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安卓时代,一场平台之争正在打响
福布斯 福布斯

后安卓时代,一场平台之争正在打响

APUS 并不仅仅只是希望扩大业务规模,其真正的目标是构建一个“用户系统”,进而升级到平台的生态系统。

近年,平台型的公司对全球经济的推动和发展发挥的作用愈发重要,公众和媒体的关注焦点也更多聚焦于此。10月4日,《福布斯》杂志对安卓平台领先的科技公司进行调研并且做了深度报道,以下是报道的全文翻译。

来源 | 福布斯

翻译 | APUS

当下,安卓已然处于全球主导地位的移动平台,但是安卓平台的使用体验却因国家、移动网络和设备的不同而存在很大差异。尽管Google在去年推出了Marshmallow操作系统来解决用户使用体验中的痛点,但是仅有18.7%的设备使用了这款新的操作系统。

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全球目前有18亿智能手机用户使用安卓操作系统,许多人使用的手机都还是两年甚至更早之前购买的。这一情况会导致安卓智能手机出现了所谓的“信息鸿沟”——即使用老旧设备的用户无法获得最新的安卓操作系统版本及其功能。即便他们购买一个新的智能手机,通常情况下手机制造商也会在一年后停止用户个性化服务的支持,用户将处于无支持的状态。

鉴于这种情况,能够为用户提供快速接入互联网的应用产品扮演着不可代替的角色。而开发这些应用产品的公司把自己放在竞争的中心。“为用户提供快速上网体验,各家公司争夺数字霸权的战争从未停歇。”Button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Michael Jaconi这样说道。Button是一家专注于在应用经济环境下提供“智能连接,提高应用安装率、用户参与度以及推动移动电子商务的美国科技公司”。

“最具价值的优先级定位是生态系统的核心,因为它可以与消费者建立联系并且为那些极少数的公司提供和用户意图相关的全面见解。”Jaconi这样解释道。如今互联网巨头的发展历史也证明了他的观点。“竞争开始于拨号上网时代,那时候有些公司已经开始与美国在线公司(AOL)争夺上网业务,之后演变为和雅虎争夺分类搜索业务,然后又去和谷歌争夺搜索框业务。如今这已演变成在应用服务经济中关于操作系统的争端。”Jaconi如是解释。

就安卓操作系统而言,通过技术已经创造出一个巨大但是服务尚不完善的用户市场,用户迫切渴望通过移动设备去探索全世界的内容。各类公司则争相去弥补这种服务不完善的空白。分析家预测有10亿安卓用户还在使用旧的操作软件。用户想获得一种解决方案,让他们可以在自己的旧设备上能够有更优质的体验。这也是为什么SimilarWeb公司的数据会显示“桌面”已成为了Google Play Store(注:谷歌应用商店)第二个最常见的搜索术语。“桌面”是用户交互界面的一部分,它可以让用户在安卓操作系统之上设置一个个性化桌面、启动移动应用、打电话或是启动其他任务。

但是人们并不止于搜索“桌面”。这点可由桌面的下载量呈现出了一种巨大的增长态势看出来。APP应用分析公司App Annie称APUS Group 提供的APUS Launcher(APUS桌面)成为谷歌应用商店中最佳桌面应用的领军者。目前APUS Launcher的地位要远远超过其他的同类应用。

App Annie还指出谷歌上大部分的桌面下载量都产生于新兴市场,如印度尼西亚、巴西、印度以及墨西哥等。这对APUS 而言是一利好消息,APUS在创立之初既明确公司的目标是中国以外“快速增长的新兴市场”。然而APUS 并不仅仅只是希望扩大业务规模,而是追求一个更为深远的战略,其真正的目标是构建一个“用户系统”,进而升级到平台的生态系统——当安卓智能手机用户想要获得更新的功能或是最佳的使用体验时,他们首先想到的是APUS产品。

APUS

APUS用户系统

这并非是一项新策略。APUS(公司名字APUS意为“A Perfect User System”,即一个完美的用户系统)最初在2014年7月发布了APUS Launcher应用,目的就是为了提供一个更好更优化的用户交互系统(UI)。此举也为公司开始提供一系列服务和体验(从搜索发现到内容与广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考虑到APUS目前呈现出的强劲势头,这一远大的目标并非遥不可及。在2014年7月官方首次推出APUS Launcher的第一周内,用户人数就超过了100万。到2015年1月,每月活跃用户人数激增至了8000万。如今,公司已经是行业内位居第二的新生代独角兽公司,仅仅七个月内公司估值就达到了10亿美元。如今,公司拥有4亿多名全球月活跃用户,中国以外的活跃用户人数占了95%。

从2016年1月开始,APUS开始了商业化计划。据APUS Group创始人兼CEO李涛透露,“仅六月一个月,公司的商业化收入就达到了1500万美元。”他将这一成就归功于APUS与Facebook、谷歌、亚马逊、雅虎以及Twitter建立起来的合作伙伴关系。

据李涛表示,APUS旗下的应用下载量目前已经超过10亿。考虑到非洲、拉丁美洲以及东欧这些发展中市场APUS的发展现状,对于2017年达到15亿用户这一目标,他非常有信心。

但该增长的真正驱动力在于李涛对其平台生态系统目标的执着和肯定,即“基于提供流量入口,通过与伙伴合作以完善其平台的生态系统,使所有股东,合作方以及用户都能从中受益”。一方面来说,和提供内容以及商业经营公司的合作为APUS用户提供了卓越的使用体验。另一方面,通过这些合作也打开了海外市场,从而让一些优质的合作伙伴充分把握住亚洲市场高速发展中的增长机遇。

此外,它还让中国的公司接触到全世界。这也是APUS与深圳手机协会合作,通过大众喜爱的桌面以及用户系统内的其他服务来推动“中国移动领域品牌和文化”的原因。

李涛相信,根据用户所在区域让用户直接获取相关信息和服务的过程中存在机遇。为了让用户通过APUS用户系统内获得游戏、新闻、音乐和视频,APUS巨额投资了一些公司来完善自身的平台生态系统。在2015年4月,为了提供视频广告,公司投资了移动视频平台Loopme。不久之后,公司还投资了印度科技媒体服务iamWire以及越南游戏平台Lumi Interactive。此外,APUS以200万美元天使投资领投中国一家专注于虚拟现实的公司焰火工坊,用于打造一个完整的虚拟现实硬件和用户生态系统。

APUS通过不断拓展合作伙伴并保持紧密联系的方式扩展其生态系统,这一合作为APUS以及合作伙伴双方均带来互惠,以Button为例,李涛表示Button为APUS实现全球内容和商务的流通提供了桥梁。“有了Button的支持,我们可以为用户提供各式服务,如旅游、订票、住宿等等。”

而Button的Jaconi则表示此次合作可以让他的公司“为用户使用体验增加实用性”。我们可以给音乐应用的消费者推荐热门的音乐会门票,给想吃饭的消费者推荐一家餐厅。这在桌面使用体验中非常常见,但是移动互联网和应用却并未考虑到这一点。而Button则可以在应用中提供这些内容并且让用户无需离开应用就可以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即通过一个按钮来实现与真实世界的互动。”Jaconi解释道。

“和APUS合作,将让公司在拓展新市场中受益匪浅。”Jaconi这样说道。通过与APUS的合作有助于Button进入新的市场并且获得独家的市场合作伙伴,包括Uber、Hotels.com、Ticketmaster以及OpenTable。“他们(APUS)帮我们打通了一条直达新市场的高速通道,从而使得我们打入新的市场的时候,也会给合作伙伴们带来新的机会”。Button的合作伙伴中包括Quidco – 英国市场领先的返现以及凭单网站—和HungryHouse – 一个帮用户在英国各地的餐厅订外卖的服务。--Quidco的收入增长了457%,活跃用户在网站上花的时间增长了24%。Jacnoni感叹Button现在比移动广告多出四倍的评论和两倍的点击率。出版社如果在移动空间里加上一个Button,用户在他们应用的使用时间会增长11%。

从长远看来,APUS不仅旨在占领市场份额,还在于创造独特的商业模式,即完成将桌面应用的优势转变为用户系统之后,进而完成由用户系统转变为构建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的升级。平台的生态系统是一个非常强大和高利润回报的商业模式。多位学术界专家以及学者都曾大力倡导各行业公司采用平台经济模式。《Platform revolution: how networked markets are transforming the economy- and how to make them work.》一书的作者Marshal W. Van Alstyne 和合著者Geoffrey G. Parker相信“无法创造平台以及无法适应新的战略规律的公司,是缺乏竞争力,因此无法生存的。”

在最近的《哈佛商业评论》文章中,作者指出平台经济模式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然而平台以及在平台背后的这些公司在如今数字化、移动优先的经济环境中地位举足轻重。规模经济的实现变得更加容易,因之不再需要大量劳动力和生产设施。这些大规模的平台也会为各方带来更多的价值。

根据《哈佛商业评论》的文章,这些平台的根源优势来自这些平台具有合理分配他们合作伙伴的资源和智慧(包括客户)的能力,以帮助其完善自身的平台生态系统。平台定位于Gateway(入口),即“提高平台收集,分析和交换海量数据的能力,为各方增加平台价值”。文章中声明这些平台公司包括苹果,Uber以及亚马逊等。而我个人认为这种模式不仅出现在美国,在中国也已出现。其他中国平台公司如腾讯,微信创造者,他们提供从电商到为用户提供服务性的内容,与APUS所构建平台一样,旨在培养以及扩展一个更有价值的全面的生态系统。

英文版原文阅读链接

APUS 出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