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互联网驾校”学车,你敢上路吗?
王琳 王琳

从“互联网驾校”学车,你敢上路吗?

吴峰就这样肯定地说:“未来一定是‘驾校+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驾校’的模式。”

文丨王琳    编辑丨杨洁

对互联网驾培行业来说,现在或许是最好的时代。

几个月前,驾培改革新规公布的晚上,趣学车创始人刘老木非常地激动:“有点睡不着觉的感觉。我写了一段话,我说这次改革的广度和深度远超所有人的预期,包括我们自己。”

一直以来,驾校都是半行政化机构式的存在,这决定了它的封闭和垄断性。有过考驾照经历的人,都能总结出一大堆不满:教练态度恶劣,吃拿卡要现象严重;学员等待时间长;驾校收费不透明;教学质量差……

如今,互联网已经渗透到生活的各个场景。随着政策的开放,互联网创业者涌入,是否能让驾校转变为真正的服务机构,是所有人心中的问号。而业内对此的普遍看法是:传统驾校的主导地位将会逐步弱化,新的巨头在崛起。车轮CEO吴峰告诉创业家&i黑马“2016年将是互联网驾培元年,也会是一个分水岭。做得太慢的公司会消失,到明年,行业巨头也会露出水面。”

一个规模巨大但仍在初期的市场

驾考培训是汽车后领域里一个千亿级市场。据TalkingData发布的《2016移动互联网汽车人群洞察报告》,2015年全年中国新增汽车驾驶人数为3375万人,近五年驾驶人的平均增速约每年2300万人。按照人均考驾照花费 4000 元计算,预计 2016年驾培市场规模约为 1000 亿元。

驾考市场同时又是整个汽车行业万亿级市场的源头。“这个细分领域应该是兵家必争之地,如果能把它做强、做透,对未来很多相关产业,例如新车、二手车、汽车金融、汽车保养等,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但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公司真的能把驾培行业做透。”吴峰对创业家&i黑马说。

与未来足够大的增长空间相比,驾培行业的发展仍然处于初期阶段,且尚未出现龙头企业。普通驾校的学员平均只有不到1万人,就连规模最大的东方时尚也只有20万学员。事实上,传统驾校本身就是高度离散的,由于地域性差异,即使像东方时尚这样已经上市的公司,仍然没有成为全国性公司。

传统驾培行业在过去很多年仍然是一种封闭的状态,互联网从业者并没有过多关注过这个领域。直到2014年后,公安部关“自学直考”政策的消息放出来,互联网圈才开始正视驾培行业。据创业家&i黑马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开始,共有16家涉及到驾考培训的互联网平台获得融资,除了车轮互联在今年4月份完成C轮融资外,其余的全部停留在早期投资阶段(天使轮、A轮)。

巨头们在悄悄布局

在互联网驾培平台中,有一批出现时间较早的玩家。这些平台在诞生时都是以工具型为主,主要为学员提供科目一、科目四等相关的题库练习和培训。由于工具最容易吸量,所以从积累用户的角度看,这些平台具有明显优势。

根据TalkingData统计的“2016年3月驾考摇号应用覆盖率TOP10”显示,排在前三名的分别是驾考宝典、驾校一点通和车轮考驾照。尽管导流平台仍然属于最初级的汽车后市场模式,但它们手中的用户流量,或许能够为未来在整个车后市场的布局开放一个闸口。所以,也吸引来巨头纷纷的投资。

易车网近两年加紧了在汽车后市场的布局,共投资了30多个项目,其中就有驾考平台车轮互联。2014年4月12日,车轮互联完成数千万美元A 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易车网与嘉御基金。

易车网创始人李斌曾接受创业家&i黑马采访,在谈到布局看法时说,整个行业还没成熟,市场上的公司目前都处在摸索阶段,行业巨头还未出现。所以,易车的策略是,要去沉淀、“观望”为主。

与巨头渊源最深的还要属驾考宝典。驾考宝典的创始团队,原本是没有驾培相关基因的,而之所以会进入这个行业,驾考宝典产品副总裁高鹏飞称,完全是因为小米公司创始人雷军。他告诉创业家&i黑马:“当年是雷军投资我们,他认为后续三五年,汽车领域会是非常大的机会,同时还帮我们分析了当时的格局和未来的场景。所以我们才决定尝试。”

除了投资之外,有的巨头更干脆将这类平台“收入囊中”。2015年2月27日,58同城确认全资收购驾考平台驾校一点通。虽然具体金额未透露,但全资收购或能看出58同城的用意:以驾校一点通为起点,进一步完善围绕车主行为形成的汽车O2O全链条,从报名、学车、拿本、陪练、服务,到拍卖、销售等,全部囊括其中。

以工具型为主的平台目前早已三分天下,对于创业者来说,再从这个角度切入几乎已经没有优势可言。

互联网玩家的新探索

永远用一个APP或平台去解决问题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至少在未来的互联网驾培行业很难再生存下去。无论原本是轻还是重,玩家们都在向着更加平衡的模式做探索。

从去年的下半年开始,车轮把现有业务拆分成了两块,一部分是比较成熟的后轮业务,包括流量、新媒体;另一部分,则是与考驾照相关的前轮业务,包括题库和目前正在探索的O2O模式,即在线下与传统驾校联盟,为它们提供统一的系统和品牌,帮助它们进行服务升级。吴峰透露:“它们(传统直营驾校)会把教练放到我们的平台上面来点评、选择,慢慢地把它们的资源堆积到我们的模式里面来。”2015年,用半年的时间,车轮同时在5-10个城市,尝试了不同种模式,最终选择了目前和B端驾校合作的模式。“我们意识到线下才是重点,对线下一定要更重兵的投入。”

同为驾考题库类应用,驾考宝典选择在“题库”这一环节进行深耕,决定把这块服务做到位。根据不同地域学员的需求和反馈,驾考宝典决定再增加一些少数民族版本,为不懂汉语的西藏、新疆用户提供服务。高鹏飞告诉创业家&i黑马:“目前市面上只有极少数量的少数民族版本,而且都是收费的。而我们会推出全免费的维语版本。”虽然做免费版不但不能赚钱,反而会投入很大的资源和维护成本,但驾考宝典的高管们都觉得,这件事的价值和意义重大,所以必须要做。

91恋车则瞄准了大多数挂靠教练的痛点,试图在这些教练和学员之间建立起监管。91恋车创始人方智向创业家&i黑马介绍,91恋车推出的学车宝,相当于一个开放协议,为学员旅行一对一的服务,其中有91项学车保障,如果教练触犯其中某一条,就会终止协议,由其他教练接管或者罚款。“我们在中间充当了第三方监管的作用,就是这91项学车保障对教练的行为进行约束。同时快速按需匹配,也可以解决学员和教练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有人选择从平台切入再做深耕,也有人选择一上来就提供最直接的驾考培训服务,趣学车就是其中之一。它有自己的车、自己的教练,也就是说采取的是“校中校”模式,趣学车CEO刘老木说,可以把它定义为大驾校中的“小驾校”,但与传统驾校不同的是,它成本更低、速度更快。“在一个大的驾校中,比如50台车里面,有几台车是我们的教学点。这样我们的运营成本是传统驾校的几十分之一,所用时间也是它们的几十分之一。”

虽然对于一群互联网人士来说,去管理训练场里的教练员难度比较大,但趣学车的教练并不是60后的“老油条”,更多的是已经有一定经验的年轻90后教练。

未来一定是“驾校+互联网”

驾培市场各参与方都有不同程度的痛点。对于学员来说,最大的痛点是等待时间久,尤其是在二三线城市,早上9点钟去学,到下午6点钟,在室外等一整天可能只学了20分钟。还有就是,教练大多服务态度差、教学质量低,吃拿卡要现象严重,且收费不透明。

而对于教练来说,中国95%以上的驾培教练是挂靠教练,即自主经营的个体户,他们的专业性在于教学,而在公司的运营及招生方面并不擅长。同时,目前他们的生存状况也越来越艰难,每个月能接到的单量很少,大部分时间是空闲状态。

对于传统驾校来说,它们多数运营经验落后,信息管理不透明,效率低下。

但是,要说互联网把传统驾校彻底“颠覆”,还为时过早。

驾培行业的特殊性在于线下的链条很长。从整个服务过程来看,它的特点是低频、客单价高、周期长、注重服务体验。有人说,做互联网驾校可以借鉴滴滴模式,但与滴滴最大的不同是,就算堵车,滴滴的服务时间也最多是两小时,而驾校的服务则至少半年,这个服务周期里面产生的事情比两个小时要多很多,而且那两个小时是在封闭空间内,但驾培还要涉及到体检、去交通局的几次考试等。这些特点注定了它是一个极其注重线下的行业,而在这些方面显然传统驾校的经验更丰富。除此之外,传统驾校在与官方对接资源上的优势也是互联网无法撼动的。

很多互联网驾校的参与者,虽然有“互联网思维”,但对行业本身缺乏了解,不具备相关经验。

而传统从业者也对引入互联网驾校充满着担忧。由于见到过太多商界“血拼”的例子,传统行业从业者习惯性地把互联网看作洪水猛兽。电商平台对传统零售业的冲击,网络约车对出租车行业的剿杀,微信等社交应用对传统通讯运营商的颠覆……互联网“野蛮人”的出现让他们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戒备。

2014年前后雨后春笋般出现的互联网驾培平台,确实让传统驾校有些担忧。他们面对着互联网模式,内心很是纠结。刘老木这样形容传统驾校的人对他们的态度:“他们最先是看不起我们,觉得就你们几个人打着‘互联网思维’的旗号能做什么?后来就是看不懂,‘不知道你们到底在搞什么’,最后他们也会很焦虑,怕自己来不及改变。他们的情绪其实很复杂。”

但互联网的本质,其实还是融合和扁平。它需要提供思路和工具,来帮助传统驾校实现信息化和互联网化,提高效率,而不是轻易地谈颠覆。吴峰就这样肯定地说:“未来一定是‘驾校+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驾校’的模式。”

驾校 学车 互联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