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狂奔,我们差了不止10部《釜山行》
李晓霞 李晓霞

韩国电影狂奔,我们差了不止10部《釜山行》

最近,你一定被一部名为《釜山行》的韩国丧尸片刷屏了,而今天黑马哥要带你去深度探究韩国电影业的崛起之路。

文|李霞

编辑|吴丹

幽黑的隧道里,疾驰的火车停下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跌跌撞撞,渐渐模糊、远去。

歌声漾开。

《釜山行》的爆红让人猝不及防。好莱坞影视媒体 SCREEN Daily 评价它:是一部媲美《雪国列车》和《僵尸世界大战》的韩国型灾难大片,娱乐性和完美性都完美地囊括其中。

温情、善良、丑恶、人性、批判、黑色幽默……各种元素充盈其间,观众可以“各取所需”。电影入围戛纳展映单元,在韩国国内观影人次突破千万,它也成为韩国电影史上第18部、韩国本土第14部千万人次级别的大片。

775866735393741074

以《生死谍变》为转折点,之后的《太极旗飘扬》《王的男人》《实尾岛》《鸣梁海战》等数十部精品电影,陆续开启了韩国电影史上此前不可想象的单片千万观众时代。

而根据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韩国人看本国电影的次数为1亿1292万,占票房比52%,超过了看外国电影的1亿435万人次、48%的票房占比。这也是韩国本土电影的观影人次连续5年超过外国电影。——而韩国人口总数才5000多万。

不得不承认,无论从质量上还是票房上来讲,韩国电影已然崛起。

但不可忽略的事实是,韩国电影的繁荣并不是一蹴而成。它也曾有过剧情单一、创新不足的过往。谁的青春不迷茫,好在人家“不断抄袭,不断创新”,在经历了漫长的发展过程之后,逐渐建立起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成熟电影工业体系。

崛起的土壤

1999年,由姜帝圭执导,根据南北韩分裂为背景,讲述南北韩间谍之间较量与爱情的电影《生死谍变》上映。它的出现,让重新引起了韩国民众对本国电影的兴趣,打破了民众以往只看好莱坞片的习惯,开始慢慢到电影院看国产电影。

很长时间里,韩国观众看待自家电影的态度,与不少国人对国产电影的不屑并无二致。拼大片、拼片酬、情节雷人、故事狗血以及市场泡沫,中国当下面临的电影BUG,韩国一样不落都经历过,还是原来的味道,还是熟悉的配方。

差别就是他们挥一挥衣袖从中走了出来,而我们则身处泡沫中,还感觉自己萌萌哒。

i黑马翻阅历史发现,有几个标志性事件加速了韩国电影的崛起:1998年电影审查制转为分级制,1999年的光头运动,2006年电影界大规模示威。

目前,韩国比较好的电影类型可分为伦理片、恐怖片,犯罪片。分级制度的好处是,不同类型的电影能够得到全面的发展,不仅有利于激发电影导演的创造力,而且也有利于电影市场的多元化。

在分级制度之前,所有影片都需审查,稍微有点不符合“政治正确”的作品,要么不能上映,要么被删改得面目全非,自然也不会有《杀人回忆》这种因警察自身原因和大局势关系让凶手逍遥法外的故事出现。

光头运动是韩国民众为了抗议韩国加入WTO后开放外国电影配额,而发起的示威游行。百名韩国导演、知名导演以及影迷通过剃光头的形式在汉城国厅、光华门等地静坐抗议。

在极大压力之下,韩国政府决定继续Screen Quota政策(即电影配额制),坚持全年146天国产影片放映日,来对抗好莱坞的冲击。接着,2006年因为韩政将每年本土电影的放映天数削至70多天,再次引发暴动。曾在韩国引起轰动的电影《辩护人》取得了7800多万美元全球票房,但其中全美票房不过55万美元,其中7700万都是本土观众贡献的。这意味着,即使面对更为丰富的好莱坞选择,他们也是更加青睐本土电影,始终保持”风景这边独好”的观影热情。

韩国人一直奉行“身土不二”,意思是长在这块土地上,要“以我为本“,支持自己国家的东西。正是靠着这种近乎固执的力挺,韩国本土电影才呈现出强势竞争。

如今,看电影已经成为韩国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观影人群囊括老人小孩。另外,电影票价亲民,学生还有优惠价。

崛起的内因

知乎上关于“韩国电影是如何崛起的”话题下面,答案有前文提到的“政府推动”“专项资金支持”“分级制的设立”“民众青睐”等原因。

不过比较下,电影业发达的印度也存在审查制度,另外,很多国家也都制定了类似电影配额制的这种保护政策。政治、文化、经济等外界的作用可以锦上添花,但如果真想要枯木逢春,还需依靠更多内在的东西。

在首尔中部,邻近著名商业区明洞,有一条全长不到两公里的街道,名为忠武路。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这里熙熙攘攘多年,走出了被称为韩国忠武路演技派“三驾马车”的宋康昊、薛景求和崔岷植,当红小生金秀贤、宋仲基,以及知名导演奉俊昊、朴赞郁、姜帝圭等。

同样,这条有着韩国“好莱坞”之称的忠武路,还目睹了韩国电影从低迷萧条到光鲜再现的风向转变。

1、取人之长,本土化改造

韩国电影发展到现在,最初也是秉承“拿来主义”,模仿好莱坞。这种方法看似捷径,但如果做不到由表及里的提升,不是在“抄袭”中爆发,就是在“抄袭”中灭亡。

如果你把最近几年的韩国电影看一遍,不难发现韩国导演们并不只是单纯的模仿,他们会在吸收外来大片优势上,进行本土化改造,强调用自己的语言讲自己的故事,了解观众的心理创造共鸣。

像犯罪片《新世界》,吸收了美国的英雄和香港的黑帮大佬,却打破了警察“三观要正”的规矩,将主流所谓的正派进行了“去英雄化”处理。《釜山行》虽比不上《行尸走肉》《生化危机》等影片,但从丧尸的形象、动作设计到剧情设计都有出色表现。堪称韩国版的《谍影重重》,情节并不新鲜,摄影、剪辑水准并不输好莱坞大片。

韩国电影人还会尽可能地将心思放在故事的巧妙构思上,“不走寻常路”,比如《狼少年》和《奇怪的她》故事既新鲜有趣,又十分“接地气”。

无论是在类型杂糅,还是剧情创新上,韩国电影早已跳脱蹩脚的模仿,逐渐驾轻就熟,有些地方甚至胜过好莱坞。

2、对创作的敬畏:要有专业之才

i黑马翻看韩国导演的履历发现,他们要么出自顶尖电影院校,要么存在师徒帮带关系。反观国内,作家、歌手直接跨界做导演的例子屡见不鲜。在韩国如果想要半路出家当导演,却非易事,大部分人都要从给大导演做助理、在片场打杂开始。

例如,爱情片《建筑学概论》导演李容周毕业于建筑学专业,在接连两次报考电影学院落败后,进到了《杀人回忆》导演奉俊昊的剧组里学习了两年,才开始拍片。《隐秘而伟大》的导演张喆洙大学学的是美术设计,2002年日本留学时,看到金基德的《漂流浴室》,便回国做了他的助理导演,八年之后,张喆洙才执导自己的处女座《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

“实践”是韩国专业院校培养学生的秘诀。拿中央大学尖端影像大学院举例,其要求学生在就读期间必须拍摄4部短片,且要至少满足以下的一个条件才可毕业:至少有一部要入围戛纳、柏林、威尼斯三大电影节或在釜山、东京、上海等同级别电影节上获奖,或能够拍摄一部进入院线放映的长片,

韩国电影艺术学院(KAFA)是韩国“电影军校”,走出了众多知名导演,朴赞郁、金泰均在这里任专职教授,该学校要求学生在第一年必须拍摄两部短片,此外,期末还要完成1个长片剧本。优秀学生会被推荐到电影公司参与更大的商业制作。

不是所有人都如此幸运,有人哪怕干了10年副导演,也不一定能得到一个拍片的机会。大部分新人导演的第一部电影都是从小成本开始的,优质电影呈现出这样的趋势:制作费用控制得当,注重叙事而非视觉效果,强调适合角色的实力演员而不是明星,能引起观众共鸣。

韩国电影界追求“一剧之本”,即韩国导演要亲自操刀剧本,所以从文字到影像化的过程中,衔接很少出现断裂感。

近乎苛刻的条件,使得导演从始至终保持着对艺术的高度追求,好的作品对他们来说不只是荣誉,还是能继续拍第二部、第三部的前提。因为一旦拍砸了,就很难再找到投资人,一部作品往往会磨上几年。

3、成熟工业体系的特征:艺术与商业并行发展

艺术与商业并行,应该是韩国电影最为人称道的地方了。

此种表现,i黑马认为,归根结底是因其电影产业在不断成熟与完善,导演对艺术追求及商业运作同等重视,做到了艺术水平与商业价值的平衡。

在韩国商业类型片背后,你会看到对人性的考量,对社会凉薄的讽刺。不会因为电影体系的工业化,而丢掉对独立电影的追求。反观我们的作品,商业片赢了票房输了口碑,又或只重艺术不看商业,叫好不叫座。

回到《杀人回忆》上来,其拍摄手法采用了平实、冷峻的视角,展现1980年代的社会背景,作品厚重感又丝毫不差。换句话说,影片既有商业片的架构,又有深刻反思。

电影里商业与艺术的融合,部分功劳还要归结于韩国拥有一大批诸如宋康昊、刘亚仁这样的职业演员。他们的片酬占比不到总制作费的四分之一,中国恰恰相反,顾此失彼,绝大数资金花在明星身上,更重要的美术、特效等后期制作当然不尽人意。

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并没有一个明显的界限。韩国导演金基德认为,电影本身应该包括不同种类,娱乐电影、历史电影等。“电影最重要的是讲人性的故事。”

这也是韩国导演一直坚持不变的准则,在讲合格故事的基础上,再追求特效,最后还不忘掷给社会一记重拳。

而我们缺乏的,恰是如此。

如果你对这一话题感兴趣,如果你也是电影行业从业者,欢迎加黑马哥微信一起探讨:heimage0001,备注:韩国电影。

韩国电影 釜山行 电影崛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