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直播的格局和陷阱,听听大佬们都怎么说!
i黑马 i黑马

关于直播的格局和陷阱,听听大佬们都怎么说!

直播虽然被一致看好,也存在很多争议。

i黑马 8月24日消息,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八月峰会“直播的格局与陷阱”今日在北京举办,围绕直播展开了讨论。

2016年,直播是最热的风口,在资本的助力下,移动直播市场先后诞生超过200个直播应用。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经达到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这一规模还在继续上涨。

新京报社社长戴自更在致辞中表示,直播之所以火,是因为它为普通人提供了新的可能性,只要一部智能手机和一个账号,人人都能实现和世界的零时差互动,世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此时此刻,而不再是那时那刻。

直播为什么被用来加上一切?戴自更解释道,因为从商业角度看,直播是目前盈利模式最清晰的流量变现模式,在刚刚发布的很多公司财报中我们看到,不只是直播平台获得了利润增长,一些赶上了直播浪潮的传统互联网公司,也借助直播业务在逐渐扭转颓势。

直播虽然被一致看好,也存在很多争议。戴自更提到,一些主播频频违规,直播平台的数据造假丑闻也不绝于耳,直播行业的泛娱乐化也饱受诟病。正是这些传闻的存在,让很多人对现在的“百播大战”产生了怀疑。有人怀疑,直播只是又一个被过度吹捧的风口。

无标题

“当一个行业被认为可以连接一切的时候,恰恰说明行业的岔路口已经近在眼前。在这个岔路口,我们应该思考的是,直播的下一步会是什么?”

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认为,未来直播会嵌入各个网站、各个行业,成为标配。他举例,新京报可以用直播做新闻,途牛网可以用直播做旅游,金融理财产品可以用直播促进销售,直播将成为一种普遍的表达方式。

凯鹏华盈中国基金主管合伙人周炜认为,直播不会成为垂直频道。“直播会是非常有利的一个短视频内容渠道,它是未来的一个标配的功能,在任何一个视频平台都有,并且它不太会成为独立存在的一个垂直渠道。”

在论坛上,周鸿祎认为打赏不应该是直播最主要的商业模式,可以更加多样化,而欢聚时代执行副总裁、YY联合创始人董荣杰则认为“打赏是没法舍弃的,这是最成熟的商业模式。”

董荣杰表示,对创业公司来说,面对强大的竞争,以及可能跳下来的巨头,营收能力很重要,直接决定能不能在“百播大战”里活下来。

董荣杰建议,如果想长期的走下去,一定要探索出自己的商业模式。对创业公司来说,打赏是没有办法舍弃的,这是最成熟的商业模式。在这个基础上,可以探索游戏运营、广告或者经纪等其他的营收模式,可能是最好的。

此外,周鸿祎还在演讲中吐槽了直播平台的分账比例。“平台拿大头,主播拿小头。有的是三七,有的是五五。”周鸿祎认为,如果一个网站把收入寄托在剥削主播上,这个直播平台的未来会非常危险,会过分重视那些吸金能力特别强的主播,而吸金能力强的主播,会主导平台的基调、调性,包括内容。

周鸿祎透露,自己一直十分努力地直播, 甚至连爱车自燃后都想到的是先直播,但一共也才挣了不到50万个花椒豆,大概合人民币5万元,“平台上很多主播,胸比我大,脸比我尖,一晚上都不止挣这么多花椒豆,我应该还不算网红。”

但董荣杰不认同这一点。“周总觉得打赏平台拿走一大半是不合理的,但为什么所有直播平台都亏损呢?事实上,直播平台有大量的隐性成本,包括带宽、各种签约费。签约费跟打赏一毛钱关系没有,比如我们签约了一个主播,一年签了几千万,不管他有没有打赏,我们都要照付的。”

董荣杰认为,这个问题要两面看,如果直播平台亏得叮当响,对主播来讲也不是特别有利。

演讲结束时,有观众提问,YY主播的千万年薪是真的吗?

董荣杰回答说,YY主播的年薪比董事长都要高,网红代表着一种新的生产力,这种生产力的营收能力比大家想象的强太多了。

 据悉,寻找中国创客是新京报发起的大型公益系列报道活动,第二季的主题为寻找“影响未来的伟大公司”。今年,新京报聚集柳传志、王健林、马云、李开复、沈南鹏等十五位创客导师,联合100多家一线投资机构,共同寻找中国创客。

据了解,新京报也成立了自己的专项投资基金,对于优秀项目,将直接投资。

新京报 寻找中国创客 周鸿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