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网络威胁面前没有幸存者,协同是出路
周鸿祎 周鸿祎

周鸿祎:网络威胁面前没有幸存者,协同是出路

只有协同,才能形成安全的洪荒之力。

i黑马讯 8月16日消息,第四届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在京召开,360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做了主题为《协同,网络空间安全的出路》演讲。

以下为周鸿祎演讲全文:

ISC(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到今年已经是第四届了,过去的三届安全大会,2013年,我讲了安全的边界需要重新定义,判断随着移动设备和云计算的普及,传统的安全边界被打破,需要重新定义;

2014年,我讲的是万物互联时代的安全,认为随着IOT的普及,我们将迎来万物互联安全时代,数据的安全将成为挑战;

2015年,我讲的是看得见的安全,强调在数据驱动安全时代,看见威胁成为安全最重要的一种能力。

现在回头来看看,这3个技术趋势都已经成为了现在的行业共识。

过去我更多的从技术角度讲安全,这是一种术;今天的安全不能单纯的依靠技术,所以今天我希望讲几个故事,从道的层面,讲讲安全的协同和合作。

政府与企业的协同

第一个是政府与企业的协同故事:

今年是美国总统大选年,总统大选一直是美国大事件,美国人写美国史一般都是以美国总统大选为主线。这次希拉里所在的民主党的邮件泄露事件是一个大事件,邮件泄露后曝出的各种丑闻让希拉里和民主党很被动,如果最终影响了美国总统大选结果,这对美国和世界都将产生重大影响,所以邮件泄露事件有可能成为载入历史史册的大事件。

有关邮件是如何泄露的有各种说法。

一是希拉里自己不严谨,曾经使用自己的个人邮箱,这种基于公有系统的邮箱都基于相同的架构和体系,很容易被攻击,所以邮件泄露不是小概率事件;

二是黑客组织有目的的攻击造成了邮件泄露造成了最后的后果。

奥巴马在7月26日发布了一个总统令:PPD-41,建立美国国家网络攻击指挥响应链。这个总统令中最值得关注的是以附件的形式专门发布了《美国网络事故协同方案》,制定了政府对网络事件调查、预防和处置响应的协同原则。明确了政府各部门在网络安全事件响应的分工和责任,以及响应流程。

总统令规定:首先针对事件成立网络响应小组,由总统特别助理兼网络安全协调员;美国司法部直接负责指挥响应针对美国的网络威胁;国土安全部将按要求立即帮助机构和企业平息网络或“资产”威胁;政府在网络事件处理中和民间机构、企业和公众进行互动和协同。

奥巴马之所以发布这个总统令,是因为在安全事件处置中需要提高处置的速度,任何一方单独做都没有办法做到很高的效率,任何一方占有的能力和情报都是比较片面的,只有大家一起协同起来才有可能做到更高的效率。

从这个总统令可以看出美国对于政府在网络安全中的定位和在网络安全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同时政府应起到一个协调者的作用,通过政府领导和指挥,协同企业等民间安全能力,共同应对网络威胁。

今天我们国家对网络安全很重视,当网络遭遇境内外有组织的攻击时,应该向美国学习,政府不能只考虑政府部门的能力,也应该把民间的公司、企业、安全企业、科研院所甚至很多个人力量融合进来,才能更好地解决安全问题,所以政府应成为协同国家和民间安全力量的领导者。

在这里我提出三个呼吁:

第一希望政府能重视在网络安全数据和能力方面与民营企业的合作,在网络安全中政府起到一个领导者和指挥者的作用,融合政府、国企、民营企业的能力和数据,提升国家网络安全能力。

第二希望政府大力扶植和重视民营企业,把整个安全产业链条都做好做精,形成良性竞争,形成共同目标,更好的保护网络安全、保护国家安全。

第三希望政府积极推动网络安全领域的军民融合,国家在国防装备发展中大力推进军民融合。雷神公司是美国的网络安全国防承包商,它就是一家民营公司,这个公司先后收购了WEBsense 、黑鸟等多家公司,它的安全能力强了,美国国防网络安全水平自然就会提高。在这点上美国模式很值得我们学习,在网络安全领域推进军民融合。

企业与企业的协同

第二故事是有关企业间的协同。

近年来网络威胁越来越靠近钱,无论是网络诈骗、勒索软件还是今年以来连续发生的黑客攻击银行事件,目标都直接指向了钱。

今年2月5日,孟加拉国央行被黑客攻击导致8100万美元被窃取。

在这个事件中,攻击者获取了孟加拉国央行SWIFT跨行交易系统的操作权限,利用恶意软件篡改了SWIFT报文,向孟加拉央行在纽约的联邦储备银行发出了35笔转账申请、总价值9.51亿美元,其中虽然被拒绝了30笔;但仍有4笔金额共8,100万美元转到菲律宾。

这是一个没有协同的案例,第一我们通过溯源发现在2013年索纳莉就曾经发生过类似的攻击,而且在孟加拉国央行发生SWIFT案件后,越南先锋银行、厄瓜多尔银行等多家银行也先后遭受到了类似的攻击。

这个事件全世界都很关注。银行被攻击丢失钱是个问题,最重要的引发公众对银行的信任危机,这有可能引发全社会恐慌,造成挤兑等严重的社会和经济危机。

但是如果在13年索纳莉银行第一次发生SWIFT攻击时就能通过威胁情报共享让其他银行有所防范,就不会造成后来的巨大损失。

但所幸运的是,在孟加拉央行攻击事件曝光后,我们国内的几个银行客户马上向我们咨询,希望了解这个事件的真相,大家都很担心类似的攻击发生在自己身上。

360在自己的威胁情报系统,也结合了其他合作伙伴的威胁情报,引入国内的多家银行的业务专家参与,了解了攻击手法、攻击使用的恶意软件和攻击目标和流程,成功对这个事件进行了溯源,让我们客户避免了攻击和损失。

在这个故事中,由于没有银行间的威胁情报共享和安全企业的协同,一家银行的问题变成了多家银行共同的问题,其他银行也遭受了损失。

而另一方面,在事件排查过程中,因为协同将整个事件很清楚地进行了溯源。这是一个没有企业间协同造成损失的故事,我再讲一个因为协同能够避免被攻击的故事。

在美国有一个抗DDoS的联盟服务叫UTRS,这是一个基于信任的基础网络攻击流量清洗协同联盟,联盟中目前有140多家全球知名的安全机构、运营商、互联网企业和大学等,360也是UTRS组织成员。组织中所有机构的网络路由器都配置了相应的规则,一旦哪家机构遭遇了DDoS攻击,该机构的路由器就会将被攻击的IP通过UTRS广播到UTRS组织中的每一家机构的路由器,实时协同动作,对攻击流量IP本地屏蔽,进行所谓近源清洗,从而减轻骨干网络以及被攻击目标的压力,这是对抗DDoS攻击的全球协同。

通过这两个故事,我们可以看到企业间的协同对于安全的重要性,这不仅指安全企业间的协同,还有安全企业与客户之间的协同,以及企业客户与企业客户之间的协同合作。

所以我们希望客户在遭受网络攻击时,不要羞于披露,应该及时分享出来,避免其他企业遭受类似的攻击;安全企业之间也应该打破门户之见,相互协同,共同提高网络安全防御能力和水平,因为,网络威胁面前没有幸存者!

360在国内拥有最大的百万级企业客户群,我们希望在客户与客户之间创造一种合作机制,建立一个基于威胁情报共享的协同体系,谁被攻击了,发现了攻击者用了什么样本,都应该共享出去,让其他客户马上响应和处置,不要让更多企业成为牺牲品。网络安全不应有旁观者!

安全产品的数据和能力协同

讲了很多协同的故事,那到底协同能不能够在技术和产品层面落地呢?大家如果还记得,去年我讲的是看得见的安全,是用大数据方法解决安全问题,但实际数据是基础,有了数据产生了威胁情报,再加上安全专家和产品体系,才能实现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

360公司已经和多个合作伙伴共同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协同防御体系,这是一个在威胁情报驱动下的预测、检测、响应、溯源一体化的安全协同防御体系。

举个例子:

某政府机构部署了这套协同防御体系,有一天他们系统中的一个终端异常请求被防火墙拦截了,防火墙将异常拦截数据上传到了威胁情报中心,生成了威胁情报;

威胁情报中心将这个威胁情报下发到了所有的安全设备中,所有安全设备马上进行了排查,并将排查信息和相关日志汇集到了NG SOC系统,安全人员通过NG SOC的可视化系统对这个异常进行了分析,发现是一起利用恶意软件的攻击行为,并完成了整个事件的溯源。

溯源后制定了响应规则,再下发到了终端安全设备和下一代防火墙,所有设备协同联动阻断了这起攻击。

目前360在威胁情报和基于威胁情报的产品协同方面已经形成了成熟体系和方法,我们也希望将相关情报和能力与同行分享,其他安全厂商的设备将来也可以协同使用360的威胁情报。

360推出威胁情报共享工程

那作为全球最大的安全公司之一、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安全公司,360是目前中国为数不多的有能力建立数据和威胁情报共享体系的公司。

为了更好的解决网络安全、国家安全问题,我们决定率先走一步,推出360威胁情报共享工程,陆续开放自己的数据和能力,今天首先开放的是360全球网络扫描实时监测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可以实时了解全网恶意扫描源,然后对这些恶意扫描源封堵处置,降低系统被攻击的概念。

10年前360开创了免费安全模式,不是为了抢市场,而是为了降低安全软件使用门槛,让整个互联网安全环境更好,极大地促进了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

正是在360免费安全理念的带动下,中国成为全世界第一的,全民享有免费安全和免费杀毒服务的互联网大国,也是世界上恶意软件感染率最低的国家。

微软2015年全球安全感知报告显示,恶意软件感染数量指标,中国连续第三年蝉联全球最低,全球指标为16.9,中国仅为2.6。

今天,我们在企业安全市场开放我们的有价值安全数据,是为了让安全产业基础更好,共同提升国家网络安全能力和水平。

只有协同,才能形成安全的洪荒之力。

周鸿祎 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 协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