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我只把握方向,做不好,新东方没了也没关系
俞敏洪 俞敏洪

俞敏洪:我只把握方向,做不好,新东方没了也没关系

教育有很大一部分可以通过互联网完成,但只有围绕提高教学质量来做,才是有效的,

i黑马讯 9月7日消息 今日,新京报举办“寻找中国创客”9月峰会,探讨资本驱动下互联网教育的新路径。

会上,新东方教育科技董事长、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俞敏洪发表演讲,他认为,不存在互联网教育和非互联网教育的区别,最终互联网教育和传统教育一定是融合的。“不管你是互联网还是地面教育,有很大一部分可以通过互联网来完成,但只有围绕提高教学质量来做,才是有效的,尤其像新东方这样的传统机构。”

以下为俞敏洪演讲实录(经i黑马删减):

我对所谓的互联网教育的新路经,其实是不认同的。我认为基本上不存在互联网教育和非互联网教育的区别,最终互联网教育和传统教育一定是融合的。当然会有纯粹基于互联网和现代移动技术的教育体系,包括未来的虚拟、增强现实等教育体系,但它很难说跟地面教育完全切分开来。

现在新东方的中层管理团队,在外面创业的大概有五六十家,不少都做出了影响力。可以说现在中国教育领域前50的创业公司,至少有十几二十家都新东方的人在干。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在传统教育领域混过的人做互联网教育更有优势。也印证了我刚才说的,传统教育和互联网教育不矛盾。

为什么不矛盾?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教育的成功都基于对教育的本质、规律和目的的最深刻理解,无论互联网教育还是地面教育。  

可以说新东方上市直接造就了中国教育领域风生水起的状态。新东方上市以后,引起了中国教育的两大热潮,尤其第一大热潮跟新东方密切相关。原来没有任何人认为培训机构能上市,新东方上市以后,忽然资本家们、投资者们发现,原来一个培训机构也可以上市。所以那一两年大量资本涌入了中国的教育系统,当时还没有移动教育这一说,都是在地面。催生了学大、学而思等到美国上市。

这类公司做得也是风生水起,其中做得最好的一家是学而思,我挺喜欢张邦鑫,他也挺喜欢我,排除我们两家是竞争性的不说,我偏向于文科,他偏向于理科,我们突然发现,这两种思维各有特长。

中国的地面教育逐渐加上互联网,张邦兴走在我前面,因为他首先是以互联网思维来做地面教育的,我是做了地面教育发现再不做互联网教育不行了,现在紧赶慢赶,把互联网教育嫁接到地面教育上去。

这是第一波,上千家公司,但起来的没几家。后来互联网教育带来的革命性变革,我认为只完成了1/3,到最后完成,并且基于移动互联网为主体的真正大公司的教育体系,比如做到现在的学而思和新东方这么大,可能还需要四五年时间,但我肯定,最终还是由新东方的人做出来,包括陈向东、刘畅,他们已经在互联网教育领域摸爬滚打很多年。这也意味着新东方上市其实带动了中国教育领域的某种变革。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十年前的今天,新东方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今天我的战友陈向东也来了,尽管他现在独立做了跟谁学,但我们依然是教育领域的战友。在座唯一一个跟我到纽交所楼上去敲钟的就是向东,他当时是新东方的高级副总裁。所以我希望跟谁学哪天去敲钟的时候,向东能把我带上,你不能自己偷偷去敲,当时我带你,这次你带我。

对我来说,今天还有个比较好的消息,昨天晚上的收盘价创下了新东方的历史最高点。我也不知道美国人吃错了什么药,我现在自己看新东方是乱七八糟,地面教育和互联网教育没有接上,互联网教育和互联网教育也没有接上,神经全搭错线了,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但美国人不知道怎么搞的,可能觉得我可怜,给一个好的价格。

当初新东方去上市,每四股合一股,加起来发行价只有15块钱,意味着每股四块钱都不到,现在44块钱多一点,刚好翻了十倍。但所有这些数据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我现在既不卖股票也不买股票。

大概三四年前,很多公司说新东方最后肯定没戏了,因为离互联网教育太远了。也有很多公司说三个月要赶超新东方,四个月要把新东方给灭了。当时我很着急,当然今天新东方还没有被灭掉,但我也不认为新东方就好了。

我只想讲一点,新东方从一年多前股价只有19块钱,到现在44块钱,跟互联网有一定的关系,但没有必然关系。最重要的原因是新东方改变了一个考核机制,原来的考核机制是只考核校长的收入和利润。为了收入和利润,校长们就拼命把收入往下压,下面的人为了完成任务,就拼命开教学点。但最重要的教学产品、教学内容和教学质量以及教师素质,谁都不抓了。最后新东方教学点多了,收入也多了,但都是不健康的指标。直接导致新东方过了两年之后增长乏力,利润被大幅吃掉。

大家讨论半天,都觉得没办法整过来,后来大家觉得这可能是跟新东方远离互联网有关系。我说先不讲互联网,我们是不是要考虑教育最本质的东西,就是我们现在教学质量越来越差,教师素质越来越差,我们用什么办法把它变好。

最后我强行要求新东方的全体校长考核,从考核收入利润,全部改成对教学产品、教学质量、教师素质、客户推荐率以及内部文化氛围的考核。人力资源告诉我这没办法考核,因为没办法变成具体数据。我说没法考核也得考核,要量化成具体数据。

所有校长和中层干部立刻就明白了,我跟他们说,奖金还在这,但不管你有多少奖金,只要我考核你的教学质量不合格,客户满意度不高,教师素质不到位,那这个奖金你就拿不到。

其实从2015年初到现在,新东方就做了这么一个改变。结果大家都看到了,一年多时间,收入和利润都增长了20%以上,新东方的股票也翻了一倍以上。

我讲这个是想说,不管你是互联网还是地面教育,有很大一部分可以通过互联网来完成,但只有围绕提高教学质量来做,才是有效的,尤其像新东方这样的传统机构。所以新东方做了重点分配,凡是跟这个没关系的,表面上看起来很炫但实际上起不到作用的所有项目都必须关停。

一般教育公司尤其是互联网教育O2O,是把老师和学生连接起来,避免中间机构的大平台。而我的方法是,利用新东方这样的大平台,把地面的O和线上的O联系起来,以及通过地面的O支持线上的O。这是最核心的。

另外,移动互联网不仅对教育,它对中国任何一个领域都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影响,教育领域只是被改变的领域之一。面向教育领域我们要思考,未来一定有很多东西是新东方自己做不出来的,那怎么办,就要把链条延伸出去。

所以我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新东方作为投资参与者,选公司有点不一样。比如最近报上来一个项目,说有一个教育机构马上要到香港上市,收入很好,利润也不错,对方希望新东方投资,借着新东方的名义上市会有很好的表现,新东方也可以借着它上市,把股票一卖,至少赚50%到100%的钱。

我们投资部的人很兴奋,说俞老师你看,我们投了很快就回来了。我看了他半天,我说你是脑子有病吗?他还问怎么了?我说你讲一下我当初讲过的新东方的投资战略是什么,我有说过一句话新东方投资是为了赚钱吗?他想了想,说没有。

他背我的投资战略背得还挺熟,说是建立健康的跟新东方相关的产业链和生态链,把中国教育通过新东方这个平台聚集起来,为中国教育未来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我说那你去挣那个钱是干什么的?把你这个月奖金全部扣掉。

我做新东方本身不是为了赚钱,我投资也不是为了赚钱,我个人投资如果想赚钱还好说,那是我个人,跟新东方没关系。新东方投资是要建立一片中国教育的森林,以新东方为首,把产业链、生态链结合起来。

新东方投资不是说有一个新的东西要去投,有一个新的发展要去投,新东方的教育核心是从0岁到25岁的教育服务。在这之上,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跟新东方形成教育产业链互补的,我们才投。到现在为止投了25家左右,基本都是按照这个思路来的,而且100%都是互联网的,有极少数是互联网和地面结合的。这是第一条战略。

第二条战略是怎样服务好新东方的地面教育。新东方的地面服务O2O已经做到能够在任何一个教室和教育系统中植入,这基本上是互联网带来运营效率、内容效率、个性化效率的提高。这些东西都是最重要的,新东方没有必要做平台,因为新东方本身就是平台。

第三个很简单的就是,哪些东西是新东方必须要自己去做的,就是新东方内部创业。有些东西只能新东方100%拥有,那是新东方业务链中最密切的一部分。比如我们现在新东方教育在线分拆,马上要在中国上市,一个前提条件是教育在线只做在线的事情,跟地面没关系,也不容许跟地面发生任何关系,因为一旦发生关系,就变成新东方最主营业务的一部分,那教育在线公司就必须为新东方整体服务,就根本不可能股权化。

剩下的只要跟新东方的业务密切相关的,我认为就是新东方整体业务的一部分,但新东方就是不能股权化。比如新东方之前做过咨询,年收入也快十个亿了,底下的团队也很想上市,我说你们不要用个人的钱,个人的钱我全部用现金补足了。因为新东方的出国业务咨询,是新东方国外业务产业链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分拆上市想都不要想。新东方百分之百持有,对创业的或者干这个项目的人以更好的待遇,让他们把这个项目干成。

现在新东方百分之百持有的公司,包括互联网的、App等等,现在大概十家左右。

以移动互联网为主的教育体系最终的发展,应该是几个方面,如果从类型来说,可以是平台型的,可以是服务型的,可以是内容型的,可以是垂直型的。

如果分类来说,我觉得还是要去区分哪些东西是可以纯粹做线上的,哪些东西是线上线下结合的,哪些东西是要以线下为主的。我不认为移动互联网到了,一定把线下变成非主导的。

当各种家教上门服务在中国风起云涌的时候,新东方内部也反复讨论过,要不要让所有的老师为所有的学生建立一个家教上门服务平台,跟外面的家教服务来抗衡。当时我的观点是,上门家教服务这事一定有需求,但这个需求并没有真正打到家长、学生、老师的痛点。

家长、学生、老师的痛点有几个。第一,家长希望孩子交给老师或者机构后,对方能100%高质量地负起责来。

第二,家长并不在乎一个小时付了150块还是200块,家长不在乎这50块钱,他在乎的是孩子受到的教育是放心的。老师会在意一小时拿了150还是200,但如果家长面对上门服务,首先会考虑的是安全问题。

第三,上门服务的时候,家长是要多花时间还是少花时间。从老师的角度来说,上门服务老师能多拿钱,但是老师路上消耗的时间到底多少,这是个问题。

另外,通过平台,老师和家长接触以后,如果双方都满意,跳单的可能性多大。

当然我还要考虑到,这样的系统建立起来,对新东方地面的冲击到底多大。当然这种冲击是有的,我们也相应提高了老师的个人待遇。但是最后我还是下定决心,新东方不做这个平台,我们就坚持做班级教育,坚持用互联网的方式来提高教学质量、教学效率,做教学内容的分发,以及对学生的个性化辅导,同时为学生提供更好的教学环境。

这个决策不能算先进,但是算是一种委托,到现在为止我也不觉得自己在互联网教育里面的头脑是先进的,我到现在也始终在坚持,对新东方这样的机构来说,互联网教育就是为新东方的地面教育客户带来最好的体验、最高效的学习、最优质的结果,只要符合这几条,我怎么样用互联网都不过分。

新东方大概就是做了这几点布局。第一是以地面教育为主的互联网的介入。第二是用互联网的方式建新东方的生态链和产业链。第三是以互联网的方式,通过自己的研发来弥补新东方内容、产品各方面的不足。

其实新东方在互联网方面的投入一点都不少,向东在的时候,我们在教学内容研发和系统投入方面,大概都不到两千万美元,现在新东方大概每年投入八千万美元左右。

我三天前刚从CEO位置上退下来,不再当首席执行官了,还在当董事长。原因非常简单,一是我觉得我到了50多岁了,没有必要冲在一线了,有的是年轻人冲在一线,我把握大方向,教学质量、教育服务、教育内容一百年不变,如果违反一条的就下去,没有违反的就牢牢做下去,发展。

我个人做的事情很简单,我要利用新东方最近几年研发的成果,还有未来几年有可能研发的成果,为中国贫困地区和边远地区的孩子们服务。新东方从今年开始,会大量布局所谓的双十课堂,分成两种模式,一种是在一些中型城市,新东方依然可以赚钱的模式,通过互联网的技术、平台把新东方最优质的内容通过直播、录播的方式同步传播到当地,当地把学生组织起来学习。

我个人的责任和使命,是如何解决中国教育不均衡的问题,尤其是城乡之间、核心城市和边远地区之间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新东方的责任和使命,我只做一点,就是把握新东方的正确方向,做好了就继续做下去,做不好,新东方没了也没关系,努力一下就行了。

谢谢大家。

俞敏洪 新东方 在线教育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