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创投全球创客马拉松 打造AR生态体系
i黑马 i黑马

联想创投全球创客马拉松 打造AR生态体系

联想加速器第二期投资将专注在AR/VR、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机器人。

i黑马讯 10月12日消息今日,深圳双创周开幕,联想集团全球首个创业加速器——联想加速器,携手Tango技术启动AR编程创客马拉松,来自全球的20余支团队参加了比赛,并将进行为期三天的开发。

大赛第一名由“大脚怪”团队获得,团队用AR技术采集人体外形数据,直接拿到加速器第二期项目的入场券。i黑马了解到,本次大赛多个团队将得到联想加速器100万种子投资和免费孵化服务。联想加速器第二期将借此次大赛正式开营,并向全球创业者发出第二期项目邀请。第二期投资将专注在AR/VR、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机器人。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CTO、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在大赛上表示:“联想加速器是联想未来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联想创投打造加速器,是为了给予年轻科技创业者最大程度的帮助和支持。 “

联想加速器总经理梁颖表示:“联想愿与创业者共创完善的AR生态体系,联想加速器也将为这些创业者提供包括资金、场地、技术、联想资源等在内的一系列孵化服务,帮助他们的成长。”

当天下午,李克强总理来到比赛现场,体验了搭载在联想Phab2 Pro手机上的老人轮椅自动导航应用,并与联想创投和各创业团队进行了交流。

当天,贺志强、梁颖接受了媒体采访,以下为访谈实录,经i黑马编辑:

贺志强:联想创投现在主要有三块事情,一块是联想以子公司模式做的企业,我们今年上半年spin off了两个,茄子快传是去年spin off我们今年spin off的第一个企业是国民认证,国民认证核心解决的问题是互联网身份认证,就是你的生物特征、设备和互联网认证怎么结合起来,而且又能保护隐私。

另外spin  off一家医疗企业,医院的信息化,互联网+,但它不是简单的挂号,本质上来讲是内部流程改造。整个医院全部用互联网改造之后大幅提升患者就医的效率、医生看病的效率,还有检测的效率。

我们支持温州附属第一医院互联网改革,未来还要把它云化,医院之间也会有很多连接。这个为什么成立?因为我们以前支持温州附属第一医院做了互联网改造,每次这个医院的信息化建设都会用联想的电脑、服务器,我们把这块独立出来之后,又跟联想业务有很好的配合。这之后,未来一段时间,还会有三家独立子公司模式的创投集团出来。

第二块,风投。这块按部就班,把我们定的方向,不断找好的企业去做投资。我们一般是投与科技和联想未来发展有关的,而且是早期为主的。现在稍微有一点中期的好项目也会投,比如说AR/VR有关的,跟人工智能、大数据有关的,跟云的基础设施有关的,跟+互联网有关的,我们认为未来“+互联网”有非常好的机会,所以一直在找人工智能+互联网+IoT这样的机会。还有一部分属于消费升级,就是共享经济、消费升级这类。

最新的一块就是联想加速器。我们认为未来30年,中国一定会产生非常好的科技企业。这是中国现在互联网发展阶段决定的。我们在往前走,所谓种子期阶段,给他们在早期做三个月的孵化课程。

梁颖:联想加速器来源于联想研究院,我们在成立之初就希望以科技为导向,我们其实在看一些很早期的项目。我们也做了很多调研。现在重点在看的,比如高校、研究院所,这些技术上比较领先的部门,还有国外。我们第一批项目不少来自国外,有来自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技术。这是我们在筛选项目上的关注点。我们也在看一些社会的项目。

我们第一期项目放在香港,初衷也是因为香港比较国际化,是连接国内和国外的桥梁,香港和深圳又能互补,香港有国际化氛围,深圳有很好的创新氛围,产业环境非常成熟。我们第一期项目大概做了人工智能、大数据、云集群这方面。

第一期项目是今年6月启动,到9月已经正式入营,目前在加速器。第一期有三个精准医疗的项目,一个是人体大数据的项目,一个是视觉计算的项目,一个是消费升级、电商的大数据项目。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早期的来自科研院所的项目,普遍缺少商业模式的支持,缺少一些资源,有一些缺少市场销售等等。所以联想加速器在考虑怎么把这些顶尖的技术,联想在这么多年产品化的经验积累,不管是我们的全球市场还是我们的全球供应链,以及我们30多年研发经验的工程师,在这三个月里把这些资源对接给这些创业者,让他们在三个月内能够快速把商业模式、公司战略、产品定位理清楚。

他们在开发过程中碰到一些困难,我们也会请一些外部导师、内部导师指导他们。让他们在第一步的时候,技术原型、初步产品快速打包好。我们也会请投资专家帮他们做创业计划书,希望能够帮助这个团队真正上一个台阶。

Hackathon活动是一个创客马拉松。我们选了一个固定的方向,比如AR,这个新兴市场有想像空间,所以我们通过这种招募到全球非常好的一些团队。我们也请了一些专家,比如谷歌的美国专家过来专门培养他们。这72小时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好的体验,而且是非常好的提升。经过这72小时,可以看到,很多团队已经有了非常好的雏形,而且有一些商业模式已经想清楚了。有一些团队他们之间互相会成为合作伙伴。我们觉得这种形式是非常不错的,作为我们加速器的一种加速模式。

我们现在尝试两种模式,一种是三个月的孵化器,还有一种是Hackathon。

AR、VR,我们觉得未来可能是替代手机、平板的下一个平台,它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AR未来会在个人消费、个人生活方式,还有一些垂直行业应用会有非常广的空间。目前做的比较多的,大家看到的是游戏,还有教育,是非常好的市场。不管小孩还是成人教育,有很多实验不适合重复做,包括教育的成本比较高,都适合AR、VR的方式。还有生产制造领域的装配指导,医疗领域的手术过程中AR和现实操作过程中的指导或者判断,也是精准医疗的一部分,它会有非常显著的效果。

另外比较大的,比较容易做的可能是日常生活消费,比如很多团队在说我线上线下的打通,基于IBS的,还有时间空间的一种服务,它可能和商家相关,也可能跟游戏相关,可能娱乐和消费捆绑在一起,有点类似于pokeman go更延展性的。我个人认为会有很多机会出来。

AR硬件我们也在看。联想自己也有业务在做。我们除了AR手机这一款,明年会有一个小一点的5.5寸的低端的出来,而且未来可能还有AR glass等产品,包括AR平板,联想会有这些布局。我们也会看一些比较好的项目。

其实在AR领域我们更看重生态。AR是设备+服务的,所以生态这块我们的构建是基于我们现在的手机,我们希望开放这个平台,用投资的方式把这个生态构建起来。

这次大赛的这些团队做的项目,它做联想Phab 2 Pro,其实有些应用可以移植到普通手机上,只是体验不够好,因为3D模型或者场景重建做得不够好,不那么精准。另外,我个人认为明年会有很多AR手机出现。我们也了解到一些比较大的厂商在做这一块,我们跟谷歌是战略合作,所以这是全球第一款,谷歌后续肯定也会支持其他的厂家。

贺志强:我们拿Phab 2 Pro做AR Hackathon,也是因为我们手机要找好的AR应用,所以竞赛结果,好的AR应用,手机也会带着一块儿。

我们有可能考虑在手机上,现在有一个AR商店,可能开辟一个开发者商店,一些不太成熟的可以在上面做一些试发行,得到一些体验,然后开发者之间可以互相交流。我们想在AR没有成熟之前,鼓励更多人来做它。

我个人认为这个生态我们不会太封闭。现在我们是有先发优势的。我们并不觉得要构建一个完全封闭的生态。我们不排斥未来其他家有做同样的AR手机,他们也可以跑在上面。

联想创投的定位,我们做创新,现在已经比较清楚,三条腿。一条是我们BU业务部门,就是做当期产品,一到两年的。第二块是我们研究院,主要是做三到五年的,比如大家刚刚说Glass,其实这个事研究院三四年前已经在研究了,研究院做三到五年未来的核心技术或者产品。第三块就是创投,创投主要是五到十年以后,也许当期和联想未必有特别深的关系。因为我们投资一个基金的周期是10年再加2年,这样的长期,那就完全面向未来。在IT领域里面,比如说机器人,可能现在和联想当期业务没有太多关系,但可能我们基金投资和加速器都会做。比如说精准医疗,用人工智能、大数据做精准医疗,这也是联想当期业务。但是在整个未来发展路径上可能是非常有前景的市场或者业务,我们都会投。

这些和联想未来有什么关系?有的会跟联想有很多合作,有的也许变成联想业务的一部分,联想变成大股东。比如我们投智能路由器,谛听科技,现在是新三板上市了,也就两年时间,现在已经在智能路由器的前三名,我们一路增持它的股份,现在是20%。所以创投投的是五到十年以后,在IT领域里面有可能变成大市场或者核心技术的,未必一定是当期和联想业务有深度相关的。

创投第二个定位就是联想内部成长出来的创新业务,可能在联想大公司里发展不会那么快,那么通过独立公司的模式,通过引入VC资本市场的钱,通过给员工股份,让它像创业公司一样来发展。这就是创投定位的第一块。

AR、VR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联想是统一规划的,哪些是生态圈做,哪些是联想做。回过头来讲,有一些是创投,联想大战略的部分,比如我们要投VR相关的内容,因为我们这边要做VR小的高性能PC,这边VR内容,我们就会从投资角度投很多,联想就是小股东,但是早期促进它的发展。像AR那更是,包括部件厂商、包括我们自己做什么,包括平台,包括应用和服务,Hackathon大赛主要是应用和服务,这绝对是联想,比如三个创新引擎里面的一个,然后它怎么配合联想的战略。联想本身也会帮助这些被投企业,从产品、资源、供应链各个角度去帮助他们。

未来的硬件已经不能纯粹只谈硬件了。我们现在规划一个新的硬件产品包括,即使PC,游戏本、小型笔记本电脑都是在讲我们的设备和服务,包括未来的应用场景里面怎么做。包括未来数字家庭里面新的设备,不可能的单独只规划硬件,联想这两三年来一直推的就是联想怎么从一个设备公司变成设备+服务的公司,当然服务不一定是我们做,也可能是合作伙伴做,有的可能是我们必须做的,比如我们自己的大数据平台,我们自己的Lenovo ID,我们自己的online Store。

AR可能有一些平台级的技术我们必须自己做,但是AR的应用和服务可能就需要靠其他的企业来做。所以,我觉得已经不能说只是讲,比如说即使我推下一个AR的产品,其实这个Phab  2  Pro,为什么BU的人很积极,他就很清楚我如果只推硬件产品,不行,必须硬件和服务、应用一块儿来推,以后其他形态的AR产品更是这样。

AR/VR 大数据 人工智能 机器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