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很多人说我破坏了杀毒的规矩,又来祸害直播了!
周鸿祎 周鸿祎

周鸿祎:很多人说我破坏了杀毒的规矩,又来祸害直播了!

还是那句话,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i黑马 8月24日消息,今日由新京报主办的寻找中国创客8月峰会“直播行业的格局与陷阱”论坛在京举行。360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出席并发表了主题演讲。

以下为经i黑马编辑的周鸿祎的现场分享精选:

去年我作为他们所谓的创客导师来发了一顿厥词。当时我脑袋一热,说硬件必须免费,在场的人都如痴如醉。我误导了很多创业者。因为后来我发现硬件免费很扯蛋。今年硬件不时髦了,改谈直播了。问我愿不愿意来祸害一下直播行业。

我认为直播行业才刚刚开始。虽然前一段时间我们刚听说有200家(直播平台),但没准儿再过几天就两万家了。坦率地说,现在来给这个行业总结格局、陷阱,我认为我不够格,可能很多人也都不够格。因为行业才刚刚开始,现在下结论太早。

比如跑马拉松,刚跑了一千米,有人就说我找到马拉松的规律了,或者有人领先了200米,就号称自己成功了。这都为时过早。所以如果今天谈直播这个话题,我决定以一个大主播的身份(来谈)。我一直很想努力地成为网红,但是目前还不够红。

我那么努力地(在花椒平台)直播,甚至连我的车烧着了(不是故意的),我跳下去的第一件事不是找灭火器,而是给它直播。我都这么努力了,猜一下我一共挣了多少花椒豆?我刚才打开手机看了看,不到50万个,大概合人民币5万块钱。平台上的很多主播,胸比我大、脸比我尖,直播一晚挣的都不止这些。

所以我应该不算网红,只能算是一个在努力成长的大主播。我来稍微分享几个不成熟的看法,仅供大家做参考。

第一点,我觉得直播最大的魅力有两点,一个是互动,一个是参与感。比如一个人在台上讲话,台下直播的手机都离他很远的时候,这个叫“伪直播”。它和传统的电视台、传统的摄像机放在台下远远的直播没有任何差别,观众无法和主播进行互动。真正直播的魅力是镜头非常近。为什么传统的游戏直播、秀场直播,虽然做了很多年,但是突然要被手机直播颠覆?我认为最重要的不仅仅是手机这个设备降低了直播的门槛,而且它可以让你随时随地直播。过去我们直播先需要布置个闺房,把墙都搞成暧昧的粉红色,还得买一套声卡。但是手机直播带来的不仅仅是战术上的方便,最重要的是它拉近了主播和观众之间的距离。

曾经有一个心理学家跟我讲一个道理,人和人之间是有气泡的,是有一个距离的。如果今天我跟一个人坐得太近,我们俩又不熟悉,他会觉得我在骚扰他,会觉得他的空间被侵犯了。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一个界限。但是在直播的过程中,你会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因为主播基本上是面对你的,就像是跟你在半米之内进行交流。

为什么很多人愿意去打赏?如果你找一个明星在台上说相声,直播的摄像头离他很远,像普通电视台转播一样,再火的明星人们也不愿意打赏。人们为什么愿意打赏,这个问题我没有答案。但是我觉得主播跟观众之间的互动和近距离的参与感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第二点,我认为直播在未来很有可能是一种分众和社群的组成形式,而未必是一种广播的媒体。现在有很多直播网站,数据大家也就都姑且听之。我们在想一个问题,别说一个直播间有50万人,当一个直播间真正挤进来5000人的时候,你发现已经很难去互动了。所以请一些明星直播虽然可以起到一种烘托人气的效果,但是如果直播仅仅是靠少数明星,那么它和传统媒体、电视台做的直播,本质上并不会有任何差别。只是观看方式、观看工具不同。

直播之所以成为一个颠覆性的行业,其实也许就是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直播的主角,用户会以每个主播为核心,形成一个非常分众的社群。比如一个房间可能只有50到150人,但他们能跟主播形成良好的互动。

一个内容如果一定要追求观看人数,那么它一定是以损失交流和互动作为前提的。一旦损失了交流和互动,它和传统电视台上播的视频节目又有什么不一样呢?所以这是我们现在在思考,也需要大家去思考的一个问题。

第三点,我们觉得直播可能是未来互联网最丰富,也是最强有力的表达方式。它比我们单纯的文字、图片,甚至有某些情况下的视频的表达能力更强。举个例子,比如说你去某一个约炮(交友)应用,你就会发现上面都是被PS过的照片,在面盲的人看来,都是锥子脸都差不多,你根本没有办法去了解一个人真正的性格。但是你一旦通过直播跟一个主播近距离交流,你会发现十分钟的交流胜过千言万语,可能胜过一万张图片。

与此同时,直播这种表达方式的门槛又是最高的。换句话说,不仅意味着对手机流量、电池的挑战,最重要的是对直播的主播来讲,你在手机镜头前的镜头感、表现感。所以我们觉得在未来,短视频、图片和直播这几种方式,可能会在不同场景下来并行。

我有一个疑惑提给大家。很多人要把直播平台做成一个内容平台,但是未来直播平台真的就是一个新兴的视频网站吗?比如马东的《奇葩说》,或者高晓松的《晓说》这类节目,你会发现它们既能够在视频网站上播放,也能够拿到电视台播放。从某种角度来说,它们对传统娱乐业不是颠覆,还是传统娱乐业在互联网上的延长。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哪一家直播网站真正探索出来一种模式,把娱乐内容跟直播很好地结合。如果能够真正很好的结合,那么这就是对传统娱乐业,特别是对传统电视工业一个巨大的颠覆。直到那一天,我们才可以说,直播行业真正开始对娱乐业产生了冲击,产生了巨大的变革。

未来直播一定会分化,一部分直播网站可能会走向媒体化的方向,但目前为止,在媒体化的方向上,和传统的视频网站如何去形成不一样的特点,仍要考虑。另一个方向,就是直播能否走向社群,是否能走向社交。早期的秀场做的网上夜总会的模式,虽然有主播和观众的互动、打赏,但严格来说,我觉得这不是一种真正的社交网络。你会发现,在某些直播网站上,极少数大主播基本上决定了这个网站巨大的流量,而一个真正社交化的、分布式的或者去中心化的平台,是我们正在努力的方向。但是目前所有的直播平台,我觉得都只比秀场往前多走了一步。

关于直播的商业模式,严格来说,像今天这种以打赏为核心的商业模式,我认为并不代表未来,它仅仅是我们从秀场继承的一种商业模式之一。我也相信未来随着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成为主播,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不仅仅是靠颜值吃饭,而真正把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带进来,把直播变成年轻人,特别是90后、95后甚至是00后自我表达的一种基本方式。那么我觉得未来这里边的商业模式可以有很多,比如说在直播间完全可以来做广告、开网店。一个心理学家完全没有必要让他的直播间里冲进来几万人,他可以开一个收费的课堂,讲一门课。你会发现未来的这种商业模式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有一些人跟我讲,说老周你当年把杀毒这个规矩破坏了,因为搞免费杀毒,同行不赚钱,你也不赚钱。今天你又破坏了直播的规则。直播的收入主要是靠打赏和分账,分账比例有的是三七有的是五五,通常主播拿小头。我提出来让主播拿大头,在花椒上主播平均可以拿到80%。

很多人觉得我们破坏了行业的规则。但我要解释一下,如果一个平台把收入全部寄托在剥削主播,那么它的未来非常危险。因为你会发现它特别重视那些吸金能力特别强的主播,而吸金能力特别强的主播,就会主导它整个平台的调性,包括内容。最后可能还是回到了传统的秀场经济,而传统的秀场经济不论规模做了多大,我认为它仅仅是一个赚钱的工具,不可能成为改变互联网表达方式的一种颠覆性的力量。

今天直播行业,要有一些自律。有的人为了吸引流量,就打一些擦边球。从短期来看,这些是投机技巧,或许能给一些主播带来一些名气,也能给某个平台带来一些流量,但是这就有点像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如果这个行业不能杜绝这样的行为,会带来两个恶果。

第一,让老百姓慢慢对直播行业产生一种负面的印象。如果大家以后一提起主播,就没有尊重,那还有人会去当主播吗?如果大家对这个行业是这种低俗的看法,就像你开了一个夜店,你再挣钱,你也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说你是做什么的。因为这不是站着挣钱,不可能做大。

第二,有关部门因此曾经调查过,比如说直播要不要先审后发。因为传统电视台做直播都有一个延迟,避免在直播中有什么突发事件造成不良影响。我的观点非常明确,手机直播最大的优势就是实时,因为有实时才有互动,有互动才有参与,这和传统电视不一样。电视的直播是没有互动的,没有参与感的,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手机直播是革命性的。如果一旦审查了,别说延迟一分钟,就算延迟了30秒,观众和主播的互动就会带来极大的不同步。这对直播行业,我觉得是一个半毁灭性的打击。

最后我抛一个观点,这也是所有人都关心的:究竟直播能产生一些大的互联网公司,还是直播会变成标配?就像论坛一样,今天哪个网站没有论坛?我认为未来直播肯定会成为标配,换句话说,各行各业都可以把直播作为一种表达方式。新京报可以用直播做新闻,途牛网可以用直播做旅游,美团网有一天会拿直播来演示预定餐馆怎么做出一顿饭。

在这个前提下,到底会不会产生一个真正的全民直播,或者一个大直播平台?我觉得这个答案是不确定的。那么直播这个行业到底和互联网巨头之间又是一种什么样的互动关系?巨头们都虎视眈眈,我们做的很多事,哪能没做好之前就跟巨头说,做得不好带不来用户,今天就引起巨头的关注不好吧?

我大概投资做了一年直播,我认为还是非常有机会的。但有一点,我们少开点这种行业大会,不要让直播成为热点,不要让巨头关注这个方向,我们自己在底下闷声把这个东西做好就行了。还是那句话,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周鸿祎 直播 花椒 巨头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