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独角兽公司的第一名员工是怎样一种体验?
华创资本 华创资本

成为独角兽公司的第一名员工是怎样一种体验?

而且,两个老板都是“小朋友”。

本文由华创资本(微信ID:ChinaGrowthCapital)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华创资本。

加入Dropbox。离开Dropbox后Aston创过业,现在是一名投资人,目前专注于音乐和技术交叉点上的多个项目。他是怎么看待自己当初这段难忘的经历? 

加入了“小朋友”的公司

Q:在Dropbox工作前你在做什么?你是怎么加入Dropbox的呢?

Aston:我在MIT上学时,满心期望毕业后成为在大公司工作的职业软件工程师,我以为我会进入微软、谷歌或者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大学读到一半,我开始读Paul Graham的论文,才知道另一个世界——硅谷,那就是创业世界。 所以当我临近毕业时,我开始寻找加入创业团队的机会,最后我加入了纽约的OkCupid。我其实之前在硅谷实习过,认为自己技术还达不到它需要的水平。我也希望感受一下纽约的文化,就是那种对其他文化的好奇心。 刚到纽约我开始怀念被极客围绕的感觉,好在我在OkCupid找到了极客的感觉,我的室友也是一名软件工程师。

Q:最终你在OkCupid待了多久?

Aston我在OkCupid只待了半年,这半年非常棒。但实际上,这半年Dropbox一直在吸引着我。大体上是这样,我之前在MIT一起工作并最终去了YC的同事Arash和Drew联合创造了Dropbox,他们在我去OkCupid前几个月就开始一起工作了。 我在OkCupid工作的整个期间听说了他们的成就,他们在一个办公室里开始创业,我经常在那里和他们玩。当他们2007年夏季去参加YC的时候,他们的表现得到了许多人的赞赏。 那年夏天的时候,他们成功的从红杉拿到了融资。当我听到数字时我惊呆了,但他们就轻描淡写的说:“是啊,我们才筹集了一百万美元。” 然后我惊讶的说:“这太不可思议了!”但我确实不理解,为什么VC要把这么多钱给这几个小屁孩。 我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Drew还比我年轻几岁,所以我理所当然的认为Drew还是个小孩。但事实上,Drew花费了很多时间管理公司,而且也在创业公司待过,所以他的经验比我想象的丰富得多。Arash也像一个孩子,他比我小一岁而且在MIT的时候我还当过他的老师。

Q:Dropbox有没有什么特别让你激动的东西?

Aston:当然,这些人让我激动不已。Drew和Arash超级聪明,他们是非常伟大的工程师。直至今日,Drew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Windows程序员,Arash是那种雷厉风行的人物。他们在一起非常合适。所以,只要团队继续运行,我很确定这些人值得共事。Q:这实在太酷了!Aston是的,当然。从对产品的期望方面,Dropbox满足了我很多的要求。 所以我也因此想到了Dropbox的市场化优势,因为,世界上肯定有很多向我们一样的人,他们肯定会喜欢Dropbox的。 VC的支票也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心,因为这次创业是真真正正的创业,而不是一个很快就会结束的项目。所以我开始帮助Drew和Arash招募雇员,我随后再加入。 我认为最关键的一次经历是他们让我飞去旧金山参观他们的进展。我参观了他们并不是特别华丽的公寓,但是就是在这个有超棒海景的公寓里他们做出了Dropbox这个伟大的软件。你可以看到金门大桥、恶魔岛和所有的风景。

Q:你主要负责产品的哪一部分?

Aston:Dropbox首发的演示视频有桌面和网络这两个部分。我加入的时候,Drew继续负责桌面部分,Arash负责服务器部分,我负责网络部分。 后来我搭建了一个更加现代的版本,有更多的一些网站设计。那时大家都用iframe设计网站,在我离开公司的时候我们开始使用AJAX/XHR并且动态化客户端的一切。 我也参与过选择一些Dropbox至今都在使用的技术,当然我们也犯过一些错误,但这就是创业时会遇到的有趣事情。

“糟糕”的处子秀

Q:你们的产品在发布后遇到的第一个困难是什么?

Aston:第一次发布就非常搞笑。我们是在TC 50公开发布的,TC 50是TechCrunch Disrupt的前身。大概流程就是站在台上,台下有数千的观众,台边有一排评委,里面有受人尊敬的企业家、记者、投资人,你上台展示你的产品,之后评委就会在所有人面前对你的产品做出评价。 TC 50还有网上直播,所以当Drew和Arash展示的时候,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盯着直播。但实际上我们看的是服务器日志,我们超级害怕这次演示会失败。 我们盯着直播,看着服务器日志,一切正常。我们还特别监测着Drew的账户,看是否进展顺利。我们已经做好直接从这里传输文件的打算。突然,Dropbox停止运作了。 大家全都尖叫着:“出现了什么问题?怎么办?”但是好像一切都运作良好,后来我们才意识当时TC 50的WiFi断了。Drew肯定以为WiFi不会出问题,Dropbox实际上并不需要WiFi,但是它需要WiFi是开着的。(笑)

Q:所以展示最后怎么样?

Aston:后来Drew说,如果网络不行,你就会遇到这样的情形。但是我们确实没有把Dropbox的精妙之处展现出来。 其中一位评委一脸迷茫,但是有一位我们非常尊敬的评委说他非常喜欢这个软件。听了他的话,我们在台上几乎开心得尖叫起来。Q:真正接受用户之后发生了什么?Aston是的,我们确实出现了漏洞,但至少这是一个令人受益的经历。因为我们并没有搞成最糟糕的境地——丢掉用户的所有文件并且无法恢复。我们在搭建系统之前就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在文件删除后我们有一段时间来进行恢复。 但肯定有数据被删除并且无法挽回的时候,这就非常不好了。这些事对我们的客户或许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对我们的声誉影响很大。

Q:当你们发布产品的时候在哪儿办公呢?

Aston:我们一直在那个大楼里,直到实在挤不下我们这五六个人了,所以我们在旧金山FiDi大楼的一角租了一个办公室。当我们搬入那个办公室的时候,我开始感觉到这是一家真正的公司了。在那之前我们招人都像我被招进来一样,就像:

“我听说MIT有个小伙子很聪明,你是他的朋友吗?”

  “是的,我是他的朋友。”  “你能不能帮我们问问他想和我们一起工作吗?” 

“好的,我会问他的。”

然后几个月后那个聪明的小伙子就和我们一起工作了。

 我们有很棒的招聘渠道,但是并不罕见。大概前12个还是15个公司员工都是MIT的毕业生或者是中途辍学和我们玩耍了一个暑假的MIT学生。

Q:在Dropbox发展期间你和创始人的关系有发生什么变化吗?

Aston:因为我曾当过Arash的老师,所以他对我来说就像一个小弟弟,但是当我加入公司时他就成了我的老板。尽管这就是职场规则——你和朋友的关系在你和他们工作后会改变,但是我觉得我们的关系还挺好的。因为Dropbox在早期时并没有等级观念,并且员工也不喜欢被管理,所以大家都只是做自己的事,从来没有被上司压榨的感觉。 我们都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毕竟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总的来说,因为我们都是MIT来的,所以我们的三观也很合拍,交流也很方便。

Q:你在Dropbox工作了四年半,这是你人生中的一个里程牌吗?

Aston:当然,这个项目是一个巨大的里程碑。到最后那段时间,Dropbox已经发展成一个很大的公司,我也不再是公司里的中流砥柱,他们少了我也可以顺利完成产品了。 所以我在想:我现在可以走了,之后这个公司还会继续良好的运营,我可以去做其他一些我想要做的事了。所以我离开了Dropbox。

 第一位员工就像是公司创立者

Q:你在Dropbox学到了什么? 

Aston:以前我认为有一个很棒的能商业化的想法非常重要。但我现在觉得这只是我以前幼稚的想法,Dropbox的成功也太容易了。据我所知,Drew是突然有了这个想法,然后我们就开始实现他的想法。但如果你去读一读YC对Dropbox的描述,几乎每一个竞争对手也都是在做这些,区别在于创始阶段我们没有被扼杀,最后我们终于成功了。 我不知道Drew最早有没有想过这是一个价值一百万美元的生意,但是他肯定觉得我们最后拥有的客户和在最初时拥有的客户是一个类型的。

Q:你现在是一位投资人了,如果作为投资人和员工,你是分别如何去选择一个公司呢?

Aston:投资人之所以有投资组合是因为它能分散投资风险,对吧?这个公司可能倒闭,这个公司可能获得10倍收益,甚至百倍,这都是能相互抵消的。但是作为一个员工,尤其是第一位员工,你一定会注入你的全部心血,无论这个公司能撑多久,这样的奉献精神就不太一样。 如果我即将成为一个公司的第一位员工,首先我得承认,这个首位员工是很难当的。就责任和这个公司的兴衰给你带来的情绪波动而言,你其实就是一个创立者。和这个公司的第50位和第100位员工相比,你是没那么容易脱离这个公司的。 最后呢,我认为这一点很重要,就是要协调好个人生活和公司事务。我很想和我喜欢并且信任的人一起共事,毕竟合同上签订的条款到了实际落实的时候是很容易被毁掉的。我当时非常信任Drew和Arash,我相信他们的人品,在未来他们一定不会背叛我。无论如何,Dropbox的相关经历一定会一直出现在我的简历上。 当公司的第一位员工真的是一个很大的责任,你必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当时我是一个毛头小子没意识到我即将承担的责任有多大,但话说回来,和那群人合作开发Dropbox,我还是很自信的。我知道自己一定会学到很多东西,即便项目最后没有成功,我也不亏。

Q:作为一个投资人,你要花多少时间来打理生意?和你做员工时相比呢?

Aston:我现在比之前当员工时更加重视生意了,在Dropbox我从没怎么考虑过赚钱的事儿。其实我是第一个要求他们考虑产品收益的人,当我建立好收费系统后抬头看Drew,问了一句:“咱到底要收多少钱呀?” 然后他说:“我也不知道啊,一个月十块钱吧。” 我说:“听起来不错,就这样吧。”毕竟我在Dropbox能接触到的财务建模也就这个水平了。 作为一个员工,你无法去做一个投资组合,这意味着你要做出正确的选择。毕竟,你很难预料一家公司的成败。

独角兽 工作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