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的虚拟现实高端《对话》,索尼和HTC除了自夸都说了啥?
张晓军 张晓军

央视的虚拟现实高端《对话》,索尼和HTC除了自夸都说了啥?

将来VR很可能变成每一个生活的一部分,因为每一个人都需要娱乐,这种娱乐的展现性、可能性是相当大的。

8月14日,针对当前火爆的VR行业,央视《对话》栏目推出《虚拟现实:身临其境》专题,邀请了索尼PlayStation中国业务负责人添田武人、HTC Vive 中国区总经理汪丛青等行业大咖,深入探讨VR这一新兴产业的发展与未来。

在VR内容领域,相对于VR影视、VR直播的发展,VR游戏堪称火爆,各类VR游戏层出不穷。汪丛青认为,VR不只是游戏机那么简单,它可以和医疗、房地产、旅游很多行业结合,每一个现在有大量级生意的行业,其实都可以被VR颠覆。

在添田武人看来,影视、游戏离我们很近,从小孩子到大人。这样享受的一个环境又是在家里的客厅,是一个最亲近的场所。这两点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实际上VR+游戏、VR+影视的发展就特别广。

对于VR价格战的问题,添田武人认为,各家如果把自己真正精华的东西都摆在市场上,最后让市场去做一个非常合理的选择。因为市场它会调节,谁会留下来,谁会从中被淘汰。

以下是本期《对话》的实录

主持人:在VR技术领域,现在最多的是什么?

添田武人:现在可能应用最广,或者说最容易被大家接受的是视频类的东西。视频领域最多的可能是游戏类的。

汪丛青:对教育我是特别有感情,我是25年前就去学怎么用VR来颠覆教育。

主持人:很多人会很好奇,究竟是什么让VR技术在今天突然间成为了大家关注的一个焦点?

创业森林创始合伙人刘述尧:像刚才汪总所说的,其实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了。那之前为什么没有大规模的普及?可能主要还是在计算机的计算能力以及硬件的价格太高,大家没有办法接受。随着这些年整个CPU,包含图像处理器,整个技术的进步。2016年,从业内的角度来看,我们大家认为它是一个VR的元年,有各式各样层出不穷的硬件逐渐地浮出水面,再加上配套的一些软件。

主持人:很多人至今还觉得,在已经很热的VR市场依然缺少一个爆点来引爆整个市场奔向一个更热的一个高度。比如说现在全世界很多人都在玩一个游戏,《Pokemon Go》。给大家看一张照片,今年7月份,在美国纽约中央公园拍到的一张照片,所有的人动作整齐划一的拿着手机,他们都是抓这个小动物的。

汪丛青:确实,其实这个产品刚刚出来两天,我女儿就迷上这个东西了。

主持人:走路在抓,吃饭在抓,恨不得所有的时刻都能够拿起这个手机在玩这个游戏。

汪丛青:对。但是这个也不一定是一个特别健康的事,因为它不创出什么价值。

主持人:但是在VR技术领域当中,你们觉得是不是依然缺少一个爆点来引爆这个行业的热度?

添田武人:如果非得要选一个切入点,谈VR的时候,当然并不是说我个人是在游戏的行业中,我觉得游戏的这条线是看得非常清楚的。

主持人:除了游戏之外,你们二位能给我们描述的场景还有什么样的吗?

汪丛青:我觉得每个人都会关心他们孩子的教育,要是有个很好的系统可以帮助你的孩子学得更多,记得更多,有个长远的,对一个很困难理解的东西让他可以理解,这个是一个很有用的提醒。

有些人是用视觉来学习,有些人是用听觉来学习,有些人是用触觉来学习。你要是可以体验一件事,你学得会更多,你记得会更多。所以VR是第一个设备,第一个媒体,可以让你,全部你要用学习的一些感觉,都可以结合起来。

主持人:对于索尼也好,对于HTC也好,我知道很多可能你们都在覆盖或者说即将覆盖。对你们二位来说,谁走得更快一点?

添田武人: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影视、游戏的话,似乎是离我们很近的,从小孩子到大人。这样享受的一个环境又是在家里的客厅,是一个最亲近的场所。而这两点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实际上VR和游戏,VR和影视本身它的发展就特别广。

主持人:我也听说你们的游戏库数量级也超过了HTC是吧?

汪丛青:我们的应用远远超过游戏,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重要的点。就像医疗,或者房地产,或者是旅游等等的。每一个现在有大量级生意的行业,其实都可以被VR颠覆。所以我们不觉得VR只是放在家用,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主持人:所以如果仅仅把VR当做一个游戏产品的话,可能是极大地低估了它的一个价值。

汪丛青:对,确实。

主持人:但恰恰我觉得这个问题需要让索尼来给我们佐证一下。所有人都觉得索尼在VR领域把游戏做到那么好,那你会不会担心别人误解你们,就仅仅是一个游戏的玩家?

添田武人:每家对自己的VR技术应用到哪一个点上,理解都不太一样。这样的话,市场上会有各种各样的选择。消费者选择权多的时候,他在不同的场景下,他可能会选择不同的场景。所以元年来看的话,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是怎么样能够各家齐心协力把这个市场先做起来。

汪丛青:我非常同意添田先生说的,对一个行业,确实我们要一起把它拉起来。我们的设备其实是可以让任何人在里面开发,任何人可以传他们的内容上我们的商店,包括内容的角度。我们现在已经有上万个开发者,在全世界为VIVE来做开发。

主持人:两位的道路和方向不一样,但是他们都强调了在内容领域的开发,因为内容是王道。有一个问题必须要提出来,也代表很多的家长提出来。家长很关心孩子过度沉溺于游戏,而游戏当中一些并不适合这个年龄段的人去看到的,去感受到的内容。

汪丛青:是这样子的,我觉得为什么有这么多不同类型的内容和作品,就是因为我们不想把VR变成纯粹游戏机的一个概念。其实现在在我们的应用商店里面,我们会非常谨慎,对哪些内容我们会愿意让它上去。所以只是非常健康的内容。

主持人:所以如果您的孩子希望能够在业余的时间去玩这个VR游戏的话,你是不会反对的。

汪丛青:我不反对,而且其实确实我的孩子用了,也特别上瘾,但是我会限制他用一些非游戏的应用。

添田武人:实际上我们有一个非常大的误解,就是游戏是对孩子不好的。实际上游戏是非常能够刺激孩子学习、成长的。在国内的话,游戏是有审批制度的。所以我们能够做发行的这些游戏,都是通过国家有关部门审批,能够进行发行的。

主持人:在刚才的体验阶段,借两家的硬件产品,我们看到了我们现实生活当中很少见到的各种各样的虚拟的场景。不知道对两位来说,你们对对方的产品有什么样的评价?

汪丛青:我觉得索尼一直都做得很好的就是它的外表设计,他们的外观、颜色,一看就觉得很先进的感觉,我觉得这个是他们的一个特色。他们的那个枪也是挺漂亮,就给一个手感,像是一个真实的枪的感觉。

主持人:但是坊间有传闻说,你嫌人家的东西太贵了点。

汪丛青:不是。其实我觉得索尼针对的市场其实是游戏机的市场,主机的市场。所以他们这个价位,我觉得根据它的市场还是差不多合适的。

主持人:好。这个眼镜卖多少钱?

添田武人:大家猜一猜。

主持人:一万块。

添田武人:我们在全球都是一个统一的价格,399美元,加上所有的东西在一起的话,是3600多块钱,大概是这么样一个价位。

主持人:好。那站在您的立场来评价一下HTC的硬件,尤其是刚才我们的头盔的部分。

添田武人:我觉得这种高科技感是特别的强,就是我小的时候看到宇宙梦幻的这种科技片的时候,就是有这样的工业的设计。

主持人:就眼镜而言,你们觉得它以后会越来越复杂,还是越来越简单?

汪丛青:我觉得它们解决的问题都是同样的,就是看视频。要是对一个不需要互动的一个设备,它的需求,它的这种跟踪系统,或者它每一个设备里边,其实我觉得我跟索尼都有跟踪系统的一些能力,为什么这个更大,因为它的作用更多,它可以去使用的应用也更多。要是纯粹只是做一个屏幕的话,我觉得确实可以做得小很多。但是我们其实是针对不同的市场。

添田武人:我们目前头戴的产品,实际上跟它连接在一起的,后边还有一台PS4的游戏机,两个东西结合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VR的系统。将来可能这两个东西会做得越来越小。但是最终还要解决一个问题,数据的抓取和数据的处理,这两个东西怎么能给它结合在一起才好。

主持人:未来有没有可能出现一种隐形眼镜,它就是VR的眼镜,我们直接跟角膜接触了。

汪丛青:以前这个Google glass这个概念,你应该知道谷歌眼镜,大概是四五年前的一个技术了。但是研究谷歌眼镜的这个教授,其实是以前我大学的教授。他在做这个谷歌眼镜以前,他其实是做一个隐形眼镜的AR系统,然后他被谷歌挖走去做谷歌。所以他先做出来的是一个隐形眼镜的,但是谷歌那些高管就说现在市场还不能接受一个放在眼睛里面的一个机械,所以他就先去做一个眼镜。

主持人:所以那种眼镜估计先放在电影里,所以我们在电影里会看到类似这样的应用。但是有一个问题其实一直困惑着我,我刚才老觉得那根线特别特别地碍事,有人已经把眼镜从大变小了,有没有人正在做着一些无线的传输,可以让我身后的这条线消失?

传送科技联合创始人姜英才:主持人说得非常对,这根线是完全可以去除的。我观察过很多人在这儿玩VR,大家有被这根线绊倒的,有被这根线缠住双腿的,还有被勒住脖子的。

主持人:简直被扼住命运的咽喉啊,这根线会不会扼住VR眼镜市场的咽喉。

姜英才:不错,是这样。所以很多人在体验了VR之后会说这么一句话,说如果没有这根线就好了。每当到这个时候我就会跟他说,我们就是来做这把剪刀的,现在正式推出了project scissors,也就是“剪刀计划”,来面向全球的VR投先厂商提供开放适配合作。老用户买回去之后,把线拔掉,换上我们的升级套件之后,就可以变成无线的VR头盔了,也可以和您一起联合开发,联合设计,把我们的无线VR芯片植入到下一代的头盔里面去。

汪丛青:我补充两句话,我觉得小姜他说的东西我都非常赞同。其实确实把这个线拿掉,是我们非常想解决的问题,甚至我们也在寻找很多合作伙伴帮助我们解决用户的一些困扰吧。应该我觉得他们的东西还是挺不错的,非常有前途。

主持人:姜先生非常骄傲的在宣布自己剪掉这条线,之前已经有人做了这个事了。你看,没有线,而且这个在网上卖得特别好,说是可以实现我们VR所有的体验。我觉得这两个产品跟你们的产品相比,有一个你们永远都无法企及的竞争力,就是它的价格,这是9块9包邮哦。

汪丛青:我是用过很多次。

主持人:用过很多次,还行吗?

汪丛青:某一些用途,它是有它的长处,我觉得只是为了看看视频。而且我觉得用它这个不是特别舒服,所以你可能只是短短的看几分钟的小视频还是可以的。

主持人:但是我在网上却看到很多跟评的评论里有不少是好评。

主持人:较虚拟现实的设备而言,目前世界顶级设备厂商的VR设备售价均在数千元人民币,有的甚至还未推出国行版,这使得很多用户跟VR设备之间隔着一道鸿沟。也让国内一些厂商开始寻找和制作低端的VR眼镜。这种廉价眼镜,通过两个凸透镜形成全景效果,原理非常简单。这种廉价或者说山寨的眼镜是真正的VR吗?它们对硬件市场是好还是坏呢?

汪丛青:很多人对VR完全没有概念的时候,有一个这样的类似产品,可以给他们先体验体验这个感觉是什么,也可以让他们在家可以体验到,没有一个设备的时候可以在家体验到这种感觉。但是它会误导客户,因为很多客户用完以后他就觉得VR就是到了这里。合适这个是它最简单,最基本的一个VR的体验,甚至很多人都说这个其实不是真正的VR体验。没有用过一个可跟踪的,没有用过可互动没有用过这种真的是把你可以沉浸进去的一个设备。谈不上你真正体验过VR。

主持人:这些硬件的出现会预示着我们在这个市场上会出现价格战吗?

添田武人:各家如果把自己真正精华的东西都摆在市场上,最后让市场去做一个非常合理的选择。因为市场它会调节,谁会留下来,谁会从中被淘汰。但是VR确实就是这么一样的产品,是别人说100句话,自己体验一次,有可能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非常建议对VR感兴趣的我们这些朋友,一定在购买之前自己去亲身体验一次。而且体验不同的产品之后,选择一下自己到底是在怎么样的场景需要怎么样的VR。

和君资本VR产业基金经理胡卓桓:再过两到三年,三到五年,可能很多硬件都会消失。剩下来的可能只是一些,包括内容,包括它的技术水准更高及最高的几个硬件成为所谓的“独角兽”,或者成为垄断的地位。

暴风魔镜CEO黄晓杰:我们是这样看待未来的市场的。VR设备分两种:一种是基于PC或者主机的;第二类是基于移动的。当然基于PC和主机的这种沉浸感非常非常好,体验很好。但是就两大问题:第一个是有线,它是不能移动的;第二个,它的成本太高。

我们是认为移动VR才是未来,移动的互联网取代了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取代PC互联网的核心特性:第一个叫移动性,随时随地都可以使用。我们已经支持了移动版的手势识别,就是在移动的VR里面,我们可以看到自己的双手,而且通过双手可以去做互动。

主持人:其实各种各样的应用或者是体验,让我们看到了VR技术的火爆,看到了这个领域当中已经吸引到了越来越多人的目光。在今天节目开始之前,我在看一篇文章,文章的标题叫《VR的诱惑》,这个字眼我挺喜欢。我手中有一个全国的数字,就今年上半年在VR领域已经拿到融资的33家公司,他们总共拿到的钱超过了12亿。

添田武人:如果有一个东西移动最快的,那就是资本。

主持人:对。资本也是最敏感的,最敏锐的。

添田武人:是。有一个产业突然起来的时候,马上会看到资本的移动。我觉得所有的产业都关注VR这件事情本身是一个非常正面的事情。现在是一个需要百花齐放的这样一个时代。

主持人:毫无疑问到目前为止,VR已经成为了离钱最近的一个行业了。我知道汪总曾经有一个预测,就是五年之内,我们VR的销量肯定会超过各种各样的数字,包括手机的销量等等。您现在依然这么乐观吗?

汪丛青:我这么乐观,而且还越来越乐观。现在你可以看到,不管你是花五块钱还是十块钱人民币,还是几千块钱人民币,都可以进入到VR的这个市场。但是手机的话,你起码要花几千块钱买到一个可以用的手机。VR进入是非常容易的。

主持人:但我知道有些人并不像你这么乐观,像扎克伯格说,要让VR的领域热起来,恐怕需要15年甚至是20年的时间。

添田武人:我肯定是站到乐观派的。但是在这里面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刚才我们很多朋友们都谈到了,是会有怎么样的内容去支持这个行业的发展。

汪丛青:其实索尼他们也有自己电影的部门,前几个星期他们电影部门也来找我们,就说我们想做有互动性的电影放在你们的设备上面。我们现在跟美国六大电影公司都在做合作,都在做洽谈,怎么去做下一代的大片,VR大片。就是一到两个小时这种,你真的可以进入这个场景扮演一个角色的这种VR电影。就像你刚才说的,你可以去改变这个电影的后果。有了这个以后,我觉得很难回去去看老电影了。

主持人:现在其实在这个领域当中,我们看到大公司,毫无疑问,不遗余力的花费重金进行了提前的布局。对小公司的收购速度也变得更快了。我们梳理了一下这样的一张收购的名单,你可以看到无论是Facebook、谷歌、苹果、微软、HTC、索尼、三星等等,都在这上面。

汪丛青:市场上有什么问题,我会去投可以解决问题的公司。不管是从需要这种内容还是需要这种互动,还是有些什么基本的配件,还是有一些什么互动方式我们做不到的。

添田武人:往往一些小的团队,它的创新性的思维和一些动作,和一些出来的情况,经常能够形成一种,我们叫“台风的眼”,就是台风的中心。在我们看VR可能性的时候,现在看的很多是大公司的名字,但是实际上在全球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宝石。接下来就是看谁能够把真正的宝石捡起来。

主持人:这个特别像几年之前在中国的互联网的领域,无论是点上也好,或者是后来流行的O2O的模式也好。一开始我们有很多雨后春笋一般成长起来的小的创业公司。而他们之后的命运基本上就是两个结局:一个就是被像BAT这样的大公司收购;一个要不然就是老大跟老二最后幸福的在一起了,从滴滴快的的携手到滴滴和Uber之间,还有更多的,比如说携程、去哪儿。

添田武人:这个就是要看创业者本身自己的一个志向了。有些创业者到了一个节点,他觉得应该跟其他的组织合并。但是有些创业团队觉得我就要保持我自己的品牌,我这条路一定要走下去,也是一种选择。这个没有一个绝对的价值判断的标准。

主持人:如果我是一家小公司,而且我愿意依靠自己的技术,自己的品牌,自己的团队,杀出重围去。这前面站了很多的巨人,包括你们二位在内,您给我们支支招,我们怎么才能越过你们成为我们心目当中的自己?

汪丛青:不要去跟大的巨人去直接打仗,你为什么不让它配合你,一起帮助你去做市场打天下。

主持人:我培养它是为了未来收购它,还是培养出自己的对手来?

汪丛青:这个我就同意添田说的了。要是他们想被收购,我觉得这种东西会自然出现。如果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助,把自己做大,我们也会去支持它。

主持人:我们可以看到非常多有创意的东西是由小公司率先做出来的。而这些小公司一旦被并入到某一个大公司之后,失去了它的活力,失去了创新,这是我们所担心的。

汪丛青:从并购的例子你可以看得到,基本上70%、80%的并购结果其实是不好的。以前我是开过4个拿到风投的公司,我知道他们的心理,我也希望鼓励他这种做法。我们只是帮他做到他们可能自己没有资源去做的事,这样的话帮他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他推一推。

主持人:所以你的建议基本上是能不被并就不要被并。您的意见或者是建议是什么?

添田武人:自己到底要想做什么,我对这个是绝对一切的,其他的都是外部的力量,最重要的是自己要决定自己。

主持人:当今天我们在探讨如此热门的VR技术的时候,我们对它是有一种期望的,我们希望它能够像我们之前看到的任何一次技术革命一样,能够给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带来一些变革性的推动。

有人曾经看过《黑客帝国》,说未来我们所有的感知和决定都会在虚拟世界里完成。我不知道那一天仅仅是存在于艺术表现范围里,还是会成为我们的现实生活?

汪丛青:刚才很多朋友们都讲到什么10年、20年以后的事,其实我更关心的是我们下面几年的一些事。甚至我也关心,我觉得我们的孩子未来的事。

其实要是我们真的可以把这个设备带到他们每天的生活里面,他们的成长,他们的这种知识吸收的能力会远远地超过我们,他们可能在10岁就可以毕业中学、大学了。

添田武人:人类从很古老的时候到现在,一直有的一个需求就是娱乐。那在娱乐上,实际上发明了很多种技术。比如说看电影,干电影的话,我们进入电影院的话,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那一两个小时就忘记了我今天和前天所发生的所有的事情,我沉浸在这个故事里边了。

但是从电影院出来我又回到现实的生活中了。所以我们来看这个VR可能性的时候,可以说从现在就开始进入VR世界的那一瞬间,我就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而在这里面娱乐的可能性是相当大的。所以将来VR很可能变成每一个生活的一部分,因为每一个人都需要娱乐,这种娱乐的展现性、可能性是相当大的。

虚拟现实 对话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