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富豪家里被盗,醒来决定做“智能家居安全”,现在营收数亿
杨文欢 杨文欢

科技富豪家里被盗,醒来决定做“智能家居安全”,现在营收数亿

仅仅经过3年的发展,“西默科技”就获得了数亿元的营收,成为中国最大的一体化家庭智能安全供应商。

文丨杨文欢

2013年的一个早晨,面对被洗劫后的客厅,一阵寒意从黄基明的脊背升起,家住郑州市高端小区,看似安全却招来了“大盗”的光顾。

他闭上眼睛冥思,如果一家三口不是在卧室里沉睡,而是与客厅行窃的小偷发生正面冲突,可能后果难以设想。这件事是黄基明刻骨铭心的记忆,让他切实体会到保护家人的重任。 

黄基明天性和善,身为广东人他相信“和气生财”。黄基明在天津卫视最火爆节目真人职场《非你莫属》担任常驻嘉宾,被主持人和观众形容“亲切得不像老板”。已经连续多次创业的他早已实现财务自由,然而这次“入室盗窃”却深深刺激了内心寻求安稳,共情心极强的黄基明——解决家庭安全问题,绝对是一个社会刚需

568552922692943436

作为一个在IT互联网行业摸爬滚打近20年的创业老炮,黄基明敏锐的感觉到可以用IT一体化系统,解决家庭安全问题。2013年,黄基明把自己公司2B(针对企业)IT安全业务转型为2C(个人用户)家庭安全业务,“西默科技”正式登场。

仅仅经过3年的发展,“西默科技”就获得了数亿元的营收,成为中国最大的一体化家庭智能安全供应商。

广东农村青年的“倒爷”奋斗史

黄基明出生在广东的一个农村家庭,小时候家里比较穷。大学毕业那年家里因为供他上学读书和建房子,欠了十几万元债务。

十七岁,黄基明在郑州一所大学读计算机专业,为了学费他开始尝试各种赚钱方式,半工半读。此时的他在IT领域显示出了天赋,2000年,黄基明编程的一款用于管理同学通讯录的小程序在学校中很受欢迎,他尝试着将软件几十块一套卖给同学,黄赚了第一笔钱,有校友戏称他为“小比尔盖茨”。

正当软件卖的风生水起的时候,他借同寝室同学来推销软件的笔记本电脑却被他弄坏了。为了把电脑修好,他跑遍了郑州的大街小巷,几方比价后,了解到修好电脑要花一千多块钱。对于一个负债几万来读大学、一个月伙食费100多块的农村娃来说,黄当时觉得这是天价。

黄基明知道自己家乡广东临近海港,制造工厂多,电子产品有价格优势,就通过各种关系,了解当地修笔记本电脑的价格,发现那边两三百就可以修好。

他亲自带电脑去广东修理,过程中,善于观察的黄基明又发现了新商机。沿海地区电子产品流通快,而内地的更新换代相对滞后,信息的不对称,导致了地区差价

此时,正值毕业季,黄基明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放弃求职投身创业,摇身一变成了“倒爷”。他向表姐借来了1.8万作为创业启动资金,从广东运二手电脑到郑州卖。

“一个人拉二十几台笔记本,从广东坐火车到郑州。卖一台电脑,能赚800多,每个月也能卖十几台旧电脑”黄基明回忆道,一开就二三十个小时的绿皮车载着他,在两个城市之间往返,他的生意开始一路开挂,第一年就赚了8万多,第二年30万,第三年100多万。这样的成绩源于黄基明能吃苦的性格。

1979年出生,黄基明在广东茂名的一个村落成长,他每天都要走四五公里山路才能到学校。从三年级开始住校,但由于家庭拮据,他依旧回家吃晚饭,再回到学校住。这样的成长经历成就了他独立、勤快的性格。

不停创业,IT“老炮儿”转型求变

在采访中,他嘴角始终上扬,亲和力十足,好人缘也给事业带来好运。计算机专业的高材生,对“倒爷”的身份并不满足,凭借先天的亲和力与勤劳,利用逐渐积累起的客户资源,他转身成为世界500强思科的代理,做起了2B生意。

在IT市场做了两三年,圈里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他先后做了方正、华为、联想的企业级业务代理,负责网络、交换机、路由器等业务。后来开始做大客户,做工程、接项目,几百万的项目毛利率可以到百分之二三十。这些创业经历不仅带来了财富的积累,更是他后续人生的基石。

“立业”成功的黄基明,在2005年底“成家”,并一直在郑州发展。

稳步发展的黄基明看似保守,其实身上的赌性很强。当时从贩卖电脑转型成思科代理时,黄就把自己几十万身价全部押注在思科,一下进了几十万的设备,为之后年入几千万的代理业务打下基础。2003年,他在广东跨行做餐饮生意,饭店做了一年就关了,赔了100多万。2005年尝试做工厂加工,做了一年也赔了。“下注”有输有赢,但是关键时刻黄基明却绝不手软。

2007年,黄基明在代理的过程中觉得太受制于人,并且利润一再被压缩,他再次意识到需要转行,毅然决定自创品牌,利用IT方面的专业优势,要自己做产品,做创新。

发现细分领域的商机

身在IT领域,黄基明时常仰望谷歌、华为等行业巨头,一直有大公司的梦想,这次他决定“玩一把大的”。

如何将想法变成现实?此时,华为、思科等公司已经成为IT领域的中流砥柱,直面竞争根本竞争不过巨头,但黄基明发现智能DNS安全这一细分领域,在整个中国市场还是空白。

他找到了在华为有五六年研发经验的同学,拉上三个大学同学一起,在2007年开始做智能安全产品的研发。他考虑到郑州的科技创业环境并不理想,决定将公司开到上海。经过近两年的研发,产品基本完成,2009年,西默科技正式成立了。黄基明调侃道,用这个公司名是有深意的,“让西方科技沉默”正是他所期待的。

“在做大路由器、大防火墙方面,品牌、技术跟巨头还是有差距的,但我们防火墙、路由器技术是有的,一台企业级路由器可以带几万都没有问题”。黄基明选择在产品上跟巨头进行区隔,从网络安全需求切入,每年都增加研发投入,先后投入近两千万。

受益于之前的代理商经历,黄基明积累下一大批客户资源。以至后来,北京移动、联通,北京财经大学,体大等许多高校及大企业都用了他的智能DNS安全产品。到2011年智能DNS开始盈利,毛利达到90%。

在跌宕起伏的商业环境中,此时的黄基明靠着无所畏惧的果敢和勤奋,将IT代理和智能安全两家公司经营的如火如荼。

直到2013年让黄感觉到后怕的“入室盗窃”事件刺激。

做智能家庭安全,反巨头之道而行之

2013年决定进入家庭智能安防,黄基明发现360、小米等巨头已经盘旋上空,市场已经由蓝海向红海转变。审时度势的黄再次发挥自己的商业天赋。

“国内很多智能家居,只能称之为智能单品”黄基明分析,小米、华为、360都走单品路线,但用户要的是解决方案,单品根本满足不了家庭做智能家居的需求

用户要的是一整套解决方案,而不是一个个新奇的单品。

史蒂夫·乔布斯用一套苹果生态体系改变了通讯及娱乐的规则。作为一个怀揣做大公司梦想的广东农村青年,黄基明想要做的是用一整套智能家居解决方案,改变现代家庭的居住及生活方式。

因涉及安装、服务、售后等一系列的过程,走纯互联网线上方式并不适合。而对于有大客户服务及代理经验的黄基明来说,天然的线下基因是他的绝对优势。

西默科技找到了红海中的新蓝海,做线下代理商模式,产品定位于智能家居整体解决方案,集成及智能灯光系统、智能安防系统、智能安全系统、智能影音系统、智能窗帘系统,从门锁到窗帘、空调全部实现智能,还可以通过手机实现远程视频监控。

“我们发展是在这个领域最快的,智能家居品牌里,现在代理商是239家,每个月都会招到四五十家代理商”,经过两年的研发,2015年走向市场的西默科技,俨然成为智能家居领域的黑马。 

“走线下模式,一定让代理商赚钱,一个智能锁1999元的市场价,代理商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回报。”黄基明说,西默科技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相比其他品牌卖到五六千的智能锁,西默科技的智能锁“价低质高”,从上市到现在4个月的时间,已经卖出了2万多台,很受代理商追捧。

曾经身为代理商的黄基明,深知产品质量对于加盟的重要性。目前,西默科技在产品研发上不断打磨、创新,已建成397亩的工业园区,投资1.2亿建设工厂,每年将销售额的20%收入投入到产品的研发中,研发投入占甚至比华为还高。研发人员和技术人员占公司总人数的70%,形成了强大的研发实力和快速售后支持服务,100个研发团队已经研发出100多款软件,成功申报30多项专利技术和自主知识产权。

在海外市场,智能锁的使用率已经达到了60%,而在中国只有0.3%,意味着未来中国的4亿个家庭,每个家庭都将用上智能锁

“我们最近在打造‘100个10亿合伙人’计划,即打造100个每年可以创造10亿销售额的西默智能家居合伙人,智能家居还有很大的消费市场待挖掘,如真正到爆发的时候,一个城市的市场都将到几十亿。”目前,省会城市和一线城市的合伙人加盟费用为50万,合伙人既是西默科技的股东,又是这个地市的总代。

乐此不疲,革新此业的人,是撑起行业的脊梁,是驱动这些行业涅槃创新的领军人物,黄基明相信,未来5年到10年是靠物联网,智能家居是物联网最重要的部分,智能家居整体解决方案将是最有希望的事业。

智能家居安全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