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中学未毕业的打杂小弟,却缔造了2000亿商业帝国,与李嘉诚并肩
黑马哥 黑马哥

他曾是中学未毕业的打杂小弟,却缔造了2000亿商业帝国,与李嘉诚并肩

“个人力量的是很有限的,所以要考虑怎样集中大家的力量。怎么样调动大家,我认为分钱分利第一重要。”

9月29日晚间,香港传奇富豪郑裕彤因病去世,享年91岁。9月30日下午,郑氏家人发表声明:“郑裕彤昨晚因病安详辞世,临终前家人一直陪伴身边。多谢各位慰问与关心。”

郑裕彤,在香港超级富贾中排名第三,个人身价达300亿港元,周大福珠宝创始人,人称“珠宝大王”。同时,他也是跟李嘉诚、李兆基、郭得胜齐名的香港地产四大天王之一。郑裕彤旗下的香港新世界集团集酒店、房地产、黄金珠宝业等多元化全方位发展的跨国集团。郑裕彤打造的商业帝国,总市值超过2025亿元。

“一个人的一生,幸运碰上一两次是可能的,但不可能永远幸运。如果你希望永远幸运,你一定要付出永恒的‘勤’与‘诚’,那幸运才会常伴你左右。”——郑裕彤语录

打杂也要做到最好

1925年8月27日,郑裕彤出生于广东省顺德县(今顺德市)一个贫寒的家庭,按广东方言,被成为“阿彤”。阿彤幼时,一家人仅靠父亲开小店勉强糊口。原来父母亲希望郑裕彤专攻学业,但是只念到初中便被迫辍学。

15岁那年,由于日本侵略军进犯广州、香港,百万市民受战火纷飞的侵扰,衣食不稳,性命难保,纷纷出外投亲靠友。当时,澳门是葡萄牙殖民属地,因不少日本移民在葡萄牙殖民统治区的南美洲寄居,因此,日本侵略军唯独没敢践踏澳门。万般无奈之下,父亲郑敬诒也将儿子送往澳门,到挚友周至元开的“周大福”金铺去当伙计。

金店算是一种特殊的行业,不知底细的人,老板是绝对不敢滥用的。周家曾与郑家交往甚深,懂事的阿彤自小就给周家留下良好的印象,赶上“周大福”金铺正好缺可靠的伙计,便接纳了小阿彤。

金店里分大伙计和小伙计,小伙计就是当杂役,郑裕彤从杂役干起,每天扫地、擦灰尘、洗厕所、倒痰盂等里里外外的清洁工作,等一切准备停当后,郑裕彤再和姗姗来迟的大伙计们一起开店门做生意。

对于一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孩子来说,这段工作显得十分忙碌辛苦,但懂事的小阿彤却一个心眼想着不辜负老板的“不弃之恩”,老老实实,勤勤恳恳地工作。

“周大福”金铺因入行较晚,因此店面在当时名气不大。入店后不久,阿彤的勤劳的在工作中体现的智慧逐渐被周至元所赏识。一天,周至元派阿彤去码头接一位亲戚。码头上,来自香港以及东南亚的海船不断靠岸,人流熙熙攘攘,川流不息。忽然,一位南洋商人向路人打听在哪里可以竞换港币。许多人都懂得这是一个良好的商机,年纪尚小的阿彤也热情地上前搭讪,郑裕彤用浓重的顺德口音说:“到周大福金铺可竞换,价格公道”。阿彤说话时口齿稍显笨拙,却在众口之争中赢得了信任。这样,商人望了望老实巴交的阿彤,随郑裕彤来到了“周大福”开创了一笔新的生意。而后,周至元发现阿彤在这方面显得过人的智慧,于是继续派郑裕彤发展这项工作。此后仅半年时间,周至元就提升郑裕彤正式在金行当学徒了。

当时,由于广州、香港沦陷,不少金铺迁移澳门,金铺几乎随处可见,竞争十分激烈。郑裕彤似乎天生便是为黄金珠宝而生,郑裕彤对做珠宝生意极有兴致,很快就掌握了坐店营销的要领并痴迷似的钻进了行当。

郑裕彤常利用上下班的时间,看看路途经过的金铺来作对比,用行话说这叫“看铺”。而周老板并不知阿彤如此痴迷。长此以往,阿彤经常上班迟到,因而引起了周至元的注意。一日,在上班途中阿彤路过一家金铺,发现橱窗里摆放着好几款别具一格的饰品,不由得停住脚步,良久地揣摩起来,竟又耽搁了上班的时间。当郑裕彤急匆匆赶回金铺时,老板已经在店内等候多时,阿彤知道自己犯了大错,战战兢兢地说明了原因,结果老板不但没有责备,反将上街“看铺”的特权交给了郑裕彤。这样只要生意不忙时,郑裕彤便上可以上街去“看铺”了。照规矩,在金铺学徒需要3年才能出徒,可郑裕彤却未满3年就荣升为金铺掌管,负责铺面的日常经营了。

后来郑裕彤才知道,父母亲与同在广州绸缎庄做过伙计的周至元一家是患难之交,情同手足。周、郑之妻又同时有喜,于是两家“指腹为婚”约定了亲家。天公作美,周家生了女儿,郑家生了男儿,恰好成了天生一对。到“周大福”金铺学徒时,父亲担心儿子以“郎婿”自居,而不求上进,没有告诉郑裕彤这件事。

三年后,在周至元的主持下,郑裕彤果真与周家的掌上明珠周翠英结为连理。那年夫妇俩同是18岁。

分钱分利和亏就是赚

1946年,21岁的郑裕彤到香港设立了“周大福分行”。郑裕彤跑遍了全港各家金银珠宝行,集各家之所长用于领导分行的经营,使分行生意十分看好。但郑裕彤并不满足,郑裕彤清醒地认为:“在商场上‘守业’就等于‘败业’,要在不断创新中前进才能图谋发展”。因此,郑裕彤又一改原有的资本结构模式,邀集同事,组建“周大福珠宝金行有限公司”,这也是香港金饰珠宝业最早的有限公司机构。

郑裕彤虽说接受的是金铺旧式的带徒教育方式,但是郑裕彤并不保守,甚至超前具备现代人的经营理念。在郑裕彤全新思想指导下,“周大福珠宝金行有限公司”不再为总裁独有,而是资产共有,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现代企业。在郑裕彤的思维方式中,独具特色的洞察力,令同事们人人称道。郑裕彤将一部分股份派分给老职员,使公司的效益和职工的利益直接挂上了钩。

郑裕彤曾说,当老板一定要有人才来帮助你,但有人才还不够,你还要赢得他们的人心。人跟着你,心是不是跟着你,这个很关键。

这个改革前,公司一年的盈利是200多万港币,改革后的第二年,利润就已突破500万港币。

“个人力量的是很有限的,所以要考虑怎样集中大家的力量。怎么样调动大家,我认为分钱分利第一重要。”郑裕彤曾开心地回忆:“改革后,公司的业绩一倍一倍地翻,我就一年接一年地给员工分。他好,我也好,大家都好。”

周大福改成有限公司的时候,郑裕彤打破当时华资企业的传统,学习外资企业,重新给公司人员定了名衔。比如,“分行掌管”改为“经理”;改“账房”改为“财务人员”。

“你叫他掌柜还是经理,是不用花钱的。他喜欢叫经理,你就改为经理,这样他很开心,大家也都开心。”郑裕彤曾这样解释其这样做的意义。

当时在香港,金铺满大街皆是,竞争十分激烈。那时,黄金成色一律为99.9%金,甚至很多金铺用99.4%等成色来冒充99.9%金,而郑裕彤却大胆投入资金,首创99.99%金,较99.9%金含金量更高。这项举措立即让周大福顾客盈门,可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每卖出一两金,都要亏几十块。但郑裕彤却力排众议,他认为,这是一种免费广告,亏就是赚,虽然成本一定会高出几十万,权当把这几十万当做广告费。过了两年,周大福铸造的金饰各家店都争相取货。短短几年,“周大福”分行便已增至11家。

有人说郑裕彤是靠运气发的财。郑裕彤却说:“香港是个充满无限机遇和挑战的地方,机遇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平等的,面对挑战是每一个人都回避不了的。关键在你如何去辨识,有无足够的心理准备”。

当郑裕彤将“周大福”推上一个新台阶后,郑裕彤又开始向新的领域进军了。

买牌杀入钻石行业

郑裕彤十分关注国际珠宝饰品的流行款式,郑裕彤在观察中发现,许多极有身份的西方女士,喜欢佩戴钻石饰品,黄金饰品已不被她们所器重,得出此结论后,郑裕彤开始把目光转向了钻石业。

按照国际上的规定,持有“戴比尔斯”牌照,方可批购钻石,而全世界也不过只有500张这种牌照。60年代的香港,惟一拥有DeBeers(戴比尔斯)钻石入口牌照的就只有廖桂昌,其他人无法经营。就是这张“戴比尔斯”牌照,曾吓退了一大批钟表商,一些业内人士称:“要从戴比尔斯购到钻石,简直比从天上摘星星还难”。

郑裕彤并未因此而退却,郑裕彤绞尽脑汁,顿生主意,郑裕彤决定在南非买下了一间持有“戴比尔斯”牌照的公司。这不但使郑裕彤顺利拥有“戴比尔斯”牌照,并且到70年代,郑裕彤已成为香港最大的钻石进口商,每年的钻石入口量约占全港的30%。

与李嘉诚比肩的地产大佬

上世纪70年代,香港房地产开始复苏也是黄金时期的开始,包括新鸿基地产(郭得胜)、长江实业(李嘉诚)、新世界发展(郑裕彤)、恒基兆业(李兆基)被誉为香港的四大开发商。

郑裕彤第一次投资房地产,是1952年在跑马场建造蓝扩别墅;此后又在香港闹市区的铜锣湾建造了香港大厦。60年代中期,因为香港动乱,许多富人都将土地、房产低价抛售,而当时具有眼光和魄力乘机收购的人,后来都成了超级富豪。李嘉诚1967年疯狂收物业,1968年,郑裕彤购置的地产最多。进入70年代,随着金饰生意的兴隆,郑裕彤已经不满足在地产业上小打小闹,而是要大干一场。

1970年,郑裕彤与何善衡(恒生银行董事长)、郭得胜(新鸿基地产主席)等人组成“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他以周大福的名义占57%做大股东,同时兼任总经理,德高望重的何善衡出任公司主席,全面向地产进军。

1972年,香港股市正逢牛市,当年10月,新世界趁机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从此确立香港地产大佬之位。长江实业、新鸿基地产等都是在1972年上的市。同年11月,新世界瞅准机会,以每股面值1元、认购价2元,集资1.6亿港元,幸运地避过1973年股灾危机。

郑裕彤在地产江湖第一个得意之作是新世界中心。

1970年,刚成立不久的新世界斥资1.3亿,向太古集团买入尖沙咀海傍蓝烟囱地皮。当时这个价格是香港九龙地皮交易最高价格,大家都觉得贵。郑裕彤请来世界一流的设计师,耗时十几年,一直到1982年,全世界超一流的豪华建筑新世界中心才竣工。这个被称为“城中之城”的宏伟建筑,迅速成为香港地标,它包括新世界酒店和丽晶酒店,几万平方米的购物中心,数千个商业单位、办公楼和豪华住宅,光地价1982年就值10亿港元之巨。

继建成新世界中心之后,郑裕彤又亲自策划、完成了“碧瑶湾”高级住宅区的力作。这一规模的住宅工程占地80万平方英尺,兴建大小楼宇50幢,而且配套设施齐全,成为香港有名的高级住宅区。

1984年,郑裕彤与香港贸易发展局达成协议,投资18亿港元,在港岛湾仔兴建“香港国际会议展览中心”。这个中心将是亚洲同类设施中规模最大、设备最完全、现代化水平最高的会议展览场所,总面积约41万平方米,包括一座55米高的会议展览中心、一幢豪华住宅大楼、两幢酒店。

但几年时间过去了,图纸却没有变成现实,郑裕彤迟迟没有动工,周围的人都为之迷惑不解,但郑裕彤却自有打算。1986年10月,一条重大新闻传遍了世界各地:英国女王将出访香港。同时,郑裕彤出人意料地宣布,香港国际会议展览中心将在英国女王抵达香港的那一天破土动工。就在动工仪式上,英女王出现了,将郑裕彤和他的国际会议展览中心推到了全世界的面前。

郑裕彤的长子郑家纯曾公开讲,大家好像都不喜欢把官商放在一起,但事实上,官商结合,才能推动社会的前进。因而,无论在香港,还是在内地,他们都非常注重与政府合作。在北京,他们做的崇文区新世界,是旧城改造的样板。在武汉,他们与政府合作,盖了大量经济适用房,也可以说是行业标杆。北京风波刚过,郑裕彤1992年即成立新世界发展(中国)公司,1999年,专注于中国大陆地产生意的新世界中国地产有限公司成立,并于当年在港股上市。

除了地产,新世界集团还进军酒店、电视、机场、清洁等生意。

1989年,郑裕彤与林百欣合作,购入亚洲电视大部分股权,使得新世界集团成为亚视两个股东之一。他一手兴建并经营的丽晶酒店,与半岛、文华、香格里拉并列为香港名酒店。

郑裕彤曾斥资27亿港元收购辖有825家酒店的美国华美达酒店管理集团。1993年5月,还收购了瑞士一家拥有40间酒店的集团,使新世界集团成为全球最大的酒店管理集团之一。1999年10月新世界创建收购惠康清洁灭虫有限公司,成为全港第二大清洁服务供应商。2013年12月,新世界集团旗下的新创建集团收购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新创建集团还持有广州市东新高速公路40.8%权益。

外行做百货

新世界百货是郑裕彤另外一个在中国大陆大众耳熟能详的生意。

新世界百货1993成立于香港,不过1994年就在武汉开出了第一家分店,2007年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到现在,新世界百货在中国内地总共拥有40家分店,包括以新世界命名的百货店以及以上海“巴黎春天”命名的百货店以及购物中心,是中国最大的百货集团公司之一。

“这是目前国内为数不多的真正外行做百货成功的案例。”某商业地产咨询顾问曾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样表示。

而如果仔细梳理会发现,新世界百货成功有其内在逻辑。

首先,新世界百货与新世界地产有很好的协同效应。新世界百货的经营方式主要是租赁物业,由他们来再转租给服饰、化妆品、珠宝、名表、家居用品等商户,获取租金收益。 

新世界百货上海管理中心人士曾向《第一财经日报》介绍,新世界百货与新世界地产有部分合作,比如上海的新宁购物中心,以及武汉的新世界购物中心。“我们是自己人,合作起来比较方便,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操作方式和运作手法。”而新世界集团的地产业务也为新世界百货的选址、扩张带来了便利条件。“这是一种聪明的做法,因为现在最稀缺的就是选址资源。”业内人士评论。

而新世界百货母公司新世界发展的兄弟公司周大福控股则是亚洲珠宝界的佼佼者,自然对珠宝、名表等上下游商家以及它们的收益情况一清二楚,有了这个打底,再靠郑裕彤家族的商界人脉,服饰、化妆品、家居用品等招商更具优势了。

再者,新世界百货是典型的“商业综合体”的玩法,把百货跟购物中心结合,引入特色电影院、美食广场、美容中心、儿童乐园等经营者。2013年之后,新世界百货甚至开始代理意大利高级时装品牌,涉足烘焙行业,发展现场制作的欧式软包系列。

郑裕彤与许家印

2016年前后,新世界中国、周大福企业向恒大集团出售八个位于内地的二三线城市项目。很多人会好奇,为何郑裕彤家族会把其大陆的地产权益出售给国内的地产大亨许家印,只是生意吗?其实不然。

郑裕彤与许家印的渊源可以追溯到2008年。

全球金融危机让恒大地产的首度上市计划受阻,许家印曾面临四面楚歌。

为了上市,恒大铺开了一个巨大的摊子。恒大原本计划用募集到的资金来满足其巨量土地储备中尚未支付的出让金和现有项目投入,以及缓解高负债压力。对其整个计划而言,这是最终变现的最重要一步:大肆举债—疯狂圈地—快速上市—获取资金—还债和进行房产开发,但现在,这条看上去如此完美的资金链却中断了。

当年,地产界“百日巨变”的预言甚嚣尘上,习惯于结果导向的很多中国人等着恒大倒下以佐证自己的预见性;而雄心勃勃的许家印,也被形容为“野心膨胀者”、“顺驰第二”,甚至一位“值得同情的人”。

随后许家印一直在香港找钱。张守刚在《恒大传奇》中说,这期间,许家印的谈判与斡旋能力再次得到了发挥,恒大每开楼盘的时候,经常请英皇旗下的明星代言,他借此认识了英皇董事局主席杨受成,借助杨受成,许家印又认识了新世界主席郑裕彤。

据媒体披露,在相关的三个月,许家印每个星期都要和郑裕彤吃一两次饭。不管多忙,每个星期都要去郑家打牌。知情人士称,虽然认识仅一年,两人年龄相差30岁,会“来事”的许家印已和80多岁的郑裕彤形同忘年交。

许家印没有白和郑裕彤打了三个月牌,此后的事情证明,郑裕彤成为许家印和恒大渡过难关的最关键人物。恒大最终得以度过那场寒冬。2008年恒大录得销售收入118亿元。2009年,中国楼市回暖并再次陷入狂热,当年恒大重启IPO成功。2015年,恒大集团的地产业务销售额已突破2000亿元。

已不是“彤叔”的时代

1989年,人称“彤叔”的64岁的郑裕彤到了正常退休年龄,于是扶持长子郑家纯担任新世界发展董事总经理,郑裕彤一度退居幕后。

当时四十出头的郑家纯年轻气盛,连续出手进行收购,导致企业债台高筑,一度令当时市值150亿港元的新世界发展负债由30亿港元升至90亿港元。无奈之下,郑裕彤于1991年重出江湖,大卖资产以拯救集团,新世界才能度过难关。

2011年,准备再次退休的郑裕彤推进周大福珠宝上市,成为其商业生涯的收官之作。当年12月15日,在香港联交所的交易大厅,当天上市的周大福股价徘徊在发行价14港元下方。郑裕彤对周大福上市寄予厚望,而挂牌当日即跌破发行价,看来属于他的时代已过去了。

2012年,郑裕彤正式退出新世界主席一职,交由郑家纯接任,并安排第三代接班。但他仍兼任多家家族投资的上市公司董事职务。2012年9月郑裕彤中风晕倒,被送往医院。之后,郑裕彤开始安排身后事。

2015年12月21日,郑裕彤私人持股出现大变动,其名下6家上市公司股份,全部转予郑裕彤家族基金及周大福有限公司等,以当时收市价计算,涉及金额38亿港元。

其中,郑裕彤将名下包括佐丹奴、盛京银行、蒙古能源、综合环保、新昌营造及新时代能源,全部持股清零,同时,周大福资本则增加相同的股数。周大福资本既是郑裕彤家族所有的公司,也是新世界发展及周大福珠宝的大股东。

据香港《南华早报》2015年3月报道,郑裕彤的长子嫡孙郑志刚或将接掌新世界集团。郑裕彤在交班前,在内地投资做的最大的一个部署,要数对新世界中国的私有化。2014年开始,香港新世界发展开始对子公司新世界中国提出私有化,由于遭到小股东反对,私有化一度失败。2015年,新世界再度启动对新世界中国的私有化,并于2016年1月双双停牌。另一个安排就是出售新世界中国的物业,许家印做了很好的接盘。

随着郑裕彤的离世,目前还在商场一线拼杀的香港老一代商界领袖只剩下李嘉诚了。由郑裕彤一手打下的郑氏商业帝国,拥有四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超过2025亿元。它们能否在郑裕彤的二代、三代手上发扬光大呢?我们拭目以待。

许家印 李嘉诚 郑裕彤 周大福 周大福珠宝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