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寒冬”!你好,VR!
VR价值论 VR价值论

你好,“寒冬”!你好,VR!

“伟大都是熬出来的,每个伟大的公司都要经过一波三折,从生到死,从死到生。”

“市场没那么热,也没那么冷”——翁冬冬

“伟大是熬出来的,时间就是玫瑰”——李建军

文 | 蒲鸽

“这一年以来,感觉爽吗?”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咖啡桌对面的庄继顺直摇头。有些微胖的他,摇起头来像个拨浪鼓。

外面的小路喧闹嘈杂,而一拐进院里,却是一番清静闲适。一家精致的咖啡馆,散发着暖黄色的光。在院里的大白阳伞下,庄继顺呷了一口咖啡,快人快语地吐着创业以来的那些事儿。

他的公司就在这座闹中取静的小院里。从年初的20来人,到现在的100来人,他所在的兰亭数字——一家专门从事VR影像制作的创业公司,总人数翻了近5倍,可这位联合创始人,似乎并不开心。

繁华?

“今年初的那一波资本太猛了,那都不叫资本助力,完全叫催熟,让中国的VR公司过早扎入了商业化。”庄继顺说到。

在他眼里,正是疯狂的资本将企业的估值“噌”的一下拔得老高。企业为了融下一轮,不得不卷入商业化的大潮。

“去年,大家把第一波产品拿出来,理论上讲,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得迭代几次,才应该被商业化。可是资本直接把迭代期给阉割掉了。”他继续道,“反观国外,商业化走得就慢一些。而国内,被催熟,就意味着有太多的不成熟。”

一面是企业的并不成熟,一面却是不得不面对的投资人的“盘查”。

投资机构也表示无奈。面对掉不下来的高估值,投资机构往往“三不看”“两看”:不看产品、不看技术、不看应用,而直接调财务报表,看利润,看流水。

“做起来蛮痛苦的。”庄继顺摁灭了一支烟,烟缸里已经有好几个烟头。

p2.webp

图为兰亭数字联合创始人庄继顺

比起来,庄继顺参与创办的兰亭数字算得上业内宠儿。今年3月完成Pre-A轮3150万人民币融资,估值已达2.1亿。而兰亭数字,只是众多被上一波资本所热捧的VR创业公司中的一员。

2015年年底到2016年初,资本开始疯狂涌入VR领域,且来势凶猛,让VR这个词摇身一变,成了一棵摇钱树。

于是乎,做水泥的来了,干软装的来了,安窗帘的来了,造钢铁的也来了。VR论坛场场饱满,人人张口必“VR”。

一时间,坊间流传这样一些有意思的笑(shi)话:

“开个体验店,就敢说自己进军VR行业了!”

“上市公司离布局VR之间只差一场发布会,离妖股也只差一场发布会!”

于是乎,谁进入VR绝不是新闻;谁没进入VR才是新闻。

行业的“繁华”来自“众人拾柴”。于是乎,段子手们来了劲,说:一块广告牌从天上掉下来砸死了10个人,其中9个是VR创业者。

投资人来了劲,说:如果没投过一两个VR项目,就像80年代的农村妇女没生到男孩一样,说话都不敢大声点!

VR开始被戏剧化地贴上了“不靠谱”的标签

“2016年千万不要跟这些人交朋友:借钱不还的、自称自己有网红潜质的、目前在从事VR创业的!”

这就是资本的杰作。确实,资本在一定程度上助力,但过多,却破坏了一个行业本应有的节奏,所谓催熟,并非真熟。

而当逐利的恶资本看不到伸手即到的利益时,便开始松动、消退,阵阵寒凉,扑面袭来。

唱衰?

其实,早在上半年,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就提到了此中的“非理性繁荣”。

当“繁荣”褪去,这些没有穿底裤裸泳的选手,全漏了馅儿。

庄继顺告诉VR价值论,好些企业融不到下一轮了,正处在关停的边缘。这类靠着泡沫起家的项目,中了资本寒冬的招,叫苦不迭。

而随着资本寒冬这个词蔓延开来的,是人们的失望与迟疑,是对这个行业“春天还有多久”的唱衰。

而站在潮头,唱衰唱得最猛的,恰恰是这些曾对VR一路高歌唱响的媒体。在他们的眼中,行业的现状恰恰给到了最好的题材,“资本变脸”,“市场惨淡”成为吸引眼球的不二法门。

某公园近期的一篇长文,给行业泼了好大一盆冷水,不过,这盆水泼得没什么水平。除了有个耸人听闻的好标题,除了给到不明真相的圈外吃瓜群众以茶余饭后故作高深的谈资,除了一些业内老生常谈的旧闻八卦,对行业的发展又有何用!

行业真的冷了吗?

真相 

其实,真实的情况是,行业正在走向更加冷静的成熟。

证监会出台的政策,把那些与VR八杆子打不着的上市公司想借势捞一笔的念头给掐掉了,但真正处在产业链上的上市公司布局并不受影响;股票的下跌让二级市场的钱变少了,基金募资变紧了,可大量手握现金流的机构仍然在里面寻找项目。

“其实,大量的钱正在悄悄投入到关键技术和人身上。”创客总部合伙人李建军告诉VR价值论,“这类项目哪有寒冬,都在抢!一旦技术成品化,是非常可怕的。”

李建军口中的这类项目主要指的是基础技术,比如室内定位、核心算法、网络传输及传感设备等。他所创办的创客总部今年花了大量的精力对这类项目做深度孵化。

“技术创新是永无止境的。当一个技术完全把现在的一种商业模式颠覆掉的时候,之前的平台可能一夜崩溃。”李建军一直密切关注着国内的科研院校、以及海外归国科研人员创业,就在“寒冬”被大肆唱响的当口,他手起刀落,抢投了好几个项目。

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此前接受采访时,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要找的就是这些关键的技术节点。

据VR价值论遍访业内多家头部企业及上市公司战投部,得出的一个结论是,企业及上市公司全都在布局关键的技术节点,高校、研究院成为比拼眼光和速度的新战场。而这类项目,往往不会对外披露。

产业与资本的联合,让投资变得更谨慎,也更成熟了。好的项目,正在行业的不断验证中,被发掘出来。

如今,国家队也要登场了。

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副教授翁冬冬对VR价值论透露,最近,政府开始越来越多参与到VR中来了。

除了南昌、福州等地陆续启动的VR产业园,新一轮政府扶植基金会进来。这类基金与商业投资不一样,没那么多附加条件。”翁冬冬说到。

在翁冬冬看来,政府的扶植虽然不像商业嗅觉那么灵敏,慢了半拍,但正是这个“慢”让它避开了概念期。

“在中国,政府还是一股非常重要的力量,不容忽视。”翁冬冬此前已多次给政府高层建议,强调VR一定是未来方向。就在刚刚过去不久的G20,习大大讲话稿里赫然出现的“虚拟现实”四个字,再次给行业打了支强心针。

在翁冬冬看来,现有的技术,即使不做任何突破,也能对传统产业进行全面的升级。

如今,这样的升级正在慢慢开花。

一家叫做埃尔塔的初创公司,做的正是这样的“升级”。

勃发

埃尔塔看准了地产商圈正在经历的阵痛和转型,它要做的,就是用新的VR技术去“聚人”,做商场的人气导入口。

与目前市面上已有的乐客、玖的等虚拟现实体验馆不同,埃尔塔对标的是日本南梦宫旗下的J-World。说白了,不纯以VR为卖点,而是在每个项目的“好玩”、“有意思”上下功夫,VR只做辅助,只用在必要的场景。

现在不少体验馆完全靠人流量带动,消费者纯属一次性尝鲜,没有粘性,而我们要解决的就是粘性问题。我们在哪,人气就在哪。做了那么多年游戏,我太知道什么叫做’好玩’!”埃尔塔副总裁刁磊很有底气地向VR价值论指出自己与当前不少体验馆的不同。

刁磊曾在日本神户留学多年,回国后牵头制作了《爸爸去哪儿》《忍者世界》等被热捧的游戏,如今转战VR,他说想做点更不一样的事儿,让所有人都可以玩得爽。

不过,动辄耗资上千万的主题乐园,拿融资并不容易。于是,他便将自家强项,与地产的弱势绑在一起,闯出一条自造血的生存之路。

如果说刁磊干的是一件让人们的周末过得更爽的事,那么张道宁做的事可就是让人随时随地High起来。

“有一个好玩的单机射箭游戏,我特别想跟微信好友一起玩,一起射小人,或者对射,我射过去的箭,好友可以躲。可是这个愿望目前做不到啊,得戴上VR头盔,1万多的开销,还得有5平米的空间,这怎么能随时跟好友玩起来。”Caliber VR创始人张道宁对VR价值论说到。

创立Caliber VR,他要解决的,正是随时能玩的痛点。Caliber VR主打移动交互,即是把HTC vive上才完成的交互,搬到手机上来。

“其实像射小人的这类游戏,手机就能跑得动。我们团队所做的研发,核心就在于一个能随身携带的空间定位器。玩的时候,随时掏出来,随时玩,谁都买得起,好友之间就能一起玩了。”

p3.webp

图为Caliber VR创始人张道宁

他曾经见了投资人一面,就签下了TS。他承认,此前的泡沫让他们走得更顺,不过,他也坦言,泡沫之后,剩下真正做事的,VR才算是恢复了原有的常态。

张道宁希望为游戏开发者架设一个新的桥梁,而桥那边的游戏开发者又活的怎样?

谢飞是基因互动游戏的创始人,呆萌的外表下是对游戏的极度偏执。一个月前,基因互动推出《西游保堡》,业内开始注意到这个成立不到一年的公司。

这款游戏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它的玩法,其区别于市面上90%以上的第一人称射击、射箭类游戏,让VR游戏类型变得多元。

谢飞曾在发布会上戏称这款游戏“老少皆宜,男女通吃,玩起来真的会上瘾。”《西游保堡》甚至一度被视为女性玩家的福音。

谈及“资本寒冬”,他一脸轻松地告诉VR价值论,新一轮融资将在月底完成。而具体金额,不便透露。

创业以来,谢飞一直走得很顺,很大一个原因来自他的团队配备——几乎全是来自搜狐畅游的正规军,粮草弹药充足,作战指哪打哪,能快速攻下山头。而相比而言,不少由手游转过来的VR游戏团队,在人才这一块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而如今,一个明显的趋势是,越来越多的手游团队,在鹅厂等巨头将资源集中垄断后,毫无生存空间,纷纷转向VR游戏。如此,能做VR游戏开发,且有一定经验的人,成了稀缺资源。

不仅是游戏,所有的VR类垂直应用都在大喊缺人。

51VR创始人李熠自称60%的时间都花在了“找人”这件事上。而中国市场供给不足,他只能飞到海外揽人。

来自《2016年全球VR人才报告》显示,中国VR行业的人才需求占比高达18%,而供给只占全球的2%。稀缺之下,一位新人VR游戏工程师,薪资可达同等游戏工程师的2倍。

在这个节点,如果专门做人才培养这样的“送水人”,有得干。

瞅准了这个时间节点,吴瑕也开始了新一份事业。在火星时代做了6年专业游戏教学和研发后,辞职创办VRStar,当即获得来自当代置业千万级天使轮融资。

采访时,吴瑕对VR价值论透露,刚刚启动的《虚幻4》课程,短短20天,报名人数已达30人。创办之初,VRStar就已完成自造血。

站在“送水人”的角色,他清晰地感觉到身边有着越来越多的VR企业陆续成立。

“市场没有那么热,也没有那么冷,无论是技术还是内容,都是你做一点,我做一点,每一天都在一点一点往前走。”翁冬冬说到。

从虚火到泡沫再到如今,行业渐渐归于本初自然而然的热闹与冷静,对于那些真正踏着行业的节奏,怀揣“改变”梦想,干着务实的事儿的创业者们,还真是一件大好事。

至少,不会被太多挂着VR之名的论坛逼着去做那么些无聊且浪费时间的演讲了吧。

历史 

无论资本市场是不是忽高忽低,也无论媒体是不是守在外围站着说话不腰疼,“未来的科技与发展是掌握在少数具有核心研发能力的人手中的”,李建军说到。

自然,每一个行业都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而要看见未来,还需要对相关的历史周期发展多一些关照,如此,便能卸去急躁,多一些理解之同情。正如人们感冒发烧,正如年轻男女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心情烦躁,不过人之常情。

此前,《财经天下》发表了一篇采访扎实的文章《下注VR》,其称,接受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现在的VR头显比较类似大哥大时代。

多年来一直从事研究VR的翁冬冬也对VR价值论表示,现在的VR头显的问题是“可以用,但还不够好,确实还停留在手机大哥大时代。”

不过,他继而指出,大哥大到智能手机走了20年,VR头显的“智能手机”时代的到来则快得多,因为技术所带动的进步不是线性,而是指数级。

而对于VR游戏,吴瑕的结论也与“智能手机”说如出一辙,并将其与手游进行类比。

他指出,当前VR游戏比较类似2010年前的手游,陆续有一些颇有亮点的游戏出来,却没能真正突破。

不过,手游自2010年起,开始进入快车道。

2010至2012年,陆续有爆款手游面市,如《植物大战僵尸》、《捕鱼达人》,将手游的月流水冲到几千万。

而2012年至2013年则开始了手游的鼎盛时期,以刀塔传奇为代表的手游以其上亿的月流水,再次刷新行业纪录,让人们对于游戏的吸金能力目瞪口呆。

在吴瑕看来,VR游戏的发展会比手游更快,基于沉浸式的体验,其吸金能力绝不在手游之下。

如今游戏的主体验地——VR体验馆,则比较类似街机时代的早期。最快一年,街机将迎来鼎盛时期,不过由此家庭娱乐的时代,也随之开启了。人群也将大为分流。

在行业应用上,多位接受VR价值论采访的业内人士均表示,“+VR”是目前进行产业升级的最好方式,也是VR变现最快的方式,没有之一。

而在技术上,根据Gartner曲线,大量新技术的使用成本正在垂直下落,只要创业者够敏感,就应该运用新技术,去降低传统商业的成本,由此获得利润,正如此前的“+互联网”,而“VR+”盈利时代则有待时日。

将目光从产业脉络拉回到2016年,来看看这一年,VR行业到底上演着何等大事。

第一件:HTC Vive、Oculus Rift发货

这两大头显消费版的陆续发货,让VR真正开始走向C端。货发出了,真正卖了多少台,这才是影响整个后端VR内容产出的核心指标。

有媒体根据Vive必玩游戏《tilt brush》的下载量,推测Viv e目前的总出货量为10万台。而据业内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称,Oculus Rift虽然发货较晚,但出货量高于Vive,不过也远不到20万台。

第二件:GTX 1080芯片发售

英伟达GTX 1080芯片的推出,让图形的处理速度比旗舰Titan X快了一倍,耗电量却只有后者的三分之一。这让行业里做影视、游戏内容的开发者们激动不已,拍手称快渲染效率的大幅提升。

多名资深从业者对VR价值论表示,类似英伟达这样的公司,其技术的储备早已到位,只要行业到了这样一个节点,就会立即顺应潮流,推出相应的芯片。

第三件:daydream来了

Daydream来了,意味着VR移动领域的安卓快来了。原本各自为政的手机VR厂商,这一次,终于迎来了统一的标准。手机厂商们不用再摸爬滚打自己做了,有个老大哥带头,后面的小弟跟着跑自然就更带劲。

由于安卓原有的标准更注重CPU而非GPU,daydream的诞生也为GPU厂商带来新的标准和新的红利。

不过,不少业内人士均表示,移动VR盒子这下该遭殃了。因为daydream让移动VR一下子变成了手机巨头们的战场,而没有手机基础的移动VR盒子,将面临毁灭性打击。

第四件:淘宝造物节

这原本只是一个“节”,可后面站的是阿里,就另当别论了。

此前,阿里在VR领域更多是投资的角色,比如大笔一挥8个亿砸向Magic Leap;要不就是生搬硬造出个视频出来宣称未来淘宝的购物有多牛逼;而这次,是真正推出了VR购物体验“Buy+”,也即是对外宣布,我要正儿八经亲自动手搞VR了。

尽管此前腾讯也宣布了一揽子VR计划,但再无声音发出来。阿里这次算是对行业放了个大信号。

此后最直接的影响是,京东立即开始了VR联盟,也宣称要做自己的VR购物。

第五件:Lighthouse 开源

如果说前几件大事还大都再意料中,lighthouse开源这个事来得实在是猝不及防。用翁冬冬的话说,这是地震、是海啸,绝对的大事件。

他用了一个比喻来形容这个事件:大家都是卖早点的,突然有一天,有个卖得特别好的早点铺说,我以后都免费,你们来吃就行,我就要个人气。这让别的卖早点的还怎么赚钱。

这对推动更多人来吃早点肯定是个好事,但别的卖早点的团队就不得不转别的方向了。

这一事件发生后,HTC多少有点被打脸的尴尬。HTC与Steam这对鸳鸯后续还会冒出什么样的故事,这将在多大程度影响到三大头显厂商的未来格局,大戏才刚刚开场。

接下来更为好看的还有:

被给予厚望的索尼PS VR能否热卖?一旦热卖,将极大刷新行业的头显数量,极大提振内容开发者的信心——终于能真正赚到钱了,这才是to C端的内容开发者持续发力的重点。

被列入daydream早期名单的华为、小米能否会在明年上半年掀起新一轮的移动VR潮?移动端的内容的变现能力是否将大幅被拉升?

随着正规军的进入,华强北的山寨品牌是会日渐隐退,还是会嗅觉灵敏地变换队形,继续盆满钵满?

当然,也有一些隐忧。

三星的Note7的爆炸事件让所有人对移动手机+VR产生了极大质疑:移动VR到底有没有未来?移动手机在做VR这件事情上到底如何兼顾安全与性能之间的平衡?由此,华为、小米未来在VR的方向会不会有大的调整?

无论你信还是不信,这个行业都在以指数级的速度向前推进,而且,没有最快,只能更快。

未来

“这个时代会比我们想象中来得更快!”

与所有的采访对象不同,中山大学哲学教授翟振明说到这一句时,不是兴奋,而是忧虑。他告诉VR价值论,“面对这个时代的到来,我们并没有准备好。”

翟振明口中的“没准备好”,指的是面对未来像《黑客帝国》、《阿凡达》那样的世界,相应的人文理性方面的准备还差得太远。在这个未来世界里,当现实与虚拟之间的界限完全被抹去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们的决策差之毫厘,我们后代的未来就会失之千里。”翟振明非常严肃地对VR价值论说到。

p4.webp

图为中山大学哲学教授翟振明

他列举了即将面临的种种问题:

“如果有人直接绕过人们的自然感官,对沉浸在虚拟世界的人的脑中枢直接输入控制信号,怎么办?”

“如何处理虚拟世界中人的替身与真人之间的关系?如何界定对于替身的侵犯?”

“在虚拟世界里,国家的界限模糊了,政府如何自我定位?”

……

翟振明一口气抛出了未来的种种问题,“可是,大家只关心技术,没有人去做这样的伦理研究。这太危险。”

他告诉VR价值论,不少人觉得他在危言耸听。于是,作为哲学教授的他,亲自设计创建了一个“人机互联实验室”,就是为了用事实告诉人们,利用现有的技术,已经可以将现实与虚拟间的边界抹掉,这个世界,已经到来。

他在实验室中设计了现实与虚拟间地“无缝穿越”,这个过程让很多体验者惊叹不已。

翟振明早年曾在美国大学担任哲学教授,著有《有无之间》一书,同时在网上挂出一个VR的《假想时间表》,预测了VR的网络化、键盘鼠标的淘汰、人造皮肤界面、物联网等。而这些技术的问世年份及迭代顺序,全都一一应验。

如今,他最新提出的概念ER——扩展现实,则预测VR与物联网将在未来完全融合。

“我知道的,不让人蒙着不知道。我希望有更多地人来关照未来,一起来为未来世界的人文理性研究做点努力。一个人太孤单了。”翟振明说到。

不过,结缘于《有无之间》的粉丝读者,翟振明也有了同伴。彭顺丰也是一个一门心思扎进未来的人,和翟振明成了忘年之交。提到未来的虚拟世界,他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颤动。

早在二维虚拟世界HiPiHi的时代,他就是超级玩家,早已财务自由的他,再次将目光放到未来。

如今,他正在做一件极其酷的事——人类数字化身计划,“不是针对现在的人,不是针对你我这样的人,而是针对历史时空中曾经存在的人,让他们‘活’过来。”

“我们也成立了公益组织,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个计划,这会让生命变得更精彩。”电话那头,彭顺丰很是激动,“不过,现在还不打算对外发布。”

而早年HiPiHi的创办者许晖,也并没有离场。如今他转做天使投资,希望扶植一批有梦想的年轻人,去继续开拓未来的虚拟世界。

改变 

承认也好,否认也罢,这个世界早到也好,晚来也罢,VR确实正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从圆心向四周蔓延开来,一点又一滴。

一位五线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商,看到旁边市里有人用VR看房,也开始托朋友帮忙打听。

一位三线城市的中年大婶,带着女儿来到北京游玩,专门去三里屯的乐客体验了一把虚拟现实。

一位四线城市的中年大叔,在饭桌听到人们讨论虚拟现实,两眼放光,接着便在淘宝上买了一个盒子来体验。

一位六线城市的小青年,在淘宝上下单买了个虚拟眼镜,他听说,可以身临其境看大片……

当这个行业往前发展的时候,总会颠沛流离,总会命途多舛,但是,这个时代已经开跑了,再也停不下来。

因为

太多信念坚定的偏执狂人在朝这个领域狂奔,

他们做着目前还是少数人做的事,视孤独和勇气为同伴,

他们敢为天下先去闯荡、去探索、去失败、去成功,

“伟大都是熬出来的,每个伟大的公司都要经过一波三折,从生到死,从死到生。”在采访结束的时候,李建军说到,“时间就是玫瑰,你要去等待!”

无论这个等待饱含欢乐,还是充满艰辛,VR价值论都将与VR的创业们坚定同行,一路相伴。

VR 寒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