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好自述:34岁的新希望如何变革创新
i黑马 i黑马

刘永好自述:34岁的新希望如何变革创新

当下的创业将经历更加快速的变化与发展,创业者尤其要学会坚守,学会搭档,坚持合力做好一件事情。

9月24日消息,今日上午,由成都市政府主办,创业黑马协办,以“天府产业城 智慧大创造”为主题的“创业天府 菁蓉汇·新津”专场活动在成都市新津县举行。

从新津创业起家的国内著名民营企业希望集团五兄妹(刘永言、刘永行、刘永美、刘永好、刘永红)齐聚活动现场。在会上,新希望集团总裁刘永好发表了题为《希望集团创新创业之路》的主题演讲,而后他还与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就当下的创业创新话题展开了一场精彩对谈。

5

相比于30年前的创业,刘永好认为,今天的社会政治环境相对好很多。在年轻的创业者身上,看到与自己当年一样的是改变自己和社会的想法与决心。不同的在于,借助政策和投资人的杠杆推动,当下的创业将经历更加快速的变化与发展,创业者尤其要学会坚守,学会搭档,坚持合力做好一件事情。

以下为现场实录节选,经创业家&i黑马编辑:

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在我的家乡,在创新创业发展基地有这样一个全国性的会议。

首先高兴的是,在市委市政府领导下,新津的经济得到迅猛发展,新津已从一个相对贫穷的二圈层城市变成了一个充满生机的工业县城。第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给我们提出了新的目标和希望,而我们五兄妹就是从新津走到全国,走到世界的。

2

“我们五兄妹都做了什么”

利用这个时间我给大家简单做一个汇报:34年过去了,我们五兄妹各自做了什么事。

刚才刘永言讲到他是一个创新型人才,这40年以来他一直在不断创新,不断变革,他可能是四川取得个人专利最多的人。我们几兄弟在生产上碰到的方方面面问题,往往会和他讨论,最后总是能够解决问题。他是一个科技型人才,今天他在变频器方面做到了全国前列,尤其是在超大型发电机变频上做得最好。

老二刘永行,他的名字跟他的格局差不多,非常行。行在哪里?我们都是从农牧起家的,但是他现在做的最好最大的并不是农业,而是重化工业。大家知道今天电解铝、钢铁过剩,很多大型企业都亏损,一年亏损几十上百亿。

在这样的困境下,刘永行率领东方希望团队在新疆和内蒙的一片沙漠上自己建立了五彩城。这些地方原来什么都没有,但现在已经聚集了数万人,变成了一座新的城市,并在城市中建成了420万千瓦火力的发电厂,200多万吨电解铝厂。

目前,他正在建设20多万吨的多晶硅项目,今年底投产。全球多晶硅加在一起只有40万吨,这个项目将占原来全球的一半。而他使用的技术最先进,规模也最大,成本可能是最低。

为什么这么低?就是因为他露天开采的煤,通过皮带传送30公里直接到达发电厂,全世界那么远的传送是极少数的。所以当别人大规模亏损的时候,他还在盈利。

老三陈育新(刘永美),他做的是华西希望。大家知道新津有一个花舞人间,花舞人间占地3千多亩,环境极其优美,而这个公园就是由民营企业自己来打造的,经过10年努力,在连续亏损7年后,目前已经盈利,年接待游客200万人次。

陈育新不止做花舞人间,他还做教育产业,现在拥有10多万在校大学生,西南第一,在全国也是名列前茅。

新希望集团在经济转型中如何破局?

新希望集团大家可能更了解一些,我们以前是做饲料的,今天是中国最大的农牧业企业。

在当下的经济转型当中我们该怎么办?新希望并不是简单地扩大规模,而是面向两端。

一是做好养殖业。今年我们发出公告,拿出88亿元投入养猪,希望通过3年努力,我们的自养猪数量能超千万头,帮助农民养猪两千万头,形成大型养殖体系。同时,我们把鸡鸭鱼屠宰加工和面对市场开通作为主要方向,我们正在建设美食研发中心和中央大厨房,以及适合千家万户需要的新产品。

我们的乳业也得到了新发展,有人说10年前蒙牛最厉害,过去这几年伊利最厉害。但是今天在乳业方面,创新能力、变革能力、发展速度和综合的格局谁厉害?有人告诉我说是新希望乳业。

我还没有考证这个说法,但客观的说新希望已进入了中国乳业前四名,创新变革意识正在不断发展。我们在成都郫县有一个现代化工厂,它将会生产最好的酸奶,供应全国市场。同时我们已开始开拓澳大利亚和法国市场。

第二是做好金融。新希望很早前做金融,在20多年前,我是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我做了调研后认为金融服务业是民营企业最需要的,于是我们在全国工商联主席会上,提出了由工商联牵头,民营企业组建银行的想法,不久后民生银行成立。

经过20年发展,中国民生银行已成为拥有5万亿元(资产总额)规模以上的银行。在全球最大银行排名中,民生银行排在30位上下,已经为中国民营企业发展和金融事业发展做出了应有贡献,更重要的是这代表民营企业可以办好银行。

我们今年联合了四家企业组建了希望银行,希望银行现在正在筹备过程中。希望银行将会做成一个互联网银行,做成一个秒杀分贷的银行,任何一个人通过手机刷脸,以分钟为单位给他贷款,做成一个便利的、为老百姓福利的银行,为创新行业服务的银行。

国家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对于我们来说面临着新的机遇。这段时间我们在想怎么样创新创业,新希望本身就是一个创新创业企业,只不过我们创业创新时间比较长而已。

有人说我们的企业太老了,有人说我们的企业太大了,有人说创新创业往往是在规模不大的、年轻的企业当中发生,我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今天创新创业的成果往往来自比较年轻的企业和团队。

那像新希望这样有34年历史的企业还能变革创新吗?我觉得我们必须有一个创业变革的思维,我们要用一种崭新的方式来面对。

“四化新标准”

两年前新希望集团提出一个目标,我们要建立四化新标准。第一是干部年轻化,经过两年努力,现在集团中高层管理干部平均年龄为30多岁,比以前降低了15岁以上。

第二是管理体制年轻化。打破层层汇报,尽量缩短流程,推进执行新格局。我们前两年任命了一个80后年轻人,给了他授权,几年过去了,在房地产行业整体往下走的情况下,我们却大踏步前进,仅今年上半年我们实际销售额超过80亿。

今年我们的地产将会远远超过100亿的格局,成为西南地区地产发展业新的生力军。不单单我们销售规模上去了,更重要是我们的活力、战斗力和竞争能力增强了,我们在很多地方创造了第一。

在国际化的道路上,我们也大步向前。今天我们在很多国家建厂收购兼并,比如在澳大利亚成立了一个区域总部,员工达到两千多人。我们在悉尼正在开发一个40多层的房地产项目,还没有开始建已经销售超过60%。我们在澳大利亚还建了第四大肉牛的养殖业,今天扩大到第二位。同时,我们把澳大利亚的奶牛厂进行了整合,成立了新希望鲜奶控股公司。今天可以骄傲地讲,我们是澳大利亚养牛养得最好、最多、最有价值的企业。

我们今年正在做的一个事情,是在浙江舟山建立中国澳大利亚产业园区,这是4月份中国总理和澳大利亚总理在人民大会堂见证签约的项目。

如今中国经济遇到了新的挑战,在新格局下我们怎么办?

我们必须坚持刚才讲的年轻化、国际化。按照新的思路,我们在省委、省政府支持下成立了川商总会,大家推荐我做第一任董事长。

我们川商是能战斗、能吃苦、能拼搏的群体。今天在美国、澳大利亚,在全国各地都有川商的分会。最近我走了很多地方,所到之处都跟川商成员在一起沟通,我感觉到了这股力量,为此,我们也成立了川商返乡投资基金,第一期30亿元已经到位。

此外,我们成立了四川省旅游产业发展基金,在云南成立了大健康产业基金,在浙江成立了浙江省旅游产业基金等等,我们将这些金融的运作结合起来,以支持新常态下民间投资的提升,支持走出去,来支持大旅游、大健康、大文化。

我们还在成都建了一些医院,要和医院的同志一起共同奋斗。我们在上海医院已经有超过1200个床位。在新格局下,我们希望这些变革和思路为中国经济的新常态下做出一些新的尝试和探索。

今天借这个机会我跟我们父老乡亲汇报一下,谢谢大家!

以下为牛文文与刘永好对谈实录:

牛文文:没想到今天在新津,在你的老家,有这么一个盛大的机会,你们兄妹五人再相聚,大家一起回顾30多年来的创业创新,而且现场还有这么多年轻的创业创新者。我想请教一下您,这些年来你在不断创业创新的过程当中,有没有自己跟一些年轻创业者接触过,打过交道,甚至是投过他?

刘永好:有的,而且非常多。最近这五年我跟年轻人谈话谈得最多,以前跟我交流的多数企业家年龄都在40到60岁的,而这两三年我交流最多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3

牛文文:有没有自己投过?

刘永好:有,非常多。我觉得活力在年轻人,未来在年轻人,应该多跟年轻人交流沟通,我们主要采取了几种办法。

第一,发现特别好的项目把他请过来,挖过来,这就是我刚才讲的中高层干部平均年龄30多岁的原因。

第二,挖不动的,太厉害了我就投资他,我们现在投了很多创新创业企业,可能有上百家,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成功了,给我们带来了巨大回报。

牛文文:那你跟年轻人打交道的时候,你有在他们身上看到一些跟你一样的东西是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刘永好: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当年我们的勤奋,我们的拼搏,我们对于事业的野心。他们都想通过自己的双手和智慧来改变自己,改变社会,改变大家对他的认识。这是相同的。

不同的方面在于,当年我们创业的政策环境非常不好,随时都会冒着被打成“走资派”的风险,而今社会政治环境相对好。还有当初是物资短缺,你做什么很大程度上都会成功,而今天环境饱和,做什么不一定能成功。

牛文文:今天投资机构给了创业者很多支持,您觉得跟你们那个时候有什么不一样?

刘永好:我们当年下海是被人瞧不起的,当年我是老师,一边上课,一边悄悄干事,人家都说这个人疯了,而今天我们创业,大学生创业都说光荣啊,行啊!我觉得社会地位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牛文文:去年是一个创业企业的资本寒冬,有很多创业者在头两年发展很快,融资很多,但是一直没有盈利,有很多独角兽企业面临着死亡。

你们五兄妹从30年前起步,一直在做,没有一个人停下步来,没有一个人说因为受到挫折而怎么样。现在年轻的创业者好像没有资本的支持,企业就面临很大挑战,你对这样的创业方式有什么建议和看法?

刘永好:今天的创业创新企业,往往做的是前人没有做过的,没有想过的,或者根本就没有的。

而做这些创新创业是有风险的,前天我跟硅谷银行的行长一起聊天,他告诉我,他说创业创新有百分之几的成功率算是不错的,换句话说有90%以上是要失败的。

但是我觉得失败没什么,因为我们年轻,即便失败了,我们也学到了这种吃苦的能力,学到了我们对市场的认同,学到了我该怎么去做对自己未来有所帮助的事情。当然成功了当然最好,但是也有可能失败,所以要有坦然面对失败的心态。

我记得任正非是今天民营企业做得最好的,他经常讲,华为还能活多久,可见他对自己站在最坏的角度考量,而这个时候成功的几率反而更大。

牛文文:你们在30多年时间,是不是没有接受过投资?

刘永好:我们创业初期很惨,首先没有钱,几个兄弟凑了一千块。第二,我们想过向银行贷款,但是银行根本不理你,那个时候我们连个体户的名称都没有,所以创业的十几年几乎没有贷过款,这是一个悲剧。

另外,那时没有创业的公司,也没有人来看过我们公司。好的是什么?我记得1987年,宋健同志(时任国务委员兼国家科委主任)到我们这里参观说,中国未来的经济寄希望于你们这样的社会主义企业家,这给我们极大振奋和鼓励。当然我们所在县委、县政府也给了我们很多支持,但是确实我们没有得到一分钱创投资金的支持。

牛文文:有的创业者跟投资人关系处不好,对投资人帮助和干预,会面临着发展方向的争执,甚至当创业失败以后,跟投资人对薄公堂。

你们当年是基本没有在投资人情况下发展起来的,今天很多创业必须标配投资人,你觉得这种有股东的创业和没有股东的创业有没有什么不同?

刘永好:我觉得有投资人更好,因为有投资人发展速度可能更快一些。今天没有投资人的企业往往做得不够大,有了投资人往往可以借助杠杆进一步发展。

当然投资人也不傻,把钱都给你,你要是拿去打酒喝了,没有做事,他当然不高兴,他也有监控资金的权力。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程度上吸收投资人建议也是比较好的。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投资的是人,具体业务我们可能不太懂,在重大问题可以帮他们,但不能什么都指手划脚,这样是做不好的。

牛文文:如果你现在作为一个职业投资人,如果你的四个兄弟在这个时间点做创业,你会投哪个项目? 

刘永好:实际上我做了很多投资,我下面的基金有十几个,刚才说管理的基金规模已经超过400亿了,所以说我们投了很多企业。如果在我们几个兄弟里面挑选,我觉得这四兄弟,包括新希望都不错,我会分向投资,各投一些。

牛文文:谢谢刘总!最后,请您给在场不在场的创业者一句寄语。

刘永好:选择创业的路是艰难的,更重要是创业后我们的坚守,另外要学会搭档,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而我们创业的时候是四兄弟,四兄弟一条心,黄土变成金。所以,大家要找到合伙人,要善于容忍,善于信任,善于授权,善于帮助,善于和大家合在一块做事情!

创业黑马 “天府产业城 智慧大创造 牛文文 刘永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