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千万Pre-A轮融资,这位阿里老兵想用AR应用打造新流量入口 | 每日黑马
张晓军 张晓军

拿下千万Pre-A轮融资,这位阿里老兵想用AR应用打造新流量入口 | 每日黑马

“我的天”致力于用新型的人机交互技术开发社交、生活、娱乐、商业的空间交互平台。

“人机交互从过去的台式机到手提电脑到手机,下一代是智能眼镜、可穿戴设备,它们会慢慢走入我们的工作生活。”我的天科技创始人陈德辉(以下称Hurry)在接受i黑马采访时,没有直截了当地介绍创业项目,而是试图剖析人机交互的演进过程,让记者更好地理解“我的天科技”当下要做的事情。

“我的天科技”于2015年9月成立,是一家从事AR产品研发的企业。用Hurry的话来说,“我的天”致力研究移动互联网下一代趋势,用新型的人机交互技术开发社交、生活、娱乐、商业的空间交互平台。

而要成为这样一个空间交互平台,Hurry将产品的发展规划分为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要打造一个真实空间的多媒体互动平台,也就是说,将多媒体的图片、语音、视频、三维等物体、模型放在真实空间里,用户可以和它进行互动交互。

第二阶段是要打造一个全场景的、真实空间的交互平台,即贴合行业场景,像为衣食住行提供实景的浏览器一样,摄像头所在的地方,它都能接到叠加信息。

第三阶段是要打造一个空间的交互系统(AR + 系统 + 硬件),构建AR的生态体系,识别和连接万物,构建空间的大数据,未来让人们更多地戴上AR眼镜去体验世界。

wxid_3tqb6rqelc9721_1473390496732_68

“我的天”APP展示图片

目前,“我的天”所做的就是第一阶段的真实空间的多媒体互动平台。他们开发了“我的天”APP,通过AR技术,能让用户把照片放置在当地真实空间中永久保存,并实现真实空间的信息传递和交流互动,满足他们在所到之处留下印记跟分享的欲望。

Hurry向i黑马描述了“我的天”APP的使用场景:“比如我去长城拍照,过去的方式是拍摄后保存下来,或通过微信、微博分享。但是别人不知道我来到长城了,或者我再次来长城的时候,不知道以前是什么样的场景。现在,通过‘我的天’APP,用户来到长城的时候,打开APP,对着场景,你的照片就出现在场景的天空里,你可以发现谁曾经来过长城,并给他点赞、评论,关注好友、发私信,产生相关联的社交互动。”

之所以采用时空相册的切入方式,在Hurry看来,在用户心理层面上,更真切地满足人们所到之处留下印迹和分享的欲望,让真实的世界变成信息的载体,用户感知到这些照片就在真实的空间里,从而极大提升其存在感。

在商业层面,如果直接将AR产品应用在商业场景,推广难度太大。而从相册切入,Hurry的考虑是,用社交的方式积累用户,如果能成为一个入口级的应用,未来再加载其它的商业化功能,则不失为一种“曲线救国”的方式。

在用户获取上,除了在APP应用市场做渠道推广,以及结合校园毕业系,暑假旅游季等特定时节做事件营销外,“我的天”APP在近期也将推出“全民寻宝”功能,当用户上传了照片或者开启应用之后,可以在真实空间中寻找宝物金蛋,挥动手机砸开宝物后即可获得砸出红包或者虚拟精灵。

wxid_3tqb6rqelc9721_1473390503203_60

“全民寻宝”页面展示

一个平台刚刚兴起,很难确定其清晰的盈利模式,但无疑这也会影响着该平台的长远发展。对于这点,Hurry认为“我的天”要达到新一代人机交互的平台的流量入口,主要有四条营收路径:

一是社交网络的增值营收,包括提供用户等级、特权、道具等虚拟服务。二是广告平台营收,即在APP所呈现的真实空间中做广告位置的租赁、出售、买卖等。三是游戏接口的营收,将SDK游戏接入到真实空间获取游戏分成。四是服务平台的营收,即在平台上接入各类商家,获得交易分成或服务分成。

在团队上,创始人Hurry是一个连续创业者,拥有15年的IT工作经验,其中9年在阿里巴巴做负责运营管理工作。CSO李金坊做过多年投资人,而CTO JESSE为美国人,计算机博士,对AR、VR有近20年的研究。此前,“我的天”曾获得王刚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和三家投资机构的千万元Pre-A轮融资,目前正在启动A轮融资。

黑马档案

公司:北京我的天科技有限公司

创始人:Hurry(陈德辉)

所在地区:北京

所属行业:AR

融资状况:千万元Pre-A轮融资,正在启动A轮融资

我的天科技 AR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