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一成直播平台倒闭,直播创业何去何从?
罗超 罗超

超过一成直播平台倒闭,直播创业何去何从?

再做一个直播平台复制映客、花椒什么的是没戏了,更别说要做“直播版的微博”了。

文|微博@互联网阿超  微信  罗超(luochaotmt)

国庆长假期间,直播平台鼻祖Meerkat正式宣告下线,这个平台在2015年声名鹊起,然而随着Facebook Live和Twitter Periscope的推出,Meerkat开始走下坡路,最终下线,令人唏嘘。创业者被后来居上的巨头挤出市场在互联网圈从来不是新鲜事,事实上,中国直播行业同样在上演类似的故事。

创业型直播平台倒闭潮已现

关注直播行业都会记得下面这张包含有数百家直播平台的图片,它生动地反映了直播创业的盛况,在春节前还是“百播大战”,最近已有“千播大战”的说法,直播市场之繁荣可见一斑。然而,这种“繁荣”还没持续多久,泡沫就要破灭了。

1463623519720557ni

尽管在AppStore能检索到数百家直播App,但能在媒体或百度检索到相关消息的只有100来家,其余200多家本身就没什么用户和内容,就是说直播App虽然很多,实际上真正“存活”的只有100家,说“千播大战”还是太夸张了,“百播大战”更贴合实际。

且之前有一定知名度的100来家直播平台中,至少已有8家无法登陆或宣布关闭:爱闹直播、网聚直播、趣直播、微播、凸凸TV、ulook要看直播、美瓜直播、猫耳直播;有2家几乎没有活跃,即meelive和逗播;还有2家已经下架,即咖喱直播、熊抓直播。

100来家真正存在过的直播平台,已经有10几家事实上倒闭,这显然不是个例,倒闭占比超过10%,说是倒闭潮也不为过。正如外卖App、打车App和团购大战的过程,泡沫破裂不会轰然倒塌,直播市场已进入残酷的淘汰赛阶段。

直播创业遇到三只拦路虎

直播是2015年-2016年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惊喜。在O2O和智能硬件大潮之中,内容创业接棒领跑互联网创业,而内容创业中最璀璨的明珠非直播莫属。

首先,直播诞生了映客、花椒和斗鱼等明星直播平台,成为中国互联网的现象级公司;其次,微博、陌陌等公司扮演收割者角色,借助于直播概念赚的钵满盆满,微博和陌陌市值2016年翻了好几倍,分别进入百亿美元和五十亿美元俱乐部,前者直逼Twitter,后者直逼优酷。即将上市的美图秀秀估值50亿美元同样仰仗美拍直播;最后,腾讯、网易、淘宝等平台都在引入直播来升级其业务,比如资讯直播、电商直播。

我甚至认为直播是中国互联网领先全球的标志性业务,不论是秀场还是别的直播,中国都走得更快,产品创新更多,商业模式更成熟。猎豹、百度等公司已在海外开展直播业务就表明这一点。

然而,繁荣的直播创业在维持不到一年之后就已出现倒闭潮,体现出直播创业已进入寒冬的事实。为什么入冬这么快?在我看来主要有这些原因:

1、群狼环伺的巨头入场。

跟Meerkat的遭遇一样,微博、腾讯、百度、阿里、网易、陌陌和YY等巨头入场是创业型直播平台最大威胁。YY称自己是中国直播鼻祖,在娱乐、教育、综合、游戏等直播领域均有不同产品;陌陌凭借着天然的寂寞派遣需求快速成为直播的收入之王,Q2直播在其收入中占比已高达58%;微博上线一直播之后基于明星优势和海量用户基础直接卡死了创业者做“直播版微博”的可能性;BAT和网易则从资讯、电商等不同垂直内容角度来切直播这块蛋糕。中国创业直播平台的威胁比Meerkat在美国的遭遇更惨,中国直播市场堪称群狼环伺,巨头们已在围追堵截。

2、悬而未决的监管政策。

与团购等行业不同,直播市场面临的监管不确定性大得多,甚至比出行市场还要更大。直播是视频形态的新媒体,实时性意味着更大的传播风险,相关部门监管更严苛。

9月初,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通知要求开展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必须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并对机构和个人主播设置了准入门槛,一方面是证书要求,另一方面是直播内容规范。眼下只有映客、YY等平台有“视听证”,大部分处于无证状态,它们正在想办法拿证,或者通过收购、被收购等方式来获得牌照。没有能力拿证的或将倒闭,一个可资参考的例子是,智能电视盒子在监管政策确定之后就倒下了一大批。现在直播政策还在吹风阶段,然而其已是直播创业的悬顶之剑。

3、始料未及的资本遇冷。

这是中国直播创业者面临的特殊待遇,资本市场进入寒冬是大环境,这个除了时间谁都改变不了。几年前,巨头不一定会自己做新业务,而是会收购投资,会花血本打补贴大战。在直播行业,这些现象没有出现,巨头们都挽着袖子亲自干了,为什么?在今天的大环境下,巨头们在休养生息,补贴烧钱是不大可能继续了,就算投资收购也会比过往谨慎得多。除了巨头,其余资本对于直播同样开始谨慎。当然,资本冷处理直播市场,与巨头入场和监管政策也有联系。

除了上述三点外,直播平台还存在着“带宽、内容和营销”三大成本高企不下,货币化手段以秀场为主太单一,以及刷数据恶性竞争等问题。不过,长期来看这些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直播创业最大的不利因素还是来自于政策风险、巨头入场和资本环境。我倒是乐观地认为,作为一种全新的内容形态,直播行业不会死,且会更加繁盛,但能活下来的一定会是少数,直播市场终会进入BAT势力范围。

直播创业依然还有不少机会

对于创业者来说,入局直播市场还有没有机会?我认为是有的。

具体来说,我现在更看好这些方向的直播:

1、企业级直播。

不论是智能硬件还是O2O还是App,C端艰难之后去B端找出路已是条件反射了,直播行业同样如此,直播在C端积累了用户、养成了习惯、催熟了技术,这意味着更多行业、更多企业会借助于直播去开展业务,所谓直播+,譬如旅游行业用直播宣传景区,本地商家用直播营销推广,教育行业用直播去做教育。这些行业的企业要做直播,就需要直播解决方案,需要视频直播技术服务,需要个性化定制如边看边买功能……

现在企业级直播领域比较有名的是微吼,2010年开始做商务直播,企业要召开发布会这类活动,就可使用其服务,听说现金流不错,已完成近亿元B轮融资,估值超过10亿元。除了微吼,还有易直播、趣直播、视秀等平台。不过,这些玩家只是刚开了一个头,就跟互联网+一样,能与直播结合的行业太多,不同行业、不同客户需求不同,直播创业者可以通过给他们提供技术、营销、服务、内容、平台诸多直播服务盈利。

2、直播营销服务。

App方兴未艾时,诞生了一大波类似于多盟这样的广告平台,帮助App更好地通过广告变现。自媒体大潮中则兴起了类似于微播易这样的平台。直播凝聚了大量注意力,是天生的营销平台,可以切到大量的广告营销预算,比电视广告的蛋糕还要大,那么,这个市场是否需要连接广告主与直播平台,连接广告主与主播的平台呢?当然需要。

除了广告平台之外,帮助广告主更好地投放直播广告的资讯服务,也是需要的。比如直播网红大赛、网红资源平台、网红排行榜,直播数据监测(类似于收视率监测之于电视)、直播行业报告,这些估计已经有人在做了。还有就是关于直播营销的技术服务,比如自动化地进行直播广告植入的技术,相信是许多直播平台需要的。

3、直播内容创业。

这个很简单,做不了微信公众平台可以运营公众账号;做不了今日头条可以做头条号。直播平台有了,用户和注意力有了,缺的是优质内容。别看现在主播一抓一大把,但内容同质化实在太严重,UGC模式为主的内容不专业甚至很low,优质内容一定要专业团队策划和生产,围绕直播内容端的经纪公司、制作包装策划服务、综艺节目创作,都充满着机会。

4、直播专业硬件。

直播不专业,不只是生产内容的人不专业,设备基于手机也不专业。如何解决一个主播多平台直播的需求,如何解决在运动状态下的画面稳定性,如何实现空中视角的直播画面?这些都需要专业硬件,大疆已与微博合作搞无人机直播了,但我想未来还会有更多面向直播的硬件,比如手持云台、直播手机、直播无人机、VR直播录制设备等等。然而,做硬件是一个巨大的坑,没有硬件基础的没戏,至少我了解到现在折腾直播硬件的玩家之前也是在做硬件的。

总的来说,再做一个直播平台复制映客、花椒什么的是没戏了,更别说要做“直播版的微博”了,直播创业者在牌照、巨头和资本寒冬的压力下已经如履薄冰,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直播行业会衰退,直播行业前途光明,创业者依然还有许多机会。

直播 倒闭 创业 泡沫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