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朋友圈的自拍一代,把整个世界都当成了背景
王冠雄 王冠雄

活在朋友圈的自拍一代,把整个世界都当成了背景

这张图太牛逼了,传神地告诉你这个时代的密码——自拍。

这两天在Twitter看到了一张特火的照片,上边是2006年希拉里竞选参议员时出席某公众场合,被媒体和吃瓜群众们的相机镜头围了个水泄不通;下边的照片则是十年后的今天,希拉里竞选美国总统时出席在公众场合,依然被人群围着,不同的是所有人都一致转过身去,背对着希拉里,打开前置摄像头拍下了自己和希拉里的合影。po主在配文中写到:“The selfie generation is real.”意为,自拍一代是真的。

社会学上有个专门的术语“千禧一代”(1983-2000年出生),代表着与网络/计算机科学高速发展同时长大的一代,是在21世纪后成年的一代。他她们差不多与电脑同时诞生,在互联网的陪伴下长大,许多观念、行为都迥异于前人。中国媒体和互联网行业往往喜欢用“互联网原住民”这个更有逼格的说法。

可以下结论了:这十年,在手机和社交网络的加持下,所谓millennials千禧一代其实可以称之为selfies自拍一代。

十年间的一转身,我们的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

谁来黏合被割裂的社会圈层?

在这十年之间迅速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被看做是自拍一代的主力军。其中的原因,还要看这代人成长的背景——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社会割裂”。

科技和经济的飞速发展,推进着城市的繁荣和乡镇的衰落:技术的繁荣和自然的衰落,有序理性的繁荣和无序天性的衰落。这十年之间发生的,是中国最平和的一次阶级流动。

相比上一代人以村落、工厂区为单位的自然地理聚集,自拍一代在走出校园后(有些国家甚至更早)就失去了这种组织,他们被打散在办公室的格子间和大城市的单身公寓里,接触到了和自己前二十年完全不同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走在北京街头,看到的是全中国的人,走在纽约街头,看到的是全世界的人。这样的情况,在90年代是无法想象的。

自拍一代没有自然地理影响下人们所共享的种种标签,经济水平、文化风俗甚至语言,也远离在家乡累积的宗族关系。这让他们成了最具孤独感的一代人,当这一代人成为社会主力时,就出现了新北京人、新上海人、新移民一代这类在阶级流动后才出现的现象。整个社会还存在着割裂后的痕迹。

而人类天生就是群居动物,被割裂的一代依然会为自己寻找族群,只不过这一代人聚集的方式不再限制在自然地理位置上。

而对于美国社会来说,更自由开放,流动性也更强,因此也存在一定程度的类似现象。其实许多年轻人都乐于自拍,它已经超越了国界和民族,成了这个时代的密码!

互相成就的社交网络和自拍的人们

自然地理社会割裂的同时,是媒介变迁下网络社交的繁华。当移动终端完成了智能进化,媒介作为人的延伸让人类可以用不下线。网络消弭了自然地理的的距离感,同时给了自拍一代更多的社交选择。

以往人们的社交关系,都是陷于自然地理和宗族的影响下。同乡、同校、同事,亲戚、邻居等等。社交行为和取向基于外因,而非基于自我。而可以选择陌生人社交和兴趣社交的自拍一代,社交行为和取向更多的是基于自我的好恶和兴趣。此时在社交网络、社交媒体上表现上自我,就成了社交中最重要的一环:“我”是这个样子的,请从我表现出的信息中寻找我们聚集的缘由。

自拍,正是表现自我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因为它所传达的一切信息都以自我为出发点,我是美丽的、我是热爱生活的、我有某项爱好……。如同这两张照片的差别,2006年人们拍摄的原因是,我见到了希拉里;2016年人们自拍的原因也是我见到了希拉里。其中的区别在于,十年前人们的重点在于“希拉里”,十年后人们的重点在于“我”。

这样在社交媒体上对于自我的强烈表现,给了分散在巨型城市的自拍一代莫大的安全感,而自拍一代则为社交网络和社交媒体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说起来,真不知道这两者谁成就了谁?

准确的是:是互相成(shang)就(hai)。越无聊越刷屏,越刷屏越无聊。

社交的无限延伸和个性化“客我”的强化

正是在商业的驱动下,加上设备普及和相关资费下降。社交网络和社交媒体的用户群体在无限延伸,早已不再限于自拍一代,父母入侵朋友圈就是最好的例子。

当网络社交成为一种普遍的常态,自拍一代的原来基于自然地理和宗族作用下的社交关系又在移动互联网上以另一种方式重建,加上以往的兴趣社交和陌生人社交,自拍一代所有的社交关系几乎都集中在了线上。加上微信微博(或国外的Twitter和Facebook)这类巨头型的社交软件占据了社交媒体绝大部分流量,很常见的情况就是一两款App上聚集了我们所有的人际关系,加上自然地理的限制,社交媒体成了社交唯一的方式。

社会学中有个说法,人在独处时和内心世界拥有一个自我的、个性化的主我,还有一个在公共场合和与他人交流时有一个受他人影响而表现出的客我。当自拍一代的社交都建立在线上,而我们又因智能终端的发展而永不下线时,一个有趣的现象正在发生——他们时时刻刻生存在注视中,个性化主我出现的机会越来越少,从而造成主我和客我的无限混淆。

用一句最通俗的话来讲,自拍一代活在朋友圈里,活在别人的评论和点赞中。这就不难理解自拍这件事了,活在信息爆炸的社交媒体中,只有不断强调自我、宣传自我、增加存在感才能在这里继续生存下去。而照片中的希拉里,也和朋友圈中的风景照美食照一样,是自拍一代表达自我的背景罢了。

结束语

十年变革让社交媒体成了人们活着的另一种方式,从而使得社交平台成了最红火的入口。无论什么时候,别人问我社交产品中还存在机会吗?我都会笃定的说,有,一定有!

因为社交平台的背后远不止一片海洋或矿脉,而是另一个世界的入口。

我的世界,我最重要,任何人和事再牛逼都是背景。我在社交网络,我要存在感,任何无法share晒图的都是无意义的。。。

只有真正明白、臣服、利用它,你才是这个时代的大赢家。

自拍 朋友圈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