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问月:创始人始终要勇往直前吗?
和阳 和阳

把酒问月:创始人始终要勇往直前吗?

创业一旦成为一个人的人生基因,放下,谈何容易?

文 | 创业家和阳

中秋节假期过半,很多创始人们昨天应该跟家人一起团聚赏月,分享了前半年的收获。现在,他们闲不下来的脑子,估计又在思考,明天要为节后的事情进行安排了。

创业真的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创始人要始终勇往直前吗?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

不断有人告诉我们,创始人就是这样一个物种:本可以功成身退了,却要再次走上创业不归路。有名的如褚时健。还有另外一个老人,苏泊尔创始人苏增福,他2006年将苏泊尔以数十亿元的价格卖掉,2007年却又一头扎到不锈钢水龙头行业,在70岁的高龄重头开始创业。他说,“人没事,找点事来做。如果我什么都不干,不老得更快了吗?”

但创业这种事,真是开始容易结束难。折腾了4年多,始终没有突出成绩,到今天更是几乎销声匿迹了。现在回看他当时的心声,“把所有的东西都扔了不要了,我完全可以休息。能放弃吗?我把这个东西干上,又从老虎背上爬下来,肯定给老虎吃掉。我已经下不了了。”苏增福的这种“成功困境”在很多创始人身上出现过。成功过的人不一定再次创业还能成功,毕竟乔布斯、雷军这样的人极少。

创始人就不能放弃吗?我们希望已打造了苏泊尔品牌的苏老先生放下了。但创业一旦成为一个人的人生基因,放下,谈何容易?

以下为2013年苏增福接受创业家采访内容:

仍然有人追问,2006年时他为什么要把中国最好的炊具公司卖给法国SEB集团。苏增福不愿旧事重提,但一张口便说,“锅,是个劳动密集型产业,会转移到其他国家去的。我们卖了个好价钱。”

这位苏泊尔集团的董事长更乐意谈他这几年的工作内容:不锈钢水龙头。谈至兴起,他叫员工拿来厨房用的水龙头,指着其接驳处向记者介绍氩弧焊、激光焊等焊接工艺。他还拿着铅笔在A4纸面上写写画画,试图以此来说明他的不锈钢水龙头对人体是如何地无害。

这是个不吝表示自己曾为苏泊尔两度落泪的实在人,若只看到“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古稀时节再战实业”之类的形象,未免显得单调。何况苏增福多次“指点”记者应该朝哪个方向好奇,“在卫浴行业的这4年时间,我走的路太曲折了……”。

2007年下半年,苏氏家族从法国人手里拿到股权转让的款项后,苏增福并未长期(超过1个月)休息。从上世纪80年代在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县陈屿镇农机厂,揽到沈阳双喜压力锅的配件业务算起,苏已连续工作超过30年。卖掉公司的真空期让他感到不适,“人没事,找点事来做。如果我什么都不干,不老得更快了吗?”

苏家乡情结很浓。其子苏显泽2006年就认为,这会在苏泊尔集团投资方向上有所体现。约两年后,玉环县一位给苏泊尔股份生产不锈钢配件的供应商找苏增福聊天,说考虑生产不锈钢水龙头。

“不锈钢水龙头”这几个字在苏的心中激起了水花。玉环县号称中国水龙头生产基地,2007年产值达66.69亿元。但生于斯长于斯的苏知道,同中国东部沿海地区的任何一个工业聚集镇/县类似,玉环县乃至中国的水龙头产业发育程度不高。它们的产业集中度低,据说中国最大的水龙头生产企业所占的市场份额不过3%,而这是个产值数百亿元的行业。苏增福看到了竞争的空间,也看到了方向,“铜质水龙头含铅,铅溶于水,这是毒。对大人影响还小,五岁以下的小孩要是吸收过多,有得痴呆病的风险”。不锈钢水龙头不含铅成分。

苏增福不懂电脑,不炒股票,不是资本玩家。他喜欢制造业。工厂、产品这些实体让他有安全感。卖掉苏泊尔股份后,苏增福个人手上已无实业项目。他决定收购这家供应商,进军不锈钢水龙头领域。

结果,苏增福被摆了一道。“事后才发现,在收购过程中对方做了很多不地道的事,包括做假账虚增资产等……这些就不提了,苏先生不想说家乡的不好。”知情人士说。

苏并不气馁。这位创业数十载的创业家想在苏泊尔卫浴身上复现2006年之前苏泊尔股份的发展轨迹,这条“老”路他走起来理应驾轻就熟,但回看过去,他说当时有些一厢情愿。

“实际进入这个行业后我们才发现,它是不可能被改造的。铜质水龙头还处于机械化、半机械化的时代,没法儿改造成自动化的生产线。不锈钢的熔点高,难以加工成型,用铜质水龙头的生产工艺,没法儿焊接不锈钢。焊接完成后,水龙头表面需要打磨得光滑无缝,焊枪与水龙头之间的距离丝毫不能差,也没法儿靠人力。一切都得重新来。”

苏泊尔集团这笔收购以损失数千万元告终。苏增福意识到得从不锈钢材料特性来设计公司和工厂。他另起炉灶。2009年,苏泊尔卫浴公司成立。

按苏现在的说法,该公司成立也是出于情感上的考虑,“跟在我后面的这帮人,一起成就了苏泊尔。他们现在法国人的旗下打工,法国人能不能永远容纳他们?可能会。也可能不会,那我们这些人就没路走了。所以我就说,给我们子孙留个混饭吃的地方。”

不过,这种顾惜在2009年并未得到多少回应。知情人士解释,“跟着苏泊尔成长的人现在至少是上市公司的高管,薪酬非常高。他们苦过了,轻易还不愿意再从头开始跟着搞这个水龙头。”

或许是因为没有延揽到足够的人才,苏泊尔卫浴公司成立时犯了令苏增福事后颇感惋惜的错误。

当时公司为如何把304医用不锈钢管料焊接起来犯难,根据此前在国内的考察经验,苏增福没想到什么可以借鉴的先例。苏泊尔在中国大陆甚至找不到符合要求的自动曲面焊接机,“我们还向沈阳机床厂定制过几百万元的设备,但是仍难以满足我们的要求。”

苏泊尔打算自行解决这个问题。它向产业链上游进军,开始在玉环县研制生产不锈钢水龙头的设备,“一面总结经验,一面改造设备”。2010年左右,苏泊尔几乎自制了全套生产设备,其中包括40多台每台造价约26万元的焊接机。

这次试验并不成功。苏泊尔针对不锈钢材料自行研制的焊接机,在焊接管料过程中,无法阻止焊料如同烛泪一样四散流溢。它们在产品表面形成的疤痕,难以通过打磨、抛光成为可供销售的产品。

尽管如此,4年时间内,苏泊尔仍然斥资1亿元试生产了数十万个不锈钢水龙头产品。抛光问题的解决,得益于ABB从富士康匀了几台机器人给苏泊尔进行抛光工艺调试。试运行效果不错,苏增福在每条生产线上安置了10余台。

2012年夏天焊接问题也得到解决。他找到了航空工业广泛使用的固熔工艺。苏说,这是一种依靠上千度的高温,从分子的微观角度重新排列不锈钢管料的焊接工艺。使用该工艺焊接而成的表面,“找不到缝隙”。

如此一来,此前的焊接机已无用武之地。“还有其他设备……到2011年基本上都被取代了。这肯定是几千万(更替费用)”。

本来,苏增福再创业时觉得,苏泊尔卫浴不必再像数十年前创立苏泊尔炊具时那样,一边生产一边改造设备。现今苏泊尔卫浴的玉环县、沈阳生产基地里的“自动化流水作业”,本该更早出现甚至一步到位,ABB公司、固熔工艺并非这两年才问世。

之所以误行了设备国产化的道路,应归咎于投资前的调查不够充分。“我们去广东考察时,接待我们的公司说国外没有不锈钢水龙头的生产设备商,基本上就是他们自己在做。考虑到他们已经从事OEM这么多年,又几乎是国内最大的工厂……董事长很少出国,我们是这两年才通过公司的外贸部知道国外的不锈钢水龙头品牌。”知情人士说。

苏增福认为“路这么长”还是因为自己学历低。“笨人他干了一些笨的活。我是初中毕业,有些东西讲得不是很到位。要是我的文化程度高一些,我的智商高一点,那可能不用4年这么长的时间。”

“滋味当然是难受的。特别是项目前期进展很不顺利,有时我也感到压力非常大,干得很累。”苏没想到生产合他要求的不锈钢水龙头“真的挺难,这事儿似乎没完没了”。他生于1941年,现在每月还得奔波于3个城市,“日程满满的”。

他说,自己如此拼搏是不满中国消费者的卑微境地—得承受动辄几千元且不健康的水龙头,而且卫浴产品全是国际品牌的天下。“中国产品在品质上还有多大差距?我就是要缩短这个差距”。

苏泊尔集团也因此上满了发条。该公司已为生产不锈钢水龙头投入了7亿元,如果剔除沈阳生产基地的土地、厂房等不惧贬值的固定资产,4年间单试错费、研发费用、原材料等也已耗去苏增福约3亿元。他建成了8条(2013年将达到11条,3~5年内计划建设54条)自动化程度颇高的生产线,只需要配备42名工人,单条年产能达75万只。苏打算利用现代化工厂实现规模化生产。

但信息渠道匮乏的后果在继续显现—不锈钢水龙头目前是个地地道道的小众市场。按苏泊尔卫浴全国运营总监刘滢的说法,“不锈钢水龙头占全球水龙头市场的比例不会超过1%”。

而且,近期很难出现市场爆炸性增长的局面。对于中国大陆漫长的饮用水污染链条,更换不锈钢水龙头所增加的安全系数无异于杯水车薪。外销方面,美国规定在2014年1月4日之后,与饮用水接触的产品设备的铅含量从此前的8%减少至0.25%,而受此影响的中国出口水龙头年产值也不过十数亿元(一说数十亿元)。

即便苏泊尔占领不锈钢水龙头市场后,把产品的竞争目标换成铜质水龙头,全球水龙头总产值也不过900亿元(其中中国市场约300亿)。若按苏泊尔集团的规划,苏泊尔卫浴2013年的目标产值为10亿元(刘滢称目前已卖给经销商3-4亿元),甚至提出过“第五个年头达成500亿元”。

但苏增福不得不“犯愁”怎么把那么多不锈钢水龙头卖出去。2012年下半年,苏泊尔集团决议少提“54条生产线这个遥远的数字,先稳定几年11条生产线的规模。同时开始做市场传播、造势”。

按照计划,2013年将是他们在各类媒体、线下渠道教育市场的一年,他们将反复提及铜质水龙头内腔的铜锈、含铅量、电镀工艺的环境污染等关键词,反复提及他们的水龙头不比中档铜质水龙头的售价高,他们看上了保障房装修市场,他们甚至期待中国消费者能以旧换新。

不是所有人都同意苏增福投资水龙头行业。“股东肯定有不同意见。现在还有股东没看到曙光。他们在我面前没表露过,可能想讲,也可能不想讲。我不知道,我没听到有反对我的声音。不过,我是企业的创始人、董事长,我占了百分之五十九点几的股份。股东说话是用数字来投的,所以他们不太敢反对。”苏增福说。

刘滢背负着教育市场的重任,他说“坚信董事长这个决策不会错,我们每一个人都这么坚信”。

儿子苏显泽怎么看不锈钢水龙头?苏增福说,“苏显泽是浙大毕业的,本身的水平应该说比我高得多。他对我们这种企业这样做法,是不是感觉到满意?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他也够忙,是上市公司(苏泊尔股份)的董事长,经常出国。”

尽管老觉得自己文化程度低,苏增福并不打算去商学院上课,或者讲课。“我没有时间。而且我年纪这么大了还要文凭干什么,是不是?”

创始人并非始终勇往直前。苏增福也想过放弃,“把所有的东西都扔了不要了,我完全可以休息。”苏对身边的人说,他不在乎投入的这点钱,但“能放弃吗?我把这个东西干上,又从老虎背上爬下来,肯定给老虎吃掉。我已经下不了了。”

——摘自创业家2013年1月

创业 苏增福 苏泊尔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