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自如:要从过气网红变成青年企业家
常皓靖 常皓靖

王自如:要从过气网红变成青年企业家

王自如说他现在才真正领悟雷军这两句话的内涵,“年轻有时候是无解的。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没有厉害的年轻人。”

文 | 常皓靖

编辑 | 吴丹

250万人在线观战,微博话题阅读量数千万,混迹科技圈人大概都还记得罗永浩与王自如之间的约架直播。令人想不到的是,此后,二人的生活竟成了两条平行线,没有了交集。那次事件之后,很多人对王自如留下印象,“又是一个‘天生骄傲、目空一切’的人!”

两年后,锤子走到了T3,王自如的业务也开始拓宽边界:做更多科技产品测评,以及多样化的科技视频节目。

今天的王自如,和两年前有何变化?他的业务怎么样了?他又到底是不是一个自我、坚硬的人?创业家&i黑马这次对王自如的采访或许可能会推翻掉大众对他的某些想象。

或许,这是一个你并不认识的王自如。

家庭变故,独自在香港求学求职,债务,母亲病重,融资,争议,这些词语在他28年的人生经历中,都找上了他,使王自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充满着紧张与焦虑。

目前他的焦虑减缓了一点,因为女友让他感到温暖。家庭生活是王自如看重的,但还有一件事则是他极为渴望的——获得成功。

曾经:如影随形的抑郁症

见王自如是在中关村的一个咖啡馆,前几年ZEALER主打手机测评的时候他经常来这里。王自如的吸粉能力也在当天得到印证,采访短暂的间隙时,一位戴眼镜的男士突然出现在视野,“王自如你好,我是你粉丝,可以签个名吗?”

640

ZEALER创始人王自如(受访者供图)

眼前这个年仅28岁的年轻人,穿着一件印着“幸会”的黑色情侣衫,随意地坐在椅子上吃甜点。他长得有几分像刘翔,这甚至成了和他交流的一个梗,粉丝们隔三差五就调侃,跨栏练得怎么样了。之前刘翔闹离婚,王自如微博微信“慰问”的人很多,他也借此打趣:“翔哥,您轻点折腾,您一动弹我的生活就平静不了了。”

王自如看上去比同龄人大几岁,他说这是睡眠极差导致的,有段时间自己每天的深度睡眠时间不超过半小时,如果能有个3小时深度睡眠时间,第二天便觉得“脚踩风火轮”。

事实上,这种状态已伴随他多年。小时候,由于家庭变故及突然转学等原因,王自如面临着要从初一直接跳级到高一的情况,跟不上,就没有书读。这就需要他在三个月之内自学完初中全部课程。那段时间,他白天学习,晚上要靠吃安眠药才勉强睡得着。“必须这么学,当时没有别的办法。”

成年之后,他也一度患上了抑郁症。医院诊断的结果是:抑郁程度高于常人两颗星,焦虑程度高于常人三颗星。2014年8月3日,也就是约架前的20多天,王自如就在朋友圈发了条信息询问有没有好的心理医生推荐。不熟的人不会觉察到他发这条信息的原因,因为在生活中,有抑郁症的人可能并不会表现出对社交的恐惧,取而代之的是极度亢奋,旁人是很难察觉到异样的。王自如便是这样。

“雷军的那句话,我今天才理解”

2014年8月12日,也就是王自如那条朋友圈发之后的第9天,罗永浩在微博上向王自如下了战书。王自如一开始就把这次约架定义为“生死之战”,所以他在公司账面上只有50万的情况下,用30万买了50台锤子手机做测评。

之后的情况大家便都知道了:王自如向公众道歉,没有提到罗永浩。

那场辩论对王自如的生活影响很大。有人算过,在3个小时里,罗永浩有69次打断了王自如发言,王自如说了138个“OK”。

有知乎网友对此总结,王自如输在了人生阅历和辩论技巧。究其根本,还是王自如太年轻——罗1972年生人,王1988年生人,两人差了整整16岁。还有一个人有类似看法。ZEALER天使投资人雷军说,“你(指王自如)所有的问题都跟你的年龄相关。你的理想很大,但是以你现在的能力还不到。”

两年过去了,王自如说他现在才真正领悟这两句话的内涵,“年轻有时候是无解的。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没有厉害的年轻人。”同时,他也没有抓住自己的过去不放手,“人不轻狂枉少年,没狂过怎么低调?”

事后,有网友分析,罗永浩和王自如身上有很多相似点:东北人、有英语背景、天生骄傲、才华横溢、目空一切。

《南都周刊》曾这样描写王自如,“大学开始玩乐队、打游戏、逃课、开服装店。每年唯一认真的时刻,是西安翻译学院的演讲辩论赛,他会特别好胜,嘴皮子耍得一流。”腾讯数码对他的专访中提到,他放弃人才奇缺且收入颇丰的同声传译行业,“只是因为不愿说别人的话”。

王自如为何个性张扬?得到的回答是:我经历了很多挫折,但同时又能不停地证明自己。所以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2011年的时候,他凌晨3点更新测评视频,1分钟播放量即可破万。在微博中,整屏网友在喊他“老大”,并向他请教数码相关的问题。

在香港打工的经历也让王自如感到自豪:面试时,在1200多个人中脱颖而出;工作了半个月,就有客户发来表扬信;再后来,有公司用三倍工资、两倍年假的福利试图挖他……但王自如无意于本身的行当和规矩的职业生涯,他利用闲暇时间做起了手机测评的视频,花销全是自己的薪水。

好不容易跑到香港,求职成功,但又开始做起手机测评业务,王自如所孜孜追求,至今不愿放弃的,到底是什么?

创业的根源:自我实现与母亲的期望

王自如候鸟般的动荡生活,自他五岁时就开始了。

父母离婚后,母亲选择去沈阳发展,他被寄养在三姨家,一待就是七年。每逢暑假,王自如便会自己坐火车从齐齐哈尔去沈阳找母亲。“你看没看过电视里面,一个孩子在火车的车窗上挠窗户流鼻涕,那就是我干过的事。”他每年和母亲在一起的时间,算下来只有几天。

两人相处时间虽短,但他母亲的生活态度和人生观点对他影响很深。在王自如眼里,母亲是个有气质、事业心强,同时热爱生活的人。对此,他也会自嘲:“我长大了变成这样,挺辜负我妈的基因的,但她跟我说没关系,做一个有故事的人——但我现在却成了一个有段子的人。”

正因为是至亲至爱的人,才更怕失去。

王自如创业期间,母亲生了一场大病,危及生命。在母亲住院的一个多月里,每天的开销至少是一万五。但王自如没什么钱,公司当时也正在融资之中。平时自带骄傲感的他只得拉下面子向好友借钱,甚至一度动过卖公司的念头。他把微信好友分了组,把每天的动向汇报给借钱他渡过难关的人。“那次事之后,对自己人品还是挺有信心的。”

“ZEALER是我的青春,但是我妈怎么办?我动过卖公司的念头,我甚至想过,最差的情况就是,发动粉丝募捐。”王自如对创业家&i黑马说道。

在冲突最激烈的时候,他同时处理着三件事情:回应家人在微信群里的关切,在医院等候母亲病情的进展,和投资人商谈各种融资细节,频繁往返于江苏和广东两地。事后他笑称,幸亏自己多年来都是一个人,练就了“多线程处理事务”的能力。

在医院里,他甚至有个新名字:抢二号家属。这张纸被贴在过道的地上,提醒着医生护士,要是“抢二号女士”有什么问题,即刻通知地上躺着的这位年轻人。

危机持续了一个月,母亲的病最终由危转安。

那或许是王自如成年以来,最感难受的一个月。

处理完母亲这边的事,王自如继续回到他的创业跑道上,现在,他对成功的渴望比任何时候都更强烈。

不止一次地,王自如在公众场合提到,自己创业的目的是自我实现。

“任何阻止我实现这个目标(指自我实现)的问题我都要解决。如果我戾气太重,我就应该克己;如果我心态有问题,我就应该调整;如果我讲话的方式有问题,我就应该改变。”王自如对创业家&i黑马说。

自认为战斗值还不够的他,在看似沉寂的两年里,实际一直在抛头露面:和周鸿祎等手机厂商大佬对话、做《科技相对论》,还在深圳卫视一个创业栏目做导师。

谈及自己身上的标签,王自如认为“科技”会是很重要的一个。他也想将这样的标签沉淀到到ZEALER上。从去年开始,ZEALER也从一个手机测评网站向“科技生活方式第一站”的目标开始转型了。

他的思路是做出行和家居这两个大的场景,但依旧以短视频的方式呈现。目前,ZEALER里手机测评的部分只占到了40%,剩下的60%则为其它科技产品。此外,社区电商业务也是ZEALER很重要的一部分。现在,社区的日活可以到达50万,每个月UGC的优质帖子可以达到2400多篇。

在王自如的规划里,ZEALER先是靠内容获得流量,然后通过内容电商、广告植入等方式盈利。

关于想要成为的样子,王自如曾举过三个例子,里面甚至有赵本山。“他个人的成功带动了他的徒弟们的以及东北文化的成功。”

这或许是王自如现在思考的事,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带起新的ZEALER。

以下为创业家&i黑马与王自如对话精选:

创业家&i黑马:你觉得这两年自己变化大吗?

王自如:我北京的一个朋友跟我说,半年见我一次,我就会变一次。

创业家&i黑马:以前的是你是怎样的?

王自如:戾气很重,很压迫。我16岁念大学,20岁大学毕业,21岁拿硕士,24岁创业。在这个过程中,我整个人生是被压缩的,最后就沉淀出来了很急躁的心态,对每个错误都非常沮丧,甚至懊恼。我认为自己已经跑得很快了,但我希望可以更快,但越紧张失误就越多。

创业家&i黑马:第一次见雷军是怎样一种情形?

王自如:我第一次见到雷总的时候24岁。雷总说我第一次投24岁的人,他以前投的都是35岁左右的人。雷军对我创业的帮助是极大的。

创业家&i黑马:当时是不是特别兴奋?

王自如:其实没有。因为那个时候商业模式没有找到,未来的路也不清晰。我只高兴了15秒。我所有的兴奋点其实都不超过15秒。

创业家&i黑马:最大转变是什么?

王自如:我过去觉得,只要个人能做成事就很牛了。后来才明白,个体的成功和组织的成功是两种层面的事情。带领一个组织去成功才是对个体的终极要求。在这方面我还不行。问题不是说我不能带团队,而是在与人的交往及沟通上有些问题。

创业家&i黑马:为什么要从做手机测评到“科技生活方式第一站”?

王自如:2010年2012年,我一个人创业的时候做的也不仅仅是手机,我们一直想做泛科技领域的内容,只不过当时是手机的红利起来了,再加上团队只有3、4个人,于是决定专注在手机上。后来我想明白了,ZEALER做的是影响力经济。

创业家&i黑马:你会继续当网红吗?

王自如:我不是网红,也挺反感这个身份。总有人管我叫网红,一下子就把我打回原形,让我这么多年的努力都白费了。我希望从一个过气网红转型成一个青年企业家,现在正在转型之中。

创业家&i黑马:下一轮融资启动了吗?

王自如:我们现在刚启动B轮融资,已经见了几家投资机构,有些报价了。

王自如 ZEALER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