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系又一大品牌破产!
周甸斌 周甸斌

晋江系又一大品牌破产!

10年一次的经济大调整必将毁灭一批人,同时成就一批人,谁能先知先觉就能鲤鱼跃龙门,谁顽固守旧、随波逐流必将被残忍淘汰。

喜得龙(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林水盘 ,现任泉州市人大代表,晋江市第十四、十五届人大代表,晋江市青年商会副会长,晋江市制鞋协会副会长,喜得龙(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 。他从学徒工做起,经过不懈的努力奋斗,创立了喜得龙公司,成为鼎立晋江乃至全国的鞋服用品大鳄。

喜得龙破产,令人唏嘘不已

喜得龙破产重整一事,在业内引起了高度关注,毕竟,这曾是一家风光无限的晋江系运动鞋服品牌。

记者今日下午致电喜得龙公司董事长林水盘,林水盘证实公司正进行破产重整,将进入到债权申报阶段,其表示,由于案件正在进行中不便透露过多。

今日下午记者也致电喜得龙副总裁丁冬冬,但其电话未能接通。

今日下午,记者一行还来到位于陈埭的喜得龙公司总部,但该公司保安并未让记者进入公司内部,并表示公司现处于停产状态。在喜得龙公司总部一旁的喜得龙专卖店,记者看到“吉店已租,清货50元封顶”、“全场大甩卖 5元起”等字样,店内清货的产品吸引不少周边市民前来购买。

店内导购人员告诉记者,这一促销活动从8月30日开始,在产品尚未售空前,活动持续至9月3日。活动产品主要以秋冬服装、鞋为主,秋冬外套最高售价50元。

“晋江系”出问题背后有何玄机?

2003年喜得龙邀请郭富城出任品牌代言人,全力进军时尚休闲服饰领域。2009年喜得龙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了首家登陆纳斯达克的中国快速消费品生产企业。

在喜得龙风光上市的背后,似乎并不简单。据2012年12月财新网《新世纪》一篇题为《晋江上市产业链: 圈老外的钱》的报道,喜得龙曾被爆出2008年上市涉嫌造假。

2008年,高盛4亿元入股喜得龙,2008年帮助其香港上市,保荐机构是高盛和德银,安永担任审计。但公司IPO前十天突然终止上市,媒体报道喜得龙涉嫌虚假借贷,财务也未能通过审核。但在高盛帮助下,公司最终于2009年在美国纳斯达克借壳上市。

上市后,喜得龙的业绩增长并未能保持。《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其过往业绩公告发现,2009年至2011年,其收入曾连续增长,到2012年开始下滑。到2013年,其实现收入16.3亿元,同比下滑三成多。而在利润部分,其于2012年更是开始出现大幅度下滑,同比下降超五成,到2013年,其本年利润为6554万元。

该报道还提到,当时大批晋江企业上市更深层的动力在于,政府鼓励企业上市一为政绩,二图税收;企业趋之若鹜则主要是缺钱,融资困难,另外也不乏攀比和盲目跟风。而财务造假、资本腾挪,甚至退市再转战其他市场等,是一些晋江企业或无奈或有心的上市手法。2013年3月,喜得龙在发布财报之后,股价暴跌13.99%,公司市值只有3113万美元。2014年4月,喜得龙召开特别股东大会,考虑及投票通过2013年12月2日订立的私有化协议。如若该协议被通过,则公司将从纳斯达克股票市场退市。喜得龙最终退市。

640.webp

 其在美股市值

鞋服企业洗牌期未结束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运动品牌中,喜得龙仅算得上四五线品牌,竞争力整体较弱,其如今的境遇,和企业缺乏创新、在转型上推进较慢不无原因。

张庆认为,一直以来,喜得龙并没有在专业运动领域做些事情,包括在产品核心技术上突破。另外,其运动形象感的建立方面也都是休闲偏娱乐的路线,电商的跟进也不够及时。在他看来,喜得龙面临的局面仅是行业的一个开始。

“这种品牌当地还是很多的,(破产整合)不是个例,具备普遍性。这是行业发展必然的规律,行业在2011年开始步入大洗牌阶段,很多大的品牌也一度业绩下滑。”鞋服行业独立评论员马岗向记者指出。而在今年5月,《每日经济新闻》也曾报道过运动品牌哥仑步的窘境。

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表示,在运动品牌集聚的福建地区,目前,品牌还是偏同质化,营销渠道、经营方式、促销方式等都差不多。“如果在之前规模就做得好就有可能生存下来,否则投入产出不成正比,一旦资金流不好,倒闭就成必然。”他指出,在未来一段时间,鞋服品牌倒闭仍旧是正常的,企业要把握时间转型。

当然,知名律师严义明也表示,破产重整并不一定意味着企业最终会破产,“如果企业可以和债权人达成和解,就有可能进入重整,因为债权人不逼迫它马上还债,企业就有机会活下去。

本土品牌破产倒闭,国际快时尚却大赚

本土品牌纷纷面临转型困难,业绩下滑,关店等问题时,国际品牌却在中国大赚,以运动服装为例,耐克2014年在华录得26亿美元营收。阿迪达斯则远远跟随在其后,以17亿美元的销售额名列第二。相比之下,国内生产商却很难从激烈竞争中恢复过来。曾经的市场宠儿李宁(LiNing),2014年上半年净亏5.86亿元人民币,是去年同期净亏损额1.84亿元人民币的3倍。

自2014年以来,本土服装品牌如佐丹奴、班尼路、达芙妮、美特斯邦威、森马、班尼路等品牌均传出频频关店的消息。随着传统服装业的销售萎靡和库存越积越多,市场不断传出企业老板跑路的消息,以至于“老板去哪了”成为服装业的新代名词。

另一面,国际品牌ZARA、H&M、C&A、优衣库等廉价服饰已经开到了三线市场,并且也是线上、线下实行同价销售。截至去年年底,十大快时尚品牌在中国开店近1000家。其中优衣库新开店82家,H&M开店62家,GAP新开店28家。

喜得龙破产固然可惜,但更多的是可怜。面临市场环境的变化,却动作缓慢,没有及时做出应对措施,如今,安踏已经成为销售破百亿品牌,而李宁也从亏损的泥潭中拔出,实现了盈利,这一系列的变化也说明企业的发展,也遵循优胜劣汰,低产能,低效率,慢转变,最终都将被市场淘汰出局。

倒闭潮:尖刀挖毒瘤

国内如今大力推行的供给侧改革说白了就是尖刀挖毒瘤,把吸血的僵尸企业从肉里挖掉。僵尸企业大多是地方国有企业,依靠廉价贷款和税费减免吸血度日,2009年以来的信贷宽松和财政刺激输血已经到了极限,新常态下的供给侧改革说白了就是来硬的,把僵尸企业强制砍掉,挤掉泡沫和风险,把低效的资金释放出来,加快市场出清。

供给侧放大招加债务极限的双重打击,倒闭潮可能比想象的都凶猛。债务链条断裂与坏账集中清理将把一批高负债的企业推向破产倒闭的深渊;持续萎缩的外部需求与疲弱的国内需求将使低竞争门槛的传统企业大批倒闭;转型升级的结构调整与新兴技术应用倒逼低效企业倒闭。

倒闭潮将从民营中小企业向大型国企蔓延,从出口制造部门向基础性、资源型产业部门传导,从生活性服务业向生产性服务业扩散。倒闭一旦加速就会恶性循环:廉价抛售→资产价格下跌→实际利率上升→更多的廉价抛售→周转速度下降→净资产减少→更多破产→银行挤兑→信贷萎缩→银行抛售资产→信心越来越低迷→囤积现金。

失业潮:有些工种和岗位会消失

强制关停严重过剩产能,将导致数百万人失业。比如最过剩的钢铁和煤炭两个行业职工就超过千万。

不仅如此,制造业吸纳的就业可能持续弱化,从2004年到2011年,中国工业经历了持续扩张,其吸纳的劳动力也在上升,但从2014年开始,工业投资和增加值持续低迷,后续工业将淘汰很多人。2016很多私营企业开始裁人,工人提早返乡,显露了失业潮的先兆。

以往楼市、家政、物流、零售等低端服务业业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但这些行业受劳动力成本大幅上升影响,已经增长乏力。部分低端服务业岗位进一步缩减引发生产性服务企业收缩裁员,城市白领、企业高管的岗位竞争加剧。农村隐性失业也将进一步加重。

这次的失业比之前经济不景气失业更残酷。经济不景气失业是因为短期调整,不会导致行业消亡,但这次是经济结构调整导致的结构性失业,结构调整将导致有些工种和岗位消失,很大一部分人如果无法进行学习和提升将被残酷淘汰。

经济转型的代价远超想象!

僵尸企业倒闭潮、落后行业失业潮、淘汰产业降薪潮远比我们想象的凶猛,与此相对的是创业潮加速、新产业泡沫式溢价、新技术人才进一步紧缺,经济转型谁也无法改变,10年一次的经济大调整必将毁灭一批人,同时成就一批人,谁能先知先觉就能鲤鱼跃龙门,谁顽固守旧、随波逐流必将被残忍淘汰。

破产 失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