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电商政策倒退,处方药市场有多大?
吴翀 吴翀

医药电商政策倒退,处方药市场有多大?

网约车都合法化了,处方药网售还会远吗?

文|联基金 吴翀

几个简单的数据决定了医药电商是互联网医疗的投资重点:

2015年国内处方药市场约为1.2万亿元,OTC市场2000亿元。(数据来源:中康CMH)

2013年美国医药电商占整体医药销售的30%左右,处方药占整体医药电商的50%左右。国内医药电商(仅药品而言)占整体医药销售比不足1%,而且国内药品网上销售主要为OTC(易观数据显示2015年OTC网售约50亿元),处方药网售一直处于灰色地带。

但是政策变动一直是医药电商发展的主题之一,投资也因此而起起伏伏:

1999年《处方药与非处方药流通管理暂行规定》禁止网上销售处方药和非处方药,医药电商被夭折。

2005年《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放开OTC网上交易,2006年药监局发出第一张医药B2C牌照。医药电商投资开始起步。

不过到2009-2010年左右才真正可以算作医药电商元年,壹药网、七乐康、康爱多等目前排名靠前的医药电商纷纷成立。而到了2012年中国医药电商才迎来流量红利:天猫医药馆成立,当年流量翻四番。

2014年《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允许取得相应资格证书的互联网平台网售处方药,可以由第三方物流配送平台进行药品或医疗器械的配送。

处方药网售的放开前景令医药电商投资开始急剧升温,融资总额排名前五的都超过1亿美金,分别是1药网近20亿元、上药云健康11亿元、七乐康10亿元以上、爱康多10亿元、健客网1亿美金。

行业最近的两个新闻却又再一次展现了政策的波动起伏,撩拨着投资者的神经:

7月2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结束》一文,并通知河北省、上海市、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管局,要求结束天猫医药馆、八百方、1药网的互联网药品零售试点工作,宣告叫停第三方平台的医药零售业务。

7月25日,发改委发布《关于促进医药产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重点工作部门分工方案》,其中涉及到“禁止医疗机构限制处方外流的方向性指导意见再次得到明确”的相关要求。

我们对此的解读很干脆:医药电商政策倒退,处方药外流却已不可阻挡。

宏观政策上,国务院大方向是鼓励互联网+,促进医药电商发展;卫计委医改促进医药分开,支持处方药外流。但是落实到具体执行层面时,药监局出于药品流通安全监管难度,总是进两步退一步地被推着往前走,处方药零售/电商总是尴尬地处于灰色地带。

医药电商政策倒退毋庸置疑。2014年5月《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就给了处方药电商政策讨论空间,现在又以无法监管为由叫停,自然是政策倒退。但2015年开始以叮当快药、快放送药等互联网企业为代表,医药O2O的趋势在线下药店已经蔚蓝成风,线下药店处方药配送完全符合法规。

所以我们看到了阿里给出了退而求其次的对策:7月29日阿里宣布将在8月1日正式停止药品在线交易,所有药品交易都将通过“货到付款”的方式进行;此前7月6日,阿里健康收购“广州五千年医药连锁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获得B2C医药电商牌照。

由此结论是医药电商政策倒退已经无法阻挡处方药线上销售了,政策的进一步放开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作为投资者更为关心的是有多大的处方药市场可以在线销售和配送?而这个涉及到的问题是处方药外流。

由于以药养医的格局,国内处方药市场原本是禁锢在医院药房内的。但是新医改以来医药分开是大趋势,药占比限制(2017年底,100个试点城市的公立医院药占比要成目前的42%下降到30%)、医院药品零加成(医院药房变为成本中心)、监管放松等政策(禁止限制医院处方外流)持续推动处方药外流。中国制药网相关测算认为处方外流的理论增量空间短期超过2000亿,长期(2020年)将达到9000亿。

政策气候已成,处方药外流还需两个利益相关者的参与:药企和医院,分别对应处方药进店和处方来源两大要素。

药企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面对医保控费大环境下医院招标价格持续下降的整体市场策略是:下沉到基层和外延至药店。前者对应分级诊疗医联体的基层用药扩张,后者对应处方药零售。

对于药企而言,处方药零售的直接动力是招标降价压力下不少品种无法进医院渠道。另外对于某些非医保范围的慢性病药物,零售渠道对于消费者来说更为方便。

2014年以前外企里处方药零售/电商只有辉瑞的伟哥,约90%的销售量走的是药店。2014年默沙东开始第一家外企里全产品处方药零售布局。2015年阿斯利康跟进,2016年赛诺菲、默克、拜耳、礼来、雅培等药企纷纷建立处方药零售队伍。由此零售渠道的处方药品种得到扩张,而且在处方药销售必需的药事服务上得到药企的支持。

处方来源需要医院的参与,医药零加成和互联网医院是目前最大的推手。随着医药零加成政策在公立医院的试点推进,医院从院内药房获得的利益会不断减少,医院对处方的控制也逐渐减弱。不少公立医院已经试点和社会化药房合作,引导患者院外药房取药。不过从实际发展情况来看,公立医院在分级诊疗体系下建立的医联体也有消化医院处方的能力,即引导到基层医疗机构取药,这个是处方药零售的真正竞争对手。

利好的另一面是2016年互联网医院的各地开花,利用电子处方流转的优势,处方药在互联网医院内天然适合零售渠道。如微医乌镇互联网医院发布接诊点战略,计划与万家药店开展合作。对于医药电商来说,电子处方解决了处方药销售的政策限制,更是一拍即合。如壹药网在贵州建立西南互联网医院,打通诊-疗-药全环节。

综上来看,药监局在处方药网售上退后了一步,但处方药外流配合互联网医院政策却给医药电商打开了另一扇大门。国内医药电商的大发展指日可待,而市场规模的爆发也会反过来促使药监局直面监管难题,让政策真正落地。

网约车都合法化了,处方药网售还会远吗?

处方药 互联网医疗 医药电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