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天使投资人刘晓松:社交还有什么戏唱?
腾讯开放平台 腾讯开放平台

腾讯天使投资人刘晓松:社交还有什么戏唱?

大部分人会认为社交没戏了。我的答案是社交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还有好多机会。社交领域的新机遇,来源于技术驱动、代际、行业、分群、垂直、平台等方面。

本文授权转载自腾讯开放平台(ID:open-qq)

刘晓松(Alvin Liu)

1999年投资腾讯,让刘晓松一战成名。几年前曾有评论说,“他投资腾讯的回报据说达到了20000倍。”刘晓松的另一个身份是“A8新媒体集团”创始人,中国数字音乐行业领军人物,但这位创业老兵对于投资的热情依然未改。2012年,刘晓松联合互联网投资界资深人士董占斌和苏蔚成立天使投资机构“青松基金”,专注于投资早期项目。2016年最火爆的直播平台“映客”,就是由刘晓松旗下的"多米音乐"孵化出来的新独角兽。以下为现场实录摘选。

2

刘晓松,A8音乐集团创始人兼CEO,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

我今天讲的题目是《社交还有什么戏唱?》。中国最大的两个社交平台QQ和微信都是腾讯的,其他的社交平台看上去也都很强了,看似社交没什么戏唱。但是大家又受社交网络的压迫已久,干啥事都得求着社交网络,求大V帮转,效果也搞不清楚好不好,等等,说明社交很重要。全世界的情况也差不多是这样,美国其实集中得更严重,扎克伯格基本上是一旦看到某种新的社交形态出现,就花钱把这个产品和公司买了。幸亏Snapchat没有被卖掉,否则中国以外的全球社交基本就被Facebook一统天下了。

社交还有什么戏唱?

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人会认为社交没戏了。我的答案是社交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还有好多机会。社交领域的新机遇,来源于技术驱动、代际、行业、分群、垂直、平台等方面。

①技术驱动

最直接的例子就是当下很火的直播。当视频技术、带宽、手机处理能力发展到今天的状况,一定会出现新的产品形态。为此A8和青松基金都做了布局。映客是A8旗下多米音乐内部孵化的项目。2013年青松基金投了“一对一”视频直播的项目“掌门教育”,学生跟老师直接通过视频上课。老师都是刚上名牌大学的学生,刚刚高考完,知识点都还是很热的,稍加培训,教师资源就解决了,现在这个公司现在发展得非常好。

②代际

随着70后慢慢老去,90后、00后崛起,代际更替,社交产品发生革命是必然的事情。对下一代而言,太多东西是上一代难以理解。Snapchat的用户会觉得我的父母在用Facebook,我要是也用,那就简直太low了,所以我一定要选择一个不一样的平台。这当然不是Snapchat成功的全部原因,但肯定是重要因素。这已经足以表明下一代人愿意有自己的新平台。

③垂直领域

有的垂直领域社交现在做的还非常差,比如娱乐领域的社交,里面还有很多机会。举个例子,musically是个很有意思的产品。用户面对手机镜头做表演,从iTunes上购买下载一首歌曲,就可以合成为一个MV。一方面能给苹果音乐带来流量,解决了音乐的版权问题,同时这些用户能够秀自己的才艺,特别好玩。这个产品是两个中国人做的,我当时见了他们,发现发布内容的人主要在美国,建议创始人去美国发展,就给他们介绍了lady Gaga的经纪人Akon,他也是著名歌星。现在这个产品在美国超级牛逼,总榜排到过全球前三。如果在中国做,很难做起来,中国普通用户一到镜头前就有点发怵,不美颜一下不敢往外发。

④分群

如果你不知道王俊凯的星座,那TFboys的粉丝会认为你到这个世界上是白来了,但是这个群体可能根本不知道特朗普,这事跟他没关系。未来的世界会分为很多群,可能根据兴趣来的,也可能根据某种属性来的。重要的是,我这个群的人不愿意跟你那个群在一起,思维逻辑、表达方式都不一样。例如same这个产品对用户非常有选择性的,大叔进去会受不了,而喜欢上了根本就没办法离开。我看好这个产品,尽管这两年发展有点慢。

⑤行业

社交深化细分下去肯定会进入行业。Linkedin是行业社交,但中国为什么没发展起来?SaaS也是有行业属性的,SaaS能不能进入社交领域?如果能,那这个机会很大。反过来看,如果你做了一个saas,完全没有社交属性,那你的护城河有点低。

社交领域还有很多空白点可以去探索。同时我负责任地跟大家说,社交跟每一位创业者都特别有关——如果你的产品没有社交属性,会比较容易被颠覆。如果你没有充分地利用社交网络,我会高度怀疑你的传播是不是有效。即使创业不做社交,也要高度关注社交。

社交产品的5V法

先做一个小测试。做一个产品,有两种方法,大家觉得哪个更正确?方法A是先做一个牛逼的产品,再去打动用户;方法B是根据用户的需求去设计产品,大家选哪个?

我选B。了解用户的真实需求特别重要,很多需求是伪需求,你要去判断清楚。这位同学选了A,他的理由是,乔布斯的做法就是A。我们一起来穿越一下,到乔布斯重返苹果的那个时间点。乔布斯被苹果扫地出门后到回到苹果,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做了iPod。当时全世界IT行业都在争夺的制高点是PC,苹果和微软打得一塌糊涂,当时苹果输了。但PC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董事会认为最重要的就是要把这个宝座抢回来。而播放器这个市场如此之小,况且索尼的mp3播放器全世界都已经流行开了。这时候乔布斯回来干了这么一件不入流的事情,很小的一件事情。为什么?

乔布斯是非常清楚地知道用户需求以后才去做iPod的。尽管这是一个小众市场,而且看上去需求已经比较好的被满足了,但是乔布斯的牛逼之处在于他发现了一个巨大痛点,就是当你面对海量歌曲的时候你如何选?起始点一定不是产品,而是先想需求。你知道乔布斯对音乐有多深的了解和多深多爱吗?乔布斯大学时与女友分手,是因为与琼·贝兹约会,贝兹是谁,她是民谣女皇,巴布迪伦同样重要的音乐人,当然他们也是恋人。我相信iPod里面有贝兹的影子,而没有iPod很难想象有iPhone,iPhone3长得如此像iPod,尤其是itouch。第一次知道苹果要做手机,我不以为然,当我第一次看到itouch时,我相信苹果会有一席之地,当我打开app store时,感到这世界要颠覆了。可见乔布斯对需求的把握,前瞻而又精准。他的起始点不是做牛逼产品去打动用户,而是前瞻性的看到了需求才做了牛逼产品。

那么一个新产品的启动过程,第一步是什么呢?第一步是确定价值痛点。其实很多需求时没有价值得,有些需求就是一个功能,很可能就是“放鞭炮”,火一下后面就没消息了。脸萌app出来后,我立即就用了也喜欢,但我立即就发了微博,希望它不是像鞭炮一样响一下就消失了,可惜基本言中了。有小痛点,没有价值,没有深度,或者说需求背后没东西,这不是价值痛点。挖掘一个产品的需求点,一定要挖到情感深处,挖到爱恨情愁,这个产品才会有生命力,否则就是昙花一现。在了解用户需求痛点时,千万不要找调研公司。这个过程非常辛苦,但如果你做了一定会受益,也是做产品最精彩的地方。

《中国好声音》这档节目的价值痛点是什么?你看这组镜头,导演让贝娜穿着普通的牛仔t恤从出租车下来,接着展示她的癌症诊断书。导演这样的设计意图是什么?他想让这个选手一出来,就离你很近,她就是你身边的邻家女孩,她就是你不如意生活的一部分。之后随着贝娜的晋级,你跟着她一起成长,她的成功就是你的成功,她的璀璨有你的一份喜悦。带来希望--这就是好声音的价值痛点。整个节目就是围绕这一点去做的,我们因此深受感动!再看看另一档节目“青歌赛”,歌手和评委都不逊色,但是你感动吗。

除了价值痛点,另一个同样重要的要点,就是谁是目标客户(受众)。在好声音里,受众就是有梦想的人,就是日子过得不太好还要梦想成真的人。我们大部分普通人都有各种不如意,但是,尽管我们身在沟渠,也仰望星空。所以好声音能打动了我们。

价值痛点和目标客户,是产品设计最核心的两个要点,如人脑的左右半球,不断碰撞,直至落实清楚“什么人,对这个价值有需求”。

就需求而言,除了要判断是不是真的需求外,需求还有强弱之分,有些是很强的需求,有的则不一定。比如你的产品里做了半天社交功能,用户却另外建了一个QQ群,就短路了你产品里的社交需求了。所以不仅仅是说你要确认这个东西是有需求的,还要对这个需求的深度和频密度做研究,一定要去亲自问用户。怎样判断需求真伪,建议读一读“精益创业实战”有关章节。

第三步,我们考虑如何实现,就是解决方案。做产品,顺序特别重要,一定是前面两个问题明确了,才考虑实现的问题,而不是倒过来。

需求老在变化,什么是你要抓住的稳定的东西?就是我刚才讲的价值痛点。例如,刚才这位同学的运动音乐头盔项目,你会发现骑自行车的人一会儿喜欢听音乐,过一段时间不喜欢听音乐,听新闻了,或者又干别的事情了。这是因为这些需求还不构成价值痛点,运动中的用户,听音乐也好,听新闻也好,是想解决“枯燥”这个价值痛点。bycile是美国流行的一个连锁运动室,把用户关在黑房间里,用很大的音量播放音乐,教练不停的呼喊引导,也是解决"枯燥"这个价值痛点,所以你的头盔和bycycle的黑房间,都是不同的解决方案而已。的面对这种用户需求老是变的情况,你的唯一办法是把他的需求挖得更深,直到抓住需求背后的价值,挖到情感这个程度。

抓住情感,就抓住了用户的心智模式,你的传播就呼之欲出,到位,精确,这就是5V法的第四步,传播。之后的第五步就是盈利模式,今天就不展开讲了。值得提醒的事,这五步,有时候是需要整体思考和验证的,但一切都要围绕"价值痛点"来展开,所以叫五个"V"(Value)。

产品的5V法,就像人体。价值痛点和目标用户就是脑袋里的阴阳两面,不断碰撞,这构成一个公司和产品和灵魂,解决方案就是躯体,而传播和盈利模式就是两只手(如图)。脑袋清晰,不要随便动,躯体和手要常动常新。特别要提醒的是,顺序别错了,千万别先动手去做解决方案,这是技术砖家创业最容易犯的错误,因为你觉得这个容易上手,其实你是对团队不负责任。

640

为什么musically在中国产生却在美国成功,而periscope在美国产生却在中国被映客发扬光大?本质就是中美价值观不一样,别在长相上看这两个产品很像,这是解决方案层面的,用户行为差异很大,价值痛点则根本不同。periscope有了脑袋和躯体,但没有双手,同样有人把映客又反过来copy到美国,我同样不看好没有投,因为美国没有打赏的文化。我问了老美,包括在美国生活多么年的中国人,英语里找不到一个词来描述"打赏",英美文化里有tips,同样是给点钱,文化价值和场景根本不同。虽然说periscope有了脑袋,但这个脑袋和映客的脑袋是两码事,同样,你们看到市场上绝大多数的"直播"产品包括花椒的价值痛点跟映客也是两码事。主播们会到处张扬自己在映客直播,这里的区别是什么?你们问问佑生,佑生也在这个班里,最有发言权。

Snapchat在美国很强,而中国至少有五十个团队在copy,四年了,没有成功的,为什么?Snapchat强调"the moment",我们相遇的美好时刻,不在乎画质和天长地久。模拟的场景就是我们的日常对话,咱们见面聊完即完,聊完不会保留,有的视频中很多是带颜色的,在中国有这个需求啊,为什么不成呢?我还是相信会有团队走出来,但是会以另外一种形态出现,肯定不是美国这个形态。

回到今天的题目,社交网络,还有戏,显著而重大。不光是因为代际的原因,不光是因为技术的原因会出新东西甚至新平台,甚至大家做产品看上去跟社交无关,但都要有社交思维。比如电商xx平台,量很大,但干的都是苦力,以此建立的护城河,不会太坚固,你看蘑菇街和美丽说也合并了,相反我更看好小红书,这也是你们班的同学。

在这个判断下,我现在在做什么呢?A8做了一个下一代社交产品的孵化平台,基金也有参与,以开放的方式吸引有兴趣的产品人或者公司,来领导或参与一些项目。这里面最核心的两点,就是确定价值痛点和目标用户。

腾讯 天使投资人 刘晓松 社交 痛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