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署30万节点,让闲置带宽赚钱,他想凭腰斩价格打破CDN的“黑乱贵”
周路平 周路平

部署30万节点,让闲置带宽赚钱,他想凭腰斩价格打破CDN的“黑乱贵”

作为后来者,面对网宿、蓝讯等传统CDN巨头和阿里云、腾讯云等互联网巨头,星域喊出了“重新定义CDN”的口号。

互联网公司对CDN服务并不陌生,作为内容分发网络,CDN的作用在于解决网络拥挤的状况,提高用户访问的响应速度。这项服务几乎伴随着互联网的诞生而存在。

2014年10月31日,陈磊离开工作多年的腾讯,两天后加盟迅雷。当迅雷创始人邹胜龙找到陈磊时,陈磊还是第一次详细了解迅雷的业务。但真正打动他的,是做一家自己想做的公司的机会,从企业成立到成长、决策都亲身经历。这种诱惑最终让他决定进入迅雷。

P2P下载(对等网络,特点是点对点传输,去中心化)起家的迅雷,对CDN的依赖很小,即使后来推出迅雷看看视频平台,其90%的流量也是来自P2P。P2P技术的成熟使得邹胜龙和陈磊萌生想法,干脆把这项能力拿出来做CDN。

WechatIMG180

*迅雷联席CEO、网心科技CEO陈磊(受访者供图)

迅雷做CDN得另外一个背景是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机器学习、VR等新技术的兴起,这些新的技术都对计算资源的消耗巨大,需要庞大的存储和带宽资源支撑。

2014年11月,迅雷专门拆分出一支团队成立网心科技,主营共享经济云计算,陈磊担任网心科技CEO。2015年4月底,网心科技发布首款赚钱类智能硬件——迅雷赚钱宝,帮助用户共享家中的闲置带宽。截止去年11月份,首批30万台赚钱宝售罄,网心科技得以在全国部署30万个个人CDN节点。6月底,网心正式对外发布了CDN服务——星域CDN。

直播红利

网心科技把CDN客户的重点瞄准了直播平台。

陈磊对直播并不陌生。他加入迅雷之前,是腾讯开放平台的副总经理。在腾讯开放平台上,除了游戏,挣钱最多的就是直播秀场。当时腾讯开放平台扶植了一家做直播的企业,收入很高,包括后来投资的呱呱视频社区,看中的也是其做直播的前景。

直播在最近一年时间呈现井喷势头,数百家直播平台涌现,更不乏拿到大额融资的企业。直播的红利与多年前的视频网站红利一样,极大地刺激了CDN的需求。目前,星域服务的直播企业包括小米、触手TV、爱奇艺、熊猫TV、陌陌等。

但目前的直播技术还处在一个初级阶段。点播是预装的内容,放到服务器上,对技术和带宽的要求更小。直播是多个用户之间的实时观看,这种点对点的传输比用数据中心做计算要困难得多。

一个明显的局限是,直播目前主要两种形态:秀场和游戏。而其它的形式,诸如互动很难实现,最大的问题在于网络延迟。秀场是在一台设备上转码,互动则需要两边的网络处于非常良好的情况下,否则直播的效果会非常糟糕。所以最终造成了当下直播的产品形态单一,“被技术限制了,做不了。”陈磊直言。

星域走的是共享经济路线,用户把宽带通过矿机(赚钱宝)卖给星域,星域再把宽带收集起来卖给需要CDN业务的厂商(如在线视频、直播平台),然后获得的利益分一些给用户。连接两端的需求在于,一方面要刺激用户积极共享,另一方面也要确保B端用户的稳定使用。

这种做法的好处在于将原本在数据中心存储的内容分散到数百数千台的设备中,节省了成本,提高了闲置资源利用效率,但也对带宽的调度和机器算法提出了挑战。云计算企业的成本主要来自三块:买设备、租机房和买带宽。共享经济的做法在重塑成本结构,CDN厂商不再需要大规模租服务器,买带宽。用户把赚钱宝接入家里的路由器,共享带宽,同时获得部分收益。

星域也在技术上进行了优化,把串行传输变成并行传输。串行传输只依赖一条连接,当这个连接的质量受到干扰的时候,用户的体验就是卡顿或者花屏。并行传输是把数据分布到上百台设备,同时做好冗余处理。换言之,这一百台设备里,有二三十台设备的数据传不到仍然能够顺利播放。

“我觉得互联网企业是有巨大优势的。”尽管在CDN市场,已经有在A股上市的网宿,也有老牌的蓝讯,陈磊觉得并不可惧。他认为在服务C端用户,尤其是服务成百上千万的海量用户是互联网企业的强项,并非传统的厂商所擅长。

这种判断给了陈磊信心。短期看,技术的强弱将决定短期内的输赢。当前普通的技术水平满足不了行业需求,最能满足行业需求的企业一定会得到最大的市场份额。

长期看,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在成本上能发挥巨大的优势。“长期的竞争,传统的模式很难跟共享经济打。”陈磊说。目前,星域CDN在直播方面的每月环比收入增长接近50%。

搅局CDN

作为后来者,面对网宿、蓝讯等传统CDN巨头和阿里云、腾讯云等互联网巨头,星域喊出了“重新定义CDN”的口号。

欲立之,则先破之。陈磊甫一进入便在不同场合宣扬“颠覆论”,鼓吹传统CDN服务的三大致命伤:一是技术方面,CDN技术发展了20年没有突破性的发展;二是价格方面,“贵、黑、乱”;三是没有服务心态,有很多的方法可以大幅度减少客户所使用的带宽量,但这些方法很少被CDN厂商使用,因为使用这些方法的结果是削减了流量和带宽,直接影响收入。

价格成为这场颠覆之战的关键因素。星域用力很猛,一上来就以传统CDN厂商腰斩的价格面市,俨然一副颠覆者和搅局者的姿态。以直播加速的价格为例,带宽在500MB以内,每MB的价格为0.35元;按流量计费,10TB以内的流量区间为0.24元每GB。

按此前的公开数据,以码率800K计算,一个同时在线百万的直播平台,每个月仅仅带宽费用就高达3000万到4000万元。光从价格来看,星域通过共享经济提供的带宽比传统CDN服务商要廉价得多。

不过,为了满足用户的回本预期,星域也在通过补贴的方式弥补B端收入的缺口。根据共享带宽的大小和时长,“赚钱宝”平均每个月挖到的水晶能给用户带来二三十到上百元不等的收入。

“我想未来社会也许是一个不依赖数据中心的社会。”陈磊说,计算资源将由用户共享,其中一部分共享不计回报,另外一部分则换取一定的收入。

已经入局的网心科技没有历史的包袱,一上来便放手一搏,搅动着一池春水。只是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提高赚钱宝的使用率,毕竟光靠小钱对用户的使用需求刺激有限。陈磊意识到这一点,已经开始在赚钱宝上增加提升网速和下载等功能。

黑马档案

公司深圳市网心科技有限公司

创始人陈磊

所属行业云计算

所在地区深圳

融资状况暂时不融资

网心科技 陈磊 迅雷 CDN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