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沈南鹏、徐小平、梁建章的“门徒”去创业|黑马荐文
王瑞 王瑞

当沈南鹏、徐小平、梁建章的“门徒”去创业|黑马荐文

胡丹需要证明。

推荐星级:★★★★

阅读时间:本文5970字,需13分钟。

推荐理由:除去进过红杉、斯坦福、清华大学,以及沈南鹏、梁建章等作为其人生导师带给胡丹的光环,想要单枪匹马创业的他似乎并不被太多人看好,但他正在向外界证明,商业头脑是天生的,而他曾经拥有的光环在他的创业路上从来未曾消失。这篇文章讲述了胡丹关于成长、关于商业头脑和关于创业的故事。本文由作者王瑞授权i黑马发布。

导语:

红杉、斯坦福、麦肯锡、清华大学,如果有机会进入其中之一,你选哪一个?

沈南鹏、徐小平、王强、梁建章,如果让某人成为你的人生导师,你会选谁?

胡丹,在人生的前33年,拥有了8个选项中的所有。

但在34岁创业时,头顶的这些标签却狠狠地将他压在底下。

没有了这些,你还行不行?

“很多人跑过来跟我说,投资人不适合创业、做过咨询的就更不适合!”胡丹在他上海的创业办公室说出那一句话的时候,低着头皱了下眉。这是这个理智男人在一天采访中,罕有的情绪。他需要证明。

2014年,身为红杉资本副总裁的他,在已经投出聚美优品、找钢网等明星项目之后,辞掉了工作。

瞄准蓝领阶层,用算法和数学模型来经营小额分期付款,胡丹创立了“买单侠”,目标是成为中国的Capital One(美国第五大银行,第二大信用卡公司)。

 过去的光环,能否保佑他创业首次成功?没人知道,但一贯与强者为伍、拜高人为师,注定让这个商业小天才掌握了很多成功绝学。胡丹说,他从红杉学到的投资哲学就是:“靠技术优势形成壁垒,保持最大的毛利然后尽可能多的将利润再转化为创新。”这也是互联网时代一家创业公司能否保持优势的关键

 |王瑞

打败清华学霸 从小拜师梁建章

自我驱动+高位蓄水:人一旦开启了“自驱动力”,可能性也就变得无穷。

买单侠曾经的办公楼位于上海陆家嘴软件园一栋办公楼的一层。一层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当员工在迈入大厦的那一刻,连电梯键都不用按,就已接近那个最最亲爱的办公桌,每天节约至少15分钟时间。这是胡丹的小心机。

胡丹的办公桌在一片敞开的办公区中央。没有单独的office,没有豪华的老板椅,他穿着一身白色T恤外加卡其色的短裤,头戴一副包耳的黑色大耳机专注在电脑前面。看见客人我,他一脸明朗的笑容从座位里走出来。

作为一个地道的上海人,胡丹从来不缺少顺风顺水的故事。一直以来贪玩的他,在高三时突然告诉家里人,想要好好学习。

人一旦开启了“自驱动力”,可能性也就变得无穷。所以成功的第一步,是你想赢。他主动去找上海数一数二的补习老师给他补习功课。功夫不负有心人,高考时,胡丹的物理拿了满分。就这样,他跨入了清华的大门。“拜高人为师,这一点很重要。”胡丹补充。这些名师让他在爬山的时候,一步就迈到了半山腰。

喜悦是短暂的,清华里遍布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学霸。很多同学在进校前就已经把大一、大二的课程学完。对标周围,他开始寻找自己的比较优势:身处上海,从初中开始参加计算机奥赛,对新技术有眼界。而他的计算机启蒙老师就是携程的联合创始人,有着计算机“神童”之称的梁建章。

胡丹对梁建章的经典记忆是:在Apple II上面可以用计算机程序自动写诗歌。这个人多年后,对胡丹后来进入红杉,跨入创投圈,都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回到清华。一个暑假过后,胡丹将一台386背到了学校。通过分析网上的历年考题以及与师兄们交流访谈,胡丹渐渐找到应试之道。不久后,在每次考前,胡丹开始带着同学们押题。 “我总是能猜到教授想出什么题,出题动机是什么,希望考我们什么,坑在哪里。所以押题的准确率非常高。”坐在办公室里,胡丹得意洋洋地回忆说:“对我来说是一种模式识别和规律总结。”拿到了奖学金后,胡丹给自己买了一辆摩托。

从麦肯锡“毕业”收获一生受用的思维导图

掌握方法:连后来在红杉写投资报告,他靠的都是麦肯锡的这套思维模式。

毕业后,胡丹先是进入著名的外企GE做运营,但没多久就转入了精英汇集的麦肯锡。这对初入职场的胡丹来说,不得不说是一种幸运,因为他开始和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一群人在一起。

麦肯锡由James O’McKinsey博士于1926年在美国创建,是全球最著名的管理咨询公司,也是商界公认的“人才培训大本营”。

那里据说有一套人类最极致完整的“思维模式”,这使得其在89年的历史中,无论身处任何经济周期,都能吸引到最顶级的人才,并让他们用独特的思维方法,为企业提供“诊治”。

胡丹坦言,甚至连后来在红杉写投资报告,他靠的都是麦肯锡的这套思维模式。“我知道如何写,什么样的逻辑能把项目最好的地方表现出来,顺利过审。”胡丹说。

2年时间,无论是为客户构想如果买下一个风力发电站,还是为世界银行提供解决方案,胡丹都能跨文化、跨地域,游刃有余地完成。但这还仅仅是个开始。

当得知麦肯锡还有另一种传统——愿意为进修MBA的麦肯锡人提供全额资助时,胡丹果断地报名了斯坦福。

与Uber创始人面对面 被沈南鹏秒敲进红杉

跟随高人:对于沈南鹏,所有邮件他都第一时间回复,他永远在以最快的速度做决策。

拿着汉堡与Uber创始人克拉尼克(Travis Kalanick)面对面;听美国第五大银行的创始人瑞奇·菲尔班克讲述,从一间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跃升为美国著名的金融集团的传奇,这里不是别处,这里是斯坦福。

斯坦福绝对颠覆了胡丹的想象。让他直到现在都感慨,他和太太在斯坦福2年(2009~2011年)接近200万人民币的花费绝对是物超所值。

而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午休时,名为“Brown Bag Lunch”霸占教室的露天演讲。这个题目的意思就是你午休时,提着棕色的外卖袋子,就可以来听,而演讲的人总会给学生们惊喜。

“电视上的名人,昨天还来这里讲授融资千万,过了一段还会出现在这里,坦言项目失败的种种。”胡丹说,这让你觉得仿佛创业就是个普通职业。一个刚刚失败的创始人不会特别沮丧,反而会精心准备着下一个项目,再下战场。

2011年,Uber在美国还刚刚起步,他记得Uber创始人克拉尼克有一次出现在“Brown Bag Lunch”上。当时他骄傲地演示着自己高智能的算法系统:一个巨大的旧金山地图上闪烁着无数的密密麻麻的亮点。亟需用车的地方,会变成红色不停闪烁,并逐渐加深。

克拉尼克告诉他们,基于过往的经验和天气、算法等原因,他能预测到未来一个时段的车辆需求地。然后告诉司机,提前就往那里开。司机也很开心的发现,快开到时就能接到叫车请求了。

简直太酷了!在这样的氛围里,胡丹也想要创业!他把想法第一个告诉了导师梁建章。此时,梁建章正在斯坦福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梁建章当时就肯定的告诉他,自己可以投资。同时让胡丹,找这么几个人谈一下。他们是沈南鹏(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携程网创始人)、熊晓鸽(IDG创始合伙人)、童士豪(GGV管理合伙人)。

梁建章的邮件发出后不到十分钟,沈南鹏第一个回复,要求见面。

极顶聪明而又勤奋的人,在这个星球上是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挡的,沈南鹏就是这样一个人。胡丹说,所有邮件他都第一时间回复,他永远在以最快的速度做决策。

与胡丹见面,听完了他的想法,沈南鹏并没有对于胡丹的创业项目作答复,而是提议,胡丹到红杉去实习。这是个绝佳的机会,但也没有马上敲死,胡丹还有其他的选择。

但当天晚上,沈南鹏就再次给胡丹打来电话,并发来了offer,要求当晚就签。随后几天,当其他几家机构的投资人来电约谈时,胡丹早已跟红杉签约。日后,沈南鹏这种雷厉风行、果断高效、商业判断和执行力给了胡丹很深的影响。

投陈欧赚百倍回报 找Anna为真格寻到女掌门

一眼识人:陈欧永远不会被他的任何问题问倒,所有细节他都已经想得非常清楚。

初入红杉,胡丹看了很多基于LBS的创业项目。但并没有惊喜,直到一个创始人推荐了一个项目:一个朋友在做一家专注于化妆品的垂直电商。这个朋友就是聚美优品的创始人陈欧。

作为实习生,胡丹和陈欧谈了很多次。令他佩服的是,陈欧永远不会被他的任何问题问倒,所有细节他都已经想得非常清楚。这个创始人绝对功力不凡。

最终经过沈南鹏的同意,红杉成功抢下聚美优品。这一决定,为红杉日后赚下了接近100倍的回报。

聚美只是一个开始,当下估值超百亿元的找钢网,硅谷知名科技公司Everstring,以及大数据营销领域不断壮大的AnG无双科技都是胡丹投资的经典案例。

但对于红杉来说,胡丹的价值并不仅仅在此。

红杉需要在产业链上下游都能形成生态,这就需要一个纯真的天使。它就是徐小平。在胡丹的撮合下,红杉与徐小平一拍即合,成立了真格基金。胡丹也成了真格的第一个兼职投资人,开始了每周两天真格、五天红杉的双重生活。

徐老师的超级感性,沈南鹏的理性务实,都让胡丹受益匪浅。但兼职总不是办法,他需要给真格基金找到一个真正的掌门人。胡丹想到了一个人,这就是斯坦福华人学生会主席,正在GE工作的Anna,方爱之。

方爱之,方风雷的女儿。方风雷是厚朴资本董事长,中国顶级的投资银行家(建议自行百度看完整版)。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方爱之细致、聪慧、正直,对商业也极其敏感。但GE并没有释放出她的潜力和才华。几次沟通,Anna正式加入真格,成为真格基金的总经理,开始操盘这个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天使基金。事实证明,Anna也是这个位置的绝佳人选。从小在西方受教育的Anna为真格大大提升了在国际上的影响力。

 5位顶级企业家护航买单侠董事会

顺势而为:国家政策也开始扶持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慢慢形成了一个“风口”。

周转了一大圈之后,你一定好奇,胡丹当时找到梁建章的创业项目是什么?这就是个人消费金融。

美国Capital One的故事是这样。当你打通Capital One的电话,仅仅在这转瞬即逝的0.1秒,高速运转的计算机已经开始启动,完成了号码辨识、数据收集、分析、转接、产品建议的所有工作。在客户听到电话接通的第一声“嘟”之前,对用户即将提出的问题预测已经完成。

唯一可以与这些超速运转的计算机相匹敌的,是Capital One自身的发展速度。1994年,创立,现在它的市值已达246亿美元,成为“财富500强”的排名187位的公司。

受到这个故事的启发,胡丹想做一家中国自己的Capital One。但在当时的中国,创业的时机却并不成熟。

2014年中国以P2P网贷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行业经历了史无前例的蓬勃发展,中小微债权的流通交易变得简单而迅速,国家政策也开始扶持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慢慢形成了一个“风口”。胡丹看准了机会。

有一天,胡丹找到沈南鹏说出了那一句话:“我想创业。”“要不要红杉的投资?”这是沈南鹏的回答,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犹豫,并且他表示愿意进入买单侠的董事会,亲自担任董事。

它就是“买单侠”,为月薪3000左右的富士康工人,提供小额的手机分期贷款业务。当这些人走进各种手机卖场选购手机时,这时销售人员就会向他们介绍下载买单侠,通过手机直接进行贷款。

看好胡丹和买单侠的不止红杉。

“买单侠”在2014年7月成立时获得了来自真格基金、新东方联合创始人王强、百度创业元老任旭阳等人的天使投资。

2014年10月获得了红杉资本和策源创投的1500万美元A轮投资。

2015年7月完成人人公司领投的B轮。

2016年2月完成C轮,顺为资本、京东金融领投,晨兴创投、华晟资本、人人公司等跟投。C轮之后,买单侠的历史融资总额达到8697万美金,这是目前消费金融创业公司中获得的最大的融资额。

在买单侠的董事会上,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企业家的董事会”。徐小平、沈南鹏、陈一舟都是成功的企业家。顺为资本背靠大名鼎鼎的雷军、京东则在中国缔造了一个电商传奇。

除了资金上的支持,对创业的理解与支持;苦闷、彷徨时候的鼓励与指导都让胡丹记忆深刻。“有时候没头绪了,就给他们打个电话聊聊。有时候他们也给我转一些文章,可以开拓我的视野。”

从个人精英到团队leader  驾驭一个不断庞大的组织

找人提人激励人:创业的关键是找到优秀而合适的人。但自己做的时候才明白,这个要求有多难实现。

与强者为伍、拜高人为师。按照一贯的做法,胡丹的团队中有李炫熠,这种曾任微软人脸识别技术工程师,Autodesk的CTO高手;也有朱君,这种来自于交通银行信用卡中心,超过10年传统银行信贷资产组合和反欺诈风险管理经验,想创新传统信用卡体系的牛人。

当然这其中并非一帆风顺,比如欺诈,比如组团来骗。但团队最终建立了一个反欺诈模型,并总结出了这个行业的规律:好人的朋友是好人,坏人的朋友是坏人。

目前买单侠光从用户的社交数据和手机端行为数据上就会采集近10,000个维度进行建模。在一个人拿起手机开始在买单侠上操作时,一切行为是否可疑,计算机都能完成自动的甄别和判断。

胡丹说,创业的过程让他真正的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艰难和孤独。创业前,作为投资人他曾无数次地和创始人说,创业的关键是找到优秀而合适的人。但自己做的时候才明白,这个要求有多难实现。

“善良比聪明更重要”,这是亚马逊CEO贝索斯的信条,也是胡丹笃信的价值观。诚信正直,这是胡丹给公司员工定下的首要标准。从十几个人的小团队,到今天400多人,包括管理程序员、数据分析师,以及全国各地三四线城市的城市经理,胡丹的任务也不似当初。

他需要管理、提拔、激励,驾驭这个正在不断庞大的组织,让队伍中背景不同,需求各异的伙伴,一起朝着一个方向奔跑。

“让大家在一起的那个东西是价值观。”胡丹说,这是他和高管们一起发现的,当创业2年多后,他们发现只有这个东西可以把团队凝结在一起,再之后,将是企业文化。

但现实就是这么滑稽,一个履历堪称完美,零污点的商界精英,即使他能一眼看穿阶层内核,一句话总结看透一个行业的人,在创业的这件事上,他所需要付出的也不会比别人少一点点。

创业前,有无数的创始人告诉胡丹哪些坑千万不要踩,但他现在发现只有踩过之后,才知道原来那就是他们所说的坑。

每一笔学费都没法省。胡丹说压力大的时候,他会和爱人去看电影。创业就是生活。

“产生前因和后果的草丛中,有人嘴里咬着麦穗,眼睛望着浮云。”正如大前研一所说,优秀人的人都具有同样的特质:他们是典型的“冒险家”,他们并不追求“安居乐业”,而是不断挑战自我,证明自我,即使失败了,也不过是一场分享。

对于胡丹来说也是一样,只有创业的这个时候,他才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它会在耳边轻轻地说:这个世界比你想象的宽阔。

对话

胡丹:除了融资成功后的那一周,每一天都很焦虑

王瑞:上次见你到现在已经间隔一年多,买单侠这一年的发展和你当初预想的一样吗?

胡丹:基本一致,完成C轮,去年年底开始盈利。我们通过精细化运营降低获客成本,比如建立白名单,让既有用户进行二次贷款申请;资金成本越来越低;算法优化已经加入了机器人PK,每一个进展都让我们很惊喜。

王瑞:做买单侠,你认为最难的是哪部分?

胡丹:风控。尤其是渠道的风控,至今为止仍然很难。目前买单侠有28000个门店,怎么通过监控门店人员的行为轨迹,来控制风险仍是买单侠的重中之重。

王瑞:怎么评价这个行业里的竞争对手?

胡丹:这个行业有很多创业公司进来转一圈就离开了,被我们称为visitor(游客)。有一个竞争对手是捷克的公司名叫捷信。老牌的公司,实力很强,管理很好,也很上进,非常值得尊敬。

王瑞:除了光鲜的一面,这一年有没有很沮丧的黑暗的时候?

胡丹:感觉除了几次融资结束的那一周能稍微开心一点之外,剩下的每一天都很焦虑。每天早上起来,遇到的问题都是新的。我很佩服一些创业者,比如梁建章,比如王兴,时间+压力塑造了他们,感觉自己目前和他们还不在一个段位。

王瑞:怎么评价自己目前的表现?给自己打个分。

胡丹:75分。我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和学习,比如怎么拥有更多的时间,怎么变成一个更好的管理者,怎么平衡生活和家庭的关系,感觉创业这个事情,我还没有完全驾驭它。

胡丹 买单侠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