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夫在线CEO王航:纪念张锐
王航 王航

好大夫在线CEO王航:纪念张锐

今天看评论有人说,张锐的去世反映了互联网医疗难做,他透支体力,终致不幸。可是,哪一个行业容易做呢?

文/好大夫在线CEO王航

昨天中午一点多钟,同事突然打电话来,说朋友圈有人在传张锐去世,我的第一反应是,国庆假期他又跑哪里躲起来玩去了吧。很快发现越来越多的人都在传,半信半疑,急找春雨的兄弟求证,才知道是真的。震惊之余,心里突然一片茫然。几年来的接触、聊天的场景,一幕幕浮现眼前。

行内很多人都认为,好大夫在线和春雨是竞争对手。可是,大家并不知道,我和张锐的关系更像一种朋友关系。有时竞争,各自较着一把劲儿;有时合作,互相抬轿子;有时互相鞭策鼓励,见了面还称兄道弟。

第一次见张锐,是大约5年前,在一个投资人组织的小规模闭门会议上。每个人的自我介绍环节,他略显青涩,但语言干脆利索,移动医疗、mHealth这些新词频现。茶歇环节,他跑过来和我换名片,诚恳直率,直言好大夫在线是最值得学习的榜样。我们俩没有回去继续开会,而是站在大厅聊了很多对行业的看法、共同的困惑、共鸣,我对这位新同学有了初步的好感。

接下来的一年,我们开始感受到张锐和春雨对我们的冲击。春雨拓展迅速,打法和我们完全不同。不要PC端只要移动端,在APP市场的大力推广,对媒体不断高调发声,引发全社会的关注,这些都是我们没有干过的。我们擅长的深度运营、稳扎稳打的战法,好像有点赶不上春雨的速度。

刚开始,像是被迫应战,努力跟上,逐渐发现,这样不行。我们开始认真学习张锐的每一次公开讲话,希望从中找到答案。从他那还不成体系、但激情四射的讲话中,我们发现,他也在学习医疗行业,也还不确定将来的产品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移动时代已经来临,我们必须彻底改变才能适应。

这不是为了应对春雨的挑战,而是要面对用户习惯的改变、即将发生的平台大迁移。于是,我们全面改变自己,重组产品技术团队,用了两年时间,全面转型为一个移动见长的平台。

就这样,我们在学习春雨。同时,我们也看到,他们也在学习我们。但最终,我们都在全力体会用户的需求,用自己的实践,摸索前进的道路。过程之中,互相较劲,又互相学习。很多次的公开大会上的发言,我和张锐都是前后脚。我和他就分别讲解这段时间的探索成果、想法,学习对方的得失,然后,回去继续带团队修炼。很多人认为,同行是冤家,这话说的不错。

但是,更重要的,如果双方把眼光放到全行业,就会成为“竞合关系”,参照对手的经验避免犯错,用竞争保持自己团队的活力,用合作去扩大行业疆界,拓展出更大的市场空间。

去年,一篇关于春雨的负面文章被大肆炒作,张锐非常生气。这篇文章表面上打击了春雨,但是实际上伤害了整个移动医疗行业。春雨是移动医疗的急先锋,就算他有自己的一些问题,但是你家就没有问题了吗?把春雨打倒,社会将会怎么看待这个行业?只会认为,用户还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行业里却已经乌烟瘴气了,你们这帮人都不靠谱。

从行业的角度来看,我们共同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提高医疗效率,用互联网为患者提供更优质医疗服务。去年年底,我们和春雨开始在一些政府项目中联手合作,一起协助国家卫计委,了解互联网、研究移动医疗,联手为行业做出了一些贡献。

张锐从春雨面世第一天起,就对底线做出了明确表态:只赚取正当收入,不为劣质医院做广告。这几年,春雨一直坚持这个原则。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商业模式一直是一个难题,全行业都在摸索。面对压力,不忘初心,坚守底线,是张锐尤其值得钦佩的地方。今天看评论中有人说,张锐的去世反映了互联网医疗难做,他透支体力,终致不幸。

可是,哪一个行业容易做呢?没有进去之前,你只是隔岸观火,进去之后,就会发现各有各的难处。在任何一个行业中,没有原则地赚钱都是容易的,难就难在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后悔,追逐理想的过程,从来都是痛并快乐着。虽然张锐离开了,但我相信,这几年他享受了创业,享受了追逐理想的过程。他痛苦,但他一定也是快乐充实的,他的人生无悔。

张锐是一个简单直率的人,快人快语,雷厉风行。略显沉闷的互联网医疗行业,因为有了他,变得有了色彩。行业会议,一旦有张锐的讲演,大家都会期待,趋之若鹜。他口无遮拦的讲话,淋漓痛快,直击行业痛处,得罪人很多,同时也得到了很多朋友。

从昨天中午到现在,24小时过去了,他依然是朋友圈刷屏的主角。在每一个群,朋友们都在怀念他、为春雨加油,我看到了移动医疗行业空前的团结,我想对他说:我们想念你,张锐兄弟,你的人生虽短,但活得灿烂耀眼,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张锐 春雨医生 王航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