低俗吗,你不也做了嘛。那一瞬间我还是挺有快感的。”

即时通讯情结

做超信,是刘岩、姜洪和团队一个长达十几年的情结。

1996年,刘岩大学毕业,第一个工作单位是美国投资银行罗伯森·斯帝文思公司(RobertsonStephens),做现在联创策源创始合伙人冯波的助手。刘岩当时跟着做了两个项目—亚信和新浪,刘岩经历了它们的融资和上市,并在这个过程中跟新浪创始人王志东熟识。让他印象深刻的是新浪第一次爆发——并不像外界想的是靠新闻,而是靠在线聊天室。1999年3月25日,香港凤凰卫视的名主持人吴小莉做客新浪,当时叫SRS Net聊天室,网上直播,听说吴小莉要来,数千名网友一起涌进聊天室,服务器一下瘫了。之后,新浪才靠及时报道“科索沃战争”、“北约导弹击中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等热门事件扩大影响力。

2001年,王志东从新浪出走,创办点击科技,拉第一次创业失败的刘岩参与。当时王志东憋着一股劲要做企业协同软件,但彼时的企业级市场太小了。

刘岩一直认为,王志东最擅长的是他在新浪做过的面向C端的即时通讯软件。当时刘岩最喜欢一款即时通讯软件——Yahoo! Messenger,中文名字叫“雅虎通”,他力主点击做这样的产品,那就是后来的Lawa-Lawa。

2006年,刘岩创立六间房,最开始是一家类似Youtube的视频分享网站,2008年后转型为一家在线秀场平台——美女主播跟二三线城市帅男和大叔视频聊天。这种模式中,也或多或少能看到他的情结。

可以说,做一款即时通讯产品是刘岩心中长期的“使命”,这种情结充满了理想主义色彩。只不过六间房的成长压力压抑了他的这种情怀。

直到他遇到上海拓盟CEO姜洪、CTO万俊峰团队

社交本质

姜洪不像刘岩天马行空,他是个典型的理工男,特闷。

姜洪最早跟盛大网络创始人陈天桥创业,是盛大网络5名初创员工之一。万俊峰曾是微软 MSN和Hotmail团队的核心技术工程师。2003年,姜离开盛大,创立上海拓盟,他研发的web端聊天产品 123FlashChat,客户遍布全球150多个国家,其中包括 IBM, Hi5, WWC, Sony Ericsson, Yahoo Maktoob等知名企业,美国市场曾经最大的网页聊天室Chat Avenue、中东最大的聊天室Maktoob 也都是采用123FlashChat。

刘岩见到姜洪(丹尼尔)的第一面就问,聊天的核心是什么?因为123FlashChat是采取SaaS模式,每个人的聊天记录他们都看得到,姜洪告诉他,“在全世界的聊天服务器上,陌生的两个人对话,出现频次最高的是ASL,这是一个缩写,就是Age(年龄)、Sex(性别)、Location(地域)。”

这跟刘岩对陌陌的评价高度契合——“我们对陌陌的赞叹是别人没有的,别人不在这个圈它不懂,你看陌陌,连ASL三字都不用问了。”刘岩说,探探这种新兴的社交产品则更进一步——确保用户信息真实性和准确性。

正是基于对陌生人社交的英雄所见略同,姜洪在拓盟的基础上成立上海聊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匿名社交产品——聊聊。

刘岩把产品分为几个层次——毒品、酒精、饮料和白水,跟“约炮”靠边的聊聊看起来容易做,“它可能是一个毒品,但它大不了。”

姜洪2年前就起了要做一个类微信的即时通讯产品的念头,但当时阿里在推来往、网易在做易信,如果姜洪他们加入战团,产品很容易被对比,比的全部是功能卖点。“虽然产品没扔出去,但内心我们已经像实战一样,沙盘推演了多少回。”姜洪告诉创业家&i黑马,比如易信的卖点是免费短信,我们的卖点即使比这个好,也不会有斩获,时机不对。

咬一口微信的机会来了

很多人跟刘岩说,即便不做陌生人社交,可以做个针对垂直人群的通讯工具啊,比如针对财经人士,不一定要做一个产品跟微信对着干。

但在刘岩看来,第一、选择更小、更垂直的方式去做,未必能做得活。第二、那样的事不够理想主义色彩和没有革命性。刘岩很多朋友的父辈都是老革命,他深受这些人的影响。

“其实这些年,你不觉得我压抑吗?比方说直播这件事,今天外面写直播的历史,讲的全都是YY第一,早就忘了当年我说的这个事。但我也接受这个结果,因为我做得不大,六间房不叫成功,你说这叫成功吗?刘岩说,“在退休前,恐怕我没有太多时间从头到尾做一款能够传承下去的产品,但我一定要有一个产品能让我自信地在站在这个舞台上”,刘岩就这样成了超信的幕后黑手。

刘岩是第一个带姜洪跑马拉松的人,“我先跑了几年。为什么跑?因为我觉得过40岁了,如果我儿子长大了问我,你是男人吗?是男人。马拉松跑过吗?坏了,没跑过!那时我可能已经60岁,来不及跑了。”再后的四年,姜洪已经是中国业余铁人三项前十名的选手了。

姜洪和刘岩经常想的是,40岁以后还有多少机会去做一个大的东西?

映客,是一个全民直播App,它在很短时间内蹿红,今年收入有可能过10亿元。刘岩研究过映客为何能取得成功:刘岩一直以为微信是一个封闭的、熟人的社交平台,匿名娱乐平台很难和实名社区对接从而从微信引流,但事实上,当微信月活跃用户达7.62亿的时候,已变成一个“鱼龙混杂”平台,它已经不在是个单纯的实名熟人社区了。映客抓住历史性机会,从微信获取流量红利,迅速崛起。

从映客的成功身上,刘岩看到了微信带来的另一个战略性外部机会。

微信正变得臃肿,微信旗下的微信支付已变成中国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微信公众号已变成中国最大的自媒体平台,微信朋友圈已变成中国最大的社交平台……有传言微信还打算推出直播平台。一如当年QQ的成功,腾讯在其身上无限叠加产品和功能,让QQ变成一个无比庞大臃肿的社交平台一样,微信已走在这个路上。

刘岩认为,当一个巨人把拳头伸出来的时候,他的腋下或者腰部一定会留有空间,这就是要去打的地方。微信已变成了一款有悖社区产品伦理的产品:

“比如姥姥、妈妈、女儿都在用微信,女儿可能16岁,晚上去酒吧拍一张照片发朋友圈,妈妈看了会很不舒服。就跟我们买房子一样,一个高端社区如果住着刚毕业的学生、农民工兄弟,大家可能都会觉得很不舒服,因为理念、生活方式、消费习惯等都不一样。”

而刘岩周边的精英阶层人群——比如金融界人士、律师、警察、政府官员等人对简洁、流畅、安全的即时通讯工具有明显的需求。

之前,市场上曾出现过一款轻巧的、专为私密聊天而生的即时通讯产品Telegram,在国内,没做任何推广情况下,短期内获取了超过500万的用户。这坚定了刘岩、姜洪的信心。

正如上文所说,刘岩对即时通讯并不陌生,而姜洪也有13年的做即时通讯的经验,更重要的是,不管即时通讯产品如何变迁,超信想做到极致的语音、私信、电话等功能是底层功能,“在通讯这个事情上,再过100年恐怕也要强调接通率。比如我在超信上呼叫你,如果你消息通知打开的话,手机会有振铃,这实际上是电话的功能。”

当然,精英人群非常重视安全私密特性。姜洪说,超信会提供一个类似“阅后即焚”的模式:当一个手机往另外一个手机发私聊的时候,消息不会经过服务器的中转,并且消息经过强加密。姜洪曾经请国内顶尖的安全团队做过测试,无法攻破。“从今天开始,如果有人能破解我们两个手机之间发送的一条超信消息,我们会奖励他100万元。”姜洪说。

当超信这个产品出来的时候,有投资人想投,但刘岩告诉创业家&i黑马,如果这个项目很看好,干嘛不自己投?这样刘岩成为了超信最大的投资者。

最后,我问刘岩,“如果超信这把推出去,成不了,怎么办,你会有压力,怕别人耻笑吗?”

“没什么压力,大不了继续养着,它是个富贵产品。”刘岩告诉我,他自小喜欢动手,做匠人要有耐心打磨产品,要耐住寂寞等待,他在刚搬的新家的地下室,专门建了一个小车间,他经常和他父亲、儿子在里面做各种手工。

刘岩 超信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