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里月饼事件看“公地悲哀” | 黑马荐文
徐磊 徐磊

从阿里月饼事件看“公地悲哀” | 黑马荐文

因为成本高,所以我们需要法之外的约束。

推荐人:黑马哥

推荐星级:☆☆☆☆

阅读时长:本文2179字,阅读需要4分钟。

推荐理由:昨天阿里月饼事件刷爆朋友圈,有人为事件中波及的四个工程师鸣不平,有人则认为企业应该捍卫自己的价值观。在本文中,黑马营成员、微车创始人徐磊从一个CEO的角度谈了自己对本次月饼事件的看法,也许可以为您提供新的视角。本文由徐磊的星空(ID:our-starry-sky)授权i黑马发布。

文 | 徐磊

“文化先行,制度跟之”——很多企业从初创到成长都经历了这样的过程。

昨天一天全网刷屏的阿里月饼事件把制度和文化的窗户纸给捅破了。

作为一个理工男,一个还有点爱写脚本的CEO,其实我特别理解几位当事人发现可以用自己的一技之长获得一点优势的窃喜之心和优越感。

事实上,各行各业里,一些走在边缘灰色地带的做法,可能是企业生存发展的基础,甚至一些巨头也一样有过这样的原罪。所以我也特别理解业内外对于事件处理过重,甚至认为阿里应该鼓励这样的挑战精神的说法。

但作为一个CEO,一个团队的Leader,我不得不承认,这次我站在阿里这边。当然我的判断仅限于现在公开信息所披露的内容。理由如下:

1、敏锐应该被赞扬

这几个当事人无疑是敏锐的,他们在遇到问题时,并不是被动等待概率上的幸运,而是选择去改变概率。这种主动性的敏锐观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应该被赞扬。

2、技能也就是一般般

一个好的Hacker根本就不应该落到这个地步,无论是被人举报,还是自己主动承认,作为程序员,有被发现的可能,就已经证明他们无疑还不合格。

3、小聪明用错地方就是大错误

同样的行为,用在很多场合,说不定会认为是创新,甚至可能是创造了商业模式。但很可惜,他们用错了地方。他们忘记了区分界限,一不小心落到了极端利己的最后一条红线之后。

公 地 悲 哀

在社会学中,有一种现象叫公地悲哀。简单来说,就是在一个公共领域,因为个体行为不易被识别,作恶成本极低的情况下,个人会趋于在利己心理下,做出有利个人,但危害公共利益的行为,最终陷入恶性循环,使大多数人,甚至全体人的利益都受到损害。

公地悲哀的例子比比皆是

例如当垃圾电话越来越多时,正常的电话大家也不敢接了,要不是有了微信等通讯工具,我们几乎要退回到没有电话的年代。

又比如,当所有人都在虚报融资额和估值时,你想独善其身,反而可能被视为怪物,真的也被当作是假的。

那么,公地悲哀是不是适用所有场合呢?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公地的边界有两条:法律是一条,成本是另外一条。

法律相信大家都可以理解,在法制之下的商业社会里,基础的行为准则就是法无禁止即许可。一切以法律为界限,在法律限定的违法行为之外,你的所做作为都应当是被允许的。

但是仅仅有法律是不够的,因为只靠法律,社会成本会极度放大。这就是所谓的成本界限。

因为成本高,所以我们需要法之外的约束

比如对于弱势群体的关怀,比如尊师重道,比如公益和慈善。这些林林总总,可以说是因为善良,但背后真正的理念是几千年的社会积累,大家明白,突破了这些善良,我们要付出的社会成本是不可估量的。

这个时候,我们再缩小回到阿里这个个案上,也就很容易理解了。月饼刷单行为本身打破的正是一个群体(企业)中的成本平衡。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就可能陷入公地悲哀的恶性循环之中。

如果阿里允许甚至鼓励这样的行为,他们的所有内部系统就必须变成防狼模式,防刷、防攻击、防内贼,防一切必须防的恶意,因为所有的员工都是被恶意假设的。

接下去,就不是简单的月饼问题了,打卡要生化识别、报销要审计、网络要监控、下班要搜身,......。

一个小小的恶意,会让所有人付出代价,极度放大成本,最终终将摧毁这个群体。这就是公地悲哀的可怕衍生效应。

在一个群体里,总有一些善意、谦让、共享、信任、尊重需要去维护。这个信任圈越大,这个群体的成本和效率就越高。很多人抱怨大公司制度繁杂,创新被扼杀,其实就是因为信任圈已经过大,只有文化无法维持,只能靠制度化来降低系统化风险。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信任圈,这个圈子画的越小,比如只有你一个人在里面,那你基本就是一个极端的利己主义者了。如果有一个合适的信任圈,在这个圈子你,你是舒服的、有安全感的、有信任感的,这是幸福的一部分。

这几个当事人无疑在潜意识里暴露了自身信任圈小的问题。他们把自己和周围人定位在竞争的关系之上。而用自己的敏锐和技能去钻营,去为个人牟利。这无疑打破了群体的固有平衡,最终导致的必然是群体成本的提升,群体利益的受损。

所以,从这个角度,阿里今天所做,降低的企业制度化成本,又岂是损失四个程序员可以衡量的。员工和企业如果事实都以最恶意的假设来相对待,这个企业氛围不仅没劲,而且成本极高。

说到底,相对于当事人和阿里,我们都是局外人。要有准确的判断说,谁对谁错,对我们来说其实并不重要。

我们要考虑的是,我们的信任圈有多大?

我自己?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团队?我的同学?......?

在哪个信任圈范围内,我愿意克制自己的欲望,而维护公地的净化?而得到是自己的快乐和大家的快乐。

我们真的会希望 挤地铁是比谁壮?谈判是比谁嗓门大?办事是比谁行贿多?

月饼破事没多大,文化上既然不和,散了又何妨。

企业可以有企业的选择,员工也可以有员工的选择。

世界这么大,选择这么多,不怕找不到工作,也不怕招不到员工。

真正可怕的是,当我们都没法选择的时候。

当有一天雾霾不再散去

当有一天海平面上升了十米

当有一天我们不再能自由呼吸时

我们是否还会记得,当年自己也许就是第一个在公地上随地大小便的那个人。

月饼事件 公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