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是“颓垮少女”,现在却掌控营收超千亿的商业帝国
刘畅 刘畅

她曾是“颓垮少女”,现在却掌控营收超千亿的商业帝国

当年我在美国特别颓,染成黄头发、白头发表达不一样的自己。

口述丨刘畅

10月11日,新希望集团董事、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开启了她执掌新希望后的首次公开演讲,坦露回归家族接班的原因,分享自己如何从“特别颓,特别垮”的少女到学会“去接受自己”的心路历程。

自刘畅独立掌舵新希望集团的上市公司新希望六和后,外界一直对这位年轻的家族企业二代持有高度的关注。

8月底揭开的2016年上半年业绩报告中,新希望六和上半年虽然营收同比下降5.79%,但净利润则实现23%的增长,尤其是除去民生银行投资收益后,农牧业务所实现的净利实现165%的增长。这也是刘畅独挑大梁后的首份成绩单。

通过连年下滑的营收和高增长的净利可看出,新希望六和正在经历从追求规模向追求高附加值转变的过程,刘畅正在按照她的想法改造新希望,将向产业链两端延伸,在实体和金融投资布局,让新希望不只是饲料大王和养猪大王,而成为一个新的食品王国。

以下为刘畅演讲实录,经创业家&i黑马编辑:

我们今天的内容大概有三个部分,首先,通过我自己的经历来讲一讲作为一个年轻人在职业上面,在每个时期不同的选择,分享一下我当时是怎么想的。第二,希望能够给大家去呈现一下新希望究竟是什么样的公司?因为到现在为止,不停地听到人家讲新希望就是首富,是养猪的或者干饲料的,或者民生银行,可能碎片化的信息带给你一些印象,我今天就跟大家介绍一下新希望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和格局。第三,我们是来这里招聘的,我们希望有很多的朋友来到我们这里工作,介绍一下需要什么样的人,请什么样的人来帮助我们做这个事业。

14岁的理想是做社交名媛

我回想我自己,从头到尾不是典型的乖乖女,在别人的眼里,我可能是一个女总裁,也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女孩,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有非常富有的父亲,还有一个很不错的事业平台。应该说是有里子也有面子。

从我自己的角度怎么看自己?其实从小到大跟每个人普通人经历了一样的事情,甚至小时候干过很莫名其妙的事情。我14岁的时候,这个故事讲出来了以后,同事们觉得挺有趣的,在14岁的时候读初中,那个时候其实有一个挺远大的志向,就是要做一个社交名媛。

那时候读英文,老师给大家课外的作业,你放暑假的时候一定要去英语角,每周都要去,跟别人练英文,我去讲很多很有趣的事,想什么办法让别人记得我,于是跑到旁边复印店,有很多名片的版本,挑了有花有草的版本,把自己什么名字、14岁、自己BP机号码印在上面,跟人家一边交流,一边发名片,希望大家能够记住我。

后来这个事情也是被我们父母知道了,当时记得我父母看到这个名片的时候当时脸上的表情就是哭笑不得的那种感觉,不知应该批评你还是该表扬你,总之没有说什么,最后把名片没收了。

前几天有一次我爸开他保险箱,滑出了我当时的名片,我捡起来的时候跟我爸相视一笑,才知道爸爸蛮欣赏我的创意。我干过挺有创意的事,我不觉得叛逆,这个词不合适,还有很多不一样的事情。

在不同的阶段尝试不同的维度,用自己的简单的思路去实现自己的想法,我老是做这样的事情,我的环境给了我的可能性,我的父母给了我比较宽的、比较自由的空间,我比较喜欢保持不一样,即使今天回到这个企业当中,很多人说刘畅不像典型的企业家,可能有的时候文艺青年,或者对时尚比较感兴趣。我挺喜欢我自己这样子的企业家。

我拼命找了一下蔡元培校长这句话,这句话让我找到原因,为什么在北大这个地方感觉特别舒服,这样自骨子里面的信念。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可能跨过同样的河,所有人成长的经历。虽然我跟别人的家庭环境非常不一样,而事实上现在处于家庭的话,我自己其实有过很多不一样的选择,包括不一样的心态。

我在小的时候,我当时就想,自己千万不要跟父母要钱,很小的时候自己想要赚钱证明自己,所以我在初中的时候去做雅芳小姐,就是卖化妆品,晚上宿舍一旦熄灯以后,就有我打着电筒把别人门推开,这个口红怎么样,这个眉笔怎么样。在社会上折腾过不同的创业,做过饰品店。后来选择回来的时候是另外一种心境。

我回头看我小的时候样子,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可能跟现在样子不一样,那张照片是在美国的照片,特别颓。这张那个时候染成黄头发、白头发表达不一样的自己。

虽然我自己没有选择宗教信仰,高中时候在美国那一段经历对我很有影响,因为两所学校都是。不一样的思维方式,试着跟自己对话,试着去倾听,试着去诉说,试着去原谅自己,理解自己对的或者不对的,或者出格的,或者有一些甚至跟别人不一样的想法去理解它,学着去接受自己。

在那个阶段,在国外那一段去接受自己,去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在那个年代对我最大的收获,在国外的教会学校是这样的。那时候没有互联网,我不停地折腾,包括自己做了很多所谓创业不同的领域做很多事。

当面临回到家里的时候,差不多十年之前。那个时候也有很多的选择,我记得为什么要回来?其实两方面,第一方面,确实我觉得,因为我这样一个情况,我家是1982年创业的,我自己跟这个企业年龄非常相似。

我记得我小的时候跟我父母,那时候家里一间房,在一间房一边泡脚,一边说着企业发展的事情,我爸说过一个广告词,养猪希望富,希望来帮助。这是一句广告词,在四川省省台播遍了全国各地。最早的时候农业企业在省台打广告是我们,最早在乡间城市墙壁画广告也是我们。在那个时代我们开辟了新的广告位置。

所以在那个时候很多广告词一家人坐在那边泡脚的时候一起想出来的。就像这样的事情,点点滴滴贯穿了我整个生活,我当时要回来之前,我在想,如果我不在家里工作的时候也可以,你会很大程度上抽离开家庭,这个家庭的存在跟公司的成长是息息相关的,完全不可分割的。

因为我们每一份感情投入到里面,谈论的话题是相关的,如果不参与这个事业当中跟家里的话题就少了,其实是这个家庭很大一部分的链接。

第二个,我小的时候爸爸就开始创业。可能在座也有创业者,创业者的生活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我记得我小的时候跟父亲碰面的时间很少的,妈妈整个事业放弃掉回到自己家庭里面支持他。

后来我出国留学到北京读书,和家人也是分开的,创业之后跟家庭陪伴更少。我妈说为什么换一个角度思考,把公司当作家,你跟爸爸工作的时间就是父女相处的时光,这是一个方式,我觉得我妈妈是一个有智慧的人。对于家人来讲最核心就是陪伴。因此这两点是一个情感上面我说服自己的角度。

坦白讲,自己在外面创业的话,无论做什么样的行业你是一个初创者,打交道是税务、公安、上下游供应商、定价,非常琐碎,非常耗时间,我其实花这么大的牛劲,积累这么多的平台,我学习了这么多东西来卖一个耳环。

而我跟家庭一起并肩工作的时候,其实接触的是非常高层的人,资源也是不一样的,这是非常客观的现实。

后来我选择要回到这份事业当中其实是一个综合的平衡,而这个综合的平衡如果没有我之前在社会上打拼过、自己也成功过,也失败过这样一系列的经验积累,积累到最后这样一个心态是不可能的。

创二代的心路历程

我的心路历程, 就是压力和动力在博弈,你积累越来越多的时候,你的自信越来越多的时候,当你自己越强的时候,变成背后的动力来支持你,跟这之间的关系是博弈。

我一直在帮我爸爸,放在守护者的角度。这三年最大的成果,就是我认识到这个事业多么的重要,我跟魏寒枫老师在讲的,是足以付出激情的事业板块,因此我可以放到很低,来看待这个事情,这是我的心态,不是能不能接班,而是打造非常好的团队。

第二个,陈老师对我们有非常好的帮助,积累到今天天时地利人和所有的维度,请到陈老师从更战略的、更学者的角度,把这个思路梳理更清晰,我认为陈老师出现在特别好的时候。

在那个时候是非常好的安排,到现在维持顾问的关系,我们现在也有交流。新希望过去也有不同的行业,还有不同背景的人来参与过,无论长,无论短,都是为这份事业留下的一些成果,我觉得非常感恩,不是我自己感恩,而是在这份事业上拼搏的人,获得过的人都会感恩。

我独立担任董事长,一开始蛮怕的,怕各种各样的互联网来了,在这么大的时代背景下会被冲走,还好最好还是立在这里,我参加各种各样的EMBA,培训班,创业营,把自己放在不同的人群当中,试着不同的人人群看东西,因为通过不同层面的沟通,才知道这个社会的真实是什么样的。我来做董事长的时候,最大的声音是互联网颠覆整个世界,很惶恐的。

对于我来讲,我们这一代的责任,如何做成传统企业的独角兽。以前说互联网企业,现在说怎么来融合。互联网企业做到今天,发现他们的难处在供应链上面,供应链要很长时间,还有社会上商业上、智慧转换,还有创新,建立新的供应链,这也不容易。但是我想留下来的,走下去,要融合,这是我们的责任。

新希望想要成为像GE一样的品牌

我们在集团30年大庆的时候梳理整个公司发展历程的时候,我非常开心的发现,其实一直以来这些公司像我父亲当年提出来那样,在每个时间阶段,在每个风口出现的时候都提前半步站在风口边上。

1982年我们是万元户,我们率先成立集团公司,在我们成立集团公司以后,企业规模快速增大,在90年代的时候,我们在饲料这个方向的增长,那时候的增长不比任何一个互联网企业要少。

在那个时候很多人不知道资本市场,我们获得了四川省第一个给民营企业上市的机会,我们勇敢地上市。

很多人不知道资本市场有了之后发生什么?我们对这个行业的解读,对这片土地的希望,对这个土地的信任。包括在民生银行身上,在1996年的时候作为一个最主要的发起者,来参与到民生银行的建立当中。民生银行在中国是第一家民营的银行,在民生银行发展过程当中我们得到了相应丰厚的回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积累了自己学习金融的经验,也积累了金融方面的人才。

另外在很早的时候走出国门,可能在20多年前,那时候走出国门的时候也是非常意外,因为我们发现在云南边境的地方有很多人把我们的饲料背出国,因为饲料不是一个回报丰富的产品,我们想这么点的利润,居然有人背出国,证明国外有市场。1999年,我们在越南开设了第一家公司,到现在全球30多个国家,有600多家公司。

我们是3A信用评级的民营企业,在国内并不多见,是中国连续14年五百强,全球30多个国家600多家分公司,海外50多家分公司。我们在饲料单体来讲是全球第二大饲料生产企业。中国最大肉蛋奶综合供应商,是鸡猪鸭最大的提供商。我们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优质的蛋白质,从澳洲进口最好的牛肉还有一些好的海鲜资源,是一个蛋白质的综合提供商。我们是美国的谷物在中国最大的终端用户和进口商。

另外我们现在拥有互联网银行的执照,我们现在是国内第三家拥有互联网银行,是希望银行,我们邀请小米成为我们的股东。在投资方面,是全球顶尖核心的基金的LP。这些是一些数字,刚才也提到我们在全球八万的员工,我们整个营收超过一千亿,全球有600多家公司。

刚才讲到我们公司其实分为我们实体和金融投资这两部分。从收入和利润的角度来讲,可能实体跟金融已经投资是不完全准确各有一半。先介绍一下我们的实体部分,也是我自己本人比较多一点在参与的一部分。我们这部分提供蛋白质,这些是一些能力,我们生猪的养殖加工能力在三年以后是八百到一千万头。

在家禽的加工里面,我们一年要宰杀十亿只左右的禽类,在饲料的产量是全世界第二的,有1700万吨的样子,同时我们做乳业,今天大家来的时候尝到我们的酸奶,非常明星的星级酸奶,我们也是全国乳企排前的公司,这是我们实体的格局。

过去34年在实体做了很多工作,一开始做饲料,在这个产业链做种苗,我们做养殖,做饲料,做肉食加工,做食品的深加工,跟农户的合作当中提供担保。我们在上游的供应链当中提供整个产业的能力,过去34年,我们把上游所有的产业链全部贯穿。通过我们供应链的管理,把上游的做到最精。

现在做什么呢?这是我们今天来到的方向。今天这个社会是消费升级与互联网+的背景,其实上帝给我们一个机会完成属于我们的事业,给我们跟城市端的消费者,跟我们周围的亲朋好友,爸爸妈妈来介绍我们产品的机会,这是我作为一个80后,一个消费者,作为一个妈妈,一个在家里负责买的人接触到的事,这是我们要做的。

我们从种苗到饲料到屠宰加工,整个产业链太长了。前三年陈春花老师跟我们一起做,分成两端,一端跟农民朋友打交道,跟养殖户打交道,前端是农牧端,把这一块的肉的质量做得越来越好。后面这一端是食品端,我们创造了美食研发中心,有最核心的能力,研发美食的能力。

我们过去社会化的餐厅做服务,你们吃的所有的中餐、西餐,都有我们。我们其实发现,我们有能力把中餐标准化,而中餐标准化从而再工业化,这不是每个人可以做到的,你需要整个上游的供应链一系列的配合,这是30几年的积累的能力。

通过这么多年的积累提供非常安全的食品,把这些非常安全的食品有序的安排生产,能力稳固供应到下游的供应链,这些能力是有的。怎么样把这一道好吃的菜标准化了,然后再产业化这些能力我有。这些能力是互联网新创的公司比较缺乏的。所以我做什么呢?把这些能力拎出来,把它变成一种目前服务。

我们成立美食研发中心,把研发能力变成一种服务,对我下游的社会化餐饮或者互联网的渠道,我们找准消费的不同的群体,比如像在工作中的妈妈,或者健身人群,或者一些需要营养餐的人群,或者需要一些对自己好的人,不在家里做饭的人群,我们为他们提供精准解决方案。

在下游开辟很多专业的栏目,因此我把自己最专业的研发能力和制作能力,最重要的上游能力变成我的服务能力来服务另外一些企业,这一块是食品端的业务。

尽管很多产品是2B的,我们希望2C的人知道。比方别人看到GE,大家不清楚GE做灯泡或者做汽车的,但是知道GE是非常值得信赖的品牌,新希望就是要成为这样一个品牌。

如何成为国际一流农业公司

说农业的话更多是生产,把一些原材料变成一个产品做成前端的事情,因为今天有了很多食品相关联,跟终端消费者相关联,把农产品的溢价做出来,我们有整个供应链,针对不同的人群做不同的服务。如果单纯农业的话,我认为就是说,在这个时间段还没有这么大的估值。

就因为我们整个消费的人群还有我们需求整个变化,需要更好的一些食品,更好地农业的产业链,更好地食品安全的管理,所以像我们这样,我觉得有序的,并且全程可控的,并且有这么大的规模的话,并且全球资源去采集,去配置的公司才显得特别有竞争力。

像我们这样的行业比较传统,在农村,进入的速度比较慢一点,大家有这样那样的怀疑不奇怪,这个行业的人,确实影响着我们,改变着我们,同时我们自己做很多互联网的变化,做数据化的改革,自动化的改革,也是互联网的基础。

其实我蛮怕大家拿股市二级市场角度来问我,我承认自己比较缺乏的一种能力,因为我自己本身认为,我们家族一直遵循的逻辑,就是说把这个实业踏踏实实做实了,我们不是饲料公司,我们有种苗、食品。

本来农业股是估值比较低的行业,我们今天做实体,谁也不说食品行业,如果放在食品行业估值比较高一点。按照我的说法,拆分我的养殖,我的饲料是几个,养殖是怎么样,把它拆开来说的话,会把估值说的很大。我们认为,这可能就是反过来,别人来看我的时候反而看不清楚,到底是一家饲料公司,还是一家养殖公司,还是一家育种公司,还是一家食品公司。

但事实上相关联的事情十分非常重要的,因为农业是食品的基础,而食品是人类最基础需求的,不仅仅生理需求,而是精神上的需求,食品变成美味,变成安全以后,带给精神上的需求,食品的空间太大了。

也许食品基于农业的话,不是特别高的行业。我们在这个当中要安全,牵掣到千家万户的农民,到小农经济,到规模化的转变意义是非常重大的。我们在影响着人,我们涉及到现金流是巨大的。在这个基础上空间是很大的,并不仅仅是农牧,农牧本身只是新希望一个板块,我们的金融、投资还有医疗健康,这都是新希望集团。

发力消费需求升级、供应链管理、大数据

入股民生银行,我们学会了如何做金融,我们也理解金融对实业的意义是什么。过去我们是民生银行最大的股东,也做了希望银行,在金融方面有饱满的版图。

在投资方面有两个方向,一个希望更专业的人带着我们走,国际上非常大的基金作为他们的LP,让我们更专业的人带着我们不同的投资领域。我们做不同的投资,分布不同的领域当中,TMT也有,第一是农业和食品,第二个医疗方面,第三个供应链金融方面,这些重点投入的。如果金融背景的同学我们非常欢迎,因为做金融投资的同学做一个简短的介绍,他的经历不一样,我们这个团队非常年轻,非常有活力。我们希望更多的同学来到这个实体。

其实在别的地方也有很多的宣讲会,但是我想说,其实新希望今天这样的宣讲会不一样,我们今天这个时候来到北大,这个时候正好是互联网+正要落实的地方,前两年不知道,今天我们懂了,我们需要找什么样的人,我们抱什么样的心态,什么样的格局让这个+加对人,我们做好准备招这样的人,我们需要互联网+的背景,我们来做最合适的。

刚才提到国际化的话,也是我们未来核心增长的可能,在全球已经有很多产业的布局,不管我们自己去建工厂的,还是说我们自己用资本去投资,我们可能方向不太一样,过去我们做产业供应链的,在全球范围当中去选,大概是两种思路,就是说,首先在一些比较发达国家他们又有比较好的品牌,拥有比较好的技术、资源,澳大利亚特别好的牛肉和特别好的奶源,他们产品天生条件下跟我们中国市场上互补的,我们用资本尽可能投资它,把这么好的产品带到中国市场来。

去到发展中国家的话,探究人口的红利,我们自己本来是做产业的,我们有产业的经验,我们知道从供应链的角度考虑产业,去到一个国家应该先做什么,后做什么,怎么样节省时间,在相对发展中国家的话,我们是以原有的产业供应链的角度投资。两种角度上有自我挑战的意识,自我无边界意识去到海外。

无论去到一个海外的新的地方,还是创造的产品,新的事情跟原有不太大的关联,更多在于这些人能不能在别人的地方能够生根发芽,能够基于对别人文化的尊重,基于对别人情感理解,去建立自己的朋友从而当地化,这是最核心的。

不需要动物营养的,一定懂得做牛奶,或者懂什么样的专业知识,只要有这样一个全球化的视野的,对自己没有设限,能够有包容心态能够,能够把当地化激发出来的人,我觉得这样去做全球化的人才。所以我们也非常希望有专业背景的人,专业法律、财务都很好,但是最好对自己没有专业上的设限。

可以看到我需要的人基于三种情况,第一消费升级,客户需求,大家对于服务,对于品质非常敏感的人有一系列的方法的人希望您可以来。第二,对于供应链的管理,未来基于供应链的管理我们去做一些金融的供应链金融,这个也需要。另外互联网+,我们今天来这里有很大的出发点也是新希望做30多年,很努力打造大数据的公司,北大也有大数据经验的同学们,大数据对我们意义重大。

今天跟董老师分享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我们共同认识到现在企业很重要的一部分,MBA很重要的技术跟实业结合,我们花很大的决心,时间、技术、金钱来做这个事情,也希望搜集这样的同学,能够懂得从我们沉淀30多年的产业当中去挖掘有用的数据,从而变成活的东西,能够帮助这个企业做得更久,能够做到基业常青,这是我们产业的版图。

(来到新希望)你是站在一个巨人的平台上面,拥有比别人更低廉的资金的入口。另外有这么强的30多年的整个产业链作为后盾,比别人平地起创业成功的可能性大很多。我们也有这样的平台给不同的层面这样一些朋友,你来了以后,不一定说你是一个零件,去了大的公司再美好是一个零件。来这里可以做一个零件,也可以做主导者,你做一个零件像主导者,做一个办公室主任像国王一样。

这个社会千千万万不一样,不可能花时间去了解每个人是怎样的,我们基于这样一个真,互相信任,这样的话我们做事非常简单。公司有很多很年轻不一样的人,我特别高兴能够跟他们在一起工作,大家贡献不一样的部分。

最后讲需要选什么样的人?我们尊重专业,非常好的专业,我们更注重潜能,你们在思想上有没有潜能,就像我自己,自己做一点时尚的事,今天在这样一个大的公司去服务大家,去联络大家,把这个事情做成基业常青的事情。

第二个,你是不是无边界的人,本来新希望这个事情是无边界的事情。到今天我们每个人发展中间,很难,很确切一个词来形容,今天是农牧企业,是食品企业,是金融企业,是投资企业,我都是,我不是一句话说得特别明白的公司,因为这个社会快速地发展,我们有太多的机会,我们要国际化,我们要互联网化,我们要做互联网的事,我们做地产的事,我们是生意人,我们看着地上的机会抬头看天,我们不能自己设限。

作为公司的董事长,在我父亲的层面,我们只能说给大家足够的包容,给大家一个足够好的土壤。因为我们有这样大的生态环境,足够你们在里面生长,我希望你们不要去设限。

最后就是我们毕竟是一场生意里面角逐的游戏,结果导向来看所有的成绩是对还是不对,是成功了还是不成功,希望大家来到这里的话干出你们的新希望。

 

新希望 刘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