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30年前相比,这波“VR元年”看起来更加乐观
Alter Alter

和30年前相比,这波“VR元年”看起来更加乐观

即便这仍旧是一个不确定的未来,这波“VR元年”显得更加真实。

从莫顿·海利希构造出第一套虚拟现实系统至今,有关“VR元年”的论调已经出现了三轮。一轮又一轮的火爆与沉寂铸就了VR漫长的发展史,而当媒体纷纷将2016年誉之为“VR元年”的时候,有关VR的未来也引发了新一轮的非议。

VR历史上的第一次高潮出现在60年代,正式走出科幻小说在现实社会中有了实物的雏形,并引发了军方和民间科学家的探索热情。VR的2.0时代出现在80年代,这时的VR走出了实验室并被推向市场,热衷于VR的创业者拉尼尔也被称之为“VR之父”。在这个逻辑下,2016年理所应当的成了VR的第三波浪潮。

由此便不难理解外界对VR前景的质疑,毕竟如今的VR设备并没有彻底脱离80年代的形态,甚至连商业化的模式和突围领域都相差无几。现阶段的VR究竟是爆发的初始期还是发展历程中的又一个阶段,没有人能够给出准确的答案,至少对比30年前来看,情况要更加的乐观。

首先,硬件层面的技术积累令人兴奋

人类历史上的第一部移动电话诞生于1983年,重量高达两磅,且耗费了摩托罗拉10余年的研发。而今天智能手机的质量普遍在200g以内,且在功能、续航、便捷性等方面已经不能和30年前的产品同日而语。VR设备又何尝不是如此。

30年前最著名的VR公司莫过于杰伦·拉尼尔打造的VPL,尤其是VPL为VR头盔推出了配套的追踪手套,极大地提升了人机交互的体验。按照当时较为出名的VR产品Atari VR所公布的参数,20度的视野宽度和30HZ的刷新频率,已经被今天流行的VR眼镜甩了不知道几条街。即便是任天堂在1995年推出的Virtual Boy,搭配了一颗32位20MHZ的处理器,384 × 224 分辨率的显示屏,以及高达750的重量。如果按照今天的标准来看,处理器的延时问题简直难以忍受,且分辨率和可视角度也是糟糕至极,就重量来说,完全是一把戴在头上随时可能丧命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2年Oculus Rift登陆Kickstarter进行众筹,首轮融资就达到了惊人的1600万元。两年后Facebook斥资20亿美元将Oculus收入囊中,再加上HTC、索尼等大大小小的入局者,VR的第三类浪潮越发的汹涌。单就HTC Vive消费者版来看,单眼1200*1080的分辨率、90fps的刷新率、20余款交互传感器等等,同Virtual Boy相比已然进入了VR的黄金时代。

不得不承认,在处理技术、显示技术、传感技术、材料等基础技术方面,较于80年代已经有了质的改变。特别是VR的核心技术中,捕捉、重现、反馈、合成、感知这五大技术的积累完全可以满足听觉和视觉的需要。且相比于30年前,从VR眼镜到一体机再到PC类设备,产品种类、易用性和售价早已符合了在消费级市场爆发的条件,这无疑是件让人兴奋的事。

其次,VR在内容方面有了更多的场景

30年前国内的很多家庭还在使用黑白电视,即便是美国也处于显像管成像的时代。硬件上的局限性无疑束缚了人类对VR应用场景的想象空间,更重要的是,这个层面的进步对推动VR的爆发尤为重要。

VR最早的应用场景是NASA用来帮助宇航员增强太空工作的临场感,显然这个理由并不足以打动消费者。随后游戏和娱乐瞄准了VR,但直到90年代才展现出繁荣的迹象,比如说199年VR电影《剪草人》的上映,在当时的大众市场引发了一个小高潮,并直接促进街机游戏VR的短暂繁荣。接下来的几年里,《披露》、《捍卫机密》、《X档案》、《睁开你的双眼》、《少数派报告》等都或多或少带有VR的桥段。只不过,真正的VR电影和VR游戏几近于无。

回到现在来看,视频、游戏、图片、广告等已经成为VR内容的主流,尽管优秀的VR电影还尚未出现,却也有不少好莱坞大片乐意制造一款VR版本的电影宣传片。细究VR市场的参与者来看,既有Oculus为代表的创业者,也有HTC为代表的手机厂商,以及索尼等游戏厂商,和不为人关注的硬件设备生产商,比如为Oculus提供镜头的歌尔声学、涉及眼球追踪技术的欧菲光等等。这些厂商的加入,一方面使VR彻底走出实验室,成为一个被商业化的市场;另一方面内容创业者看到了信心,各类工作室和影视公司跃跃欲试,无疑将加速VR内容的发展和繁荣。

此外,VR在近30年的沉寂期中,不只是理论的完善和技术的酝酿,人们对于VR的认识已经从下一代显示设备转向新一代计算平台。也就是说,VR有可能成为PC、手机之后的又一代计算平台,这就不难理解一些公司在VR领域进行平台式布局的野心。当然,如果VR会成为新一代计算平台,也就意味着拥有更丰富的应用场景,诸如医疗、教育、健康、旅游、社交等等都有可能被VR所颠覆,这些恰是上一个“VR”元年所不曾提到的,也是现阶段智能手机所追逐的。

再次,现阶段的资本更有利于VR成长

硅谷的繁荣和资本的活跃不无关系,乔布斯创业时的投资者刚刚崛起,那时的中国更是没有风投的概念。可在30年后,众筹、天使投资、VC、PE等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已经相当普遍,并在影响VR的走向。

剥离技术和内容层面的因素,80年代的VR繁荣更多的是有军方背景的研究院,任天堂、Hasbro等巨头,波音、世嘉等为了特定目的的研究者,鲜有拉尼尔等能够载入史册的创业者。这个资本市场的成熟度以及对VR的态度不无关系,而在今天又是怎么样的局面?

对于资本的态度,不同媒体各据一词。有媒体报道称创投市场开始看衰VR市场,并以VR公司Magic Leap 7.94亿美元的C轮融资和今年7200美元的D轮融资作为“证词”。看好VR的媒体同样存在,以FellowData的数据为例,自2014年Facebook以20亿美金买下Oculus之后,无论是融资数量还是融资额度都在逐年上升。可以肯定的是,所有的媒体报道和统计数据都有其片面性,但VR市场融资的频率和数额的增长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很多人抱怨廉价的VR眼镜充斥着市场,VR内容多粗制滥造,而眩晕感、延时等仍然影响着用户体验。或许这些问题恰是资本不看好VR的外在因素,所幸的是在这些“负面”之外,投资者看到了更大的价值。至少暴风魔镜、乐相科技、兰亭数字等公司在技术和内容不占优的情况下依然走红,足见现阶段资本的真实态度,且恰恰是有利于VR市场进一步成长的。 

结语

号称“VR之父”的拉尼尔在媒体采访中对虚拟现实的回潮表示乐观,并认为目前技术突破的时机已近成熟。即便这仍旧是一个不确定的未来,既有3D、全息等悄无声息的先驱,又有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在资本层面的竞争对手,和30年前相比,这波“VR元年”显得更加真实。

 

VR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