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收购锤子传闻被否,不管真假都应理性对待
杨壹圆 杨壹圆

乐视收购锤子传闻被否,不管真假都应理性对待

虽然传闻已经被否,但不管真假,我们都应理性对待。

本文作者:杨壹圆

今早,我看到了这样一条传闻:乐视将在控股酷派后并购锤子科技。而该消息来自一位手机圈人士。

对此,锤子科技CEO罗永浩上午通过微博予以否认,他回应称是假的。但罗永浩并没有针对传闻有进一步回应解释,而锤子科技官方依旧未作回应。

在传闻中,主要包含三部分信息。

1.乐视并购锤子科技

2.坚果品牌出售给阿里巴巴

3.罗永浩入职乐视控股出任首席战略营销官

昨晚,在乐视酷派发布会后,老罗在转刘江峰微博时说了这么一句话:“放下手里心爱的土豆,茄子和辣椒,抖落一身的菜叶子”。

这句话很耐人寻味,对于谣言,罗永浩此前通常的做法是直接公开否认。但此次传闻出现后,罗永浩并未予以否认,他在凌晨更新了微博,简短的写道:睡了。

这进一步引发了外界猜测,因为根据罗永浩的个性,他此前多次公开强调:如果条件不允许说真话,那也应该守住底线不说假话。

而锤子科技的投资方对此表示,不方便谈论,一切以锤子科技官方声明和回应为准。

从锤子科技产品进展方面也可以从侧面看出,当前锤子科技正在面临挑战。而今年6月底,i黑马也曾独家爆出罗永浩将部分股权质押给力阿里巴巴,如果按照传言,把坚果品牌单独出售给阿里巴巴,只能说有可能。

如今已经8月,相比去年此时坚果发布已时过1年,虽旗舰机T3被屡次曝光机身图,但实际进展方面也没有任何消息。

有的人可能会问,不是阿里巴巴入股锤子科技了吗?怎么会出来乐视。我认为,老罗和阿里巴巴可能属于借贷关系,并非投资关系。

但从目前看,无论结果怎样,对锤子对老罗都是一件好事。

酷派依托乐视打生态,乐视依靠酷派打手机

酷派在本月5号刚刚宣布和乐视的联姻。

原酷派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郭德英辞去其董事会职位,担任名誉董事长一职,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将担任酷派董事会主席以及提名委员会主席。

除贾跃亭之外,酷派集团执行董事还有蒋超、刘弘以及李斌。

事实,在5日晚间公布的人事变动之前,乐视和酷派已经完成了股权交割,即乐视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

6月17日晚,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Data Dreamland与买方达成股权交易协议,Data Dreamland将出售公司11%的股份,交易金额为10.47亿港元。买方持有酷派集团17.90%的股份,交易后将持有公司28.90%股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随着乐视成为第一大股东,酷派将转型互联网生态硬件公司。

乐视酷派缔造的生态手机战队,将增强乐视在手机行业的话语权。保守估计,乐视+酷派2016年智能手机总销量在5000万~6000万,2017年销售量有望突破1亿。

这也意味着“中华酷联”的手机地位将正式解体,以华为、乐视、OPPO、小米组成的“华乐欧米”格局在逐步形成。

过去十年,电信运营商成就了酷派,但对运营商的依赖,阻碍了它真正跨过2B与2C之间的鸿沟。

但随着逐渐兴起的互联网手机品牌各路围攻,各大传统手机厂商也“迫于压力”开始采用多品牌战略。例如华为、中兴,他们利用原品牌与运营商继续保持合作,而用各自子品牌荣耀和努比亚去打互联网品牌。

在移动互联网盛行的当下,酷派作为传统手机厂商,面临着巨大的市场压力,同时运营商补贴骤降,也成为压倒酷派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双重环境下,酷派只能寻找一个合适的契机,以回归资本市场。

其实,酷派是打算盘的高手。

最初,酷派借助了周鸿祎推出奇酷手机的声势,造就行业舆论氛围,再通过这种声势向乐视索要更多的投入和资源。

酷派一直都知道,如果光靠周鸿祎,在手机市场上的增速不会太明显,得到的利益甚至逐渐减少。

而乐视不一样,毕竟乐视拥有强大的资本资源、社会资源、内容资源,一旦与乐视成功的在一起,酷派将会使酷派短期的收益大于360短期所能带来的收益。用通俗的话来说,酷派就是想套现走人。

或许大家还有印象,在360刚刚发布奇酷手机后,酷派在6月份将其18%的股份以3.52亿美元转让给了乐视网,此时,乐视网已经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

作为行业竞争对手以及相关的协议内容,周鸿祎怒火中烧,在朋友圈愤怒的说“被人捅了刀子”,随后,360在今天发布公告,宣布其日前已书面通知酷派,要求酷派按照股东协议内容,购买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的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

在这场商战中对于酷派来说,有乐视这条大腿抱着,想怎样就怎样,对于周鸿祎来说,是一个挺郁闷的结局。真是不择手段非豪杰,不改初衷真英雄。

众所周知,在手机厂商中被提及最多的词便是“生态”二字,而本次酷派正式归入乐视后,也将会随乐视一起开玩儿生态。

再次之前,把生态玩儿的淋漓尽致的则是小米。

2014年,小米开始启动围绕“系统+硬件”的智能家居布局,此后推出小米生态链,意在打造一家“百货企业”式的全生态链。 

雷军曾说,我原来是别人生态链的组成部分,今天我要做平台厂商,关键就是在生态链,没有生态链的支持根本做不起来。 “硬件的竞争从来就是多维竞争,不是多卖一个电话少卖一个电话,而是全生态链的竞争,这是一切的基础。” 

可见,生态型公司的崛起昭示了一种不同的竞争规律的到来。 

互联网模式还能是主战场?

昨天,乐视酷派联合举行新品牌的首款手机发布会上,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到场支持。

而这首次引发了外界猜测,但锤子科技官方当时给出的回应是:罗永浩出于个人友情原因到场支持,不代表锤子科技官方。

其后,前金立手机设计负责人袁炫华发微博表示:“唉!工具被小吃收购了,这不科学,我宁愿它是粮食。”这位微博上以锤子支持者著称的设计师还对该事件表示“心碎”、“愤怒”和“不理解”。

在发布会中,乐视联合创始人、酷派集团执行董事刘弘表示,乐视、酷派将实行双品牌战略。在专利资源、产品资源、研发资源和生态资源上,甚至供应链资源上进行密切的协同,在协同化反的同时,也将有足够的独立性、独立的创新。

“乐视+酷派将在今年完成5000-6000万的手机销量,达到行业前四;2017年乐视+酷派将实现上亿销量目标,打造手机行业发展的里程碑,与华为+荣耀、OPPO+VIVO形成行业前三的新格局,形成“华乐欧米”的全新产业格局,有望与华为+荣耀角逐行业第一,并加速手机产业进入互联网生态时代。而步入互联网生态的酷派也定下新目标,在五年内酷派销量过亿,酷派手机重回行业第一,酷派集团市值过千亿。”

当然,这都是刘弘对于未来的预期与设想。

我们很难想象一家互联网公司,在这么短期内做出高销量,小米在经历了行业洗礼之后也仅仅勉强的座上行业老大的位置。

但在IDC刚刚公布的2016 Q2手机出货量显示,前三名分别是华为、OPPO和vivo,小米则排到了第4位。

对于小米来说,可能眼下遇到最大的麻烦是互联网手机这种商业模式的破产。 而对于酷派来说,眼下最大的麻烦可能是运营商渠道这种商业模式的破产。

譬如,互联网电商模式遇到天花板,微博粉丝眼球经济已过时,雷军习惯使用的微博和小米社区活跃性不能与以往相比,而小米在芯片等核心领域仍然缺席。 

在印度遭遇爱立信的诉讼,而迟迟打不开欧洲和美国的大门,自身产品却不断出问题。重视电商,轻视线下渠道和服务建设,让小米背腹受敌。 

锤子+乐视=?

之前,我曾经讲过,手机厂商分为天地派之分,天派即以互联网手机厂商为代表,下沉到传统中,例如:小米、360手机、乐视、锤子、中兴、努比亚。而地派则以传统手机厂商为代表,加互联网营销模式,例如:华为、魅族、VIVO、OPPO、酷派、小辣椒、金立。 

对于“天派”企业而言,融资是第一竞争力,快速扩张。 在亏损状态下做大市场,而后登陆资本市场上市,逐渐把虚做实。

这类企业在短时间内可以成为风口上的猪。如小米、360手机、锤子等企业都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但天派企业,生存和发展环境要讲究天时、地利和人和,良好资本环境、强大创业团队以及市场竞争,都是天派企业的必备因素。 

而对于地派企业而言,它们更多的是创富者。例如华为、oppo、vivo、魅族等。因为这类企业要么是传统行业中已经积累了财富、技术和经验的企业,要么就是即有实业基础又有互联网工具的企业。 

地派创业者的法宝在于,它们拥有技术、资本,而且高度垂直。在互联网的滋养中,在天派创业者面临落地困难时,地派企业反而会如鱼得水。所以,这造就了两种模式的发展,也造就了自己独特的一面。但无论如何,每种模式都要有自己核心的条件。 

“互联网+传统”的模式,要求厂商具有足够的粉丝影响力或粉丝互动沟通能力,而大可乐不具备这种能力,对于资金的支持也是必备的。 

相反,“传统+互联网”模式,必须拥有自己的产品,包括自己的研发团队,以及供应链。这种模式的特点,必须要有极强的供应链优势,同时还要有足够强的渠道能力。 

而在低利润时代,只有出货量很大的企业才能生存。想生存的手机厂商,要么渠道有优势,要么设计有长处。 

在手机行业互联网化的进程中,只要参与其中的厂商都或多或少接受了洗礼与重生,但以成败论英雄角度。

所以,这也是为何锤子会选择在乐视收购酷派完成后进行合并,因为如果不合并,乐视仍然属于“天派”的互联网企业,它是没有任何硬件上的积累,唯有能够“吹”下去的营销模式。但对于互联网企业最大后,一定是要下沉到线下传统中的。

而酷派则拥有天时、地利、人和的独到优势。

因为你们不要忘了,酷派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失败了,但实而他的积累很“厚实”。

因为酷派的品牌,之前主要要面向3种渠道。

运营商:品质要过,尽量低价拿货。

零售商:卖相好,利润高。

电商:品质过,价格透明。

不同渠道投放不同的品牌,在设计、制造、营销、定价等各个环节尽可能地顺应渠道特点。

如果锤子真正的加入乐视,对于老罗和锤子都是好事,因为在营销和生态上有乐视的帮助,而在硬件制造和渠道上则有酷派的帮助,所以这是一件何乐而不为的事。

并且,昨天在酷派和乐视的发布会上,酷派一直都在提这四个字“工匠精神”,相信了解老罗的人都知道,这正是老罗一直所提倡的理念。

酷派集团新任CEO刘江峰也表示,很多人认为现在手机市场是红海、血海,但仍有一些人能看到一片勃勃生机的新蓝海。酷派作为传统手机行业的代表,二十多年来坚持技术路线、工匠精神。

从他的话语中可以听出,酷派也一直在秉承着“工匠精神”这四个字,不知道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

如果,锤子搭上酷派和乐视,那么锤子将在软硬实力方面有显著提升。

前几年,锤子一直想通过提升自己的软硬实力,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锤子在此方面并无太多建树。如果搭上乐视这家大互联网公司和酷派这家大硬件公司,今后就具有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毕竟,从软件能力来讲,乐视拥有海量的内容资源,而酷派拥有大量资深工程师,以此能够弥补锤子的短板,想必也是其梦寐以求的。而乐视的内容玩法大家都清楚,他会将锤子变得和酷派一样,让他们不再只是一家单纯造手机的公司。

其实,在利益至上的商场中,几方都是各取所取。酷派看中了乐视的软实力,而锤子看上了乐视的软件资源和酷派的硬件资源。
 


酷派作为本土一个知名的手机品牌,具有以下三个特点:

1.作为制造商的实力得到了业界认可;

2.心无旁骛地专注智能手机,产品主打高端市场,毛利率高;

3.专注技术研发,并拥有自己的生产工厂。
 


在研发方面,目前酷派在国内拥有专业技术人员超过2000人;在渠道上,酷派线下500多个直销店;在专利方面,目前累积专利总数多达6000多件,海外专利申请也已经超过500项。
 


这些,无疑都将成为锤子并入“乐酷”新型组合体以后的“红利”,而一旦合并,乐视的整个商业链条和生态链将迅速膨胀。

手机厂商抱团取暖时代来临

可以预见,今年已经有两家互联网手机企业死亡——大可乐和iuni。

我曾断言,今年一定是手机厂商的合并年和死亡年。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手机厂商抱团取暖。如果你不抱团,那么等待的只有死亡。

自2015年下半年起,互联网手机红利在快速衰退,而衰退主要表现在为低端产品退位与渠道回归。 那些年的“小米们”络绎不绝,如今大都烟消云散,难言成功。 

现在,我们抛开高端机,来说以千元机主打的低端品牌,例如红米、魅蓝,几乎我们无时不刻都能关注到这些廉价机的发布,就连小米的低端机就足以让人眼花缭乱,加之产品线鱼目混杂,已然不是当年全新品牌与风头无两的颠覆者。 他们面对着不能舍弃的低端消费者群体,只好快速迭代着,希望能从这部分消费者口袋里榨取更高利润的糟糕策略。 

从长期来看,今年智能手机市场将不再是增量市场,而是存量市场,众多智能手机企业将分食蛋糕陷入到抢夺竞争对手份额的战斗中,也会有很多中小手机企业由此不得不退出市场,智能手机市场的产品集中度会大幅提高,剩下来的企业也将继续为生存而战。

如今,智能手机已活跃了近10年,从功能到设计到不再属于创新时代,急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性的创造,如果仅仅是在当前样式样的修修补补,再集中起来烧火取暖也很难抵御严寒来袭。所以,在资本的退烧的当下,抱团取暖才是最好的结局。

虽然传闻已经被否,但不管真假,我们都应理性对待。

乐视 智能手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