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不行,马云家现在连支付宝也要被微信支付赶上了?
周路平 周路平

社交不行,马云家现在连支付宝也要被微信支付赶上了?

微信支付正攻入马云最核心的领域——支付宝,且有赶超的可能。

文丨周路平

编辑丨卢旭成

便利店7-11内,付款的消费者自觉分成了两队,手机支付的队伍远比现金支付的队伍长了很多。比起掏钱包,白领们早已习惯了打开形影不离的手机,扫码付款。

街道烤红薯的商贩也在追赶潮流。他们把微信支付二维码打在一张A4纸上,贴在乌黑锃亮的铁桶架,缠着纱布的手一边递过去红薯,一边看着微信支付。

更令人意外的是,北京两家寺庙的功德箱也被放上了微信支付的台牌,供香客们上供小额的香火钱。

微信支付的轻便,正让越来越多的互联网生意迎来爆发式增长。我们将此称之为“微信支付红利”,以微信支付为代表的移动支付正在替代原本的小额支付方式,比如报刊亭的游戏点卡、短信支付,以及便利店和餐饮店的POS机刷卡等等。

有消息人士曾向创业家&i黑马透露,5月份通过微信支付进行手机充值的费用高达150亿元。

而已在A股提交IPO申请的移动阅读平台掌阅科技,2015年营收达6.4亿元,相比两年前增长了3倍。

各大视频平台的付费会员在近年也出现暴涨,2016年,爱奇艺从1000万付费会员涨到2000万只用了半年时间,这里跟微信支付红利有莫大关系。

……

可以看到,便利店、移动阅读、视频网站、知识分享等微支付为主的业务因为微信支付的普及而享受到巨额红利。

1

据微信官方的数据,微信支付绑卡用户已超3亿。而支付宝公开的活跃用户数是2.7亿。据Analysys易观的数据,2016年第1季度,支付宝在移动支付市场份额上出现下滑,但仍以63.41%的市场占有率继续占据首位;微信支付背后的财付通位列第二,为23.03%。

“微信支付用起来很方便和习惯,超过支付宝的可能性很高。”唱吧创始人陈华说。

显然,微信支付没有包袱地成为移动支付的标杆,就如同微信没有包袱地成为移动社交的王者一样。

移动支付前传

11年后,肖庆平依然对当时的一切记忆清晰。

2005年3月,王建宙从中国联通调任中国移动总经理,并首次亲自出面,在阜成门国宾酒店召开了一次SP(电信增值服务提供商)大会。

肖庆平以掌上通董事长兼CEO的身份参加了会议,并作为SP代表被安排首个发言,在场的包括马化腾、张朝阳和汪延等人。不事张扬的肖庆平一反常态,在会上一方面高呼SP已经成为过街老鼠,呼吁严打,取消恶意违规者的资质;另一方面,他也建言中国移动应该主动宣传取消订制服务的方法,给用户知情的权利。

肖的言论刺痛了SP的要害,引起了反弹,他甚至被一位处长找去谈话,事后说他很虚伪,不说实话。肖庆平口中的SP们曾是短信支付最大的金主。在此之前,线上付款主要是银行卡转账和汇款,短信支付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

这些被称为增值服务提供商的企业,开始把各家的东西搬到手机上。精明的商家很快就发现,运营商遍布全国的门店成为了最好的支付渠道。运营商给SP们的每个代码都是一个支付通道,典型的包括VIP邮箱包月、游戏充值、杀毒软件下载等服务。

当年最大的客户是三大电脑杀毒厂商,过去他们发一套光盘,向全国分销,后来改为自动更新病毒特征库提供在线杀毒服务。用户每月通过短信交10块钱获得一个病毒更新码,然后在网上下载最新的杀毒软件。

短信支付确实是一个杰作。它利用了中国移动自己的营业网络,在大部分渠道不通的互联网早期,完美地构建了一个支付体系。SP提供服务,用户到营业厅交话费,运营商从中收手续费。“在银行开个卡也是个卡,用户在移动开个户也是个户。”这给中国移动打开了一扇新的业务大门。

当时,掌上通一年通过短信支付获得的营收达到2亿元,15%的利润。这还是规矩做事的结果。

掌上通承接过《超级女生》的短信投票业务,一条短信一块钱。歌迷的疯狂超出想象,高峰时段,10分钟投票时间涌入了600万条短信。按当时的方案,服务商与运营商按85:15的比例分成,15%归运营商,剩下的85%归电视台和服务提供商。

这是一种成本高昂的支付方式。唱吧的陈华起初也接入了短信支付,但很快就决定放弃。电信运营商作为渠道方要从唱吧的每笔收入中收取50%的通道费,“这么高的费用对于我们有什么意义啊,宁可不要它。”用户交了100元,到唱吧账上只有50元,而用户又觉得花了100块钱,大家都不舒服。

这些钱除了运营商拿走一部分,中间的SP也要从中赚钱。当时看起来收费高,但坏账率也高,很多用户欠费之后直接丢弃手机卡,造成坏账。

2

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开始失控。

SP们变得贪婪,打算什么都不提供,直接从用户的账上扣钱。这是一个漏洞,根据中国移动的规则,代理商与中国移动签约,做中国移动的服务提供商,可以向订制服务的用户收取服务费,而费用通过短信的形式扣除。

原本这个产品的初衷是为用户提供更多的网上服务,包括资讯、小说、彩铃等等,其中隐含的前提是透明和知情,用户需要主动订制,并且知道需要付费。但当时绝大部分的做法是,用户被莫名其妙的扣费,收费服务取消困难等等,“这里面可以写一本书了,为什么(SP)那么臭名昭著。”肖庆平对创业家&i黑马表示。

比如有SP专门买高端用户的号码,而这些用户的号码很有可能是公家付费,有些人干脆一个号段一个号段的买,然后往用户的帐户上发代码,直接从其话费中扣费。“完全就是直接伸手往你口袋里面拿钱”。事情过去了十年有余,肖庆平仍然难平其愤,他把这种行为比喻为银行柜员直接把客户存的钱装在了自己口袋里。

这种野蛮生长在2006年前后到达顶峰,随后SP的红利开始迅速下滑。短信支付的故事很快落幕。

微信支付红利

在微信支付爆发之前,线上线下的支付市场基本被两个巨头把守:一个是线下门店的POS机刷卡,主角是银联、快钱、拉卡拉等;另外一个是PC网络支付起家的支付宝。

2014年之后,移动支付迅猛起来。

邢帅教育创始人邢帅对其中发生的变化印象深刻。这位当年的差等生早年在YY上开课直播,教网友photoshop,风靡一时,但真正要收钱却很费劲。用户必须到银行汇款。由于当时银行的ATM机不能支持私对公汇款,需要通过柜台办理,很多人通过ATM机发现连钱都汇不过去,都以为邢帅是骗子。再加上学习不是刚需,稍有点麻烦用户都选择放弃,这也导致了邢帅教育的支付比例一直不高。

2015年,邢帅开始清晰地看到付费用户在以每年3-5倍的速度狂飙。“能感觉到它的变化,以前你想说服一个人去付费还是挺难的。”邢帅对创业家&i黑马表示。移动支付的便捷被认为是高速增长的主要原因。邢帅发现,每个有意愿付费的用户可以在主意改变之前完成付费,这种便捷性极大地刺激了支付热情。

有着同样体会的包括掌阅科技,这是一家卖电子书起家的企业。在2009年前后,电子书免费盗版横行,掌阅果断选择了收费模式。其创始人成湘均告诉创业家&i黑马,当时偏远地区的用户,通过短信的方式,一块钱一块钱地购买诸如《如何养牛》之类的电子书,当时营收规模很小。

随着微信支付的普及,掌阅电子书业务开始出现成倍增长。2013至2015年,掌阅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27亿元、4.2亿元、6.4亿元。

陈华做唱吧时,支付处于新旧更替的尾声。

2012年,陈华从阿里巴巴出来,创办了手机K歌软件“唱吧”,盈利模式是卖虚拟礼物。为了方便付款,当时唱吧接入了支付宝、充值卡、短信和游戏卡等等。

刚开始两年,唱吧的用户通过银行转账依然是常态,很多用户没有支付宝,也不想开通网银,只有一个存折。但转账本身是一件麻烦事,双方需要先通过QQ对接,发一个银行账号给对方,工作人员确认接收到款项之后,再手工帮他们发放虚拟金币。经过逐渐优化,最后只剩下支付宝和2014年崛起的微信支付,“你现在让人用银行卡转账都没人愿意干这个事情了。“

视频网站的情况大抵如此。2016年6月,爱奇艺宣布其付费会员增长到了2000万,而半年前只有1000万。回顾其历年的付费用户增长轨迹,能够很明显地发现,与移动支付爆发的轨迹不谋而合。爱奇艺的第一个500万会员经历了四年时间,第二个500万仅用了五个半月,而从1000万增长到2000万,仅用了半年左右的时间。

爱奇艺CEO龚宇分析,爆发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国家对于盗版打击的日益严苛;二是移动支付技术和环境的日趋成熟。

3

(制图 / 车畅)

尽管腾讯旗下的财付通在2005年已经成立,但微信支付起势始于2014年春节。微信支付通过红包的形式,成功实现了对支付宝的逆袭。第三方统计数据显示,仅春节几天时间,微信绑定个人银行卡2亿张,而支付宝要达到如此量级用户,用了8年时间。

滴滴与快的、Uber的打车大战也为微信支付的逆袭添了一把火。互联网打车服务刚推行时,凶猛的补贴吸引了大量的用户,而使用打车软件的一个前提是绑卡。尽管出行领域的补贴令人诟病,但作为野蛮的产物,微信支付开始得以在更为高频的场景中广泛应用。腾讯2016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在前一季度,微信支付绑卡用户量已经超过了3亿。

微信支付的崛起,让背后的服务商们尝到了甜头。2014年春节前,哆啦宝开始接手微信支付的扫街工作。当时的业务员跑去跟商家谈微信支付,对方大多不懂,还需要手把手演示,推进缓慢。

红包大战和打车补贴给了微信支付翻盘的机会,哆啦宝30%的商户都是自己找上门来主动要求安装。因为商家发现,一天好几拨人在付款时询问是否可以使用微信支付。这种直观触动远比市场人员苦口婆心的劝说来得有效。

如今,哆啦宝每天监测到的交易单量达到30多万。“每个季度翻一倍,这个也不是我们(决定的),主要是用户习惯培养起来了。”哆啦宝创始人兼CEO常大维体验了一把身处风口的感觉。目前,依靠微信支付的分成,哆啦宝每月的收入达到数百万元。

根据微信支付的规则,商家接入微信支付需要支付0.6%-1%的通道费,这些收入由微信支付和服务供应商分成。微信支付给服务供应商一个价格优惠的手续费,哆啦宝以千分之五的手续费卖给商家,“千分之五我们有一定的盈利空间”,这个利润最终由哆啦宝和小二五五分成。

常大维举例,1000万交易额,哆啦宝起码分到千分之三,就是3万块钱。平台小二的月收入平均达到七八千元。目前,哆啦包现在有180人,众包的小二有四五百人。

轻盈的微信支付VS厚重的支付宝

微信支付一方面尽可能多地收割线上场景,同时把眼光放到了线下。

2016年8月8日,这已经是微信支付第二次举办线下的无现金活动,官方宣称,8天时间,超过1亿人次和70万家线下门店参与其中。支付宝则在每年的双十二,鼓励小区里的用户走进商超,扫码消费,也引发消费狂潮。

一个有趣的事情是,代表传统与古老的寺庙,在现代文明面前也赶了一把时髦。2016年7月,以科技和潮流著称的龙泉寺开通微信支付,接入寺庙的茶苑,每天有三四笔订单通过微信支付的通道流入后台账户。

而在另外两个寺庙里,功德箱被放上了微信支付台牌,手机扫码后,出现一个手绘功德箱:行善积德,随缘乐助。一笔笔小额的来自现代香客的善款进入了寺院的银行账户。

这些寺庙都是哆啦宝谈下来的。常大维现在最苦恼的事情是,用户的迅速增长使得哆啦宝系统老是宕机。有一段时间,他得天天往阿里云交钱买流量。微信支付方面对创业家&i黑马透露,在全国,和哆啦宝一样为微信支付提供服务的代理商多达5000家。

“在网页时代,支付宝远远超过财付通。”陈华说。如今,唱吧的线上支付里,微信支付占到了百分之二十,不过这个比例还在增长。“微信支付用起来很方便和习惯,超过支付宝的可能性很高。”

微信支付的特征明显:小额,高频。常大维发现,微信支付每天有三次高峰期:午饭、晚饭和晚上的球赛。而这些支付大多是每单一二十元的小额支付。

这正是微信支付逆袭的基础:庞大用户流量和高活跃度。据腾讯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微信月活跃账户数达到8.06亿。

支付宝没有一个自己的微信作为超级流量入口,因此阿里几乎收割了社交之外的所有入口,高德地图、UC浏览器、豌豆荚……。蚂蚁金服当然希望所有的底层业务都能连接支付宝。阿里似乎依然不放心,支付宝在最新的9.9版本中加入了更加强烈的社交和生活元素。

阿里还构建了一个庞大的金融帝国——蚂蚁金服,发力芝麻信用、余额宝等金融业务,在消费者心中构建了一个“万能”形象,把金融业务做深做透。支付宝要背靠蚂蚁金服抵御微信支付的侵蚀。

蚂蚁金服支付事业群总裁樊治铭曾在接受财新采访时指出,支付的制胜点在支付以外。

现在看起来,尽管微信支付风头正盛,但腾讯始终没有准备围绕微信支付做一个腾讯金融集团的动作。

这符合腾讯的一贯作风——不做太复杂和太深入的东西,喜欢投资、支持外面的团队去做。“我们的架构可能更适合做一些基础性的、平台性的、普适性的连接器”。腾讯总裁刘炽平曾强调,腾讯不会做大而全的金融业务。

这也许将注定了微信支付与支付宝的分野:支付宝越来越专业厚重,微信支付越来越大众轻盈。

一个有意思的变化是,原本支付宝的线下商家推广工作都是通过口碑在做,“最早不带我们玩的。”常大维说,最近半年,支付宝也开始找到他们,“最近可能也是感觉到微信的压力了吧。”

微信 支付宝 移动支付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