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翁”周鸿祎:360私有化让我负债200多亿
麻策 麻策

“负翁”周鸿祎:360私有化让我负债200多亿

现在没有任何这方面(借壳上市)的考虑。

口述 | 周鸿祎

整理 | 麻策

i黑马 8月22日消息,360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周鸿祎今日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360已顺利完成美国资本市场退市工作,退市成本高达100亿美金。

他称,360私有化是亚洲历史上最大的私有化,“像这样的体量,退市本身就意味着很大的风险”。

而之所以冒着如此大风险回归中国,他透露,最重要的原因是“几年前国家有关部门负责人找我谈了好几次话,是国家一个很明确的期望。”

据悉,360从纽交所退市的私有化资金来源包括融资以及以招商银行首位的银行财团贷款。周鸿祎透露,其银行贷款金额达到了30多亿美金,合200多亿人民币。

“我现在是中国最大的‘负翁’。”周鸿祎调侃道。

同时,他也表示,关于网络上各类借壳传言不可轻信。“现在没有任何这方面(借壳上市)的考虑。”

以下为经由创业家&i黑马编辑的周鸿祎口述:

关于回归,之前我都是咬着牙不说。经过一年多时间,我们总算顺利完成了退市工作。

我们回来其实风险很大,因为整个过程需要动用的资金金额太大了。我们的退市价格大概是发行价格的5倍,77美金。而且很多投资人还不愿意退出,我们还要给人家一些溢价。所以,整个公司退市的成本在100亿美金。

因为动用资金太大,除了融了一部分资,我们又找银行借了一大笔钱,以招商为首的银行财团给我们提供了贷款。我借了三十多亿美金,合两百亿人民币。我现在是中国最大的“负翁”。

大家都知道,中国公司干什么事情都喜欢一窝蜂。当年大家一窝蜂做VIE结构,一窝蜂去美国上市,你不去美国上市你都不好意思跟大家开发布会。突然,大家又一窝蜂都要回来。

回来有不少人希望跨境套利。这方面股东体量越小的公司越有利。但像我们这样体量的公司选择回来不是出于上述考虑。如果不是为了网络安全的需要,我不会做这种决定。因为在美国混着,虽然(它给你的)股价不是最高,但是我觉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慢慢发展还是有很多机会。有传言说我们回来是为了套利。这属于对私有化不太了解,对我们回来所经历的困难和风险都不了解。

事实上我们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之一,也是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经过十年的发展,我们的技术早已从最初简简单单的免费杀毒发展到对网络攻击的监控、防御。

最初我们做免费的个人安全领域,几年前又推出了免费的企业安全版本。很多中小企业甚至后来很多大企业都在用,它们发现360企业安全产品不需要申请预算、花钱购买,不知不觉都变成了360的安全用户。早在四年前,我们就已经开始组建企业安全集团,在企业安全领域连投资带并购了三四十家企业安全领域的公司。今天我们的客户(指企业客户)已经超过了百万家。

我举这些例子,想说明我们已经在中国的网络安全上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更不要说中国有几亿部的手机、几亿部电脑,这么多个人安全也都是由360来承担。

国家对网络安全非常重视。这些重视安全的部门或机构大概在几年前就跟我们提了一个问题,就是360身份的问题。其实在美国上市以后,我们的角色有一点尴尬。我们实际上是一家中国人控制的公司,但是从资本角度来讲,我们是一家外企,大部分的投资人都是境外的投资机构,都是国外的股东,又在美国上市。我们境内的业务通过VIE结构和境外上市公司连在一起。所以让中国的核心企业安全、国家安全,未来包括基础设施的安全掌握在一家名义上是外资企业的手里,国家肯定没有安全感。

壮大过程中,我们也会碰到身份的辩证问题。中国企业特别是大型国有企业、国家单位或者涉密企业,比如给军队提供一些安保系统,都需要涉密的等级认证,如果你作为一个外资企业,肯定拿不到这个资质。所以当时有关部门找我们聊了两次,希望我们考虑回归。

几千亿美金体量的公司如果想做私有化,基本上是挺难的一件事情。而太小公司国家也不会那么在意。360就挺合适,体量不大不小在100亿美金。虽然我们在互联网上有很多的业务,但是大家知道360核心基础还是安全。所以我们当时考虑,未来360要进一步发展,需要重新变成一家中国公司。事实上即使我们是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但在美国,你会发现,美国同行还是把你当成一家中国公司来防范。

举个例子,我们最近收购Opera,一家挪威的浏览器公司,看着跟安全没有关系,而且在美国它也没有什么业务,但美国没有批准,说Opera在美国收购了一家广告公司,掌握了很多广告浏览客户的信息,他们认为这些用户信息如果泄露给中国公司,可能会给美国造成影响,后来我们干脆放弃了。

不管你在哪儿上市,你只要根上是中国人控制,主体业务在中国,接受中国法律的监管,你回不回来,退不退市,你中国标签就变不了。

从决定回来,到上个月底把它做成,中间我们经历很多困难。很明确的一点,我们最近会拆VIE结构,拆完之后,我们会真正意义上变成内资,一家中国民营的网络安全公司。我认为,我们和其他一窝蜂退回来的公司,最大的不一样是动机。

为什么今天很多公司又宣布放弃私有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部分公司可能回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炒个股票赚个钱。对这种行为,国家肯定会明确的表态,不予以支持。

我们回来的过程当中,各级机构对我们都非常支持。在跟各级不同的领导沟通的时候,讲我们为什么回来的原因,大家都表示非常理解,也都觉得360回归不是一个简单的资本行为,更不是出于一个简单的商业考虑,也是给中国的网络安全吃一颗定心丸,让整个中国国家企业的网络安全更有保障。

最近我在互联网安全大会上谈到一个安全的趋势是协同。未来要真正解决好网络安全问题,特别是国与国之间的纷争,不一定用传统战争来解决,一定会通过网络战、网络对抗的方式。中国今年也成立了战略支援部队,它跟火箭军、海陆空军平行。你可以把该部队理解为网军。咱们得承认,网络安全方面中国相对比较薄弱,所以也要加大这块投入。

最近有一个人号称攻破了美国国家级的网络武器库,他在网上用7亿美金比特币来出售。网络武器库其实就是漏洞库。一开始大家都不信,都认为他是骗子,但这个人随便从库里拿出几个最低级的漏洞,说让你们免费玩一玩。我们的人员验证了以后,发现他盗取的武器库里最差劲的“武器”都要比我们掌握的先进。所以大家就相信7亿美金不是白要的,现在据说很多国家都在联系这个人。为什么这些漏洞会有如此价值?我相信美国储备这些不止花费了7亿美金。网络攻击和防火墙是匹配的,我知道这个漏洞就可以修补我的防线。要防范这种武器的进攻,我觉得国家需要比现在更大规模的投入,而且需要更多像360这样的公司参与。

这种情况下,我们把自己重新定义成一家民营安全公司,呼吁政府在网络安全问题上不要只看国家的作用,也要发挥民营安全企业的作用,把社会的力量、市场的力量调动出来,最后真正解决所谓国家安全的问题。

可以说,我们对中国资本市场确实一无所知。所以我们现在第一步是先回来,先变成一个中国民营公司,这个历程非常重要。这是国家从网络安全角度给我们提的要求。

但是,回来之后很多事情我们也看不懂。比如突然出来了一些360概念股,它们的股票乱涨,甚至还有一个公司的股票代码里含有360,其实跟我们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每天有无数人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我都不认识,都要求给我推荐壳(公司)。

我觉得谣言太多了。实际上我们现在没有任何这方面(借壳上市)的考虑,只是把业务重整做好,因为业务好才是真的好,而不是炒概念。

我们还需要花一些时间来学习、了解国内形势,不要轻信网上的传言。

周鸿祎 360 上市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