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郭德纲“产业链”:旗下六家公司,20年收入增长一万倍,拒绝上市仍是“一言堂”?| 黑马荐文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起底郭德纲“产业链”:旗下六家公司,20年收入增长一万倍,拒绝上市仍是“一言堂”?| 黑马荐文

十年恩怨情仇,最后只落得一句“江湖之大,再也不见”的下场。而郭德纲还没出手反击,看来这场娱乐圈最大的“撕逼”,更猛烈的还在后面。

推荐星级:★★★

阅读时长:本文阅读需要5分钟。

推荐理由:曹云金一纸微博激起网络千层浪。本文从新颖的角度分析郭德纲不为人知的产业版图。本文由娱乐独角兽(ID:wenhuajie007)授权i黑马发布。

无论孰是孰非,曹云金和郭德纲的“撕逼”成功盖过了“宝宝离婚”的热点。

今日下午,曹云金突发长文《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该文章经由微博、今日头条、微信同步放出,一经发出备受网友关注。短短几小时,转发评论数皆破了十万,反响十分热烈,不过从评论来看褒贬不一,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派、也有“郭德纲斤斤计较、仗势欺人”派。

在“娱乐独角兽”查阅的相关资料显示,郭德纲和他背后的“德云社”商业价值巨大。

根据有关数据显示,德云社旗下共有三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人皆为郭德纲现任妻子王惠,而王惠名下参与入股的公司共有六家,包括一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一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让人忍不住慨叹,郭德纲在商业领域涉及之广泛,可以说如今的郭德纲已经形成了郭德纲产业链。

在“娱乐独角兽”采访的业内人士看来,曹云金和郭德纲的矛盾关键点在于:“现代化企业治理”和“封建大家长制”的矛盾。“一个是郭德纲和他背后的德云社商业价值迅速扩大,一个则是在企业制度和管理上的严重滞后,导致了这场矛盾的爆发,这也是迟早的。”

一切风波竟来自于“一纸合约”?

德云社改制都是形成曹云金出走风波的关键所在。

相声是中国传统民间艺术形式之一,也入选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但如大部分人所知,相声起初是不太赚钱的,它的收入甚微。在二十世纪晚期,以侯宝林、马三立为首的相声大师相继逝去,从此“大师时代”没落,相声发展也步入低谷。直到2005年,凭借网络视频网站等新兴媒体传播,郭德纲才实现了相声的二次复兴。

虽然相声重新火了起来,但是德云社内部仍然实行传统的家长制管理体制。无论是“网红”时代造就相声复兴,还是后来的冲突事件,都不可避免的将德云社推上了企业改制的舞台。也正是因为改制,一方面让德云社大火,另一方面也让德云社卷入了是非中心。

从昨日下午的微博中,曹云金就疑似暗呛郭德纲,而今日则“光明正大”宣战。

这件事情起源于8月31日,郭德纲晒出德云社家谱并置顶博文称:“该清的清,该驱的驱。所谓的清理门户,是为了给好人们一个交代。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以忠正为本。留下艺名带走脸面,愿你们万里鹏程。从此江湖路远,不必再见。”

在所谓清理门户背后,网友们早已预料到会有一场激烈的撕逼大战,但没有预料到的是来的如此迅猛。

据悉,曹云金出走德云社最早起源于2010年1月18日郭德纲生日当天,曹云金借酒大闹现场。同年8月,郭德纲的另一位徒弟李鹤彪因别墅侵占公共绿地问题和北京台记者发生冲突,将郭德纲及整个德云社推上娱乐的风口。

事态稍缓,郭德纲决定改德云社的家族制为企业制,也就是说需要和每个徒弟签订工作合同。但据传,曹云金拒绝签约,为此德云社对其进行雪藏,停止了他的一切演出活动。事件一出,曹云金曾爆料合同当属“霸王合约”例如违约金达100万等等,后来遭到郭德纲否认。

如日中天的德云社,究竟是商业化不足还是商业化过快?

从郭德纲公布家谱、清理门户的行为来看,即便是如今的德云社,仍然无法完全割舍旧传统,毕竟相声本身就是一门“旧”艺术。正如郭德纲所言,台下坐三五人和五万人是一样的,因为相声的根本还是要凭嘴上功夫,它的核心就是小作坊的工作模式。

曾经同样卷入出走风波的何云伟和李菁曾在一档访谈节目中坦言,“德云社事件”前后,德云社发生了太多的变化,而随着相声的复兴似乎导致了一种“恶性循环”。李菁坦言,相声本身就不是一种速成的艺术,它需要长期的积累。而德云社为了扩张,需要人。而人多了,排不开,就需要场。人上去以后效果不好,就需要继续招人,无形中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无论李菁所言真与假,德云社的确走上了一条企业改制的道路。不仅在许多地方开办分场,甚至在2013年,德云社在澳大利亚开办了墨尔本分社。这是中国相声社团跨出国门在海外建立的首个分支机构。据了解,德云社的驻场演出收入每年大概在千万元左右。除了驻场演出收益外,商演或巡演成德云社成员重要收入来源。据德云社官网数据,2015年德云社商演或巡演共计举办20场。

郭德纲本人也本着从相声到主持,拍电影、电视剧多栖发展战略,曾有人预测,郭德纲在出道20年里收入增长10000倍,成为出场费80万元,年收入2710万元的相声名角儿。辽宁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工商研究所所长邵剑兵曾表示:“从商业的角度看,‘郭德纲’三个字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一个品牌,一个无形资产。”

根据有关数据显示,德云社旗下共有三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人皆为郭德纲现任妻子王惠,而王惠名下参与入股的公司共有六家,包括一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一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让人忍不住慨叹,郭德纲在商业领域涉及之广泛,可以说如今的郭德纲已经形成了郭德纲产业链,甚至还卖起了面膜!

而娱乐独角兽发现,“德云社”虽然发展得如日中天,但股东只有两个:一个是郭德纲妻子王惠,一个则是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迄今为止没有进行过融资。可以说,郭德纲的“德云社”自始至终都是郭德纲一人说了算的家族企业。

除了郭德纲,如今的岳云鹏也是红得发紫。小岳岳同样没有仅仅局限于相声,在影视作品和综艺真人秀中都有涉猎。但是相声依然走的是拜师学艺,家谱门户的旧传统,当这种新旧矛盾在利益不均的情况下就很容易发生冲突。

在《欢乐喜剧人》第二季结束之后,郭德纲接受了《财经》杂志的采访,采访中问及郭德纲为何不将德云社上市,郭德纲坦言十年前就有人问过自己这个问题。而据外界猜测,德云社不上市很重要的一点在于上市之后可能会更加不利于团体的控制。

毕竟如今的市场就是一个逐渐消除边界化的市场,拍电影的可以做综艺,唱歌的可以拍电影,而这一切的背后都是利益二字。可以说相声在近几年成为了最为热门的“IP”之一,但是德云社一旦上市,内部成员的差距不断拉开,可能对于团体并不是最有利的选择,郭德纲在接受采访时也曾坦言:

“任何一个相声团体,拥有多少像你们说的这些商业包装、幕后推手、ip运作,他也不会成为一个德云社。为什么20年了,只有德云社能做两千人一场的商业演出?因为艺术类的东西永远是艺人的因素要占三分之二。”

虽然很多人看来,德云社不停有人出走是因为商业化动作不足,没有一套现代化的企业管理理念。甚至有人进行分析,如果一开始郭德纲选择入股、甚至控股曹云金的工作室,既给他自由、又享受利益,那么师徒二人的关系或许不会如此僵硬,因为从目前来看,德云社发展至今,对团队的控制是“班主”郭德纲最为看重的。

曹云金单飞对抗郭德纲,十年恩怨终“反目”

曹云金原名曹金,据自称2002年拜师郭德纲学习相声,2010年选择单飞。其实曹云金并非郭德纲第一个出走的徒弟,但却是第一个自立门户和师傅竞争的徒弟。

曾经在德云社时,曹云金深得郭德纲器重,被称为“德云社四少”之一。单飞后,曹云金将自己打造成了一个全能艺人。曹云金被戏称为相声界“吴彦祖”,单飞后也开始了自己的多栖发展。拍电视剧,拍电影、演话剧、出书。但最重要的是他开办了听云轩,开始和德云社“抢生意”。并且曹云金在上海也成立了自己的影视工作室。

单飞后的曹云金也曾大火过,2012年起,连续三年登上了央视春晚。但是却负面新闻缠身,曾大街上与人动粗,也曝出在剧组耍大牌被开除等。而近两年,事业发展似乎遇到了瓶颈,反观郭德纲和岳云鹏在这两年似乎走上了事业的新高峰。

郭德纲清理门户事件一出,曹云金的反应也算迅速。从开始的暗指到现在的明战,曹云金的长文一经发出迅速在微博、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等平台首发,可以说非常善于利用自媒体为自己造势。从《欢乐喜剧人》岳云鹏夺冠,到即将播出的《喜剧总动员》郭德纲再次与岳云鹏携手出战来看,曹云金确实有些热度下降。

其实任何一个公司或者团体,都会面临从小到大发展变更的困局。尤其是对于相声这样非常传统的艺术形式来说,靠着新媒体成功复兴,靠着新媒体成功壮大。如何摆脱传统手艺人师傅带徒弟模式,用现代化的企业运作模式去管理被商业化的相声行业,这对于传统团体内部来说尤为重要。

假如做一个大胆的设想,曹云金和郭德纲的矛盾如果能用马云“十八罗汉”的合伙人制去解决,类似今天“曹云金”的撕逼,是否可以避免呢?

十年恩怨情仇,最后只落得一句“江湖之大,再也不见”的下场。而郭德纲还没出手反击,看来这场娱乐圈最大的“撕逼”,更猛烈的还在后面。

公司治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