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想做首富?先定挣一个亿的小目标(完整版)
王健林 王健林

王健林:想做首富?先定挣一个亿的小目标(完整版)

王健林还说,做到一个简单的优秀企业或者一般的大企业容易,做到卓越就非常困难了。

每天7点10分就到了

鲁豫:您今天7点半就到这了?

王健林:每天7点到7点10分就到了。

鲁豫:那您的秘书明天比您要早到?

王健林:对。

鲁豫:那这个秘书不需要陪到晚上您下班的时候他才能下班吧?

王健林:是。

鲁豫:就是你吗,你每天7点钟就到了?

秘书:嗯。

王健林:但是有一个好处,就是我出差多,她等于不用每天上班,我差不多一半时间不在这,可能更多一点,还不止一半时间。我出差比较多的时候她就可以休假回去。

吃的都是直供

鲁豫:听说了,像您这种大公司的食堂都很棒。

王健林:不,我们这是最好的,因为他们是最多去那种绿色公司去买或者怎么的,在延庆我们自己办了个农场,去租了六七千亩地,养猪、养鸡、养牛、养鱼、养鸭。

鲁豫:就直供你们北京?

王健林:直供的,所以这些食品全部是我们自己家的。

鲁豫:你一来大家吃饭都紧张。

王健林:来这么多人,这都是我们副总裁以上的,我们是自助餐。

鲁豫:这一看就是大连风格的,尝尝万达的饭,好吃。

王健林:而且我们是供应三顿饭的,我来的早就在这吃。

鲁豫:员工吃一顿多少钱?

王健林:不要钱。

鲁豫:我太喜欢这样的公司了,吃饭不要钱。

王健林:这个是有机的。

鲁豫:蓝莓,我的最爱,好甜。

王健林:多拿几个,蓝莓不怕多。

鲁豫:是,蓝莓对眼睛特别好,员工今天吃的跟我们一样吗?

王健林:一样。

让上海迪斯尼20年不盈利

鲁豫:我看大家吐槽迪斯尼比较多的就是价格特别贵。

王健林:没办法,他们成本太贵。纯室外乐园,我们的成本大概就是,南昌跟迪斯尼同样面积,面积、设备数差不多是吧?

万达高管:我们设备比它多,我们设备是它的1倍。

王健林:那就真有问题了,面积跟它差不多。

鲁豫:价格呢?

王健林:我们成本大概只有迪斯尼的1/8、1/9,那你想想,除了建造成本他们是我们的9倍、10倍之外,还有管理成本,至少是我们的5倍。

鲁豫:这是为什么呢?

王健林:他不相信中国人,一个园区来了1000多老外,这不开玩笑嘛。

万达高管:当年的香港迪斯尼开业那么多年,最后你知道是什么盈利的吗,就是把外籍的管理人员全砍掉了。

鲁豫:他们很多时候不是说不相信某一个地方的人,而是因为这个企业太大之后它有一些非常僵化的机制是改不了的,你只能这么做,是吗?

王健林:东京迪斯尼是海外迪斯尼唯一盈利的迪斯尼,就是东京迪斯尼这个投资公司看出来迪斯尼这个毛病,所以这个公司就是,它用迪斯尼的牌子,每年给你交钱,但是你不参与运营,你也不参与其他工作,我固定给你每年交多少钱,所以京东迪斯尼其实不是迪斯尼。其实是迪士尼的牌子,叫特许经营。所以东京迪斯尼开园就盈利,一直到现在,他们自己运营的,巴黎的、香港的,巴黎快25年了都亏损,所以我们很有信心,我都不用等太远,等9月份我们合肥再开。

鲁豫:那在上海会不会具有一些优势?因为上海会吸引到一些人。

王健林:对,它在上海有一点优势,但是正因为这样,我们在无锡干了一个,无锡居于上海、南京、杭州的等边三角中心,都是30分钟到35分钟,现在不是都有轻轨嘛,全是轻轨,一体化,很难说究竟在交通上谁更有优势了,目标就是针对迪斯尼,我们的目标就是让上海迪斯尼20年内盈不了利,就是这么简单。

鲁豫:这个事他们知道吗?

王健林:知道,我公开演讲,就这个目标,我一定要让崇洋媚外的这些人好好认识一下,就是说迪斯尼成立90多年了,肯定是世界最优秀的游乐公司。但我们就这样想,你就是想糊牌,你叫了我们也截糊,我在中国这么多城市周边到处建,我让你糊不成。

中国标准成为国际标准

王健林:为什么开迪斯尼,还是因为缺乏这个文化自信,而像我去参加凤凰那个颁奖仪式我就专门讲了一个观点,我第一次去,而且刘长乐还告诉我,我是第一个获奖企业家。

到这来了以后才知道,我不是因为商业成就而获奖,是因为我搞文化获奖,今天这个奖还是让我有一些小小的激动,10年了100多位获奖者,为什么才只有一个企业家获奖呢?所以我现在要我发表获奖感言我就说一句话“中国实力的增长来自于商业的推动”,所以不要忘记企业家,我获奖就这一个感言,希望以后每一年都能有一位企业家能够跟所有获奖者同行。

我说为什么给我颁这个奖,他说因为你旗下的公司今年拿了两项奥斯卡奖,所以我不是不高兴,我只是开个玩笑。

鲁豫:因为我们这个奖叫“凤凰影响世界华人大奖”,就是光影响中国人还不行,还得影响老外才行。

王健林:难怪你们这个立意,所以说就是全部得看外国人怎么说,对吧?

鲁豫:但是我觉得您这么说是有道理的,就是中国人还没有话语权的时候,基本上外国的标准就是国际标准,那以后中国有话语权的话,中国的标准是国际标准。

王健林:就是当时我讲的,我今后给自己一个新的目标,本来想退休的,现在又定了新的人生目标,就是说一定要干几件事,起码几个奖,至少得整几个东西让外国人觉得这件事,就是中国人说行这个事就行了。比方说电影,现在奥斯卡、金球奖这种的,咱们想办法来整理。

鲁豫:反正他就是特别自信,我个人很欣赏这样的,就是一个人他不被自己的位置所束缚,他敢说,敢发表意见,我觉得特好、特逗。他可能真的是他的性格使然,包括他的这种收藏,一方面是因为他喜欢,然后他也收藏了差不多也30年了,其实也是内行了,他讲了很多在我这个门外汉听起来觉得好像挺专业的。

还没底气给收藏题字

鲁豫:我是因为看您的东西才知道这个石齐先生,以前真是没怎么听说过。

王健林:现在这个人很厉害,我里边的背景有一张他的画,那个更有特点,这张画很有特点,色彩更重,《长城万里图》,看到他题了字“中国画着重笔墨,第一风格、第一趣味、第一时代、第一石齐”,说明这个画家自身也比较自负吧。

鲁豫:他这个不是说特别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画哈?

王健林:对,他的画你发现没有,是有点油画和水墨画的结合。

鲁豫:对,它那个颜色中国画里面很少见。

王健林:他跟吴冠中一样,先学的中国画,后出国学油画。

鲁豫:他去哪学的油画?

王健林:法国。在这个人之前是吴冠中,六种颜色,黑白灰红黄蓝,这个吴先生也是我们发掘或者是扩大影响的,所以我现在是吴冠中最大的收藏者。在那之后我就发现了这个石齐,觉得大这个人更加大胆,他是第一个在卢浮宫举办个人画展的画家。

这是傅抱石的一幅代表作,叫《二湘图》,傅抱石的特点就是画侍女,人物神韵什么细致、刻画生动,笔墨什么传神,如何如何写意,你看他写了一大堆,反正都是赞美的吧。

很多收藏者(藏家)到了那种境界,都会在画的空白处或者留白处写几个字,我怎么怎么的,都会这样,或者打一个章,我还没到那个程度,因为第一是我没这个底气,我觉得我让我来写,你像古代的好多名画,到清以前的,或者说更早的名画,这张画值钱不值钱?当然首先是看腕大不大,是不是真品,其次就是传承人。

鲁豫:谁曾经拥有过。

王健林:如果皇帝拥有,打两个印,乾隆、康熙,再有明朝哪个皇帝题两笔,这就更值钱了。将来这个商界地位再高一点,好,我也给它来两笔,将来一说,曾经被世界什么富豪拥有。

鲁豫:您这个华人首富还不足以让您题两笔,得世界首富的时候才能写是吗?

王健林:反正倒不能那么说吧,反正就是现在觉得底气还不太够。

鲁豫:那到什么时候,那只有到世界首富你才觉得底气够呗?

王健林:也不是,这个不光财富吧,还有修养,再说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

体育产业是和平时期的战争

鲁豫:现在你们旗下这些,哪一个是个人最喜欢的产业?就是你最感兴趣的?

王健林:最感兴趣的,体育产业。过去体育产业有句名言叫和平时期的战争,一个国家、一个地区或者一个公司,或者一群人互相间竞争,最好的表现就是竞技体育,争气嘛,比如说男人那种对抗性的运动非常好,像足球、篮球、冰球、橄榄球这些,三年前布局体育产业时我们国内几乎没人看得懂,或者看好者极少,谁能花10多亿欧元去买一个体育公司?说它的价值在哪里。但是现在你看这个价值就出来了,而且中国把体育产业以前提的目标10年之内做到世界第一,我们规划是5万亿人民币,那比美国还大呢。

所以我现在最喜欢这个,这个体育产业它一个是观赏性好、对抗性强,看的时候都是热血沸腾的,你看,在这种好玩当中还能赚钱,甚至能赚大钱,所以我现在来讲最喜欢应该是这个。

鲁豫:那在好玩跟赚钱相比哪个更重要?

王健林:那当然赚钱最重要了,因为我完全是我自己玩倒无所谓,在1、2年内还要把它推到市场上去,叫它IPO上市,那我就有一个对股东负责的问题了,规模做大、收入增加、利润增加。

鲁豫:财富对你现在还重要吗?

王健林:不重要,我现在不是追求财富,我是追求一种境界、追求一种情怀,我不是说了嘛,我就是试图努力改变世界上那种洋人说了算、以洋人标准作为国际标准这件事情。

你成功了,做事就特别害怕失败

鲁豫:我非常相信这一点,因为真的,只要你有更高远追求的人,当你可以用你的财富去改变一些什么、帮助一些什么,他一定会有情怀,我特别相信,因为历史给了你这个机会,如今王健林你还需要什么呢?谈情怀是需要底气的,您觉得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底气,有这个追求的?

王健林:应该是一个阶段性的,大概就是最近5年,在5年之前这个企业也是一样,万达企业的文化是变了三次,最早提的口号就是“老实做人、精明做事”,那层面觉得很低,但是那个年代就可以了。后来过了一段时间,90年代中期改了一个,叫做“共创财富,公映社会”,90年代中期就有这种意识了,完了2004、2005年又做了一次提升,就题了八个字“国际万达、百年企业”,这个口号我估计再改的可能性就不大了,永远都是这句话,“国际万达、百年企业”,到时候能不能做到还不知道呢,应该说是大概四五年前,特别是走向国际以后,万达的这种自信心就越来越强了。

王健林:我原来也是特别害怕,国际化特别害怕,觉得能行吗,其实我们早就有能力走出去了,就是觉得这行吗?国际跟国内的文化、制度,这种管理能不能行?

鲁豫:害怕什么呢?

王健林:害怕失败呀,这个东西就是这样,你成功了做事就特别怕失败,所以我们就有好多次这样的机会都没敢走出去,自从买了AMC,而且由于我们自己的制度调整获得了成功,彻底建立了自信,觉得这个跨国发展,或者说企业管理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特别是在国际化的发展上获得越来越多的成功,万达的这种自信心就越来越强了。

鲁豫:但作为个人的自信您一直是有的?

王健林:有。

转型越来越如履薄冰

鲁豫:做企业要成功的话,需要具备一些大家共有的特质,比如说你必须要很刻苦,你要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可能严格到在别人看来是非常吹毛求疵的程度,就有很多共同的特点,这些您都是有的,比如吃苦、严格。

王健林:我觉得以我个人体会来讲,做到一个简单的优秀企业或者一般的大企业容易,就是做得优秀比较容易,做到卓越就非常困难了。如果要成为一个超级的企业或者一个卓越的企业,我自己认为最重要的品质就是一定要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想别人没有想过的事情,而且商业模式尽量跟别人不一样,要独特。

就比方说你创新,你就获得定价权或者议价权,或者获得超高的利润,而且别人难以超越,你像别人做住宅地产我就做商业地产,别人开始做商业地产,开始模仿我,我就开始做文化产业,然后别人也开始做文化产业,我现在就整个集团转型,我全力转向文化、体育、旅游、网络。

鲁豫:每一次转型前你们害怕吗?

王健林:转型害怕这个谈不上,但是如履薄冰,哆哆嗦嗦的心态是有的,就不敢迈得步子那么大,或者说试着来。

鲁豫:如履薄冰,你是越做越意气风发,还是越做越如履薄冰?

王健林:应该越做越如履薄冰了,还不是意气风发。现在做决定可能就更多的比较瞻前顾后,要考虑各种因素,可能不是我个人性格的改变,而是公司大了,制约的部门多了,以前可能我们总裁、副总裁,可能就3、5个人开会就定了,现在我们内部叫会签,这个往往内部有一些文件会签,会签就两三个月,一两个月,所以我也在想,我好几次在年会上说过这个问题,叫“大公司病”,只要公司做得大了,逐渐地都会染上这种病,就是安全性增加了,但是创新性,比方说发展的速度和创新能力有所降低。

小目标:先挣一个亿

鲁豫:我看有一个采访,您说90年第一次到香港,就在君悦酒店看对面,说有一天我要有对面一栋楼或者一层楼就好了。

王健林:一栋楼。

鲁豫:那个时候是意气风发是吧?

王健林:对,1991年,第一次去香港,跟我几个朋友一起,在君悦的11层平台上,它是四个楼组成的一个平台,跟花园似的,当时觉得太好了,看完这个我产生了一个感悟,我说我这一生奋斗一定要拥有这一栋楼,倒不是说在香港,就是在大陆,我说一定要拥有一栋,这是人生奋斗目标。朋友们当时还觉得刚做生意2、3年,就觉得你还想要一栋楼,在香港几十亿,大陆也得几个亿,你还敢说拥有一栋楼,我说如果人生连这个目标都达不到,那我们做这个生意就是白混了。

鲁豫:所以人的目标是一点一点变大的,情怀也是一点一点变大的。

王健林:肯定是的,也应该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尽管有那句俗话“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但是这个心和舞台是一个逐渐壮大的过程,很多学生我们一见面或者会谈,上来就说我要当首富、我要做世界最大的公司,你跟他聊就说你要在哪方面做到最大,从什么开始,他说不出来。

所以我就给他讲,通过我自己的经历,我觉得有这个想法,想做世界最大、想做首富,这是对的,奋斗的方向嘛,但是最好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比方说我先挣1个亿,你看看能用几年挣到1个亿,你是规划5年还是3年,你到了1个亿再说下一个目标,我奔10亿、100亿。

鲁豫:这是你当初的第一个目标吗?先有一栋楼或者我先赚1个亿。

王健林:先赚1个亿,还不是一栋楼。

鲁豫:这是你当时的一个目标。

王健林:那个时候一栋楼可能不止1个亿,我在公司里提的目标是3年之内做到1个亿,当时公司很多同事还是觉得不可能实现。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们还不叫部,那个时候都叫科,下边有科长什么的,我说我们的奋斗目标就是3年争取做到1个亿,马上就有一个科长站起来,说你这个经理在说胡话呢,我们现在100万都没有怎么能做到1个亿,我说这是个目标嘛,定个目标他们去奋斗,做到了更好,做不到的话,如果赚了8000万咱也挺乐呵,挣到5000万也挺好,先把目标放大点。

“蒙”对了第一桶金

鲁豫:你内心一直没有那样的障碍吗,我是从部门出来的,我是国家机关的,我是正统的,这种跨越你内心一点障碍都没有吗?

王健林:没有,为什么没有呢,它有个特殊的年代和条件,就是我1986年专业后在地方政府做区政府的办公室主任,那个时候国家推出了一个特殊的政策,叫做停薪留职,就是大概5年,后来5年以后就取消了,我就在那个时间内下去了,不管是机关干部、大学老师还是谁,你只要下海做生意,给你保留5年职务。这个制度一推开,我一看上哪找这种好事,我就下海了,但是没想到,真是蒙对了还是怎么了,第一年就赚钱了,赚了很多钱,所以我第二年就回去办了一个辞职手续,同时引起很大争端,多少人来劝我,说你不要辞工作,留条后路,我说不能留。

为什么不能留,也是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我当时在这个公司干得很好,我去开创一个新模式,中国城市旧城改造的第一单就是万达开始的,1988年底、1989年初,那个时候根本没有人搞旧城改造,人们都想不到这个,那我是因为拿不到批文,拿不到指标,我找政府,政府说好,市政府北门正好就有一块最大的棚户区,政府其实在那之前找了三家国有企业的房地产公司,找了三家去改造,第一家进去调研完跑了,不干,又找第二家,第二家也跑了,三家都不干,所以我去找,政府说行,正好,你干这个就给你所有的指标,给你们公司又给计划指标也给你批规划,所以逼着我就上梁山,但是没想到一下就蒙着了,成功了。

王健林:当时市中心区没有这种产品,所以我们推出来一下子火爆得很,1个月把接近1000套房子卖光了,第一单就赚了1000万,1989年赚了1000万。

鲁豫:那是第一桶金。

王健林:对,那可能相当于现在10个亿都不止了。赚了这个钱我就高兴,你想吧,房子还在坑里面呢,我们3月份推出来,3月底就卖光了,哗啦哗啦的钱全到手了,那时候没有按揭的说法,就一次性房款全到了。账面上堆了这么多钱,算过账把它全盖完还能剩1000来万,这个事以后就能促使我想了一个问题,这个公司一定是要改制,再一个,首先我自己必须要辞职。

因员工患病改做商业地产

鲁豫:那你最开始那个原动力是什么?是我要改变我的命运还是我要改变这个企业这些人的命运还是什么?

王健林:不,我最早的愿景就是自己生活得好一点。

鲁豫:就是改变我的生活和命运。

王健林:对,改变我自己,生活得好一点。另外当时还有就是我们公司人不多,当时不到100个人,像股份制企业或者叫民营企业是没有保险的,比方医疗、退休等等都要你企业支付,有钱就报销医药费,没有钱你就等死,这样的事体多了。当时真的是源于我们公司有两个员工都得了特别验证的病,一个人是癌症,一个是什么病,当时都花了100多万一个人,幸亏公司那时已经做了三四年,有积累,所以当时给不给钱来报销,打不打这种针,那也是我要下决定,就等于公司要掏钱。

后来我就从这发现问题,我说兄弟们,咱们不能奔着房地产再往下一直做了,我说你看,咱们现在都刚创业还年轻,如果公司发展到1000人,还没想到说发展1万人,说公司发展到1000人,将来都到了60岁这不坏了嘛,房地产大家没看到一个问题吗,就是现金流不稳定,买了一块地,一卖现金流上去了,这块地卖完现金流就没了。所以房地产应该说它不是一个产业,它不是一个有持续现金流的产业,当时我给提了一个词,我们一定要寻找持续、稳定的现金流。我做个超市、我做个医药。我干过三个工厂,变电设备、电梯厂我都干过,可以说是什么都去摸索过,后来发现这些行业都不太靠谱,最后还是觉得做商业地产靠谱。 为什么呢?我给大家讲,起码商业地产,我给大家说地产,这个活咱会50%,就差50%不会,咱去找一些商业人才来,再去做这个事就靠谱了。

说我是中国比尔盖茨,可能我还高兴点

鲁豫:我印象最深的,记得有一次采访,就是央视体育记者问你,大家都说你是中国的阿布,当时你就怒了,你记得吗?你说他怎么能跟我比呢,你说他的德行是怎样的,我的操守是怎样的,我当时觉得特逗。我在那之前其实不太了解,就是那次采访,我一个对体育不感兴趣的人我看完就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

王健林:对,因为有阿布,就是俄罗斯的企业家,操守上确实大家也看得到,炫富等一些问题比较多,所以有人说我是中国的阿布,我当然不高兴了,你说我是中国的比尔盖茨可能我还高兴点,起码他是一个正能量的形象,阿布我不喜欢,我说你这个比喻我不接受。

鲁豫:所以比尔盖茨是你比较欣赏的,能够认同的一个人。

王健林:对呀,像盖茨、巴菲特,起码人家首先财富做到地球上最牛,再一个,做了财富以后,最后财富的归向还是各方面做的都是正能量的。

编者按:文章根据视频内容整理,未经节目方和王健林本人审阅,仅供参考。

王健林 一个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