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经济下半场:中产崛起、知识与技能分享的新消费时代
南七道 南七道

分享经济下半场:中产崛起、知识与技能分享的新消费时代

得屌丝者未必得天下,新兴崛起的中产阶级和90后、00后一代正在重塑一个全新的消费市场。

本文为作者南七道投稿(微信ID:nanqidao)。

从百度刘超ppt被网民狂喷的那一刻起,很多人方才猛然醒悟:得屌丝者未必得天下,新兴崛起的中产阶级和90后、00后一代正在重塑一个全新的消费市场。

在经过近二十年的比特海冲浪之后,中国数亿网民的心理、审美、行为已经发生重大蜕变:曾经的网络愤青屌丝不再草根,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已经跻身日益庞大的中产人群。2015年10月13日,瑞信(Credit Suisse)发布的“2015全球财富”报告称,中国家庭财富总值达22.8万亿美元,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富裕国家,仅次于美国;同时,中国拥有全球最庞大的中产阶级人口,达1.09亿名,超越美国的9200万名中产阶级人数。不过瑞信对中国中产阶级的人口统计口径偏小,更多国内研究机构则认为中国的中产阶级规模在2到3亿之间。

一手导演中国消费市场的升级换代的,除了中产阶层之外,还有90后、00后——他们即将成为消费主力军,作为“生在屏幕前、长在手机下”的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身上聚集了两代人的财富,具有较高的消费倾向和超前消费意愿,追求在产品形成和消费中的参与感,乐于分享,与大众市场的生活必需性消费相比,他们消费的目的更多是讨好自己,而非向他人炫耀。

中产人群和90后的崛起,不可避免地瓦解屌丝经济,“得屌丝者得天下”的商业模式已经不再主流。标准的屌丝经济主要依靠三大法宝:流量、快速、标准化,即尽可能多切入大众市场,产品和服务要标准化,进而实现快速周转,多快好省地变现。但屌丝经济的三大法宝,在中产市场基本失灵。与追求快速、标准不同,中产人群对价格的承受能力更强,更关注品质与可靠性,而传统的大工业时代的大规模、标准化的服务方式早已无法满足中产的消费需求。

在上世纪70年代,日本婴儿潮一代的同质化大众消费时代走向终结,随之崛起的是消费个性化时代,在70年代末日本有过一段对奢侈品的狂热追求,对名牌的渴望实质折射了这一代人对品质的重视,和名牌消费相伴而生的是个性化、小众品牌的蓬勃发展。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的预测,未来两年中国将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消费市场,而其中新的富裕阶层贡献较为显著,并且这种消费是个性化和超前的。

日本的故事正在中国重演,不过又加上了数十年前不曾有过的分享经济桥段,并且催生了类似滴滴这样的世界级的科技创业公司。在出行领域,凭借c2c的一对一服务,滴滴不仅对采取b2c模式的国内同行构筑了阶段性的竞争壁垒,同时也把全球出行服务市场老大——优步的中国业务収至麾下,在四年时间里,滴滴把数亿乘客和司机连接在一起,其最新一轮估值已经达到350亿美元。airbnb也是通过一对一的服务,把大量的闲置房屋和居住需求成功对接在一起,从而打造了互联网时代的又一家致力于满足个性化需求的超级公司。无论是滴滴还是airbnb,它们成功的很重要的一点是,对社会闲置资源——这些传统工业社会规模化生产所形成的边角料和服务剩余,通过一个强大的互联网平台整合在了一起。

滴滴的崛起只是分享经济在中国开枝散叶的序曲,分享作为一种理念、组织方式和经济模式,正在从物品、服务分享向更高层次的知识及技能分享迈进,而作为受过良好的教育、经济基础雄厚的中产阶层,正是知识及技能分享的需求与消费主体。从早期的知乎到眼下大热的分答,“知识与技能分享”正悄然提升着中产阶级甚至大众的知识储备及运用能力,改善着人们的生活,同时,也切实给知识或技能富余的人们提供了新的职业选择与价值实现方式。在美国,大批自由职业者更加坚定了他们不愿意将自己完全托付给某个公司的信念,而是选择把知识和技能融入到一个更加开放自由的价值置换体系中。

当然,每一个细分领域里“共享经济”的兴起,都离不开切实存在的市场需求与痛点。对答案水准的深度及多样化需求催生了用户由“知道”向“知乎”、“分答”等产品过度,而伴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出入境人次的提高,使得个人语言服务需求作为一种新兴的市场痛点,将新型的语言服务提供方式召唤而来——“语言知识及技能的共享”。即,语言作为一种知识与技能,终于有了新的用武之地。

出境游是中产阶层最常见的度假方式之一。据国家旅游局统计,2015年,中国出境游人次达到1.17亿,同比增长9.0%;入境游人次达1.34亿,同比增长4.1%;跨国旅游业务收入总值达1045亿美元,同比增长7.8%。其中,高达70%的消费者表示曾因语言障碍带来过境外消费等诸多障碍和不便,77.3%的游客在出境游时面临过语言障碍,更有高达93.5%的游客在入境游时面临过语言障碍。语言问题不解决,游客们几乎很难在语言不通的环境下顺畅游玩。英孚教育在2015年发布的针对70个非英文国家的年度英语熟练度指标报告显示,中国大陆英语熟练度指标排名第47位,属于低熟练度水平。

从境外游的场景出发,语言知识与技能的分享已经跃跃欲试。2016年,传神语联网推出了一款即时专人翻译软件——小尾巴(Takeasy),用户通过在手机端下载该应用,可以随时选择一对一的人工在线翻译。在此之前,多数用户,还是习惯性地下载词典和机器在线翻译类软件进行翻译,虽然大部分是免费的,但是翻译的准确率不高,也不够灵活,同时由于是机器翻译,和用户之间也没有任何情感和交流互动。特别是考虑到外文上下文及语言环境,同样一句话,在不同语境中的意思有可能完全相反。

小尾巴Takeasy将传统翻译种类中的笔译及口译进行在线整合,通过专人在线一对一即时服务的方式为用户提供涵盖笔译及口译的新型“综合”语言服务。对于根本无法识别的文字或图片,依靠传统的机器翻译或者词典根本无法解决问题,而用小尾巴专人翻译将不懂的地方拍照发送给译员,马上就能得到解决。比如去俄罗斯旅游,由于俄语采用的是斯拉夫字母,而绝大多数用户只认识拉丁字母,这就导致连录入俄语单词都成了一件困难的事情,因此特别需要有专业的翻译人员提供更为便捷贴心的实时服务。

与滴滴类似,分享经济在语言服务领域的拓展,也采取了一种全新的组织架构——基于c2c平台的众包模式。传统的语言服务服务公司,大都采取的是b2c模式,许多都采取的是外包方式,对于翻译人员没有特定培训、翻译质量不稳定,更重要的是,由于每个翻译强项不可能覆盖所有领域,因此其提供的千人一面的翻译服务产品难以满足用户的多样化需求。众包模式则有效地解决了传统b2c模式之下的知识盲点问题。例如小尾巴所架构的c2c模式,让百万译员直接与千万用户对接,使得每个译员都可以主动选择自己擅长领域接单,并接受用户和市场的考验,最终市场会把那些优秀的译员推向头部市场。

中产阶级的消费升级在当下的表现,是对一些大众品牌的逃离,会弱化对这些品牌的追求。法兰克福学派代表人物、《消费社会》一书作者法国哲学家让·鲍德里亚早就揭示:消费者不是对具体的物的功用或个别的使用价值有所需求,他们实际上是对商品所赋予的意义(及意义的差异)有所需求。消费者热爱商品的品牌和象征意义甚于商品的实用价值不能简单地看成是个人爱慕虚荣的行为,而是一种以社会心理为基础的整体的系统行为。

从这一点看,中产阶级十分渴望市场上浮现一批全新的、能够体现他们价值取向的品牌。这时候,有历史积淀、价值储备的品牌显然会更有优势,例如尽管小尾巴是一个全新的c2c在线翻译服务平台,但是其背靠的大型语言服务供应商传神语联网,早已在国内语言服务行业耕耘发展十余年,拥有庞大的译员资源储备、良好的市场与财务声誉,这些都会加持小尾巴的品牌信誉及美誉度。

众包模式的实质就是把传统上由企业内部员工承担的工作,通过互联网以自由自愿的形式转交给企业外部的大众群体来完成的一种组织模式。平台通过相应的审核和设置进入门槛的机制,有效整合和汇集闲置资源。众包能够有效地扩大组织边界、充分利用外部资源。如果放置在一个更大背景下观察,从语言服务到教育,标准化是一个普遍存在的全行业悲剧。所以,从这点来说,谁制定了行业标准,谁就会在整个行业脱颖而出。

如果发扬众包的优点、控制其不足,既不过于迷信又不过分贬抑才是我们对于知识和技能共享以及众包模式的理性态度。在可预见的未来,类似小尾巴这样新型语言服务平台,未来还会越来越多地从街角、车库涌现,并塑造一个全新的消费时代,它与我们熟知的工业社会的大众消费模式截然不同,事实上,我们大部分人已经从这种一对一、个性化的消费体验中尝到甜头,与工业时代的冷冰冰的商业买卖关系不同,基于分享经济之下的个性化消费带着人情冷暖的温度,它在商业之间融入了互助、协作这些优秀的人类品质,并且使得消费者与服务者之间形成了一种基于商业、但又超越商业的特殊黏性。

管理学大师德鲁克在《后资本主义社会》里提出了知识社会的洞见:“知识成为最关键的资源,是我们的社会之所以为后资本主义社会的原因。它从根本上改变了社会的结构,创造出新的社会动力、经济动力,以及新的政体。”德鲁克语言,在后资本主义社会或者称之为“后现代社会”的最大特点是“阶级”趋于消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将被简化为只有各种知识之间的碎片关系。

知乎、分答、小尾巴,知识和技能分享正在成为下一个创业的大风口,而科技的发展会加速经济和社会进步,唯有有温度的服务才是人性内心底层真正的需求,这有点像克莱·舍基大作《未来是湿的》书名所描绘的真知灼见:当人们把组织像衣服一样一件件脱掉时,人与人之间可以凭借一种魅力,相互吸引组合,凭感情、缘分、兴趣快速聚散;而不像机关、工厂那样“天长地久”地靠正式制度强制待在一起。分享经济正是这样一台加湿器,不仅重造一个全新的消费世界,更是在重塑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

中产人群 消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